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微型推理小说

微小说 时间:2017-11-1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微小说】

  导语:对于微型推理小说,有兴趣的可以阅读,尝试一下推理。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微型推理小说,供各位阅读和借鉴。

  微型推理小说1:失踪的钻戒

  “吴警官,吴警官,我……我要报案!”

  陈奶奶一路小跑来到派出所。

  一进门,就看见分管她们小区的片警吴警官,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地说。

  “陈奶奶,别急。先喝口水,有事您慢慢说。”吴警官连忙搀住老人,把她扶到沙发坐下。

  “发生了什么事?您告诉我。”

  “我的一枚钻戒不见了。”老人紧张得脸色发白,额头上冒出黄豆大的汗珠,两手不停地打着哆嗦。

  “您的钻戒是什么样子,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

  “我的钻戒是铂金的,上面镶了一颗1克拉的天然钻石,平时很少戴,半个月前去喝喜酒时还戴过,回来后就收起来了。今天我在家整理首饰时发现不见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没有的。”陈奶奶焦急地说“这枚钻戒是老头为了纪念我们结婚四十周年花了几万元买了送给我的。他这几天生病住院,要是知道了,那还了得?!”

  吴警官听了陈奶奶的介绍,知道这枚钻戒不但价值很高,而且对于老人来说,意义非同一般。接着他又向陈奶奶详细了解了一些情况,记录在报案登记簿上,并立即向所长作了汇报。

  所长听了觉得事情重大,价值几万的财物如果被盗可是属于重大案件。但是首先要搞清楚钻戒是被盗还是遗忘在家中什么地方,才能决定下一步如何开展工作。于是,他就派吴警官带助手小梅先去陈奶奶家具体了解和查看一下。

  接到指令,吴警官搀着陈奶奶上了警车,三个人很快就来到陈奶奶家所在的小区。这是一座刚刚建成不到三年的住宅小区,由八栋三十层高的住宅楼组成,小区内绿树成荫,小径蜿蜒,一口大约占地两三亩的池塘里,满是碧绿的荷叶,几枝粉红的荷花探着头,随着微风轻轻摇曳。

  保安人员的工作比较规范,他们经常在小区内巡逻。

  吴警官知道这里的治安秩序很好,从居民入住以来,小区内从未发生过刑事和治安案件。这里的安保设施还是挺先进的。每幢住宅楼的大门都紧闭着,要刷卡才能进到楼内。

  吴警官和小梅与陈奶奶来到家门口,见老人用手指在门锁的感应区按了一下,只听“嗒”的一声,门锁就自动开了。陈奶奶的儿子已经闻讯赶回来了,经过一番清点,家中抽屉里存放的一万多元现金分文不少,其它的首饰也都在。

  吴警官和小梅在套房内四下走了走,又来到阳台上瞧了瞧,对周围环境仔细观察后,他们感到非常奇怪!阳台和窗户都装了报警器,大门要凭指纹才能开启门锁,因此外人很难进来。陈奶奶家住在第二十层,楼层的外墙十分光滑是无法攀爬的。要是从顶层用绳索溜下来,三十多米的高度,需要很大的一捆绳索。这贼来无踪去无影,难道是长了翅膀会飞不成?再说时间久了,如果留下什么痕迹,也早就消失了。

  在装有高科技安防设施的房间里,钻戒怎么就没了踪影?如果是家中遭了贼,为什么单单只丢了一枚钻戒,而其他的贵重首饰和大笔现金却安然无恙?这不符合逻辑。百思不得其解,在当地被誉为“警界智多星”的吴警官一时也被难住了,陷入苦苦的思索之中。

  这时房门开了,陈奶奶的儿媳妇带着女儿一起回来了。小姑娘才3岁,她一点也不认生。见到家里来了两位警察,她笑了笑打个招呼,就一头扎进奶奶的怀抱。

  “奶奶,奶奶你骗人,你不是好孩子!”

  “我啥时候骗你了?”

