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郦道元《水经注卷二十》的文言文

文言文 时间:2018-07-24 我要投稿

郦道元《水经注卷二十》的文言文

  漾水出陇西氏道县。冢山,东至武都沮县为汉水。常璩《华阳国志》曰:汉水有二源,东源出武都氐道县漾山,为漾水。《禹贡》导漾东流为汉是也。西源出陇西西县。冢山,会白水,径葭萌入汉。始源曰沔。按沔水出东狼谷,径沮县入汉。《汉中记》曰:。冢以东,水皆东流,。冢以西,水皆西流。即其地势源流所归,故俗以。冢为分水岭。即此推沔水无西入之理。刘澄之云:有水从阿阳县,南至梓潼、汉寿,入大穴,暗通冈山。郭景纯亦言是矣。冈山穴小,本不容水,水成大泽而流,与汉合。庾仲雍又言,汉水自武遂川,南入蔓葛谷,越野牛,径至关城合西汉水。故诸言汉者,多言西汉水至葭萌人汉。又曰:始源曰沔,是以《经》云漾水出氐道县东至沮县为汉水,东南至广魏白水。诊其沿注,似与三说相符,而未极西汉之源矣。然东西两川,俱受沔、汉之名者,义或在兹矣。班固《地理志》、司马彪、袁山松《郡国志》,并言汉有二源,东出氐道,西出西县之。冢山。阚駰云:汉或为漾。漾水出昆仑西北隅,至氐道,重源显发,而为漾水。又言,陇西西县。冢山,在西,西汉水所出,南入广魏白水。又云:漾水出豲道,东至武都入汉。许慎、吕忱并言,漾水出陇西豲道,东至武都为汉水,不言氐道。然豲道在冀之西北,又隔诸川,无水南入,疑出豲道之为谬矣。又云:汉,漾也,东为沧浪水。

