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雨巷听雨散文

雨巷 时间:2018-08-1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雨巷】

  走出木渎地铁站,淋漓的小雨让我们有些不知所措,伞下的我们透过雨帘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古镇,还有穿梭于雨中的车辆和行人。

  毓华发现了我们身后的“上海小厨”,我们便迫不及待地涌进去了。里面淡雅清净的环境让我们眼睛一亮,我们在二楼挑选了一处雅静的位子,叫了一份醉鸭,一份清蒸白鱼,一份凉拌木耳笋,一份热炒,两个大男人一人一瓶啤酒,要了几份江南小点心,一边品味江南佳肴,一边品赏丝竹的乐音伴着窗外雨打疏竹的声音,倒也惬意了几分。小雨间歇,酒酣饭饱,匆忙赶路。

  天依旧灰蒙蒙,雨雾笼着这古镇的天地。我们沿着湿漉漉的古街长长的石板路,找寻着古街特有的标识。每次来江南,都要寻一处古镇,走走看看,因了江南的韵味和雅致。径自的愿望也唯有在古镇,才能觅寻到诗画般长廊里特有的古韵和文化。

  都说苏州是人文的,我是极赞同的。它参杂了人们对江南的那份挚爱,将玲珑和秀美融入到了人文的高善之中,不管在哪里,不管怎样的品味都是一种际遇。

  当街的是一横一竖的两座石桥,右手方是一条通幽的石板小巷,正当我们犹豫中,雨又稀稀疏疏地下了起来,慌不择路,我们四人便拐进小巷一家黑黝黝的门洞里,雨便越下越大,大雨横扫着石板路,也顺势打湿了我们的鞋子。我和毓华拾阶而上,拐过廊道便到了二楼,两个男人还在门洞里谈笑。

  我们俩悄悄地站在这廊道里,四下环顾才发现是一座老宅,另外三面是三层或四层白墙灰瓦的小楼,高低错落着围成一个小小的院落,屋檐上的雨水顺着一根粗粗的管道流到下面,发出轰轰的响声,闪电划过灰暗的天空,炸雷便一个接着一个,站在这狭窄的廊道里,心有些惶急。透过雨帘朝上看去,狭窄的天空已被染成了黛黑色,走廊围墙上的几盆花草在风雨中东倒西歪着,尽头鸟笼里的两只翠鸟不安地跳来跳去。

  我们怜惜着想把花盆搬下来,忽然尽头的门裂开一道缝隙,看去便出现一张皱皱的脸,怯怯地打量着我们,我们和她摆摆手,她也竟然友好地和我们摆摆手,从那房间里传出昆曲的妙音,与雨声曼妙的缠绕着,此时此刻增添了一份韵致。

  眼前,斑斓的花儿在雨中摇曳着,与对面楼道的几盆花草呼应着,静谧但不随意,恰到好处地点缀着幽暗的空间,有了一份灵气和俊逸。

  对面人家不时的出现一个小男孩儿,手里拿着一根小竹棍,拨弄着流下的雨水,雨水不时地打到他的身上,咯咯地笑着。透过细雨看着我们,怯怯地有些不好意思,转身跑进屋里。空旷的廊道里,除了雨声和音乐的缠绵外,还有我们俩,和门缝里那张绉绉的脸,门洞里的两个大男人已悄无声息。

  静静地听雨!

  大雨已经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落地发出的叮咚叮咚的声音,在狭窄的空间里传递着,小院里的几株瘦竹,在雨中越发的清秀。雨中发散着古木香,混着优雅的古乐,和着这雨中的点滴,让我,有些喜不自禁了。

  那间屋子的门终于打开,老妪拿着两只木凳给我们坐。

  可惜,我这标准的普通话,无法与她沟通,她叽里咕噜的说着,一直摆着手,表示听不懂我们的话语。她小小的,瘦瘦的,花白的头发,伛偻着便回屋了。能够在八月天,闲坐于此,听小雨呢喃,听老妪房间里咿咿呀呀的昆曲的韵律,听鸟雀于房檐叽叽喳喳,着实让我们着迷。

  沉醉之中,传来两个男人大声呼唤的声音。我们敲开房门,送还木凳,谢过老人家,等我们走出门洞,他们两个人已经走出好远,天空依旧的细雨迷蒙。

  撑起伞,走在这南国狭窄的湿湿的青石板路上,找寻着《雨巷》丁香姑娘的印记,听细雨敲打着历史的跫音......木渎的“积木塞渎”的繁忙,更源于几百年前乾隆六下江南留恋于此的情怀。虽木渎古镇在重新规划装修,有些扫了兴致,但能在这细雨迷蒙中站在香溪边,听导游讲述香溪水的传说,赏乌篷船上身着蓑衣,头戴斗笠的船夫的吟唱,那细声细语中讲述着船桨摇过的沧桑岁月,心情便也随着这溪水摇曳着,记忆中“水陆并行,河街相邻”的水乡梦境,一次一次清晰地延宕开去......

  抚着湿漉漉的“御码头”,搜寻着历史中江南的回音。走在这商贾云集的繁华之地,看严家花园的精巧,目睹虹饮山房的大气,赏古松园的典雅,品尝江南小点心的精巧与美味,看巷子卖铺晾晒着几百年前的原型,彰显着时代的美观和品位。真的不虚此行!

  于这淅沥的小雨中,沿着香溪河畔,走过当年乾隆巡回大道,在虹桥边一处餐馆凭窗而坐,雨已停歇,檐水却依旧打在青石板上,发着叮叮咚咚声响,喝过晚茶,吃过晚饭,夕阳已西下,酡红的云彩与这溪流、虹桥形成一线,迟暮的余晖晕染着香溪,给两岸远远近近的粉墙披上彩裳。在虹桥晚照中回望雨后古镇,在我记忆里,于闲散处,捡拾这不同寻常的烟雨之行的点滴,轻柔于梦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