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徐志摩诗集语录集锦

徐志摩经典语录 时间:2018-02-0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徐志摩经典语录】

  有人说当一个男人恋爱了,他会作诗。我想这说的就是徐志摩。以下是YJBYS小编整理的徐志摩诗集语录集锦,希望喜欢。

  我是个平常的人,我不能盼望在人海中值得你一转眼的注意。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或得则吾生,不或则吾灭。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一切情,不在言语,在心上。

  与你牵手的手指,

  夜里 独自合十。

  我对你说着什么话才好

  好像我所有的话全都说完了

  又像是什么话都没说

  此去清风白日,自由道风景好。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

  我懂你像懂自己一样深刻。

  我之甘冒世之不,竭全力以争取,非特求免凶残之痛苦,实求良善之安顿,求人格之确立,求灵魂之救度耳。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月光你能否将我的梦魂带去,放在离她三五尺的玉兰花枝上。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

  悄悄是别离的笙萧,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我想携着他的手

  往明月多处走

  我独自冒着冷 去薄霜铺地的林子里 为听鸟语 为盼朝阳 为寻泥土里渐次苏醒的花草 但春信不至 春信不至 我是如此单独而完整 在无数个夜晚 我独自顶着冷风 伫立在老橘树下的桥头 只为听一曲夜莺的哀歌 我倚暖了石栏上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但夜莺不来 夜莺不来

  我是极空洞的一个穷人,我也是一个极充实的富人——我有的只是爱。

  爱的出发点不一定是身体,但爱到了身体就到了顶点。

  你要真镇定,须向狂风暴雨的底里求去。

  你要真和谐,须向混沌的底里求去。

  你要真平安,须向大变乱,大革命的底里求去。

  你要真幸福,须向痛苦里尝去。

  你要真实在,须向真空虚里悟去。

  你要真生命,须向最危险的方向访去。

  你要真天堂,须向地狱里守去。

  爱是一场催眠,醒来之后你被谁吸了灵。这就是为什么爱过之后,总觉得不仅失去他,也失去了一部分自己。被爱的人总是掌灵者,去爱的人反而失魂。在每段真心付出的感情中,总有一个人献祭了灵魂,收获了残忍。

  黑暗里想念焰彩,迷雾里思忖晴霞。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起一座虹桥,指点着永恒的逍遥,在嘹亮的歌声里消纳了无穷的苦厄。

  我们一过了做孩子的日子就掉了会飞的本领。

  说什么已过往,骷髅的磷光。

  ---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这心里深处的欢畅,这情绪境界的壮旷,任天堂沉沦,地狱开放,毁不了我内府的宝藏。

  到了北京真忙

  我看人

  人看我

  几个转身就把白天磨成了夜

  我之甘冒世之不,竭全力以斗者,非特求免凶惨之苦痛,实求良心之安顿,求人格之确立,求灵魂之救度耳。

  人谁不求庸德?人谁不安现成?人谁不怕艰险?然且有突围而出者,夫岂得已而然哉?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嗟夫吾师!我尝奋我灵魂之精髓,以凝成一理想之明珠,涵之以热满之心血,朗照我深奥之灵府。而庸俗忌之嫉之,辄欲麻木其灵魂,捣碎其理想,杀灭其希望,污毁其纯洁!我之不流入堕落,流入庸懦,流入卑污,其几亦微矣!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我尝奋我灵魂之精髓,以凝成一理想之明珠,涵之以热满之心血,朗照我深奥之灵府。

  我如果没有愁过你的愁,

  思虑过你的思虑,

  我就不配说我爱你.

  你以为你像锯子般拉扯的是什么 ,

  是我肉做的心啊!

  生活中每个人都是诗人,只是没有表达而已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爱,就让我在这儿清静的园内,闭上眼,死在你面前,多美!

  偶然

  作者 徐志摩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就是你我,一南一北。你说是我甘愿离南,我只说是你不肯随我北来。

  清醒了岂能再昏睡,觉知了岂能再愚昧,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便可见。

  怨得这相逢,谁作的主?——风!

