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二十五年,王寿梦卒,寿梦有子四人阅读答案及译文

阅读答案 时间:2018-08-3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阅读答案】

  二十五年,王寿梦卒。寿梦有子四人,长曰诸樊,次曰余祭,次曰余眜,次曰季札。季札贤,而寿梦欲立之,季札让不可,于是乃立长子诸樊,摄行事当国。王诸樊元年,诸樊已除丧,让位季札。季札谢曰:“曹宣公之卒也,诸侯与曹人不义曹君,将立子臧,子臧去之,以成曹君,君子曰‘能守节矣’。君义嗣,谁敢干君!有国,非吾节也。札虽不材,愿附于子臧之义。”吴人固立季札,季札弃其室而耕,乃舍之。

  十三年,王诸樊卒。有命授弟余祭,欲传以次,必致国于季札而止,以称先王寿梦之意,且嘉季札之义,兄弟皆欲致国,令以渐至焉。季札封于延陵,故号曰延陵季子。

  四年,吴使季札聘①于鲁,请观周乐。去鲁,遂使齐。说晏平仲曰:“子速纳邑与政。无邑无政,乃免于难。齐国之政将有所归;未得所归,难未息也。”故晏子因陈桓子以纳政与邑,是以免于栾高之难。

  去齐,使于郑。见子产,如旧交。谓子产曰:“郑之执政侈,难将至矣,政必及子。子为政,慎以礼。不然,郑国将败。”去郑,适卫。说蘧瑗、史狗、史?、公子荆、公叔发、公子朝,曰:“卫多君子,未有患也。”

  自卫如晋,将舍于宿(地名),闻钟声,曰:“异哉!吾闻之,辩而不德,必加于戮。夫子获罪于君以在此,惧犹不足,而又可以畔乎?夫子之在此,犹燕之巢于幕也。君在殡而可以乐乎?”遂去之。文子闻之,终身不听琴瑟。

  适晋,说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曰:“晋国其萃于三家乎!”将去,谓叔向曰:“吾子勉之!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将在三家。吾子直,或见疑,必思自免于难。”

  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从者曰:“徐君已死,尚谁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背吾心哉!”

  十七年,王余祭卒,弟余昧立。四年,王余昧卒,欲授弟季札。季札让,逃去。于是吴人曰:“先王有命,兄卒弟代立,必致季子。季子今逃位,则王余昧后立。今卒,其子当代。”乃立王余昧之子僚为王。公子光者,王诸樊之子也。常以为吾父兄弟四人,当传至季子。季子即不受国,光父先立。即不传季子,光当立。阴纳贤士,欲以袭王僚。十三年春,吴欲因楚丧而伐之,使季札于晋,以观诸侯之变。楚发兵绝吴兵后,吴兵不得还。于是吴公子光曰:“此时不可失也。”告专诸曰:“不索何获!我真王嗣,当立,吾欲求之。季子虽至,不吾废也。”使专诸置匕首于炙鱼之中以进食。手匕首刺王僚,遂弑王僚。公子光竟代立为王,是为吴王阖庐。季子至,曰:“苟先君无废祀,民人无废主,社稷有奉,乃吾君也。吾敢谁怨乎?哀死事生,以待天命。非我生乱,立者从之,先人之道也。”复命,哭僚墓,复位而待。

  太史公曰:孔子言:“太伯可谓至德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延陵季子之仁心,慕义无穷,见微而知清浊。呜呼,又何其闳览博物君子也!

