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夏花未落

微小说 时间:2017-09-24 编辑:素萍 手机版
【www.ruiwen.com - 微小说】

  导读:细微的尘埃,慢慢的沉入路边的水洼里,角落里的那些菌类,紧紧的依偎着某些乔木,或者是阴湿的墙角,他们总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尽管只有细微的阳光,落在它们膨胀的肺叶里,可它们膨胀的肺,却足以给你提供足够多的氧气。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搜索整理的微小说,欢迎参考阅读!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帮助!

如果夏花未落

  深黑色的长巷,打散的稀薄的灯火,水滴从户家晾晒在半空的廉价衣物上,滴落下来。

  啪嗒,水珠在水泥地,破碎,继而又是一声,啪嗒,呈现着相同的状态。

  像秒针与分针交错时的声息,精准,干脆,逝而不复。

  深蓝色的苍穹,阳光穿透稀薄的云层,像水渍浸透了纸张。

  悄悄的,潮湿的角落里生长的矮小的植株,喘了一口粗气。

  于是,空气愈发的清新了。

  吴侬软语,上海的小男人,在市场精打细算的购买蔬菜。

  穿着露背装的时尚女人,脚踩着恨天高,红艳的双唇,吐出一个英文字母,满眼的不屑“bitch”。

  呐,只是一个清晨而已,像寻常的任何一个清晨一样,只是咖啡店里的音乐,已经不是昨天的弗里茨克莱斯勒。

  然后,慌慌张张的车辆,突然响起了喇叭,比寻常更加的刺耳尖利。红色的车尾灯,即使再怎么傲娇,却也无法躲闪那些来不及躲闪的尘埃。

  啪,温暖的光,碎裂了,不知道哪片高层的楼房,施工时不小心跌落下的玻璃模块。

  于是碎裂的琉璃,更像是被宣告死亡的生命,尖锐的寒锋,实际上是无法容忍,尘埃落定时,那种宿命的凝固。

  其实,城市的生命,正在衰竭,富丽堂皇的宣言,是迟早的判决。

  瞧,更多的只是不屑一顾,穿着西装的白领,依旧会将电话机,放在手提箱里,下班时,谁的电话也不会接。

  还有着装艳丽的女士,出入酒吧时,浓妆艳抹一番,金龟婿,可能从此时注定。

  没有人感受到,生命完结时的恐慌,是潮水,缓慢的涌来,淹没了大多数,人群,建筑,植被,打捞起来的岁月,早已不忍卒读了。

  于是,一整个盛冬,悄然的落下帷幕。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瞧,温度依旧是零上,也没有雪花,室内根本不需要开空调。

  温度,有时甚至会令你抓狂到,从箱底翻出上一个夏天穿过的T恤。

  于是,黑色的墨镜,似乎奠定了这个冬天,跟以往的任何一个冬天,并无任何色彩上的划分。

  春天来了,三四月份,雨水愈发的充沛了,洗掉了高层建筑物上的,灰尘。

  玻璃幕墙反射着,耀眼的阳光,黑色的西装,残留着上个冬天衣橱里的樟脑球味道。然后,忽然身体里平添了一份暖意,散射的光芒,似乎浸透了灵魂,温暖像深色的大潮,淹没了冰冷的心房,某些不得已的过去,也被洗刷的干干净净。

  忘记了前女友的长发,忘记了上一任经理的嘴脸,接触了更多的人群,跟更多陌生的女性,保持着通讯联系。

  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已经没有尖锐的尴尬,于是,新客户的眼神,充满了更多的敬畏。

  呼,飞机的起落架,在离地时,气流在地面翻滚,远处的停机坪,有防鸟的设备。地面的空勤,紧张的准备着工作,而这只是很寻常的一个下午。

  接到通知,要去远方出差,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有突出的LOGO,似乎隐隐约约在暗示着,合作方的要求。

  于是,随身携带的手机,紧贴着胸口,要谈判的公司,从事的行业是互联网。

  轩窗外,厚重的水汽层,令你感到心悸,你在杞人忧天,实际上,是早上做了噩梦的结果。

  高脚杯里的红酒,散射着醉人的光芒,你决定,豪饮一杯,是公司里为你准备的豪华商务舱。

  看到空姐的衣领,褶皱了,于是,你好心的提醒,她回你一份甘甜的微笑。

  遇到强气流时,飞机的机身,颤抖了一番,你想要系上安全带,却发现不是在地面,于是只能在心底,卖力的祈祷。

  后来,下飞机,途中遇到的女人,双腿修长,穿着白色丝袜,你想起前女友的着装,似乎两人出奇的一致。

  喘了一口粗气,整理了一下衬衣的领口,你想起那些年,操场上狂奔的岁月,如今三十而立,却一无所成,豪迈的宣言,更像是枯萎的植被,在等待下一个春天?却早已被曾经抛弃。

  又是一个喧嚣的清晨,你喝了一杯咖啡,认真地阅读着合同,你的黑边眼镜,是你一个月的薪酬,你小心翼翼的用眼镜布,擦拭,对面的客户经理,耐心的等待你的批阅。

  于是,庆幸了一番,你始终有用武之地。想起,办公室里,散落的稿件,那些记录着青春的稿子,似乎早已随风而逝。

  你只记得自己是个编辑,你何时出过的小说,你何时兑现的诺言,无论对几个女孩儿,提起,你的梦想是专栏作家,可,如今的你,已经在向现实妥协,你退后一尺,梦想就退后一丈,后来,你回头遥望,曾经早已遥不可及了。

  家里人,依旧在提醒你,成家的事情。你只记得,那些年月,你的父亲和母亲,并没有如今这般苍老,他们也不曾担心你的婚姻。

  如今三十而立的你,却愈发有一种无力感,在心底蔓延。

  于是,你又喝了一口咖啡,你扶了扶镜框,你要务必严肃,这样对方,才会重视你。

  当签字笔,在纸张上,划上一个潦草的符号后,你跟对方握了握手。

  你决定重新开始,你准备递上辞呈。

  回到上海,你发现天空愈发的阴霾,整整一个多月,你没有见到过太阳,高大的楼层,投下来阴冷的影斑,你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后来,你的身体,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

  你感觉自己的灵魂,紧紧的皱缩着,而你的欲望,却在无限制的膨胀着,于是,你又想起了你的前女友。那天机场遇到的女人,穿着白色的丝袜,你在想,曾经的某一天,你曾拥有过她,你想象着她美妙的胴体,她伏在你的身下呻吟。天呐,你觉得你以后肯定再也遇不到这样的女孩儿了。

  你依旧记得跟她分手前,许下的最后一个承诺,你说,假如有一天,你的小说能够出版,你还会回来找她的。

  你骗过她无数次,她也流过无数次的泪,你总感觉没有亏欠她什么,而此时,你才发觉,自己活得不像一个男人。

  所以嘞,你想回去找她,不过,在此之前,你的小说需要出版。

  你走在马路上,经过的车辆,总是不介意,用最尖利的喇叭,来证实自己的存在感。

  细微的尘埃,慢慢的沉入路边的水洼里,角落里的那些菌类,紧紧的依偎着某些乔木,或者是阴湿的墙角,他们总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尽管只有细微的阳光,落在它们膨胀的肺叶里,可它们膨胀的肺,却足以给你提供足够多的氧气。

  你啊,大概在享受,每天自由呼吸的快感,实际上,你每天,都在提醒自己,或许末日降临的那一天,自己不会逃过最后一劫。

  于是,你总是紧皱着眉毛。

本文已影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