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思想者的第三种造型的阅读题及答案

阅读答案 时间:2018-10-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阅读答案】

  一位摆弄经济学的倔老头儿,风吹别调,发出了和百家——其实也就是一家——不同的声音,举国展开围剿。这老头儿不是别人,正是鼎鼎大名的马寅初。鼎鼎大名管什么用?名声徒然为批判制造轰动。战友噤声,爱莫能助;同事侧目,视若寇仇;学子声讨,不共戴天。为了什么?为了一篇《新人口论》。有好心人劝马寅初偃旗息鼓,暂时收篷转舵。马老头儿断然拒绝。他认死理:这不是政治,而是学术。学术贵乎争论,真理越辩越明;岂能一遇袭击,就退避三舍,明哲保身!批判愈是升级,马寅初愈发斗志昂扬;马寅初愈显轩昂,批判愈加大张旗鼓。

  一位举足轻重的老朋友出来圆场。他亲自找马寅初谈话:“马老啊,你的道德学问,我是一向尊为师长的。你我在重庆相识,整整有二十年了啊。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呢?这次你就应我一个请求,对你的《新人口论》写一份深刻的检讨。检讨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也算过了这一关。如何啊?”设身处地,老朋友堪谓推心置腹,循循善诱。谁知马寅初不买账,他决不转弯。

  马寅初的决绝,令我想起亚里士多德的名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不过,马寅初终究是侠义中人,他深恐自己的不妥协招致误解,开罪贤达。数天后,他为《新建设》杂志撰文,便特意加上一段:

  最后我还要对另一位好朋友表示感忱,并道歉意。我在重庆受难的时候,他千方百计来营救;我149年自香港北上参政,也是应他的电召而来。这些都使我感激不尽,如今还牢记在心。但是这次遇到了学术问题,我没有接受他的真心诚意的劝告,心中万分不愉快,因为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的把握,不能不坚持,学术的尊严不能不维护,只得拒绝检讨。希望我这位朋友仍然虚怀若谷,不要把我的拒绝检讨视同抗命则幸甚。

  这位老朋友就是周恩来。在这件公案上,周恩来用心良苦而又左支右绌,让人不胜唏嘘。而马寅初,则让人五内鼎沸,肃然起敬。

  此事发生在2世纪50年代。那是个阳光明媚而又瘴烟四伏的年代。

  说阳光明媚,这是举国上下的通感。那个年头的人们集体可爱,他们正经历着革命化的洗礼。人人争相脱胎换骨,个个锻炼火眼金睛。这里飞扬的是开天辟地的豪情。

  说瘴烟四伏,这是事后拾来的清醒。那个年头的人们又集体可悲,他们的理想、激情、才智,很快就沦为一场大规模政治实验的祭品。培根天真,讲知识就是力量;阿基米德才华敌国,禁不住罗马士兵的一剑;布鲁诺慧眼识得宇宙无限,也难逃宗教裁判所的火堆。

  这里,我想到思想者的三种命运。一种思想是与潮流同步,因而最功利,也最稳当,尽管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转瞬就有可能化做明日黄花。一种思想是超前半步,属于不乏新鲜,也不乏风险,然而,当卫道士们正要抡起大棒申斥时,已被社会前进脚步裁判为真理。一种思想是领先百家,超越时代,注定要被视为异端邪说,大逆不道,常常要等上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为后来者逐渐认识、接纳。正是这种遭遇,使一批又一批的竖子成名,而使一批又一批的布鲁诺、曹雪芹愤世嫉俗,慷慨悲歌。

  马寅初与他的人口理论,演绎的正是思想者的第三种命运。

  马寅初在望八之年遭受重厄,结局,竟以百岁高龄,重新出山,赢得世人的大声惊叹,大把热泪。这是他的对手做梦也没想到的。惟一掌握底牌的,只有上帝。马寅初,是上帝赠予2世纪中华民族的一份厚礼。

  1. 请根据全文,概括马寅初是一个怎样的人。(4分)

  2. 文章为什么以“思想者的第三种造型”为题?请结合全文简要分析。(4分)

  3. 作者为什么说“马寅初,是上帝赠予2世纪中华民族的一份厚礼”?请结合文章谈谈你自己的理解。(4分)

  4. 这篇传记语言上有什么特点?请结合全文具体分析。(6分)

  试题答案:

  (二)

  1.  热爱新中国,忧国忧民;热爱真理,坚持真理;有气节、有操守。(每点2分,答出两点即可给满分,意思对即可)(4分)

  2. (1) 点明了传主的精神风貌。   (2) 不仅是对马寅初一个人,更是对这一类人精神的褒扬。   (3) 用“第三种”,造成悬念,引发阅读兴趣;“造型”一词具体,有形象感和立体感,使读者感到思想者思想的棱角分明。(每点2分,答出两点即可给满分,意思对即可)      (4分)

  3. (1) 马寅初的精神境界、节操风骨提升了民族的精神。  (2) 表达了作者对马寅初先生的敬意和赞美之情。  (3) 马寅初的人口理论学说对社会发展的影响;他在人口理论研究方面拥有超前的眼光。(每点2分,答出两点即可给满分,意思对即可)(4分)

  4. (1) 多用成语,典雅洁净。  (2) 善用回环、排比、对偶等修辞格,整齐匀称。  (3) 口语化,亲切幽默。  (4) 富有哲理。(每点2分,答出三点并具体分析即可满分,意思对即可)(6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