  (选自《史记 吴太伯传》,有删节)

  【注】①聘:诸侯之间派使节问候。

  9.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诸侯与曹人不义曹君,将立子臧 不义:认为……不讲道义

  B.子速纳邑与政 纳:接纳、接受

  C.辩而不德,必加于戮 辩:有才干谋略

  D.吾子勉之! 勉:尽力,努力

  10.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都表现季札政治上见微知著的一组是(3分)

  ①子臧去之,以成曹君,君子曰“能守节矣”

  ②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

  ③故晏子因陈桓子以纳政与邑,是以免于栾高之难

  ④郑之执政侈,难将至矣,政必及子

  ⑤辩而不德,必加于戮 ⑥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将在三家

  A.①③④ B.②③⑤ C.③④⑥ D.④⑤⑥

  11.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理解,表述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季札是寿梦的第四个儿子,因为其贤能,寿梦曾想立他为国君,但是他没有接受。不得得已,梦寿只好让长子诸樊继位,执掌国政。

  B.诸樊死时,留下遗命令传位于余祭,是想按兄弟排行往下传,以实现父亲的愿望,但季札的哥哥们都想做国君,就把延陵封给了季札。

  C.季札出使之初路过徐国时,心里已决定将自己的佩剑送给徐国国君;当他出使回来路过徐国时,徐国国君已经死去,季札将剑挂在了徐国国君坟墓旁边的树上。

  D.公子光认为季子不肯接受王位,而自己的父亲应该第一个继位者,接下来应该轮到他自己。所以在楚国断了吴国军队的退路,吴军陷入困境之时,公子光指使专诸杀死了吴王王僚,夺得了王位。

  12.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加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9分)

  (1) 吾子直,或见疑,必思自免于难。(3分)

  (2) 吾敢谁怨乎?哀死事生,以待天命。(3分)

  (3) 延陵季子之仁心,慕义无穷,见微而知清浊。呜呼,又何其闳览博物君子也(3分)

  参考答案

  9.B [解题思路] 纳:交出。

  10.C [解题思路] ①叙述的是子臧的事,表现的不是季札,对象错。②表现的不是季札的政治远见,而是善察人心。⑤是季札的听闻,不能表现季札的政治远见。

  11.B [解题思路] “但季札的哥哥们都想做国君”错,应为季札的哥哥们都想把国君之位让给别人。

  12、(1)您为人刚直,或许会被猜疑,(您)一定要慎思如何使自己免于祸患。(“直”1分;被动1分;句意1分)

  (2)我能怨恨谁呢?(也只能)哀悼念死者,侍奉生者,等待天时到来。(宾语前置1分;“哀”“事”1分;句意1分)

  (3)延陵季子的仁爱心怀,向慕道义终生不止,能够见微知著辨别清浊。啊,(他)又是(一位)多么见多识广、博学多知的君子啊!(“见微而知清浊”1分;“何其”1分;句意1分)

  参考译文:

  二十五年(前561),王寿梦死。寿梦有四个儿子:长子叫诸樊,次子叫余祭(zhài),三子叫余昧,四子叫季札。季札贤能,因而寿梦曾想让他继位,但季札推辞不答应,于是寿梦让长子诸樊继位,总理诸种事务,代理执掌国政。

  王诸樊元年(前560),诸樊服丧期满,要把君位让于季札。季札推辞说:“曹宣公死后,各国诸侯和曹国人都认为新立的曹君不义,要立子臧为曹君,子臧离开曹国,以成全曹君继续在位。君子评论子臧说他‘能遵守节义’。您本是合理的继位人,谁敢冒犯您呢!当国君不是我应有之节。我虽无能,也愿学习子臧那样的义举。”吴国人坚持要立季札,他就抛弃了家室财产去耕田,吴国人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

  十三年(前548),王诸樊死去。留下遗命把君位传给其弟余祭,目的是想按次序以兄传弟,一定要把国位最后传至季札为止,来实现先王寿梦的遗愿;而且因为兄弟们都赞赏季札让国的高风亮节,大家都想把国君之位让给别人,这样就能依次渐渐传到季札身上了。季札被封在延陵,因此号为延陵季子。

