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读不一样的岳飞

杂文 时间:2017-07-2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杂文】

  岳飞,抗金名将,中国历史上著名军事家、战略家、书法家、民族英雄 ,位列南宋中兴四将之首。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一曲《满江红》,曾读出过多少辛酸泪,道出过几多无奈几多伤感。纵有千般韬略万般谋划,却敌不过那名为政治的东西。古往今来,多少仁人志士不在为岳飞讴歌历颂,多少风骚人物不在为之垂足叹息。古今忠义之名,由可享见。然我却独见其为人,有血肉,有情感,有喜怒,有哀乐,有实诚,有虚伪,有自己厌恶之分。虽忠义,却也愚忠。不知事节是为侍人的道理,终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

  岳飞(1103~1142年)字鹏举,北宋相州汤阴县永和乡孝悌里(今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菜园镇程岗村)人。中国历史上着名的战略家、军事家、民族英雄。岳飞在军事方面的才能则被誉为宋、辽、金、西夏时期最为杰出的军事统帅,同时又是两宋以来最年轻的建节封侯者、连结河朔之谋的缔造者。位列南宋中兴四将(岳飞、韩世忠、张俊、刘光世)之首。

  此为历史给予岳武穆的简介介绍。历史自有公正评论,故此笔者就不一一详缀。以下则为笔者我的个人小小看法。

  靖康之耻——北宋宣和七年即公元1125年,金军第一次南侵。宋徽宗闻知消息,急忙传位给太子赵桓即宋钦宗,企图南逃避难。宋钦宗即位,改明年为靖康元年。时朝野腐败,自上而下奸逆当道,有志之士虽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靖康二年,金军俘虏徽、钦二帝和后妃、皇子、宗室贵戚等人。洗劫皇室宝玺财物不胜数之。北宋就此灭亡。值此倾覆,受任于危难之间,抗金老将宗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下,宋徽宗的第九子康王赵构南下(南京)称帝(宋高宗),重建汉族封建政权。高宗赵构就是南宋王朝的第一个皇帝。如此形势下,我们耳闻能详的抗金名将——岳飞也开始展露了头角,并且开始了他带给世人传奇的一生。

  据《宋史》里记载,岳云(岳飞的儿子)“数立奇功,飞即隐之”。岳飞对于自己儿子的战功,既不声张,也不上报。为此张浚说:“岳侯避宠荣一至此,廉则廉也,然未得为公也!”(岳侯躲避荣耀到了这个地步,廉洁固然是廉洁了,却不见得公正)。

  是啊!这未尝不是一种变相的不公吗?军中无戏言,既有惩罚,则必有奖赏。战士军前半死生,为求建功立业,出入生死而杀敌,置生死于度外,只为光宗耀祖,封妻萌子。而有功不赏有过必罚,何能彰显军纪的森法与严明呢?学得文武艺,本想卖与帝王家,而倘若连这些的追求都变为缥缈,更何谈报国杀敌,又更何况要让天子守于国门,君王死于社稷呢?亦或换一种说法:这对于岳云来说是否就是一种不公平呢?是否会让岁月磨灭了雄心与壮志呢?对于天子来说,这是否又会错失了一名能打仗的将才呢?对于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来说,是否又惜失了位百姓的守护神呢?倘如此,纵观历史,又有多少湮灭在了时间的长河中了呢?

  此,岳飞虽廉洁的同时,却也压抑了人才的举荐和发掘,于国于民不利也!正所谓,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啊!

  又,时年32岁的岳飞,此刻已被晋封为武昌开国侯,从一个普通军官升为一军主帅,算得上官场得意了。

  然而,或许武将就是武将,与文人谋士毕竟不同。武将自有战场上的驰骋纵横、帅帐中的运筹帷幄;尚不知有文人的政治、文人的治国;更不知有开疆拓土易,保国守业难的道理。文人治国治的是海内的歌舞升平,君主主政收的是四海民心。然而“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号下,人人只知有岳而不知有帝。角度的不同,却也已注定了他“何日请缨提劲旅?一鞭直渡清河洛”的豪言终将无法实现。政治的倾轧、伴君的如虎可能更是战场杀敌的岳飞亦或武将所无法理解的吧!

  更有,“与士卒最下者同食”。有次受地方官招待,吃到“酸馅”(一种类似包子的面食)这种在官员们看来很普通的食物时,惊叹道:“竟然还有这么美味的食物。”便带回去与家人共享。

  世人或称其廉洁奉公,然我却独不以为然,或者廉洁有之、奉公有之。然似乎虚伪也不曾少吧!倘若这种普通食物视之为美味带回家共享,那其它的更为美味的呢?如有君王赐下的玉盘珍馐、琼浆玉液呢?岂不更当如何!如此之片面小事,传扬出去必为百姓所称颂。然全面看来,却又嚼出那么淡淡的虚和伪的味道。

  更甚,岳飞所率领的军队通过南征北战,收复了祖国的大片领土,一时身与名皆如日中天。此或可称之为社稷之福、百姓之福、更是统治者之福。然值此春风得意之际,却又提出“直捣黄龙(即黄龙府,为金人腹地),迎回二帝(宋徽宗和宋钦宗)”。

  洗刷靖康耻,这是民族的大义,民心的所向。然而众所皆知,宋钦宗乃是在位之时被掳,康王赵构这才临危上位以安险局。若是当真让岳飞挥师北伐,且迎回二帝。好,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高宗退位让贤,钦宗还位;还是钦宗引退,高宗临政。我相信,在掌握过巅峰的权利之后,没有多少的凡夫俗子可以轻易的放下权利的诱惑。故此,必又是一场宫廷的政变、权利的重新洗牌。胜利者将书写历史,失败者或万劫不复。那么,作为尚且在位的高宗来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更何况还是一只猛虎,一只将会随时嗜人的猛虎。不,不会,帝王之家从来都是把危险扼杀于摇篮当中。所以,高宗必不会想让岳飞提兵北伐。然而,民众收复河山的呼声是不能忽视的,毕竟自古以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况且高宗的即位本身就是为了抵御金兵、还复河山。因此,就是高宗想说“不”,那也是无法在明面上说的。那么,怎么办?正所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这时,为主分忧的秦桧也便又一次出现了。或许在高宗有意亦或无意的授意下,“风波亭”事件便也应运而生了。而黑锅也让秦桧当仁不让的背了(当然,笔者在这里并不是想为秦桧洗冤)。这或许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吧!故此,岳飞,忠也,亦也愚忠!

  政治,让人无法预测;帝王之心,不可揣摩。

  以上所述,仅是笔者自身的非常不成熟、不全面的看法。我不是想要去否认亦或磨灭岳飞的千古伟绩,也不是想要去展现宋高宗的雄才伟略,更不是去为秦桧伸张正义。只是想在千古荣光之下,看一看伟人的缺点和不足之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在放大了的荣光下,也别忘了缩小了的不足。

  所谓,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亦然,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岳飞传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