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话的歇后语

发布时间:2017-07-19 编辑:子豪 手机版

  导语:陕北方言的属晋语,至今保留入声。共有24个声母,比普通话多了个声母,其语言有自身的独特之处,下面来看看陕北话的歇后语吧!

  羊油滴的石板上——冷咧

  狗尿在石头上——渗也不渗。

  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边。

  瞎子推磨——由驴转。

  不吃蒜——不想蒜(算)。

  木匠的板斧——面砍。

  烟雾地里撵狼——冒吼。

  石匠断磨——实打实铲。

  和尚的帽子——平不塌。

  卖豆芽的丢了秤——乱抓

  蚂蚁脑上害毒疮——脓水不大。

  羊圈里的驴粪蛋——大家伙

  正月十五贴门神——迟了半个月。

  水缸里拔杆杖——端出端入。

  蛤蟆支桌子——全赁一张嘴。

  狗舔碾子——没大的油水。

  穿上皮袄喝烧酒——里外发烧。

  三张纸画得个驴 ——好大的脸面。

  红萝卜挨刀子——干红不出血。

  老鼠的尾巴——肿了也粗不了。

  拦羊的打酸枣——捎带活。

  拦羊拾柴——捎带事。

  枣核子上解板哩——不够一锯(句)。

  柳木锯牛角——一物降一物哩。

  裹上被子看戏哩——尽家当抖哩。

  蛤蟆爬到花椒树上咧——麻蹄蹄麻爪爪。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