郦道元《水经注卷二十》的文言文

  《山海经》曰:。冢之山,汉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江。然东西两川,俱出。冢而同为汉水者也。孔安国曰:泉始出为漾,其犹蒙耳。而常璩专为漾山漾水,当是作者附而为山水之殊目矣。余按《山海经》,漾水出昆仑西北隅,而南流注于丑涂之水。《穆天子传》曰:天子自春山西征,至于赤乌氏。己卯,北征,庚辰,济于洋水,辛巳,入于曹奴。曹奴人戏,觞天子于洋水之上,乃献良马九百,牛羊七千,天子使逢固受之。天子乃赐之黄金之鹿,戏乃膜拜而受。余以太和中,从高祖北巡,狄人犹有此献。虽古今世殊,而所贡不异。然川流隐伏,卒难详照,地理潜闷,变通无方,复不可全言阚氏之非也。虽津流派别,枝渠势悬,原始要终,潜流或一,故俱受汉、漾之名,纳方土之称,是其有汉川、汉阳、广汉、汉寿之号,或因其始,或据其终,纵异名互见,犹为汉漾矣。川共目殊,或亦在斯。今西县。家山,西汉水所导也,然微涓细注,若通幂历,津注而已。西流与马池水合,水出上邦西南六十余里,谓之龙渊水,言神马出水,事同余吾来渊之异,故因名焉。《开山图》曰:陇西神马山有渊池,龙马所生。即是水也。其水西流,谓之马池川。又西流入西汉水。西汉水又西南流,左得兰渠溪水,次西有山黎谷水,次西有铁谷水,次西有石耽谷水,次西有南谷水,并出南山,扬湍北注;右得高望谷水,次西得西溪水,次西得黄花谷水,咸出北山,飞波南入西汉水,又西南,资水注之。水北出资川,导源四壑,南至资峡,总为一水,出峡西南流,注西汉水,西汉水又西南得峡石水口,水出苑亭西草黑谷。三溪西南至峡石口,合为一渎,东南流,屈而南注西汉水。西汉水又西南,合杨廉川水,水出西谷,众川泻流,合成一川。东南流,径西县故城北。秦庄公伐西戎,破之。周宣王与其先大骆犬丘之地,为西垂大夫,亦西垂宫也。王莽之西治矣。建武八年,世祖至阿阳,窦融等悉会。天水震动,隗嚣将妻子奔西城,从杨广。广死,嚣愁穷城守,时颍川贼起,车驾东归,留吴汉、岑彭围嚣。岑等壅西谷水,以缣幔盛土为堤,灌城,城未没丈余。水穿壅不行,地中数丈涌出,故城不坏。王元请蜀救至,汉等退还上邦。但广、廉字相状,后人因以人名名之,故习讹为杨廉也,置杨廉县焉。又东南流,右会茅川水,水出西南戎溪,东北流,径戎丘城甫。吴汉之围西城,王捷登城,向汉军曰:为隗王城守者,皆必死,无二心,愿诸将亟罢,请自杀以明之。遂刎颈而死。又东北流,注西谷水,乱流东南,入于西汉水。西汉水又西南,径始昌峡,《晋书地道记》曰:天水始昌县,故西城也。亦曰清崖峡。西汉水又西南,径宕备戍南,左则宕备水自东南,西北注之。右则盐官水南入焉。水北有盐官,在。冢西五十许里,相承营煮不辍,味与海盐同。故《地理志》云西县有盐官是也。其水东南径宕备戍西,东南入汉水。汉水又西南,合左谷水,水出南山穷溪,北注汉水。又西南,兰皋水出西北五交谷,东南历祁山军,东南入汉水。汉水又西南,径祁山军南,鸡水南出鸡谷,北径水南县西,北流注于汉。汉水又西,建安川水入焉。其水导源建威西北山,白石戍东南,二源合注。东径建威城南,又东与兰坑水会,水出西南近溪,东北径兰坑城西,东北流注建安水。建安水又东径兰坑城北,建安城甫,其地故西县之历城也。杨定自陇右徙治历城,即此处也,去仇池百二十里,后改为建安城。其水又东合错水,水出错水戍东南,而东北入建安水。建安水又东北,有雉尾谷水,又东北,有大谷水,又北,有小祁山水,并出东溪,扬波西注。又北,左会胡谷水,水西出胡谷,东径金盘、历城二军北,军在水南层山上。其水又东注建安水。建安水又东北,径塞峡。元嘉十九年,宋太祖遣龙骧将军裴方明伐杨难当,难当将妻子北奔,安西参军鲁尚期追出塞峡,即是峡矣。左山侧有石穴洞,人言潜通下辨,所未详也。其水出峡西北流,注汉水。汉水北连山秀举,罗峰竞峙。祁山在。冢之西七十许里,山上有城,极为严固。昔诸葛亮攻祁山,即斯城也。汉水径其南。城南三里,有亮故垒,垒之左右,犹丰茂宿草,盖亮所植也,在上邦西南二百四十里。《开山图》曰:汉阳西南有祁山,溪径逶迤,山高岩险,九州之名阻,天下之奇峻。今此山于众阜之中,亦非为杰矣。汉水又西南,与甲谷水合,水出西南甲谷,东北流注汉水。汉水又西径南蚜北蚜中。上下有二城相对,左右坟垅低昂,亘山被阜。古谚云:南蚜北蚜,万有余家。诸葛亮《表》言:祁山去沮县五百里,有民万户,瞩其丘墟,信为殷矣。汉水西南径武植戍南。武植戌水发北山,二源奇发,合于安民戍南,又南径武植戍西,而西南流,注于汉水。汉水又西南,径平夷戍南,又西南,夷水注之。水出北山,南径其戍,西南入汉水。汉水又西径兰仓城南,又南,右会两溪,俱出西山,东流注于汉水。张华《博物志》云:温水出鸟鼠山,下注汉水。疑是此水,而非所详也。汉水又南入嘉陵道,而为嘉陵水。世俗名之为阶陵水,非也。汉水又东南,得北谷水,又东南得武街水,又东南得仓谷水,右三水并出西溪,东流注汉水。汉水又东南径瞿堆西,又屈径瞿堆南。绝壁峭峙,孤险云高,望之形若298覆唾壶,高二十余里,羊肠蟠道三十六回,《开山图》谓之仇夷,所谓积石嵯峨,嵚岑隐阿者也。上有平田百顷,煮土成盐,因以百顷为号。山上丰水泉,所谓清泉涌沸,润气上流者也。汉武帝元鼎六年开,以为武都郡。天池大泽在西,故以都为目矣。王莽更名乐平郡,县曰循虏。常璩、范晔云:郡居河池,一名仇池,地方百顷,即指此也。左右悉白马氐矣。汉献帝建安中,有天水氐杨腾者,世居陇右,为氐大帅。子驹,勇健多计,徙居仇池。魏拜为百顷氐王。汉水又东合洛谷水,水有二源,同注一壑,径神蛇戍西。左右山溪多五色蛇,性驯良,不为物毒。洛谷水又南径虎馗戍东,又南径仇池郡西,瞿堆东,西南入汉水。汉水又东合洛溪水,水北发洛谷,南径威武戍南,又西南与龙门水合,水出西北龙门谷,东流与横水会,东北穷溪,即水源也。又南径龙门戍东,又东南入洛溪水,又东南径上禄县故城西,修源浚导,径引北溪,南总两川,单流纳汉。汉水又东南径浊水城南,又东南会平乐水,水出武街东北四十五里,东驰。南溪导源东北流,山侧有甘泉,涌波飞清,下注平乐水。又径甘泉戍甫,又东径平乐戍南,又东入汉,谓之会口。汉水东南径修城道南,与修水合。水总二源,东北合汉。汉水又东南于槃头郡南,与浊水合。水出浊城北,东流与丁令溪水会。其水北出丁令谷,南径武街城西,东南入浊水。浊水又东径武街城南,故下辨县治也。李琀、李稚以氐王杨难敌妻死,葬阴平。袭武街,为氐所杀于此矣,今广业郡治。浊水又东,宏休水注之。水出北溪,南径武街城东,而南流注于浊水。浊水又东径白石县南。《续汉书》曰:虞诩为武都太守,下辨东三十余里有峡,峡中白水生大石,障塞水流,春夏辄濆溢,败坏城郭。诩使人烧石,以醢灌之。石皆碎裂,因镌去焉。遂无泛溢之害。浊水即白水之异名也。浊水又东南,埿阳水北出埿谷,南径白石县东,而南入浊水。浊水又东南与仇鸠水合,水发鸠溪,南径河池县故城西,王莽之乐平亭也。其水西南流注浊水。浊水又东南与河池水合,水出河池北谷,南径河池戍东,西南入浊水。浊水又东南,两当水注之。水出陈仓县之大散岭,西南流入故道川,谓之故道水。西南径故道城东,魏征仇池,筑以置戍。与马鞍山水合。水东出马鞍山,历谷西流,至故道城东,西入故道水。西南流,北川水注之,水出北洛埿山南。南流径唐仓城下,南至困冢川,入故道水。故道水又西南历广香交,合广香川水,水出南田县利乔山,南流至广香川,谓之广香川水。又南注故道水,谓之广香交。故道水又西南,入秦冈山,尚婆水注之。山高入云,远望增状,若岭纤曦轩,峰枉月驾矣。悬崖之侧,列壁之上,有神象若图,指状妇人之容。其形上赤下白,世名之曰圣女神,至于福应愆违,方俗是祈。水源北出利乔山,南径尚婆川,谓之尚婆水。历两当县之尚婆城南,魏故道郡治也。西南至秦冈山,入故道水。故道水又右会黄卢山水,水出西北天水郡黄卢山腹,历谷南流,交注故道水。故道水南入东益州之广业郡界,与沮水枝津合,谓之两当溪,水上承武都沮县之沮水渎,西南流,注于两当溪。虞诩为郡漕谷市在沮,从沮县至下辨,山道险绝,水中多石,舟车不通,驴马负运,僦五致一。诩乃于沮受僦直,约自致之。即将吏民按行,皆烧石木,开漕船道。水运通利,岁省万计,以其僦廪与吏士,年四十余万也。又西南,注于浊水,浊水南径槃头郡东,而南合凤溪水,水上承浊水于广业郡,南径凤溪,中有二石双高,其形若阙,汉世有凤凰止焉,故谓之风凰台,北去郡三里。水出台下东南流,左注浊水。浊水又南注汉水。汉水又东南历汉曲,径挟崖,与挟崖水合。水西出担潭交,东流入汉水。汉水又东,径武兴城南,又东南与北谷水合,水出武兴东北,而西南径武兴城北,谓之北谷水。南转径其城东,而南与一水合,水出东溪,西流注北谷水。又南流,注汉水。汉水又西南,径关城北,除水出西北除溪,东南流入于汉。汉水又西南,径通谷,通谷水出东北通溪,上承漾水,西南流,为西汉水。汉水又西南,寒水注之。水东出寒川,西流入汉。汉水又西,径石亭戍。广平水西出百顷川,东南流注汉。又有平阿水,出东山,西流注汉水。汉水又径晋寿城西,而南合汉寿水。水源出东山,西径东晋寿故城南,而西南人于汉水也。

