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余光中长诗《卢舍那》

余光中 时间:2017-11-07 我要投稿

余光中长诗《卢舍那》

  2014年端午节前夕,著名诗人余光中应邀参加中国(开封)宋韵端午诗会,随后赴郑州、洛阳等地开展了为期一周的中原诗歌文化之旅。在河图洛书发祥地,余光中流连忘返。博大精深的中原根文化令余光中深深陶醉。端午节当日,余光中游览了龙门石窟,在举世闻名的卢舍那大佛前,他对陪同的诗人屈金星讲:“我对洛阳龙门神往已久,卢舍那果然名不虚传!”回到台湾后,86岁的余光中激情难抑,创作了长诗《卢舍那》。这是余光中的创作生涯中,为数不多的一首长诗。本报首发,以读者。

  卢舍那

  想当初江湖满地,鳞鳞蛟龙

  大疏洪,鬼斧神工

  把郁郁磊磊从中劈开

  让伊水自在向北面流来

  要等多少劫数啊岩壁

  才有幸雕磐作龛,刻骨成佛

  接受胡汉五体的罗拜

  想达东来,玄奘西征,一张地图

  摊成几千里丝路牵引

  才牵来多少队骆驼络绎

  驼铃摇醒中亚的岑寂

  蹄印纵横,一步一陷坑

  早被风沙一层层掩埋

  留下斑斑这龙门古迹

  上面是柏树林勃勃,天机不改

  下面斜行着地质露筋,远看

  像一片蜂房参差,近看

  有深有浅,各有各的玄秘

  只要有佛,那怕只高三厘米

  每一壁也自成一龛洞天

  两千多神龛供着十万尊佛像

  又似在户内,又似在露天

  都对着伊河粼粼,坐西

  朝东,其中有一龛与天相通

  洞里朝廷的气象,巍巍拱着

  一佛,二徒,二菩萨,二天王

  二金刚;至尊坐镇在中央

  左右贤徒是近身的弟子

  大弟子迦叶,肃穆苦行僧

  阿难多闻善记,廿五载随行

  仍然对称,左文殊,右普贤

  不乘青狮或白象,只能胁侍

  再左右依次是天王,力士

  夜叉佝在脚底,负重呻吟

  如此排场,两侧供奉着谁

  谁才配中间坐在主位

  除非卢舍那,佛陀的化身

  卢舍那,佛陀修炼成正果

  华严净满,光明乃能普照

  背负着圆光,火焰纹升腾

  只见他,宽额丰颊,螺高戴

  眼睑微垂着慈祥,目光

  隐隐,俯接信徒的仰望

  至于佛身,通肩的.衣纹

  弧线疏疏若涟漪展圈

  双手已断于岁月,但手势

  引据之间,施无畏或与愿

  仍可想见。九尊石灰岩像

  卢舍那居中,崇逾十七米

  嵯峨相当四层的高楼

  文殊,普贤十三米,二徒,二天王

  二金刚,各为十米,如重臣

  侍帝王于朝廷,当旭辉

  自香山背后凌伊水照来

  奉先寺这一窟巨龛,坡半

  高据,横阔又纵深,长阶

  百级而更上,不胜其优势

  香客尚不及莲座,抱佛脚

  是妄想,攀佛膝更不能

  惟卢舍那的眼神将我们

  已摄住,那神秘的

  降吧,再回神已莫能

  史家说,是唐咸亨三年

  高宗与武后乾坤共政

  起建龙门这浩大的工程

  多达二万贯是武后所捐

  原是她自己的脂粉钱

  这豪举不免引起了传说

  说匠师挥锤敲凿的法相

  难免暗传武后的风姿

  三年后,神工终毕于一龛

  耳长近二米,只算是常规

  但眉弯新月,杏眼修长

  几乎要入,竟双倍于唇宽

  几令我忘记俯临吾身

  是佛陀的报身,而非才人

  妙手的雕师啊,雌雄同体

  竟叠合了天人于一瞬

  武则天姓武,性却近文,施政

  叵测,临朝却露出真性

  在龙门东山建寺落成

  率众臣方顶礼,忽嗅到

  芬芳袭人,为山多香葛

  名山为香山,并命众臣

  赋诗以志庆,先成者赏锦袍

  左史东方虬最先,即得袍

  领赏回席未定,宋之问

  继献所作,文采可观

  武则天读而悦之,即刻

  夺回东方虬手中锦袍

  改赐了次交的宋之问

  千五百年前,如此奇女子

  自为天下所不容,政体

  伦理,都被她一扫而开

  徐敬业兵起,骆宾王草

  理直气壮,数尽了她的罪名

  道观,佛堂,后宫,前殿

  才人,昭仪,皇后,周帝

  任由她出入,来去

  龙子龙孙,任由她废立

  男女之大防,任由她取舍

  欲断唐,却尊李耳为真经

  杀人不怯,却自命弥勒降世

  天纵聪明,兼容这许多矛盾

  十恶不赦,偏如此爱才知人

  能诗能文,遗作竟不传后

  惊世骇俗,遗容竟托佛相

  而不朽。可惜我来迟了

  迟来了足足十五个世纪

  啊不,与此人同朝共代

  未必能避灾:哀哉!善哉!

  但隔着时光如伊水迢迢

  伊水不回头而青山长在

  功过且归历史,名胜等待远客

  象教自能推佛法,色空何曾空

  都说大乘西来,此乃东方美

  之典型,想起了米罗女神

  同样可惜都缺了双臂

  别具不完美之美,想起

  蒙娜丽莎,不知要瞒些什么

  笑意盈盈神秘到现今

  想起菩萨来中土,空净之中

  常含着一涟笑意,解严了

  眼神与唇态,像难以捉摸

  (佛曰不可说)的倒影

  偶然,历史也会眨一眨眼睛

  难说究竟是有意或无心

  【余光中】

  祖籍福建永春,母乡江苏常州,1928年生于南京,抗战时期在重庆读中学。先在南大与厦大就学,后在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1959年获爱奥华大学文艺士。曾任台北师大、政大外文系教授,1974至1985年在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任教。1985年迄今定居高雄,在台湾中山大学任教。现任该校荣休教授。擅诗、散文、评论、译,@称为其“四度空间”。出版专著逾60种。诗作如《乡愁》《乡愁四韵》,散文如《听听那冷雨》《我的四个假想敌》等广泛收入大陆及台港之语文课本。@1992年起,常回大陆讲学,曾获颁20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并任北京大学与澳门大学之驻校诗人、作家。

【余光中长诗《卢舍那》】相关文章:

1.余光中《卢舍那》原文赏读

2.余光中的《卢舍那》赏析

3.成长诗歌

4.成长诗歌200字

5.成长诗歌400字

6.有关读书的现代长诗歌

7.野蛮生长诗歌

8.阿长,阿长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