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生活(杂文)

杂文 时间:2017-07-0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杂文】

  《品质生活》文风朴实,叙述详略得当,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和借鉴价值。

  一、

  儿子的家在一幢十三层楼里的第八层,在周边已经算是高楼了,是个很普通的公寓楼,六、七十平米的面积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可以了,通明透亮的落地窗外是一个很宽大的阳台,北面还有一个小阳台,在阳台外面可以看见一条小街和一条大街,高楼很少,视野就很宽阔,极目瞭望,蔚蓝的天空更加宽广。突然发现,很长时间没有欣赏到这样的天空了,天空已经在我那繁忙和压抑的内心里逐渐淡忘了。

  夜晚的天空繁星点点,地上是灯火辉煌,看到一排高杆的灯光不停地闪烁着,儿媳说:“那是一座桥,前面不远处就能见到大海。”

  “过几天带你们去看看大海。”儿子说。妻子说还没有看过大海,就想看看大海是什么样子。

  那个阳台有厚薄两个布帘,妻子在天黑后就拉闭上了门帘,可是孩子们回来后就拉开了门帘,第二天起床后发现这个大门帘始终就是开着的,在这里没有人想到像我们那样来封闭阳台。我这才想到在那些美剧里多半是开着窗帘和门帘的,就连晚上睡觉也是这样的。因为对大自然的崇敬和依赖,即便蜗居在屋子里,在那屋檐下,也念念不忘户外的天空和景色。心理是向往自由和自然的。的确是这样的,我们也很快就适应了,感觉到你整天还是和户外的自然结合在一起、融合在一起的,就不会有屋檐的压抑和闭塞感。

  日本很早就提倡“脱亚”了,他们的政治和经济都脱离了亚洲模式而倾向了欧洲模式,社会生活也亦然,他们也不再闭上窗帘和门帘了。整天有自然的空间陪伴着你,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儿媳说原来是想要那个十一层的,后来觉得那太高没有八层方便。我突然想到了黄金分割线,在十三层的第八层不正好是黄金分割线的那个0.618吗?这还真是一个吉祥的楼层。

  儿子和儿媳向我们介绍一些家电的用法,其实我们已经有些领先新潮流的意识,在我们自己的家里,已经安装了周围人很少安装的一种水机,它是国内最先进的上万元的“等离子碱性净化水”机。这个系统可以分离出三种碱性水,两种酸性水和一种净化水,它有一个复杂的节水交换程序。而在儿子家里,在厨房水槽里只有一个水龙就将这些都搞定了,那个龙头可以交换热水和冷水自然不用说,还能交换“原水”和“净水”的功能。能交换柱型水和喷淋水两种,后来儿媳告诉妻子这个龙头还可以拉出来,里面是金属软管的连接,在水槽里到处冲洗,像浴室的花洒一样。这一切都在一个设备上解决了,儿子平时喝水,只要在水龙上接一杯净水就直接饮用了。

  至于那些高端的家电,庞大的滚筒洗衣机、一米八高的冰箱(六百多立升),基本上是差不多的用法。厨房里贴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周一到周五,每天都有不同的送垃圾顺序,有时是可燃垃圾,有时是易拉罐和饮料瓶,有时是可回收再生的不同类型。周六和周日就不规定了。儿子详细地说给我们听,还说那张纸片是前期亲家在这里时为了记住而留下的。认真告诉我们相应的那天是专门有车子来收集,最好是在八点前后送出去,要是没有送出去的话,第二天就暂时不要送了,因为刚打扫好立刻就送显得不好。原来日本人是这样为别人考虑的,尊重别人的劳动,也是提升自己的素质。

  二、

  第二天,儿子上班前带我出门去楼下的超市时,就顺便示范着带了一袋垃圾从一楼大厅的后门出去,紧挨着一个和这个小门一样的门,用同一把钥匙打开门,看到一间干净宽敞的房间,不到二十平米。里面有几个大塑料箱,儿子告诉我这种垃圾应该摆放在什么位置,然后出来,门自动关闭了。原来这是一个垃圾收纳室,在外面任何地方是看不到垃圾箱的。

  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说什么时候去买点面粉,可以给他们包包饺子。儿媳说那要看买什么样的面粉,我说面粉还有多少区别吗?儿媳说是有高筋还是中筋的区别,也就是说是要强力还是中力的,是说面粉的筋道强和低的区别,我说可能是蛋白质含量多少的区别吧,儿媳放下饭碗,顺手拿起手边的手机,查了一下,说高筋的蛋白质含量在百分之十以上,低筋的含量在百分之七以下。后来儿媳说包水饺还是用中等力道的好。

  第三天,孩子带着我们开车去五十公里外看大海的同时去了一个大超市,在那里终于看到了“中力”的面粉,买了两袋,回来我做了早餐的摊饼以及中午的水饺,一上手就知道那面粉的筋道非常好,而且没有增白剂,呈现的是自然的小麦色。