  又东南至广魏白水县西。又东南至葭萌县东北,与羌水合。白水西北出于临洮县西南西倾山,水色白浊,东南流与黑水合,水出羌中,西南径黑水城西,又西南入白水。白水又东径洛和城南,洛和水西南出和溪,东北流,径南黑水城西,而北注白水。白水又东南径邓至城南。又东南与大夷祝水合,水出夷祝城西南,穷溪,北注夷水。又东北合羊洪水,水出东南羊溪,西北径夷祝城东,又西北流,屈而东北,注于夷水。夷水又东北入白水,白水又东,与安昌水会,水源发卫大西溪,东南径邓至安昌郡甫,又东南,合无累水,无累水出东北近溪,西南入安昌水。安昌水又东南人白水,白水又东南,入阴平,得东维水,水出西北维谷,东南径维城西,东南入白水。白水又东南,径阴平道故城南。王莽更名摧虏矣,即广汉之北部也。广汉属国都尉治,汉安帝永初三年分广汉蛮夷置。又有白马水,出长松县西南白马溪,东北径长松县北,而东北注白水。白水又东,径阴平大城北,盖其渠帅自故城徙居也。白水又东,偃溪水出西南偃溪,东北流径偃城西,而东北流入白水。白水又东,径偃城北,又东北,径桥头。昔姜维之将还蜀也,雍州刺史诸葛绪邀之于此,后期不及,故维得保剑阁,而钟会不能入也。白水又与羌水合,自下羌水又得其通称矣。白水又东,径郭公城南。昔郭淮之攻廖化于阴平也,筑之,故因名焉。白水又东,雍川水出西南雍溪,东北注白水。白水又东,合空冷水,傍溪西南,穷谷,即川源也。白水又东南与南五部水会。水有二源,西源出五部溪,东南流,东源出郎谷,西南合注白水。白水又东南,径建昌郡东,而北与一水合,二源同注,共成一溪,西南流入于白水。白水又东南,径白水县故城东,即白水郡治也。《经》云汉水出其西,非也。白水又东南,与西谷水相得,水出西溪,东流径白水城南,东南入白水。白水又南,左会东流水,东入极溪,便即水源也。白水又南径武兴城东,又东南,左得刺稽水口,溪东北出,便水源矣。白水又东南,清水左注之。庾仲雍曰:清水自祁山来,合白水,斯为盂浪也。水出于平武郡东北,瞩累亘下,甫径平武城东,屈径其城南,又西历平洛郡东南,屈而南径南阳侨郡东北,又东南,径新巴县东北,又东南径始平侨郡南,又东南径小剑戍北。西去大剑三十里,连山绝险,飞阁通衢,故谓之剑阁也。张载铭曰:一人守险,万夫趦趄。信然。故李特至剑阁而叹曰:刘氏有如此地,而面缚于人,岂不奴才也?小剑水西南出剑谷,东北流径其戍下,入清水。清水又东南,注白水。白水又东南,于吐费城南,即西晋寿之东北也。东南流,注汉水。西晋寿,即蜀王弟葭萌所封,为苴侯邑,故遂名城为葭萌矣。刘备改曰汉寿,太康中又曰晋寿。水有津关。段元章善风角,弟子归,元章封笥药授之,曰:路有急难,开之。生到葭萌,从者与津吏诤,打伤,开笥得书,言其破头者,可以此药裹之。生乃叹服,还卒业焉。亦廉叔度抱父柩自沉处也。

  又东南过巴郡阆中县。巴西郡治也,刘璋之分三巴,此其一焉。阚駰曰:强水出阴平西北强山,一曰强川。姜维之还也,邓艾遣天水太守王颀败之于强川,即是水也。其水东北,径武都、阴平、梓潼、南安入汉水。汉水又东南,径津渠戍东,又南径阆中县东。阆水出阆阳县,而东径其县南,又东注汉水。昔刘璋之攻霍峻于葭萌也,自此水上。张达、范强害张飞于此县。汉水又东南,得东水口,水出巴岭,南历獠中,谓之东游水。李寿之时,獠自牂柯北入,所在诸郡,布满山谷。其水西南,径宋熙郡东,又东南径始平城东,又东南,径巴西郡东,又东入汉水。汉水又东,与濩溪水合,水出獠中,世亦谓之为清水也。东南流,注汉水。汉水又东南,径宕渠县东,又东南,合宕渠水,水西北出南郑县巴岭,与槃余水同源派注,南流,谓之北水,东南流,与难江水合,水出东北小巴山,西南注之。又东南流,径宕渠县,谓之宕渠水,又东南,入于汉。

  又东南过江州县东,东南入于江。涪水注之。庚仲雍所谓涪内水者也。丹水出京兆上洛县西北冢岭山,一名高猪岭也。丹水东南流,与清池水合,水源东北出清池山,西南流,入于丹水。

  东南过其县南。县故属京兆,晋分为郡。《地道记》曰:郡在洛上,故以为名。《竹书纪年》,晋烈公三年,楚人伐我南鄙,至于上洛。楚水注之,水源出上洛县西南楚山。昔四皓隐于楚山,即此山也。其水两源,合舍于四皓庙东,又东径高车岭南,翼带众流,北转入丹水。岭上有四皓庙。丹水自仓野,又东历兔和山,即春秋所谓左师军于兔和,右师军于仓野者也。

