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君道节选文言文翻译

文言文 时间:2018-02-1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文言文】

  文言文是以古汉语为基础经过加工的书面语。最早根据口语写成的书面语中可能就已经有了加工。文言文是中国古代的一种书面语言组成的文章,主要包括以先秦时期的口语为基础而形成的书面语。下面是小编整理收集的君道节选文言文翻译,欢迎阅读参考!

  原文

  古之有天下者,以为大不得已,而后 世以为乐。此天下所以难有也。

  生民 之初,固无乐乎,为君不幸,为天下 所归,而不可得拒者,天下有求于 我,我无求于天下也。子不闻至德之 世乎,饭粝粱啜藜藿,饮食未侈也; 夏葛衣冬鹿裘,衣服未备也;土阶三 尺茅茨不穷,宫室未美也。为衢室之 访,为总章之听,故曰皇帝清问,下 民其分未严也。尧让许由而许由逃, 舜让石户之农而石户之农入海终身不 反,其位未尊也。夫然故天下乐戴而 不厌,惟恐其一日释位而莫之肯继 也。不幸而天下为秦,坏古封建,六 合为一,头会箕,敛竭天下之财以自 奉,而君益贵;焚诗书,任法律,筑 长城万里,凡所以固位而养尊者无所 不至,而君益孤。惴惴然若匹夫,怀 一金惧人之夺,其后亦巳危矣。

  天生 民而立之君,非为君也,奈何以四海 之广,足一夫之用邪!故凡为饮食之 侈、衣服之备、宫室之美者,非尧舜 也,秦也。为分而严、为位而尊者, 非尧舜也,亦秦也。后世为君者,歌 颂功德动称尧舜,而所以自为,乃不 过如秦,何哉!书曰酣酒嗜音峻宇雕 墙,有一于此,未或不亡。彼所谓君 者,非有四目两喙、鳞头而羽臂也, 状猊咸与人同,则夫人固可为也。今 夺人之所好,聚人之所争,慢藏诲 盗,冶容诲淫,欲长治久安,得乎?

  夫乡师里胥,虽贱役亦所以长人也, 然天下未有乐为者,利不在焉故也。 圣人不利天下,亦若乡师里胥然,独 以位之不得,人是惧。岂惧人夺其位 哉!夫惧人夺其位者,甲兵弧矢以 待,盗贼乱世之事也。恶有圣人在 位,天下之人戴之如父母,而日以盗 贼为忧,以甲兵弧矢自卫邪?故曰欲 为尧舜,莫若使天下无乐乎为君;欲 为秦,莫若勿怪盗贼之争天下。嘻, 天下何尝之有,败则盗贼,成则帝 王,若刘汉中李晋阳者,乱世则治 主,治世则乱民也。有国有家,不思 所以救之,智鄙相笼,强弱相陵,天 下之乱,何时而巳乎!

  【译文】

  远古的统治者,都把做国君当作不得已而为之的事,而后代的统治者都把它当作乐事,这便是后世君主江山难以巩固的原因。

  人类社会之初,人们本来就不乐于做君主,一旦被天下民众所拥戴,而文不能拒绝,其原因就是天下民众有求于我,而我无求于天下。您没听说社会道德水平处于最高时的情况吗?唐尧虞舜,他们吃的是粗粮,喝的是野菜汤,饮食极其节俭;夏穿葛布,冬穿鹿皮,衣服也不齐全房屋低矮,台阶用土筑成,房顶铺盖的茅草也不加修剪,连住宅都极其简陋,但都设有专门听取人民意见的办公处所,因此《尚书》称赞道:“尧帝询问人民的疾苦”,当时人民与统治者之间没有什么严格的等级界线。尧把帝位禅让给许由,而许由不受而逃去,舜把帝位禅让给百户之农,而百户之农不受而逃入海,终身不返,可见,人们并不把帝位着得很重。唯其如此,天下之人都乐于推戴别人做君王而不厌烦,唯恐国君哪一天放弃帝位而没有人肯来继承。不幸天下归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破坏了古代的制度,逼迫人民按人头缴纳税粮,一箕箩一箕箩地集中起来,运交朝廷,搜尽天下的财物供自己享用,因此帝王之位渐渐显贵起来。秦皇焚烧诗书,施行法律,修筑万里长城,凡是能够巩固其统治地位而自享其尊的办法,没有不用到的,然而他越来越孤立。其惊恐不安的心情就象平民百姓怀藏了一块金子,生怕别人从身后将它夺走,这样也已是很危险的了。

  上天为了养育人民才给他们立了一个君主,而不是为了君主而立君的,为何要用天下的财物去满足帝王一人的需用呢?因此凡是追求饮食奢侈、服饰齐全、住宅华美的君主,都是不同于尧舜而象秦皇一样的君主;使自己同人民之间的等级界线日趋森严,使君位日趋显贵的,也是不同于尧舜而象秦皇一样的君主。后代替国君歌功颂德的人,动辄称他们为尧舜,但国君的所作所为却不过象秦皇一样,这是为什么呢?《尚书》说:“沉湎于美酒音乐,迷恋于富丽华贵的宫室之中,只要有其中一条,就没有不亡国的。”那些做国君的人,并没有长四只眼睛、两张嘴巴。也没有有长鳞的头上生羽的臂,其形貌垒与普通人相同,因此国君原本就是人人都可以当的。现在做君主的恣意夺人所好,聚敛民财,然而储聚的财物大多,必然招致“盗贼”,一意追求享乐,必然导致腐化荒淫.这样蝴强国家长治久安,可能吗?

  乡师、里胥虽然是低贱的小官。也是掌管人的人,然而天下没有谁乐于出任,因为他们都不能从此职位获利。圣明的君主不在帝位上谋求私利,他们也象乡师、里胥一样,只会担心有了帝位而找不到人来坐,哪里会担心有人来篡夺君位呢?那些害怕别人篡夺君位的人,用军队和武器来防备叛乱者,便会发生动乱之事。哪里会有圣君在位,天下民众如同对待父母一样地拥戴他,而他却担忧叛乱.用军队和武器来自卫的事情呢?所以说:打算做尧舜般的国君,就不如让天下的民众不乐于做君主;打算做秦皇一样的君主,就不如不要去责怪叛乱者与自己争夺天下。

  啊,天下的事情哪有什么永恒不变的呢!失败者便是盗贼,胜利者便是帝王。可象刘邦、李渊之类的人,对乱世而言,则是治主,对治世而言,则为乱民。享有统治地位,而又不想挽救它,相争者斗智斗力,争夺不休,天下之乱何时才能停止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