  在那个超市里儿媳还为我买了一个枕头,说是枕头除了普通的以外,还要分“高反”和“低反”的区别,也就是说有高弹性和低弹性的区别。这次我说喜欢低弹性的枕头,我们平时已经够挑剔的了,我在家里时用的枕头是三层的,中间是传统的真空棉,一面是一块自己做的薄棉花的垫子,另一面则是由绿豆皮做的垫子,这样不但是低反弹而且是凉性性质有保健作用的。妻子则是木棉枕头,到了夏天我和妻子就都换成了荞麦皮枕头了。在超市里听儿媳这么一说,我就任由她选择了一款“低反”颈椎保健枕头,它有一个自然的颈椎生理曲线,能起到颈椎的保护作用。原来生活是有这么多的学问,儿媳本身又是一个博士,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也许对各种知识的攫取有一种惯性,更加注重生活品质的缘故吧。

  到了儿子家,是新来乍到、摸不清锅灶。在厨房操作台上看到一个非常别致漂亮的陶瓷小油壶,红色的壶身上有一个向日葵的图案。晚上吃饭的时候问了下儿子,儿子说那是个装橄榄油的油壶,因为它太珍贵了。是那年他和媳妇一起到意大利旅游的时候,媳妇一眼看到它太喜欢了。就不顾多贵买下了。妻子问花了多少钱,儿媳说花了五十多欧,也就是说花了大约七百元人民币。就这么一个只能装三、四两油的小油壶,竟然花了七百元人民币。

  第四天,我就自己直接到楼下的小超市去购物了,那么一个小超市可是很整洁清爽,每次去都有轻音乐播放着。服务员都在忙着整理货物,没有相互说话和聊天的现象。你去付款的时候,小姐嘴里都在叽叽咕咕地和你说什么,轻得像在讲悄悄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让你听不清,我知道听不懂无所谓,只知道那是些礼貌用语和客套话,儿子说你不用说一句话,也不用说几句即便懂的日语,因为你一旦说了几句,她会以为你懂日语,再和你说就不行了,干脆不用说什么。这也彻底打消了我想学几句日语的念头,儿子是个理工男,我只好听他的。

  在那个有着两层楼停车场的大超市,我和儿子拎着购物筐去付款台时,儿子忽然停了下来,我正在纳闷,一看,原来是前面的人还没有结账结束,我也和儿子站下等待,直到前面两个人结束了。收款员轻声示意,儿子才走向前去付款。原来他们都自觉地让给前面的人极大的私密空间,这就像我们在银行里的一米线那样,这里是在超市,却井然有序,大家自觉遵守。

  三、

  昨天,儿子就在楼下租车行租了一辆马自达,是头天晚上儿媳电话预约的,到了晚上还车的时候,我问不需要一个交接手续吗,不要有老板来看看车子吗?儿子说这里根本没有人,都是在网上进行的,我问要是车子出现状况呢?儿子说这都是保险公司的事。原来这样的事也完全靠的自觉,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封闭的停车场式的开放租车行,儿子说这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这在国内也是难以想象的。

  从大海边回来,还用了近一个小时的用餐时间,(尽管租车时间在内)因为儿子想带我们吃一次西餐牛排。并且按儿媳的意思点了几种不同的牛排,有欧洲的,澳大利亚的,和日本本土的,居媳妇说还是本土的最好,也最贵。一块150克的牛排要2000多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00多元。其实我很清楚,那种消费何尝不是附加了环境和气氛的享受?是种品质的消费,服务小姐到了桌子前一下子就单腿跪下了,让我们见识了日本的跪式服务。女士优先,儿媳征求我们的建议,先点了几个菜,只听小姐不停的“哈伊-哈伊”应着,不停的在手机上操作着,然后示意儿子点菜,儿子也点了几个菜后,小姐就完整地复述一遍,确认后站起身来转身去了。餐厅很大,可是整个用餐时间里几乎没有任何嘈杂的声音,也没有人打手机的大声疾呼。甚至连碗筷杯盘和金属刀叉的声音也几乎听不到。

  今天下午,儿子带我去拿自行车,到一个十几分钟自行车程的超市去看看,随便缴纳了一些税务,指的买房的房产税等。自行车是在楼下临街的一个开放式车棚里,说是车棚,其实就是一间房子没有了临街的那面墙。自行车整齐地摆放在一种架子上,这种架子还有上下两层,临街开放、无人看管,长时间没用,也不是很脏,只有一点薄灰。在这旁边有一个汽车停车位,也是上下两层的,用一个升降机来完成。因为地方小,所以更加珍惜空间,可利用的空间反而多了。

  我记得罗曼·罗兰说过:“正因为生命很短暂,所以我加倍的利用时间,我反而活了别人双倍的生命。”我知道我们尚且不能活过别人双倍的生活,可是也别在混沌中磨蚀它,追求点精神和品质的生活也许能让你过得更有价值——这是我对自己说的,生活不仅是苟且,应该还有诗歌和远方。

[品质生活(杂文]相关文章:

1.杂文《生活趣味对联》

2.杂文与杂文家

3.何为杂文,杂文为何

4.校服(杂文)

5.杂文精选

6.《意见》杂文

7.人生(杂文)

8.杂文 《鸟说》人生

9.与水有关(杂文)

10.杂文请客全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