  “你不是说过种下钻石会长出许多的钻石吗?”

  “种钻石?”吴警官的头脑中好像突然闪过一道亮光。

  “小朋友,种钻石是怎么回事?说给叔叔听听。”

  “奶奶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从前有个勤劳的小朋友种下一颗钻石,后来长成一棵树,结出好多好多钻石。可是我种了钻石,天天浇水,也没有看见它发芽啊。”

  “小朋友,你把钻石种在哪儿了,我们去看看它是不是生病了,好吗?”

  “好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带着吴警官来到阳台上,她指着一个小花盆:“就种在那里面。”

  吴警官把小花盆端进客厅,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拨开泥土,拨了几下,大家就看见在黑色的泥土中静静地躺着一枚钻戒。吴警官高悬着的心一下子落地了,他拿起钻戒,仔细地擦去粘在钻戒上的泥土,只见戒面上的那颗钻石熠熠生辉。

  “是这枚钻戒吗?”吴警官问老人。

  “是的,是的,就是它!”见到失而复得的钻戒,陈奶奶不禁激动得老泪纵横。她轻轻地从吴警官的手中接过钻戒,拉着小孙女的手,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小傻瓜,小傻瓜,你真是个小傻瓜……”

  “叔叔,钻石是不是生病了?它还会不会发芽?”

  “小朋友,你奶奶说的种钻石的故事是童话,并不是真的。钻石不是种子,它没有生命力,肯定不会发芽生长的。”

  “哦?”小姑娘似懂非懂,歪着脑袋萌萌地望着吴警官。

  “看来,有时候小朋友天真幼稚无意识的举动,也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很大的难题。”吴警官深有感触地对小梅说。

  钻戒找到了,陈奶奶破涕为笑。吴警官和小梅也高高兴兴地到派出所去销案了。

  微型推理小说2:谁杀死了私房照里的女子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什么事情让他的肾上腺素激增,那一定是谋杀案。

  1

  大律师石清吃早饭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抱歉,我们没有预约。”其中一位男士彬彬有礼道。

  另一位火急火燎地说,“石律师,冒然打扰您是因为一起谋杀案。”

  石清的眉毛一挑,如果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什么事让他肾上腺激素激增,那一定是谋杀案。

  他擦擦嘴,示意两位跟随他去书房。

  “最近事务所接的案子不是老公出轨就是财务偷盗,搞得老子生命力都要枯竭了。难得来一场大案。”他抽出一支梦之叶点燃,享受地吸了两口,又往后靠在椅子上,眯缝着眼睛。

  两位男士在斜对面沙发上坐下。火急火燎的那位是律师,他有点拘谨,说话也显得紧张。“石律师,久仰您的大名,今天很荣幸见到本尊。听说您从业以来没有败诉过,即使毫无把握的案子到您手里也能起死回生……”

  “恭维是最浪费时间的一种形式,请恕我打断您。直接说案子。”

  “哦,是这样。我也是位律师,我叫王明,这位是谋杀案的被告,姜思源……,嗯,应该是不久以后的被告,他还没被起诉,但恐怕这只是几个小时后的事。”

  “石律师,王明律师是我朋友,但他没把握帮我脱险,所以找到您。其实,我觉得这很荒唐,他们都觉得我会被起诉,但我确实没杀人,不可能有证据……但我还是有些害怕,你知道每年被冤枉的案子,据说也不少。”姜思源说道。

  “理解。”石清眯缝着眼睛继续吸烟,他在偷偷观察姜思源的微表情,看他是否撒谎。

  “石律师,我说的都是实话,您一定要相信我。”姜思源用无辜的表情恳切地望着他。

  石清弹了弹烟灰,面无表情地说道:“详细说下案子。”