  又东南过商县南,又东南至于丹水县,入于均。契始封商。《鲁连子》曰:在太华之阳。皇甫谧、阚駰并以为上洛商县也。殷商之名,起于此矣。丹水自商县东南流注,历少习,出武关。应劭曰:秦之南关也,通南阳郡。《春秋左传》哀公四年,楚左司马使谓阴地之命大夫士蔑曰:晋、楚有盟,好恶同之,不然,将通于少习以听命者也。京相璠曰:楚通上洛阨道也。汉祖下析、郦,攻武关。文颖曰:武关在析县西百七十里,宏农界也。丹水又东南流入臼口,历其戍下。又东南,析水出析县西北,宏农卢氏县大蒿山。南流径修阳县故城北,县即析之北乡也。又东入析县,流结成潭,谓之龙渊,清深神异。耆旧传云:汉祖入关,径观是潭,其下若有府舍焉。事既非恒,难以详矣。其水又东径其县故城北,盖《春秋》之白羽也。《左传》昭公十八年,楚使王子胜迁许于析是也。郭仲产云:相承言此城汉高所筑,非也。余按《史记》楚襄王元年,秦出武关,斩众五万,取析十五城。汉祖入关,亦言下析、郦,非无城之言,修之则可矣。析水又历其县东,王莽更名县为君亭也。而南流入丹水县,注于丹水,故丹水会均,有析口之称。丹水又东南,径一故城南,名曰三户城。昔汉祖入关,王陵起兵丹水,以归汉祖,此城疑陵所筑也。丹水又径丹水县故城西南。县有密阳乡,古商密之地,昔楚申息之师所戍也,《春秋》之三户矣。杜预曰:县北有三户亭。《竹书纪年》曰:壬寅,孙何侵楚,入三户郛者是也。水出丹鱼,先夏至十日夜,伺之,鱼浮水侧,赤光上照如火,网而取之,割其血以涂足,可以步行水上,长居渊中。丹水东南流,至其县南。黄水北出芬山黄谷,南径丹水县,南注丹水。黄水北有墨山,山石悉黑,绩彩奋发,黝焉若墨,故谓之墨山。今河南新安县有石墨山,斯其类也。丹水南有丹崖山,山悉赬壁霞举,若红云秀天,二岫更为殊观矣。丹水又南,径南乡县故城东北。汉建安中,割南阳右壤为南乡郡。逮晋封宣帝孙畅为顺阳王,因立为顺阳郡。而南乡为县,旧治酇城。永嘉中,丹水浸没,至永和中,徙治南乡故城。城南门外,旧有郡社柏树,大三十围。萧欣为郡,伐之,言有大蛇从树腹中坠下,大数围,长三丈,群小蛇数十,随入南山,声如风雨。伐树之前,见梦于欣,欣不以厝意,及伐之,更少日,果死。丹水又东,径南乡县北。兴宁未,太守王靡之改筑今城。城北半据在水中,左右夹涧深长。及春夏水涨,望若孤洲矣。城前有晋顺阳太守丁穆碑,郡民范宁立之。丹水径流两县之间,历于中之北,所谓商于者也。故张仪说楚绝齐,许以商于之地六百里,谓以此矣。《吕氏春秋》曰:尧有丹水之战,以服南蛮。即此水也。又南合均水,谓之析口。

  翻译

  漾水发源于陇西郡氏道县的蟠家山,往东流到武都郡沮县,称为汉水。

  常据《 华阳国志》 说:汉水有两个源头,东边.的源头出自武都’氏道县的漾山,称为漾水。《 禹贡》 说:疏导漾水往东流是汉水,就指此水。西面的源头出自陇西郡西县蟠家山,汇合白水{流往霞荫注入汉水,上源称为污水。按污水发源于东狼谷,流经沮县注入汉水。《 汉中记》 说:蟠家山以东,水都往东流;蟠家山以西,水就往西流。水源是循着地势而流的,因此民间都把蟠家山作为分水岭。据此推断,污水是没有向西流的道理的。刘澄之说:有一条水从阿阳县南流到梓渔郡的汉寿县,注入一个大山洞,山洞暗通冈山。郭景纯也有这样的说法。冈山的洞小,本来就容不了多少水,于是水就积成一片汪洋大泽,流出去与汉水汇合。庚仲雍又说:汉水从武遂川往南流入蔓葛谷,穿过野牛,流到关城,汇合西汉水。所以诸家谈到汉水时,大都说西汉水流到霞萌注入汉水。又有人说上源叫河水,所以《 水经》 说:漾水发源于氏道县,东流到沮县称为汉水,往东南流到广魏白水县。考察水道的流向,似乎与上述三种说法相符,但都没有穷究到西汉水的源头,不过东西两条水,都有污水和汉水的名称,道理或许就在这里吧。班固的《 地理志》 ,司马彪、袁山松的《 郡国志》 都说汉水有两个源头,东源出自氏道县,西源出自西县的蟠家山。阐驰说:汉水有人称为漾水,漾水发源于昆仑山西北角,流到氏道,潜流于地下的源头才重新冒出地面,称为漾水。又说,陇西郡西县蟠家山在西边,西汉水就发源在那里,往南流入广魏白水。又有人说漾水发源于饭道县,往东流到武都注入汉水。许慎、吕忱都说漾水发源于陇西孤道县,往东流到武都称为汉水,并没有提到氏道。扼道县在冀县的西北,又隔着几条河流,没有南流的水,发源于板道的说法想来是错误的。又说:汉水就是漾水,东边是沧浪水。《 山海经》 说:蟠家之山是汉水的发源地,往东南流注入江水。然而,东西两条水都发源于蟠家山,也都同样称为汉水。孔安国说:泉水开始流出叫漾,意思是说水流很细。而常据却擅自提出漾山、漾水等名,这一定是作者把山水牵连在一起而造出的异名。我查过《 山海经》 ,漾水发源于昆仑山西北角,南流注入丑涂之水。《 穆天子传》 说:穆天子从春山出发西行,到达赤乌氏;己卯日北行;庚辰日渡过洋水;辛已日进入曹奴。曹奴有个人名戏,在洋水上宴请天子,献上良马九百匹,牛羊七千头;天子派逢固去接受馈赠,于是回赠他黄金鹿一只,戏也恭敬地跪拜接受了。

