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与杂文家

杂文 时间:2017-05-1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杂文】

  杂文取材多为抨击时政、针砭时弊,往往是“小中见大”,“犀利”,常常寸铁杀人,“当头一击”即制强敌于死地,诚所谓“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杂文与杂文家

  参加完同学母亲的葬礼,搭一位政府官员同学的车回来。路上,官员同学问我:“保国,你的心理怎么那么阴暗啊?”我说:“没有啊,我倒是觉得自己心里亮堂得很呢!”官员同学说:“可你写的那些杂文,尽是揭露社会阴暗面的东西。”

  我默然而笑。

  在不少人眼里,包括一些文人在内,都会觉得杂文作家“满眼皆黑”。

  给“杂文”下定义很难,我只能说出它的一些特点:形式多样,短小精悍,以幽默、讽刺的文笔,鞭挞丑恶,针砭时弊,求索真理,剖析人生。

  幽默、讽刺的文笔,应该是杂文最鲜明的特征。

  那么,什么是幽默和讽刺呢?

  幽默是艺术化的语言,是用曲折、含蓄的方式,使人在善意的微笑中有所领悟。林语堂在《论读书,论幽默》一文中说:“最上乘的幽默,自然是表示‘心灵的光辉与智慧的丰富’”。

  讽刺是用艺术的手法,在揭露、批评、攻击中使人认识更鲜明、深刻。鲁迅在《什么是“讽刺”》一文里说:“‘讽刺’的生命是真实;不是曾有的事实,但必须是会有的实情。”

  幽默和讽刺所指涉的对象,是人性中的弱点,生活中的讹谬。

  如此看来,在当今这个时代,弘扬主旋律的社论不是杂文,揭露假丑恶的报道不是杂文,纯粹发牢骚的微博也不是杂文。

  列宁说:“幽默是一种优美的、健康的品质。”一个人,没有对生活的满腔热情,就创造不了艺术。

  因此,杂文家应该是一个心胸广阔的人,一个心智成熟的人,一个敢于直面生活真实的人。

  近日,在淮水安澜网站,也有人批评我这个“杂文家”,眼里看到的都是“灰暗的负面的东西”。其实,这正好表明,他自己是一个心胸狭窄、思想消极的人。

  该网站里还有一个叫“画皮”的网友,从我的一次面对老师的演讲辞里,摘出这么一段话——

  有老师问我“不少课堂,都是少数尖子生撑场面,多数学生做陪读,怎样评价这样的教学”。主讲谈完正确的做法,我接着说道:“尖子生是老师眼里的太太,是正房,多数同学是偏房。有爱心,有智慧的丈夫,不应该厚此薄彼,应该让妻妾和谐共处,正房吃得饱,偏房不挨饿。”

  “画皮”网友接着评论道:“如此淫言秽语,是一个老师用来形容学生的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