  你说还是活着等,等那一天!有那么一天吗?——你在就是我的信心

  火车擒住轨,在黑夜里奔;过山,过水,过陈死人的坟;就凭那精窄的两道,算是轨,驮着这份重,梦一般累坠。

  趁航在轻涛间,悠悠的,我见有一星星古式的渔船,像一群无忧的海鸟,在黄昏的波光里息羽悠游。

  你爱我,究竟是怎样的爱法?

  要飞就得满天飞,风拦不住云挡不住的飞,一翅膀就跳过一座山头,影子下来遮得阴二十亩稻田的飞,到天晚飞倦了就来绕着那塔顶尖顺着风向打圆圈做梦。

  一切有我在

  一切有爱在

  恋爱他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他来的时候我还不曾出世;

  太阳为我照上了二十几个年头,

  我只是个孩子,认不认识半点愁;

  忽然有一天——我又爱又恨那一天——

  我心坎里痒齐齐的有些不连牵,

  那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的上当,

  有人说是受伤——你摸摸我的胸膛——

  他来的时候我还不曾出世,

  恋爱他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带一卷书,走十里路,选一个清净地,看天,听鸟,倦了时,和身在草绵绵处寻梦去。

  希望,不曾站稳,又毁。

  「数大」便是美,碧绿的山坡前几千隻绵羊,挨成一片的雪绒,是美;一天的繁星,千万隻闪亮的眼神,从无极的蓝空中下窥大地,是美;泰山顶上的云海,巨万的云峰在晨光里静定著,是美;大海万顷的波浪,戴著各式的白帽,在日光里动著,起落著,是美;爱尔兰附近的那个「羽毛岛」上栖著几千万的飞禽,夕阳西沉时只见一个「羽化」的大空,只是万鸟齐鸣的大声,是美。

  此后各须做到一字

  拙夫不才

  期相共勉

  我的墨池中,有落红点点。

  你真的不知道我曾经怎样渴望和你两人并肩散一次步,或同出去吃一餐饭,或同看一次电影,也叫别人看了羡慕。

  看一回凝静的桥影 数一数螺钿的波纹 我倚暖了石栏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月儿你休学新娘羞 把锦被掩盖你光艳首 你昨宵也在此勾留 可听她允许今夜 来否

  我独自的,独自的沈思这世界古怪:是谁吹弄著那不调谐的人道的音籁?

  织女与牛郎,清浅一水隔,相对两无言,盈盈复脉脉。

  最早写诗的几年,那些未成熟半成熟的意念都在指缝散作缤纷的雨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我要你的火焰似的笑,要你灵活的腰身,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像一座岛,在蟒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沉浮……

  全世界的男人都想站在你的身旁,可多数都是配不上你的,因为你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

  我等候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 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火焰似的笑,

  要你灵活的腰身,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像一座岛,

  在蟒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在浮沉……

  喔,我迫切的想望

  你的来临,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开上时间的顶尖!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我可忘不了你,那一天你来,

  就比如黑暗的前途见了光彩,

  你是我的先生,我爱,我的恩人,

  你教给我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爱,

  你惊醒我的昏迷,偿还我的天真。

  所以重要的在于养成和保持一个活泼无碍的心灵境地,利用天赋的身与心的能力,自觉地尽量发展生活的可能性。

  又是一番秋意!那雨声在极昼之中,有零落萧疏的况味,连着阴沉的气,只是在我灵魂的耳畔私语到:“秋”!我原来无欢的心境,抵御不住那样温婉的侵润,也就开放了春夏间所积受的秋思,和此时外来的怨艾构合,产出一个弱的婴儿----”愁“。

  我真恨不得剖开我的胸膛,把我爱放在我心头热血最暖处窝着,再不让你遭受些微风霜的侵暴,再不让你受些微尘埃的沾染。

  水墨青花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她的一滴泪,她的一阵心酸,竟许一半声漠然的冷笑;但我还是甘愿,即使我粉身的消息传到他的心里如同传给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我还是甘愿!

  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只因为我的心里充满着

  比毒药更强烈,比咒诅更狠毒

  比火焰更猖狂,比死更深奥的不忍心与怜悯心与爱心

  所以我说的话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虚无的

  只愿天空不生云,我望得见天,天上那颗不变的大星,那是你。但愿,你为我多放光明,隔着夜,隔着天,通着恋爱的灵犀一点。

  我的胸膛并不大,决计装不下整个或是部分的宇宙;我的心河也不够深,常常有露底的忧愁。

  小人知进不知退,

  不忍为同流合污之苟安,

  不合作主义,

  为保持人格起见,

  生平仅知是非公到,从不以人为单位。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吾将于茫茫人海寻人生唯一之知己,得之,吾幸;失之,吾命!