  我在太和年间(477 — 499 )曾跟从高祖北巡,狄人也有此类贡献。虽然古今时代不同,但所贡献的东西却没有差别。然而,川流隐伏在地下,很难详细搞清楚,地形地貌隐蔽幽深,变化莫测,没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因此也不能完全责怪阐氏的错误了。虽然水流有分支,支渠相隔遥远,但探究它们的源头和归宿,隐蔽的地下潜流,有时却是同属一条水的。因此,都有了汉水、漾水之名,同时又采用了一些地方名称,于是就有了汉川、汉阳、广汉、汉寿等名,有的是根据起点,有的是根据终点。纵然各书中可以看到各种异名,但指的还是汉水和漾水。同一条川流,而名称各异,原因或许就在这里吧。今天的西县蟠家山是西汉水的发源地,然而水流细弱,只是遍布于四面八方的细水缕缕相通,汇集在一起罢了。西汉水往西流,与马池水汇合。马池水发源于上卦西南六十多里,叫龙渊水,据说有神马从渊里出来,与余吾、来渊出现过的奇迹相类似,因而得名。《 开山图》 说:陇西神马山有个深潭,出生过龙马,说的就是这条水。水往西流,称为马池川,再往西流,注入西汉水。西汉水又往西南流,左边接纳了兰渠溪水;往西依次有山黎谷水、铁谷水、石耽谷水和南谷水― 这几条水都发源于南山,急流奔腾,往北流去。右面接纳了高望谷水,往西,有西溪水,再往西,有黄花谷水,都发源于北山,浪花飞溅,南流注入西汉水。西汉水继续往西南流,资水注入。资水发源于北方的资川、源头从四面山谷中流出,南流到资峡,合并为一条,出峡后往西南流,最后注入西汉水。西汉水又往西南流,到了峡石水口,峡石水发源于苑亭、西草、黑谷三条小溪,往西南流到峡石口,汇合成一条,然后往东南流,拐弯南流注入西汉水。西汉水又往西南流,汇合了杨廉川水。杨廉川发源于西谷,许多条山涧流泻下来,汇合成一条,往东南流经西县旧城北面。秦庄公讨伐西戎,把西戎击溃。周宣王把犬丘赐给庄公祖先大骆作为封地,称为西垂大夫,西垂宫就在这里。这也就是王莽时的西治。建武八年(32 年)世祖到阿阳,窦融等人都来会合,因此天水人心动摇。魄嚣带着妻子儿女逃奔西城,去投靠杨广。杨广死后,魄嚣因守城陷入困境,十分忧愁。当时颖川盗贼蜂起,世祖车驾东归,留下吴汉、岑彭围困魄嚣,岑彭等人堵住了西谷水,用帐幕装上泥土,筑堤淹城。但城墙还有一丈多没有淹没,水却冲破堤坝,从地下数丈处涌出来,因而城也没有毁坏。再加上王元请到了蜀地的救兵,吴汉的军队只得退回上卦。后人常用人名给地方命名,魔(广)、廉两字因字形相似误作杨廉,以讹传讹,于是设置了杨廉县。杨廉川水又往东南流,在右边汇合了茅川水。茅川水发源于西南的戎溪,往东北流经戎丘城南面,吴汉等人围困西城的时候,守将王捷登上城头向汉军将士们说:我们这些为魄王守城的人都作了必死的准备,决无二心,希望诸位将领马上退兵。请让我们用自杀来表明我们的决心。说罢就刻颈而死。茅川水又往东北流,注入西谷水,于是往东南乱流,注入西汉水。西汉水继续往西南流往始昌峡。《 晋书 地道记》 说:天水始昌县,在旧城西面。始昌峡也叫清崖峡。西汉水又往西南流,经宕备戍南面,左边有宕备水,来自东南,往西北注入;右边有盐官水往南流汇合进来。盐官水的北面有个地方叫盐官,在蟠家山西面约五十里。人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煮盐,从未停歇过,煮的盐咸味与海盐相同。所以《 地理志》 说:西县有盐官。盐官水往东南流经宕备戍西面,往东南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南流,汇合了左谷水。左谷水发源于南山深处的溪涧,北流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南流,有兰皋水发源于西北五交谷,往东南流经祁山军,往东南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南流经祁山军南面,有鸡水发源于南方的鸡谷,往北流经水南县西,往北流,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流,有建安川水注入。建安川水发源于建威西北山间的白石戍东南,由两个源头汇合而成,往东流经建威城南面。又东流与兰坑水汇合。兰坑水发源于西南近处的溪涧,往东北流经兰坑城西,又东北流注入建安水。建安水又往东流经兰坑城北、建安城南,这里是旧时西县的历城地方。杨定把治所从陇右迁到历城,就是这个地方。这里离仇池一百二十里,后来改名为建安城。建安水又东流,汇合了错水。错水发源于错水戍东南面,往东北流,注入建安水。建安水又往东北流,有难尾谷水,又往东北流,有太谷水,又往北流,有小祁山水,这几条水都发源于东溪,带着跳跃的水波,往西注入建安水。又往北流,左边汇合了胡谷水,胡谷水发源于西方的胡谷,往东流经金盘、历城两个军事据点北面,这两个据点都在水南层沓的山岭上。胡谷水又往东流,注入建安水。建安水又往东北流经塞峡。元嘉十九年(442 年),宋太祖派遣龙壤将军裴方明讨伐杨难当,杨难当带着妻子儿女向北逃奔,安西参军鲁尚期追出塞峡,指的就是这个山峡。山峡左边山侧有个石洞,传说暗通下辨,不知是否真的如此。建安水出峡后往西北流,注入汉水。汉水北面群山重峦叠嶂,险峰高高耸峙,祁山就在蟠家山西约七十里,山上有城,十分坚固险要,从前诸葛亮进攻祁山,就是这座城。汉水就从城南流过。城南三里有诸葛亮军营的遗址,至今荒草还很茂盛,那是诸葛亮当年种植的。那地方位于上卦西南二百四十里。《 开山图》 说:汉阳西南有祁山,山径盘回曲折,山高岩险,是九州著名的险要之地,天下罕见的高山峻岭。但今夫看来,此山在群丘之中,也看不出特别了不起。汉水又往西南流,与甲谷水汇合。甲谷水发源于西南的甲谷,往东北流,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流经南蚜与北蚜之间,上下两城相对,左右尽是高低起伏的坟墓,连绵不断地布满山陵冈阜。古语说:南蚜北蚜,万有余家。诸葛亮《 表》 说:祁山距沮县五百里,有居民万余家。看看那一片坟地,可以看出这地方实在是很殷富的了。汉水往西南流经武植戍南面,武植戍水发源于北山,有两个源头一齐涌出,在安民戍南汇合,往南流经武植戍西面,然后往西南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南流经平夷戍南面,又往西南流,夷水注入。