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狗与羊

杂文 时间:2017-05-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杂文】

  《狗与羊》写于爱尔兰,但却让我们思考甚多。真真假假,又如何分辨》?

狗与羊

  《狗与羊》

  在爱尔兰的一个牧场,我观赏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

  草原很阔很大,娇艳的绿色像潮水般无边无际地漫延到天地的尽头。驯狗师毕黎丹把几十只羊从羊圈里放出来,羊儿闻到嫩草那清新的香味儿,便三三两两地伫立在草地上,欢天喜地地吃了起来。

  这时,毕黎丹领了两只牧羊犬出来,羊儿全都警觉地抬起头来,圆圆的羊眼,闪出了惊恐之色。他吹了一声哨子,牧羊犬便朝羊群跑了过去。那一大群羊,立刻没命地朝同一个方向奔逃,逃到远方一个绿草茂密的地方时,毕黎丹喊道:“坐!”两只牧羊犬立刻言听计从地坐了下来。我站在毕黎丹身旁,忍不住惊叹出声:“那么远,牧羊犬居然听得到您所发出的命令!”毕黎丹应道:“狗的听觉,比人类足足好上七倍呢!”等羊儿以自助餐的方式喂饱了肚子,毕黎丹又用不同的节奏吹了几声哨子,两只牧羊犬立刻站了起来,一前一后地朝羊群跑去,羊群吃惊,群起而奔,牧羊犬像两名神气的大将军,一只领前、一只殿后,有条不紊地把这一大群羊赶回来。毕黎丹早就把羊圈的小门打开了,这时,羊群便快快乐乐而又安安全全地回家了,一只也不缺。

  毕黎丹娓娓说道:“对于畜牧人家来说,牧羊犬是无价之宝。羊儿自诞生后的两个月开始,便跟随母羊到平原或高山上吃草,而驱羊上山下地,便是牧羊犬的责任。牧羊犬在经过特殊的训练后,不但听得懂简单的语言,也能服从哨子声所传递的命令。”

  牧羊犬在四个月大时,便得开始接受特殊的训练了。毕黎丹指出,在狗儿任何既定习惯养成之前进行训练,那么,牧羊的工作就会自然而然地变成它潜在意识和生活习惯的一部分;如果等它个性形成之后再训练,就宛如在扭曲它的本性,事倍功半。

  “牧羊犬到了一岁半时,随着心智的成熟,我便会把训练的层次慢慢提高,然而,不是每只狗都有接受高难度训练的意愿和积极性。”毕黎丹说,“实际上,狗就和人一样,每一只狗的习性、爱好和天分各有不同。我对此特别有感悟,因为小时我的父母老是希望把我培养成医生,可我对医学一点儿兴趣也没有,我只对动物有兴趣,为此,我可挨了不少的斥骂和责打。基于我本身所吃过的苦头,一旦发现狗儿没有接受深化训练的意愿,我绝对不会勉强它。”

  初级训练包括六大口令的理解与服从,这六大口令是:坐、跑、领前、殿后、左转、右转;深化训练则包括:聆听与分辨变化有致的哨子声,跟随蕴含在哨子声里的命令而行事。

  毕黎丹说毕,再次把两只牧羊犬领来,将羊儿从羊圈里放出来,为我们再表演一次。

  在毕黎丹的口令与口哨声下,牧羊犬不折不扣地变成了傀儡,坐、跑、领前、殿后、左转、右转,一点也没误差地履行看羊、赶羊的责任。

  毕黎丹解释着说:“这种牧羊犬,样子凶狠,像足了狼,可是不具攻击性,不会对羊造成任何的伤害。羊呢,天生怕狼,它们误以为在后面追赶它们的,是要扑杀它们的野狼,所以,吓得没命地奔跑……”

  这狗,狐假虎威;这羊,草木皆兵。

  此刻,像狼的狗狠狠地在追赶着一群怕狼的羊,杯弓蛇影的羊,发足狠劲失魂似的奔逃……

  表面上,这是牧场一场“狗与羊”的表演;实际上,我深切地感觉,我看到的其实是人生职场里日日上演的“剧目”,真实得令人心惊。

  拓展阅读:杂文由来

  杂文是一种直接、迅速反映社会事变或动向的文艺性论文。特点是“杂而有文”,短小、锋利、隽永,富于文艺工作者色彩和诗的语言,具有独特的艺术感染力。在剧烈的社会斗争中,杂文是战斗的利器,比如鲁迅先生的杂文就如同“匕首”“投枪”直刺一切黑暗的心脏。在和平建设年代,它也能起到赞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的针砭时弊的喉舌作用。比如《庄周买水》、《剃光头发微》等文章就是如此。

  我国文学史上第一个提出“杂文”这个概念,并把它当作一种独立的文体的人,是南朝(梁)文艺理论家刘勰。他在《文心雕龙》中专门写了题名“杂文”的一章。他一方面总结前人的杂文创作情况,并总括其名为“杂文”,另一方面又历述秦汉以来杂文有三类,以宋玉的《答楚王问》、枚乘的《七发》、扬雄的《连珠》等为最早的代表作。但事实上早在先秦散文兴起之时,杂文也已随之出现。秦诸子百家的文章,实际上就是杂文。后来,杂文又有新的发展。唐代韩愈的《杂说》、柳宗元的《桐叶封弟辨》、晚唐皮日休、陆龟蒙、罗隐等的杂文,明代刘基的《卖柑者言》等,都是有名的代表作品。杂文不仅源流最早,而且它的地位最初也很高。诚如班固所说:“杂家者流,盖出于议官。兼儒、墨,合名、法,知国体之有此,见王治之无不贯,比其所长也。”可见,杂文对于当时社会的作用之大。

  “五四”运动以后,许多革命家、思想家、文学家都写过优秀的杂文。其中最杰出的当首推鲁迅,他是开创一代杂文新风的大家。他说:“在风沙扑面,狼虎成群的时候”,杂文是“匕首和投枪,要锋利而切实”,是“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也“是在对有害的事物,立刻给以反响或抗争,是感应的神经,是攻守的手足。”这就将现代杂文的作用作了准确的说明。

  简单讲“杂文”:散文的一种。它是直接而迅速地反映社会事变或社会倾向的一种文艺性论文。以短小、活泼、锋利为特点。内容广泛,形式多样。有关社会生活、文化动态以及政治事变的杂感、杂谈、杂论、随笔,都可归入这一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