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宋学士文集》阅读答案及翻译

阅读答案 时间:2018-08-2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阅读答案】

  樗散生传

  [明]宋濂

  樗散生者,钱塘人,李氏名诇,字孟言。少受学越人杨君廉夫,负气尚节,善为诗。卖药金陵市中,名其室曰樗亭,而自号为樗散生。市人病者趋其门,买药无不与,所与必善,人人谈樗散生美不置口。

  或问樗散生:“今人莫不愿为材,有寸夸尺,有尺夸寻,惟恐人不己知,才不即用,又恐不得大任以为戚。今生乃以‘樗散’自名,樗 不才木也生岂无才者耶何其嗜好与人不同也所恶乎樗者以其无用也。今生修善药以活疢疾②者,有功于民甚博,何为以樗自污哉?”

  樗散生曰:“吾计之熟矣。名之美者,吾岂不欲居之?然苟无实以称之,则名只足为祸。吾苟自以为可用,彼将以有用者求我, 我或不足如其所求,则为妄人矣。吾今自以为樗,我不虞我足用,而我足用者固存,何损于我乎?世之受祸深者,求名太切者也。夫名,虚器也,得之未必有益于 身,而与我竞者,龈龂然③欲夺之,不亦危乎?吾是以安焉而不敢务乎名也。 且吾之食者医,医之书易知,医之技易学,吾诚尽吾心焉。疑于心者不敢 强施于人,薄于用者不敢厚责其报,虽有不中,庶可以无愧矣。吾诚肯自负吾才而享釜庾之禄,岂皆不若乎人?然吏胥操法而迫吾侧,民庶持牒而聒吾前,吾心欲平 之而力不暇,欲施吾才而势有不能,则吾心之愧无时而释矣。岂若守易能之技,居无用之名以自适哉!”

  于是问者谢之,咸称樗散生为知道者。余闻于建安黄仁云。

  史官曰:樗散生之传不虚矣。生岂果知道者哉?君子之道,贵乎食焉而无愧。吾观世之有愧者多矣,生岂无见者乎?孔子强漆雕开④仕,开自以为未信而不愿为,孔子悦之。樗散生岂学漆雕开者耶?然则谓生为知道,岂不然耶?或谓生慕樗以不才寿。彼庄生寓言,生盖不取云。

  选自《宋学士文集》

  【注】①樗(chū):臭椿;樗散:像樗木那样被散置无用之材;②疢(chèn)疾:疾病;③龈龂(yín)然:争论不休的样子;④漆雕开:姓漆雕,名开,字子开,孔子弟子。

  2.对下列句子中加点字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

  A.负气尚节,善为诗负:凭恃

  B.我不虞我足用,而我足用者固存虞:担心

  C.吾是以安焉而不敢务乎名也务:致力,追求

  D.居无用之名以自适哉 适:闲适

  3.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

  A.李诇是在金陵市中卖药的一个普通百姓,却能负气尚节,不夸于世;其乐善好施的良好品德也在文中得到作者的充分肯定。

  B.本文第三段表面上是对问者的回答,其实是李诇的内心独白,是以议论的方式进行心理描写,很有层次地剖白内心,抒发了他怀才不遇的抑郁之情。

  C.“史官曰”的形式取法于司马迁的“太史公曰”,在这段话中,作者以漆雕开婉拒孔子要求自己去做官一事,赞赏了李诇“食焉而无愧”的君子之道。

  D.本文借给以卖药隐于民间的樗散生立传,劝诫人们不要追逐外在的虚名,主张”名实相符”,从某种意义上凸现了作者追求精神自适的隐士人格。

  4.给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下列各项中正确的一项是(3分)( )

  A.樗不才木也/生岂无才者耶/何其嗜好/与人不同也/所恶乎/樗者以其无用也

  B.樗/不才木也/生岂无才者耶/何其嗜好/与人不同也/所恶乎/樗者以其无用也

  C.樗不才/木也/生岂无才者耶/何其嗜好与人不同也/所恶乎樗者/以其无用也

  D.樗/不才木也/生岂无才者耶/何其嗜好与人不同也/所恶乎樗者/以其无用也

  5.把文中画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6分)