夷水发源于北山,往南流经平夷戍西,往南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流经兰仓城南面,又往南流,在右边汇合了两条溪流,溪流都发源于西山,往东流注入汉水。张华《 博物志》 说:温水发源于鸟鼠山,往下流注入汉水。可能就是这条水,但也不大清楚。汉水又往南流入嘉陵道,称为嘉陵水,但民间却叫阶陵水,这是搞错的。汉水又往东南流,接纳了北谷水,又往东南流,接纳了武街水;又往东南流,接纳了仓谷水。右面这三条水都发源于西溪,东流注入汉水。汉水又往东南流经瞿堆西面,接着拐弯流经瞿堆南面。这里断崖绝壁陡峭耸峙,险峻的孤峰高入云霄,看上去好像倒置的痰孟。山高二十余里,羊肠小道盘桓曲折,有三十六弯,《 开山图》 称为仇夷,所谓层岩高峻巍峨,高峰遮蔽山弯,就是描写这地方。顶上有平坦的田地百顷,泥土可以煮盐,因而就用百顷作为地名。山上水源十分丰富,正像人们所说,清泉喷涌,湿气升腾。汉武帝元鼎六年,立为武都郡。因为西面是天池大泽,水泽所聚叫都,因而就以都字为名。王莽改名为乐平郡。县名叫循虏。常球、范哗说:郡治设在河池,又称仇池,方圆百顷,指的就是此池。这一带’住的都是白马氏族人。汉献帝建安年间(196—220 年)天水氏族,有一个名杨腾的人,世居陇右,做了氏族的首领,他的儿子杨驹,勇健多谋,后来迁居到仇池,魏封他为百顷氏王。汉水往东流,汇合了洛谷水。洛谷水有两个源头,一同注入一条山沟,流经神蛇戍西面石这一带溪旁有许多五色蛇,生性驯良,无毒。洛水又往南流经虎馗戍东面,又往南流经仇池郡西面、瞿堆东面,往西南注入汉水‘汉水又往东流,汇合了洛溪水。洛溪水发源于北方的洛谷,往南流经威武戍南面,又转向西南与龙门水汇合。龙门水发源于西北的龙门谷,东流与横水汇合,东北方僻远的山溪就是它的源头。龙门水又往南流经龙门戍东面,又往东南流,注入洛溪水。洛溪水又往东南流经上禄县旧城西南,洛溪源长水深,引入北溪的水,往南汇合了两条川流,合为一条,注入汉水。汉水又往东南流经浊水城南面,又往东南流,汇合了平乐水。平乐水发源于武街东北四十五里,向前滚滚奔流至南溪。南溪发源后往东北流,山边有一条甘冽的山泉,清波飞流,往下注入平乐水、平乐水又流经甘泉戍南面,又往东流经平乐戍南面,又往东注入汉水。汇流处称为会口。汉水往东南流经惰城道南,与情水汇合。惰水汇合了两条源流,往东北流,汇合于汉水。汉水又往东南流,在架头郡南与浊水汇合。浊水发源于浊城北面,东流与丁令溪水汇合。丁令溪水发源于北方的丁令谷,往南流经武街城西面,往东南注入浊水。浊水又往东流经武街城南,这是旧下辨县的治所。李珍、李稚因为氏王杨难敌的妻子死后葬在阴平,率兵去偷袭武街,结果在此处被氏人所杀。今天,这里是广业郡的治所。浊水又东流,宏休水注入。宏休水发源于北溪,往南流经武街城东面,然后南流注入浊水。浊水又往东流经白石县南。《 续汉书分说:虞诩任武都太守时,下辨斗东弓十余里有一条山峡,山峡里的白水中有一块巨石,阻塞了水流、每年春夏洪水泛滥,冲毁城墙。虞诩派人用火来烧巨石,再用醋浇注,巨石碎裂,然后把它凿去,从此以后就不再有洪水泛滥之灾了。浊水就是白水的别名。浊水又往东南流。堡阳水发源于北方的坚谷,往南流经白石县东面,往南注入浊水。浊水又往东南流,与仇鸿水汇合。仇鸡水发源于鸡溪,往南流经河池县!日城西面― 就是王莽时的乐平亭― 往西南流,注入浊水。浊水又往东南流,与河池水汇合。河池水发源于河池县北谷,往南流经河池戍东面,然后往西南注入浊水。浊水又往东南流,有两当水注入。一两当水发源于陈仓县的大散岭,往西南流入故道川,称为故道水,又往西南流经故道城东面。魏征讨仇池时,修筑此城驻防。故道水与马鞍山水汇合。马鞍山水发源于东方的马鞍山,穿过山谷往西流到故道城东面,往西流注入故道水,故道水往西南流,有北川水注入。北川水发源于北洛檄山南,往南流经唐仓城下,往南流到困家川,注入故道水。故道水又往西南流经广香交,汇合了广香川水。广香川水发源于南田县利乔山,往南流到广香川,称为广香川水;又往南注入故道水、,汇流处称为广香交。故道水又往西南流入秦冈山,尚婆水注入。秦冈山高入云霄,远远望去,峰峦层层叠叠,仿佛日神和月神的车驾都要绕过这些高峰峻岭才能通过似的。悬崖旁边的石壁上,有个仿佛画成的神像,形状像个女人的面容,上身红色,下身白色,人们称为圣女神。地方民众常到此处祭祀祈祷。尚婆水发源于北方的利乔山,往南流经尚婆川,称为尚婆水,流经两当县的尚婆城南面,这是魏故道郡的治所。尚婆水往西南流到秦冈山,注入故道水。故道水又在右边汇合了黄卢山水。黄卢山水发源于西北天水郡黄卢山中,穿过山谷南流,注入故道水。故道水往南流入东益州的广业郡边界,与沮水支流汇合,称为两当溪,溪流上口承接武都沮县的沮水读,往西南流,注入两当溪。虞诩当郡守时,要把沮县的粮食和布匹转运到下辨。这条山路险峻难行,水道中礁石很多,车船都不通行。用驴马驮运,运费高昂,运到时所得只有五分之一。于是虞诩就在沮县与民佚议定运费,约定由各人自己送到。他就率领属吏和百姓,巡行督察,点燃柴火,烧裂水中礁石‘,开辟出一条嘈运的水道。于是水运畅通,每年节省运费数以万计。他就把作为运费的存粮分给下属官吏和兵丁,年达四十余万。两当溪又往西南流,注入浊水。浊水往南流经梁头郡东面,然后又往南流与凤溪水汇合。凤溪水上流在广业郡承接浊水,往南流经凤溪,水中有两块并峙的巨石,形状像城网,汉朝时有凤凰飞到这里栖息,所以称为凤凰台。此台北距郡治约三里,溪水从台下流出,往东南流,向左边注入浊水。浊水又往南流,注入汉水。汉水继续往东南流经汉曲,流过挟崖’、与挟崖水汇合。挟崖水发源于西方的担潭交,东流注入汉水。汉水又往东流经武兴城南面,又往东南,与北谷水汇合。北谷水发源于武兴东北,往西南流经武兴城北,称为北谷水。水流转向南边,流经武兴城东面,往西南流与一条水沦合。这条水发源于东溪,西流注入北谷水,北谷水又南流,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南流经关城北面,除水发源于西北的除溪,往东南流,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南流经通谷,通谷水发源于东北的通溪,上流承接漾水,向西南流,就是西汉水。汉水又往西南流,有寒水注入。寒水发源于东方的寒川,西流注入汉水。汉水又往西流经石亭戍。广平水发源于西方的百顷川,往东南流注入汉水;又有一条平阿水,发源于东山,西流注入汉水。汉水叉流经晋寿城西面,南流与汉寿水汇合。汉寿水发源于东山,往西流经东晋寿旧城南面,往西南注入汉水。