  四年(前544),吴王派季札到鲁国聘问,季札离开鲁国,就出使到齐国。劝说晏平仲说:“你快些交出你的封邑和官职。没有这两样东西,你才能免于祸患。齐国的政权快要易手了,易手之前,国家祸乱不会平息。”因此晏子通过陈桓子交出了封邑与官职,所以在栾、高二氏相攻杀的祸难中得以免祸。

  季札离开齐国,出使郑国。见到子产,如见故人。对子产说:“郑国掌握政权的人穷奢极侈,大难将临,政权定落于你身上。你执政时,要小心地以礼治国,否则郑国将要衰败!”离开郑国后,季札到了卫国。非常欣赏蘧瑗(qúyuàn)、史狗、史?、公子荆,公叔发、公子朝,说:“卫国君子很多,因此国家无患。”

  从卫国到了晋国,季札要住在宿邑,听到鼓钟作乐之声,说:“奇怪啊!我听说有才无德,祸必加身。这孙文子正是为此得罪国君,小心翼翼尚恐不够,还可以玩乐吗?孙文子在这里,就如燕在帷幕之上筑巢那样危险。而且国君尚在棺中停殡未葬,难道可以作乐吗?”于是离开了。孙文子听说后,一辈子不再听音乐。

  季札到晋国,欣赏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说:“晋国政权将要落到这三家吧。”临离开晋国时,对叔向说:“你要勉力而行啊!晋国国君奢纵而良臣又多,大夫很富,政权将落于韩、赵、魏三家。您为人刚直,或许会被猜疑,(您)一定要慎思如何使自己免于祸患。”

  季札刚出使时,北行时造访徐国国君。徐君喜欢季札的宝剑,但嘴里没敢说,季札心里也明白徐君之意,但因(自己)还要到中原各国去出使,所以没把宝剑献给徐君。出使回来又经过徐国,徐君已死,于是季札解下宝剑,挂在徐君坟墓树木之上才离开。随从人员说:“徐君已死,又把宝剑给谁呀?”季子说:“不对,当初我内心已答应了他,怎能因为徐君之死我就违背我自己的心愿呢!”十七年,王余祭去世,他的弟弟余昧继位。四年后,王余昧去世,欲传授王位给寿梦的弟弟季札。季札谦让,逃离了。于是吴人说:“先王有遗命,兄长去世就由弟弟继位,一定要到季子的头上。季子今逃离,就由王余昧继位。现在余昧去世,他的儿子应当继位。”于是拥立王余昧的儿子王僚为王。公子光,是王诸樊的儿子。始终认为自己父辈兄弟四人,应当传位给季子。季子不接受做国君,公子光的父亲最先做了国君。如果位没有传给季子,公子光应当继位。

  于是暗地里招纳贤士,想凭借这个来袭击王僚。十三年春,吴国想趁着楚国有丧事而去攻打它,派季札到晋国去,观察各诸侯的动静。楚国发兵断了吴国军队的后路,吴兵不能够退兵。于是吴公子光说:“此时机不可失。”告诉专诸说:“不追求哪有收获!我是正宗的王位继承人,应当继位,我想得到王位。季子即使来了,也不会废掉我的。”于是派专诸把匕首放到烤熟的鱼中,摆在宴会上吃。专诸趁机手握匕首刺向王僚,于是就弑杀了王僚。于是公子光代立为王,这就是吴王阖庐。季子回来,说:“如果以前的君主不废祭祀,人民都尊敬君主,社稷大事也有好的规划,那就是我的君主。我能怨恨谁呢?(也只能)哀叹死者,侍奉生者,等待天时到来。不是我想作乱,正直的人就有人跟从,古今以来都是这样。”于是向吴王复命,到王僚的墓前哭拜,又让出自己的官位。

  太史公说:孔子说过:“太伯可以说是道德的巅峰,三次把天下让给别人,百姓都不知用什么言辞来称赞他才好。”延陵季子的仁爱心怀,向慕道义终生不止,能够见微知著辨别清浊。啊,(他)又是(一位)多么见多识广、博学多知的君子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