  ① 今生修善药以活疢疾者,有功于民甚博,何为以樗自污哉?(3分)

  ② 生岂果知道者哉?君子之道,贵乎食焉而无愧。(3分)

  参考答案

  2、D(适:适意,满足)

  3、B(文中并非在抒发其“怀才不遇的抑郁之情”,而是表现其主动追求精神自适。)

  4、D(“樗/不才木也”如不断,亦可。)

  5、①如今你制作良药使患病的人活下来,对百姓的功劳非常大,为什么要用“樗散”的称号来侮辱自己呢?

  ②樗散生难道果真是明白道理的人吗?君子之道,可贵之处在于谋生要问心无愧。

  参考译文:

  樗散生,钱塘人,姓李名诇(音xiòng),字孟言。年轻时师从绍兴人杨廉夫(维桢),凭恃意气,崇尚志节,擅长写诗。 在金陵市中卖药为生,他把居室取名“樗亭”,而自称为“樗散生”。金陵市里患病的人到他家买药,没有不有所施与的,所施与的必定是良药,人人谈到樗散生都 赞不绝口。

  有人问樗散生:“现在的人没有谁不想成为有用之材,有一寸就夸耀有一尺,有一尺就夸耀有一寻(八尺为一寻),惟恐别人不 知道自己,才能不能马上被使用,又担心不能得到重用而悲哀。如今你竟然以‘樗散’自命,樗木,是无用之木,你难道是没有才能的人吗?为什么你的嗜好和别人 不相同呢?所厌恶的樗木,是因为它没有用处啊。如今你制作良药使患病的人活下来,对百姓的功劳非常大,为什么要用‘樗散’的称号来污辱自己呢?”

  樗散生说:“我考虑这已是深思熟虑了。美好的名声,我难道不想拥有吗?然而如果没有实际才能来与它相符,那么‘名’只足 以是一种祸害。我如果自认为是可用的,那将拿有用的标准来要求我,我或许不足以和所要求的一样,那么我就是无知狂妄的人了。我现在自己认为是“樗木”,我 不必担心我的可用之处,然而我的可用之处本来就存在,这对我有什么损害呢?世上受祸害严重的,是追求名声太急切。名声,是有名无实的东西,得到未必对自己 有好处,那些和我竞争的人,争论不休想夺取好名声,不也危险吗?我因此心态平和而不敢追求名声。况且我以卖药为生,医药的书容易读懂,治病的方法容易掌 握,我确实尽心尽力了。内心有怀疑的病不敢勉强给人治疗,对病情作用不大的不敢多收酬劳,即使有不能治愈,大概可以没有愧疚了。我确实愿意凭我的才学而安 享升斗的俸禄,难道我的才能都不如别人吗?但是小吏们在我旁边操持着律法,百姓拿着诉状在我前面吵扰,我内心想使事态平息,却没有闲暇的精力,想施展我的 才能,情势却不允许,我内心的愧疚无法释怀。还不如从事易于掌握的医术,拥有无用的名声而自我满足!”

  于是问的人辞谢他,都说樗散生是明白道理的人。我是从建安(建德)府的黄仁云那里听说的。

  史官说:樗散生的传闻不假啊。樗散生难道果真是明白道理的人吗?君子之道,可贵之处在于谋生要问心无愧。我 看世上有愧于心的人很多啊,樗散生难道没有看见吗?孔子让漆雕开去做官,漆雕开自认为对做官这件事还没有信心而不愿做,孔子对此很高兴。樗散生难道是效仿 漆雕开的吗?既然这样,那么说樗散生是明白道理的人,难道不对吗?有人说他是羡慕樗木因为不才而长寿。那是庄子的寓言,樗散生大概不会取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