  又往东南流到广魏郡白水县西面,又往东南流到蔑萌县东北,与羌水汇合。’

  白水发源于西北临挑县西南的西倾山,水色白浊,往东南流,与黑水汇合。黑水发源于羌中,往西南流经黑水城西面,又往西南流,注入白水。白水又往东流经洛和城南面,洛和水发源于西南的和溪,往东北流经南黑水城西面,然后北流注入白水。白水又往东南流经邓至城南面,又往东南流,与大夷祝水汇合。大夷祝水发源于夷祝城西南深山里的溪流,北流注入夷水。又往东北流,汇合了羊洪水。羊洪水发源于东南的羊溪,往西北流经夷祝城东面,又往西北流,然后转向东北,注入夷水。夷水又往东北流,注入白水。白水又往东流,与安昌水汇合。安昌水发源于卫大西溪,往东南流经邓至、安昌郡南面,又往东南流,汇合了无累水。无累水发源于东北附近的溪流,往西南注入安昌水。安昌水又往东南注入白水。白水又往东南流入阴平境内,接纳了东维水。东维水发源于西北的维谷,往东南流经维城西面,往东南注入白水。白水又往东南流经阴平道旧城南面。阴平道,王莽改名为摧虏,是广汉郡的北部,也是广汉属国都尉治。广汉属国都尉是汉安帝永初三年(109 年)从广汉蛮夷分出来设置的。又有白马水,发源于长松县西南的白马溪,往东北流经长松县北面,然后往东北注入白水。白水又往东流经阴平大城北面,土人首领从旧城迁居到这里来。白水又往东流,堰溪水发源于西南的堰溪,往东北流经堰城西面,然后往东北注入白水。白水又往东流经僵城北面,又往东北流经桥头。从前姜维将要回蜀时,雍州刺史诸葛绪在这里拦截他,诸葛绪迟来一步没有追上,因此姜维得以保住剑阁,使钟会不能攻入。白水又与羌水汇合,从此以下,羌水又有了白水的通称了。白水又往东流经郭公城南,从前郭淮在阴平进攻廖化时,筑了这个城堡,因此得名。白水又往东流,雍川水发源于西南的雍溪,往东北流注入白水。白水继续东流,汇合了空冷水,沿着溪边往西南走,到了深谷的尽头,就是它的源头了。白水又往东南流,与南五部水汇合。此水有两个源头,西源出自五部溪,往东南流;东源出自郎谷,往西南流,两水汇合后注入白水。白水又往东南流经建昌郡东面,然后北转,与一条水汇合。此水由两个源头合成一溪,往西南流入白水。白水继续往东南流,经过白水县旧城东面,这就是白水郡的治所。《 水经》 说,汉水从县西流出,这是不对的.。白水又往东南流,与西谷水相汇合。西谷水发源于西溪,往东流经白水城南,往东南注入白水。白水又往南流,左边汇合了东流水,往东走,直到溪流的尽头,便是水源了。白水又往南流经武兴城东面,又往东南流,左边到刺稽水口,刺稽水从东北方流来,小溪就是它的源头。白水又往东南流,清水向左边注入,庚仲雍说:清水从祁山流来与白水汇合,这话说得太轻率了。清水发源于平武郡东北的瞩累亘下,往南流经平武城东面,拐弯流经城南,又往西流经平洛郡东南;转弯向南,流经南阳侨郡东北,又往东南流经新巴县东北;往东南流经始平侨郡南面,又往东南流经小剑戍北面。这里西距大剑三十里,连绵的山脉极其险峻,凌空架设的栈道四通八达:因而称为剑阁。张载的《 剑阁铭》 说:一人守住险处,千军万马也上不来。确实如此。怪不得李特到剑阁后叹道:刘氏有这样的好地方,却向人束手求降,岂不是太不中用了!小剑水发源于西南的剑谷,往东北流经边防营垒下面,注入清水。清水又往东南流,注入白水。白水又往东南流经吐费城南面,就是西晋寿的东北。往东南注入汉水。

  蜀王弟蔑萌封为直侯,西晋寿就是他的封邑,所以城也就命名为霞萌了。刘备把它改名为汉寿,太康年间(280 —289 )又称为晋寿。白水上有个关口。段元章善于看风占卜,他有个弟子要回家去,段元章装了一盒药交给他说:路上遇有急难时,可以打开。弟子到了霞萌,随从与关吏发生争执,被打伤了。他打开小盒,见一张字条上写道:打破了头的人,可用此药敷上。弟子这才倾心佩服,就回去完成了学业。这里也是廉叔度抱着父亲灵枢自沉的地方。

  又往东南流过巴郡间中县,

  间中县是巴西郡的治所。刘璋分划三巴,这是其中之一。阐驯说:强水发源于阴平县西北的强山,又叫强川。姜维回蜀时,邓艾曾派天水太守王欣在强川击败姜维,指的就是这条水。水往东北流经武都、阴平、梓撞、南安,然后注入汉水。汉水又往东南流经津渠戍东面,又往南流经间中县东面。间水发源于间阳县,往东流经县南,又往东注入汉水。从前刘璋在霞萌进攻霍峻,就是沿这条水上来的。张达、范强杀害张飞也在此县。汉水又往东南流,到了东水口。东水发源于巴岭,往南流经撩人地区,叫东游水。李寿时,撩人曾从群柯北上,所到的几个郡,撩人布满山谷。水往西南流经宋熙郡东面,又往东南流经始平城东面,又往东南流经巴西郡东面,又往东流,注入汉水。汉水又东流,与菠溪水汇合。镬溪水发源于撩中,世人也称为清水,往东南流,注入汉水。汉水又往东南流经宕渠县东面,又往东南流,汇合了宕渠水。宕渠水发源于西北方南郑县的巴岭,与梁余水同出一源,分支后南流,称为北水;往东南流,与难江水汇合。难江水发源于东北的小巴山,往西南注入北水。北水又东南流经宕渠县,称为宕渠水,又往东南注入汉水。