  2

  “我与这位……死者,她叫冯丽丽,我们是这样认识的。有一天,我背着单反去老胡同一带街拍,嗯,我是个业余摄影师,有些作品在本市荣获过大大小小的奖项,这全归功于我妻子的支持。路上,遇到一位抽烟的卷发女士,右胸前锁骨地方纹了一只蝴蝶,她吸引了我。我那阵子痴迷拍纹身。我走过去问她是否可以给她拍照。她看了看我,转过头去,吸了两口烟,又转过头来看我说可以。我给她拍了几张后,她渐渐进入状态,很配合。后来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又约着出去拍了几次照。有一次,她主动约我说想让我给她拍私房照,说她的私处也有纹身。我对美的事物很执着,就去了。”

  “私房照,就是那种只有摄影师和模特在场的不穿衣服的照片?”

  “也有穿衣服的,穿的少。这种照片是讲究性感的,所以……”

  “我倒是有点不同意见,性感不是只靠这个体现,很多时候不穿衣服完全跟性感不搭边,或许,暧昧这个词更恰当。”

  “是,私房照就是要的性感……暧昧的感觉。她那时候跟我比较熟了,让我拍也是信得过。我也想尝试一下这个领域,我妻子比较保守,不让我拍。她约我下午四点去她家。前面拍的都相安无事。后来,她说去浴室拍吧,有水可能更有感觉。”

  “嗯哼。”石清示意他讲下去。

  姜思源有点不好意思,看石清的表情,不说他也猜的得到后面的情形,就说了句你懂的。

  石清看着他说:“如果你希望我帮到你,还请你务必把相关事件交代清楚,至于是不是案件相关,由我来择选判断,而你尽量全面的提供事实。”

  “我明白,石律师。”姜思源清了清嗓子,继续讲下去。“去了浴室,她打开了淋浴,身上很快被淋湿了。她那时换了一件半透明的黑色内衣,被水打湿后几乎全透。我很慌张,拍照的手都是抖的。她突然把相机拿开,双手缠绕上我的脖子,嘴唇也吻了上来。然后,后面的事,不用我说了。再然后,我就回家了。”

  “你到家的时候是几点?”

  “八点半。我妻子正在看电视剧,她说了一句才八点半就回来了,这么早。”

  “这话听起来,你们夫妻不是很和睦。”

  “对,她是讽刺我的话。她对我大多数时候回家晚很有意见,以至于早了她也高兴不起来了。但我很爱她,她也很爱我。结婚三年了,你知道老夫老妻再相爱也没那么矫情的。”姜思源说到这里用手摸了摸鼻子,又赶紧放下手。

  “我理解。你继续。”

  “结果今天早晨就听说了冯丽丽死亡的消息,法医检查说死亡时间是九点半。昨天我是去过她家里,可我早就离开了,她家到我家一个小时的车程,最晚也是七点半我就离开了。她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冯丽丽的小区没有监控?”

  “她租住的一家旧胡同的老楼,只有在胡同口有一个监控,也坏了很久了没人修。”

  “你对这个早就调查清楚了?”

  “说实话,她约我去她家拍私房照,我就想了很多,怕万一被人误会,观察过监控。那个监控像是被顽皮的孩子用弹弓打碎的。”

  “讲的通。可是你的唯一不在场证人是自己的妻子,这可能无效。”石清面无表情地说道。

  送走两位男士。石清给助理打了个电话,约好一起去姜思源家。

  姜思源妻子是心理咨询师,工作室就开在家里。石清和助理来的时候,来调查的警察刚走。没错,警察已经锁定了姜思源为犯罪嫌疑人,只等手续办下来将他带走。

  “石律师,我丈夫的事,就拜托你了。他不会杀人的。刚才,我也是这样对警察讲的。”

  “有时候同床共枕的人,也未必就那么了解。”

  “石律师好像是我丈夫请的辩护律师,是帮他的。”

  “所以,我更需要知道事实。”

  “事实就是我丈夫昨天回家是晚上八点半,然后没有再出过门。我可以去出庭作证。”

  “只可惜恩爱夫妻的证词无效。”

  姜思源妻子露出痛苦的神色,但转眼即逝。她平静地说:“那就请石大律师多多费心,用您的聪明才智救救我丈夫。”

  “前提是,他是无辜的。”

  出门后,助理说:“你刚才表现的好像肯定了姜思源就是凶手啊,师父?”