  虎狼在热闹的市街里

  强盗在你们妻子的床上

  罪恶在你们深奥的灵魂里……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沙扬娜拉》

  赠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象一朵水莲花

  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我没有别的方法,我就有爱;没有别的天才,就是爱;没有别的能耐,只是爱;没有别的动力,只是爱。

  记住太阳光是健康唯一的来源,比什么药都好。

  庭院是一片静

  听事谣围抱

  织成一地松影--

  看当头月好!

  不知今夜山中

  是何等风景

  想也有月,有松

  有更深的静

  我想攀附月色

  化一阵清风

  吹醒群松春醉

  去山中浮动

  吹下一针新碧

  掉在你的窗前

  轻柔如同叹息--- 不惊你 安眠!

  轻轻地

  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地来;

  我轻轻地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可是爱情,就只能是爱情。它是那么绝对,那么独佔,那么无可替代。我已经决定我的人生要服从我的爱情,我别无选择。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爱,你永远是我头顶的一颗明星:要是不幸死了,我就变一个萤火,在这园里,挨着草根,暗沉沉的飞,黄昏飞到半夜,半夜飞到天明,只愿天空不生云,我望得见天天上那颗不变的大星,那是你,但愿你为我多放光明,隔着夜,隔着天,通着恋爱的灵犀一点……

  忧愁他整天拉着我的心,

  像一个琴师操练他的琴;

  悲哀像是海礁间的飞涛;

  看他那汹涌听他那呼号。

  美,是人间不死的光芒。

  今晚北海真好,天上的双星那样的晶清,隔着一条天河含情的互睇着;满池的荷叶在微风里透着清馨;一弯黄玉似的初月在西天挂着;无数的小虫相应的叫着;我们的小舫在荷叶丛中刺着,我就想你,要是你我俩坐着一只船在湖心里荡着,看星,听虫,嗅荷馨,忘却了一切,多幸福的事,我就怨你这一时心不静,思想不清,我要你到山里去也就为此。你一到山里心胸自然开豁的多,我敢说你多忘了一件杂事,你就多一分心思留给你的爱:你看看地上的草色,看看天上的星光,摸摸自己的胸膛,自问究竟你的灵魂得到了寄托没有,你的爱得到了代价没有,你的一生寻出了意义没有?你在北京城里是不会有清明思想的——大自然提醒我们内心的愿望。

  我亦未尝不私自难受,但实因爱你过深,不惜处处顺你从着你,也怪我自己意志不强,不能在不良环境中挣出独立精神来。

  钟上的针不断的比着

  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

  像是同情,像的嘲讽,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但我不在时你依旧有你的生活,并不是怎样的过不去;我在你当然更高兴,但我所最要知道的是,眉呀,我是否你“完全的必要”,我是否能给你一些世上再没有第二人能给你的东西,是否在我的爱你的爱里你得到了你一生最圆满,最无遗憾的满足?

  于茫茫人海间寻灵魂之唯一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哦,眉!爱我;给我你全部的爱,让咱俩合面为一吧;在我对你的爱里生活吧,让我的爱注入你的全身心,滋养你,爱抚你无可畏惧的玉体,紧抱你无可畏惧的心灵吧;让我的爱洒满你全身,把你全部吞掉,使我能在你对我的热爱里幸福而充满信心地休息!

  你知道我没有负心.

  你是爱,你是暖,

  你是希望,你是人间四月天.

  我只是你身上的一只翅膀,

  没有你与我合力,

  我们是永远飞不出去的.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

  追寻我唯一之灵魂伴侣.

  得知,我幸,不得,我命!

  这岂是偶然,小玲珑的野花!

  你轻含着鲜露可颗颗,

  怦动的,像是慕光明的花蛾,

  在黑暗里想念着焰彩,晴霞;

  我此时在这蔓草丛中过路,

  无端的内感,惘怅与惊讶,

  在这迷雾里,在这岩壁下,

  思忖着,泪怦怦的,人生与鲜露?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