  又往东南流过江州县东面,往东南注人江水。有涪水注入。涪水就是庚仲雍所说的涪内水。丹水发源于京兆郡上洛县西北的家岭山,家岭山又名高猪岭。丹水往东南流,与清池水汇合。清池水发源于东北方的清池山,往西南流,注入丹水。

  往东南流过上洛县南,上洛县,过去隶属于京兆,晋朝时划分为郡。《 地道记》 说:郡治在洛上,因此作为郡名。《 竹书纪年》 记载,晋烈公三年(前413 ) ,楚人进攻我国南方的边境,到了上洛。楚水在这里注入。楚水发源于上洛县西南面的楚山,昔日四皓隐居在楚山,就是这座山。楚水有两条源流,汇合于四皓庙东,又往东流经高车岭南面,两边带同许多小支流,北转注入丹水。岭上有四皓庙。丹水从仓野又往东流经兔和山。《 春秋》 所说的左师驻扎在兔和,右师驻扎在仓野,指的就是这两个地方。

  又往东南流过商县南面,又往东南流到丹水县,注人均水。契最初封于商。鲁连子说:商在太华山的南面。而皇甫谧、阐驰都认为在上洛商县。殷商这个名称,就起源于这里。丹水从商县往东南奔流,经过少习,流出武关。应劭说:武关就是秦时的南关,通南阳郡。《 春秋左传》 :哀公四年(前491 ) ,楚国左司马派遣使者对阴地的命大夫士蔑说:晋、楚是结盟国家,爱憎都是相同的。如果背信的话,我们就只好往少习山那边去,听候秦国的吩咐了。京相潘说:武关是楚国通上洛的险路。汉祖攻下析哪,又去攻打武关。文颖说:武关在析县西一百七十里,与弘农交界。丹水又往东南流入臼,口,经过边防营垒下;又往东南流,析水发源于析县西北弘农卢氏县的大篙山,往南流经惰阳县旧城北面。情阳县就是析县的北乡。析水往东流入析县境内,形成一个大水潭,称为龙渊,潭水清澈幽深,颇有灵异。《 誉旧传》 说:汉高祖入关后,经过这里观看水潭,见到水下仿佛有房屋。事情不是永久不变的,也就难以弄清楚了。析水又往东流经析县旧城北面,大概就是《 春秋》 里提到的白羽。《 左传》 :昭公十八年(前524 )楚派遣王子胜把许迁到析,就指这个地方。郭仲产说:相传此城是汉高祖修筑的,其实不是。我查考过《 史记》 ,楚襄王元年(前298 ) 秦军出武关,杀了敌兵五万人,夺取了析十五个城。又提到汉高祖入关后,也曾攻下析哪,并没有说以前没有城,但汉高祖修过城却是可能的。析水又流经县城东面,王莽改名为君亭。析水往南流入丹水县,注入丹水,所以丹水与均水汇合处有析口的地名。丹水又往东南流经一个旧城南,叫三户城。从前汉高祖入关时,王陵在丹水起兵,投奔高祖,这个城可能是王陵修筑的。丹水又流经丹水县旧城西南,该县有个密阳乡,是古代商密的地方,从前楚国申息的军队就驻守在这里,也是《 春秋》 说到的三户。杜预说:县北面有个三户亭。《 竹书纪年》 说:壬寅日,孙何侵犯楚国,打进三户城,说的就是这地方。丹水里有一种红色的鱼,夏至前十天,夜里去守候,鱼在水岸边浮上来,红光四射像火一样,撒网捕捉,剖鱼用血涂在脚上,可以在水里行走,长期呆在深潭中。丹水又从东南流到县南,黄水发源于北方芬山的黄谷,往南流经丹水县,往南注入丹水。黄水北有墨山,山上岩石全都呈黑色,光彩四射,黑如墨染,所以称为墨山。如今河南新安县有石墨山,也属于这一类。丹水南有丹崖山,山上全是浅红色的崖壁,巍然高耸,好像红霞映照天际。两山一黑一红,相映更为奇观了。丹水又往南流经南乡县旧城东北。汉朝建安年间(196 一219 ) ,把南阳右边的辖地划为南乡郡。到晋朝时,封宣帝的孙子司马畅为顺阳王,就以旧地立为顺阳郡。南乡则是一个县,旧县治在郁城。永嘉年间(307 一313 ) ,丹水淹没邯城,到永和年间(345 一356 ) ,就把县治迁到南乡旧城。城南门外,从前在社庙旁原有一棵柏树,大三十围,萧欣当郡守时把它砍掉了。据说当时有一条大蛇从树洞中坠下,蛇身大数围,长三丈,一群小蛇约数十条跟着它爬进南山里,声音有如风雨。砍树以前,大蛇曾经托梦萧欣,但萧欣并不在意;待砍倒树后,过不了几天,萧欣果然死了。丹水又往东流经南乡县北面。兴宁末年(365 ) ,太守王靡之改筑了今天这座城。城的北半部建在水中,左右两边夹在深深的溪涧之间,到了春夏水涨时,看上去就像一座孤洲。城的前面有晋朝顺阳太守丁穆碑,是郡民范宁所立。丹水流经两县之间,流过于中北面,就是所谓商于,昔日张仪劝说楚国与齐国绝交,答应将商于地区六百里割让给楚国,说的就是这里。《 吕氏春秋》 说:尧经过丹水之战,征服了南蛮,说的就是这支水。丹水又往南流,汇合了均水,汇流处称为析口。

【郦道元《水经注卷二十》的文言文】相关文章:

1.水经注第卷二十四·郦道元原文及翻译

2.水经注·卷二十七·郦道元原文及翻译参考

3.水经注·卷二十九·郦道元原文以及翻译

4.关于水经注·卷二十三·郦道元原文及翻译

5.《水经注 卷二十一》文言文

6.郦道元的《水经注.卷三十二》文言文原文及翻译

7.郦道元《水经注三峡》原文译文及赏析

8.郦道元《水经注.说水》阅读练习及参考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