  “我是在试探他妻子的反应。看看她是否知道内情而包庇他。”

  “那师父看出来了吗?”

  “心理咨询师、演员、律师、外交官这些个职业,是最难通过微表情和行为判断真相的。”

  “嗯,近水楼台,姜思源估计也跟他妻子学了一点儿心理学微表情之类的。反正我们要的是证据,师父,管他呢。”

  开庭时。姜思源在被告席上一度情绪激动,喊道人不是他杀的,他没有杀人。可是控方律师呈递了姜思源留在现场的毛发等证据,证明那晚姜思源确实跟死者冯丽在一起。至于离开的时间是不是死者死亡以前,没有证据表明。

  法庭传讯姜思源妻子出庭作证。她穿了一身黑色职业裙,一头长发绾在脑后,透出干练知性的魅力。但是,她一开口,却一改先前的说辞。石清、姜思源等人都吓了一跳。

  她说:“我家是非封闭式小区,赶上拆迁,住户搬的差不多了,监控也都拆了。但我证明我丈夫昨晚回到家是十点。他一进门,就慌慌张张地说我杀人了,我杀了她。然后他让我帮他做不在场证明,让我说他回家时间是八点半。”全场哗然。姜思源情绪激动,喊道:“她撒谎!她恨我才这样诬陷我的!她恨我跟别的女人暧昧,她就是个妒妇!她嫉恨我给别人拍私房照,所以,她的话不作数的。”法官敲了敲锤子以示安静。姜思源妻子说完面无表情走了下去。

  3

  第二次开庭定在一周后。那也是决定宣判的日子。

  第二次开庭的前一天傍晚,石清收到一个奇怪的电话,对方是一位中年女人,她说有样重要证据要交给他。石清如约见了她。她自称是姜思源妻子的闺蜜。她说在事实和友情面前,她选择事实真相,选择问心无愧。她交给了石清一个监控视频。是姜思源妻子去她家说的一段有关案情的对话,她本是为了防保姆刚安装的监控,没想到录下了关键证据。

  石清打开视频。是姜思源妻子跟她闺蜜的对话。

  姜思源妻子说:“求婚时他说浪子回头了,只爱我一个,我信了。可是,他从来没有变过。他还是那样沾花惹草,借拍照约会美女,讽刺我不懂艺术。我恨他,忍了他很久了。他告诉我摊上事了,或许会被冤枉杀人,他希望我帮他做不在场证明。开始我是想帮他的,毕竟是我的丈夫。可是,后来,我想或许这是我报复他、摆脱他的一次机会。我如果证明他杀了人呢?他这些年带给我的伤害,不该被惩罚吗?”

  她闺蜜说:“可是亲爱的,做伪证万一被发现,你会被判刑的。”

  “我不怕。我要堵上一局。”

  石清看完视频,问:“她不是你的闺蜜吗?你这样做,她会坐牢。”问完后,就观察她的反应。

  她闺蜜不自然地笑了笑,右手摸了摸脖子说:“她是我闺蜜不假,可我要尊重事实。”

  “你们之间有没有仇怨?”石清突然抬高了分贝用坚定的语气问道。

  “她……抢走了我的心上人。姜思源,最初喜欢的人是我。”

  “这就合理了。你早该说实话。”石清说。

  第二天,石清在赶往法庭的路上遇到了捣乱者的阻拦,差点迟到。石清猜测是姜思源妻子派来的,因为对方逃跑时落下了一个钱包,里面除了一点钱,还有她的名片。

  气喘吁吁的石清来到法庭,赶在法官宣判前,呈上了视频证据。全场哗然。姜思源因被指控杀人证据不足被当庭宣布无罪释放。

  法庭观众席一阵欢呼,他们都为这个无辜的年轻人捏了一把汗,也对这个歹毒的少妇咬牙切齿。她似乎也预料到了人们的反应。散庭后,没有随人群离开。她坐在位子上,发呆。

  石清还留意到姜思源被宣布无罪释放时,她长嘘一口气,身子往后一靠,那是一种全身松懈的肢体语言。石清感觉到这个案子似乎顺利的有些太过蹊跷,又看她的反应,不禁心里有了一个可怕的揣测。他走到她身边。她抬头看他,嘴角挤出了一丝笑容。

  “美女,你将面临被指控做伪证。”石清说道。

  “我有准备。”她坚定又无力地说道。

  “你没有说实话吧。”石清用怀疑探寻的语气说道。

  姜思源妻子抬起头,说“您看出来了?谢谢您的配合,我并没有戏弄您的意思。我得救他。我爱他。”

  “我看出来的有点晚了。那么,监控视频,是你刻意制作的?你指控丈夫杀人的措辞都是演出来的?我路上来的捣乱者也是你安排的吧?目的就是加深我对视频证据的深信不疑。这样的视频证据拿上来,你丈夫就会得到法官在内的所有人的同情心,而人们自以为识破了你的面具。”

  “我也是后来想到的这个办法。你说过,妻子帮助丈夫的证明,是无效证据。于是,我就想,如果我是控方证人呢?这是我救丈夫的唯一方法。”

  “说到底,你对我这个律师没有信心,为什么不让我来证明他无罪?”

  “那是因为我知道他有罪。”姜思源妻子满眼泪水,说道。

  “什么?”

  “那天晚上,他回来,慌慌张张地说他杀了她,因为她威胁他要一百万。他一时恼怒,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刺向了她。他把凶器带回了家,他不敢扔掉,怕万一被警察找到。我说我会救他的,我擦去了他的指纹,把刀子带在身边,这是最保险的。万一他继续被判定为嫌疑人,我就拿出刀子说是自己杀的她。案子结束了,告诉你也无妨。石律师,爱比真相要重要。”

  石清望着眼前这个为爱牺牲的女人,说不出话。

  姜思源也没有离开。他走过来,喜上眉梢地感谢石律师和他妻子。

  妻子过来深情地抱住他,却被他一把推开。他厌恶地对妻子:“我会帮你请辩护律师,再给你五万作为补偿。”妻子愣了,说:“我不要钱,我要我们在一起。”

  “我早就不爱你了。”

  突然,大门开了。她闺蜜兴奋地跑过来,挽住姜思源的胳膊,说道:“亲爱的,真让你猜对了。这个傻女人果然为了你敢做伪证。我表现的是不是也很棒?嗯?”

  “你们?”姜思源妻子一阵眩晕。

  “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他现在爱的是我!”闺蜜得意道。

  “所以,伪造监控录像的事,你是故意配合我的?”

  “这就叫计中计。乖乖离婚多好,他已经跟你分居一年了,你不知道他另有新欢吗?”

  “我知道,我只是没想到是你。姜思源,我这么爱你,为你堕胎,为你扛罪,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好了,一切都是你自愿的,我也没有逼你。不过你法庭上开始说的那些实话确实吓了我一跳。还是谢谢你,我会用钱补偿你的。”姜思源说完转身搂着她闺蜜就要往外走。他还沉浸在无罪释放的喜悦里,没有丝毫为妻子流露出丝毫悲伤和愧疚。

  妻子突然拿出那把水果刀刺进了姜思源的心脏,然后转了转刀柄。她闺蜜呆住了,然后捂住脸颤抖着痛哭起来。而她没有哭。

  石清的助理走过去拭了拭姜思源的鼻息,说:“天呐,她杀了他。”

  石清说:“不,她处刑了他。”

  石清转头望向妻子,说:“伟大的女士,马上报警自首。我为您免费辩护。”

热门文章
瑞文网 ruiwe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