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鸣机夜课图记》阅读答案和翻译

阅读答案 时间:2018-08-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阅读答案】

  阅读《鸣机夜课图记》,完成第 31 ~ 34 题( (16 分) 鸣机夜课图记 [ 清 ] 蒋士铨 铨四龄,母日授四子书 ① 数句。苦儿幼不能执笔,乃镂竹枝为丝断之,诘屈作波、磔

  (2012 扬州)阅读《鸣机夜课图记》,完成第31~34题((16分)

  鸣机夜课图记

  [清]蒋士铨

  铨四龄,母日授四子书①数句。苦儿幼不能执笔,乃镂竹枝为丝断之,诘屈作波、磔②点画,合而成字,抱铨坐膝上教之。既识,即拆去。日训十字,明日,令铨持竹丝合所识字,无误,乃已。至六龄,始令执笔学书。

  记母教铨时,组绣纺③绩之具,毕陈左右;膝置书,令铨坐膝下读之。母手任操作,口授句读,咿唔之声,与轧轧相间。儿怠,则少加夏楚④,旋复持儿而泣曰: 儿及此不学,我何以见汝父! 至夜分,寒甚,母坐于床,拥被覆双足,解衣以胸温儿背,共铨朗诵之;读倦,睡母怀,俄而母摇铨曰: 可以醒矣! 铨张目视母面,泪方纵横落,铨亦泣。少间,复令读;鸡鸣,卧焉。

  【注释】①四子书:《大学》、《中庸》《论语》、《孟子》。②波、磔(zh ):汉字书写笔画。③组绣纺:即编织结线。④夏(jiǎ)楚:用于责打的大条等。

  31.解释下列加点的词语。(4分)

  (1)母日授四子书数句(每天 ) (2)苦儿幼不能执笔(苦于 )

  (3)无误,乃已(停止 ) (4)与轧轧相间(间杂 )

  32.下列加点词语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D)(3分)

  A.抱铨坐膝上教之 臣之客欲有求于臣(《邹忌讽齐王纳谏》)

  B.旋复持儿而泣 鸣之而不能通其意(《马说》)

  C.儿怠,则少加夏楚 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鱼我所欲也》)

  D.解衣以胸温儿背 以衾拥覆,久而乃和(《送东阳马生序》)

  33.翻译下列句子。(6分)

  (1)至六龄,始令执笔学书。答:到了六岁,母亲才命令我拿笔学写字。

  (2)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与朱元思书》) 答:像莺鸟一样极力追求功名刺激的人,看到(这雄奇的)山峰,就会半息热衷于功名利禄的心。

  (3)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曹刿论战》) 答:这是尽可本职的一类事情,可以凭着这一条打一仗。

  34.蒋母严于教子的做法,与孟子关于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 的观点是相通的,你赞成这样的做法吗?为什么?(3分)

  答:.赞同。 看不清楚 蒋母严于教子,正是 苦其心志 ,孟子强调困境造就人才,两者是一致的。因为往往是忧患使人成才,安乐使人走向灭亡,一个人从小要有吃苦的精神和忧患意识才能立足于社会,成就一番事业。

  【翻译】

  我四岁的时候,母亲每天教我《四书》中几句话。苦于我太小,不会拿笔,就削把竹枝成为细丝把它折断,弯成一撇一捺一点一画,拼成一个字,把我抱上膝盖教我认字。一个字认识了,就把它拆掉。每天教我十个字,第二天,母亲叫我拿了竹丝拼成前一天认识的字,直到没有错误才停止。到六岁时,母亲才叫我拿笔学写字。

  回忆母亲教我的时候,刺绣和纺织的工具,全放在一旁,她膝上放着书,叫我坐在膝下小凳子上读书。母亲一边手里操作,一边嘴里教我一句句念。咿咿唔唔的读书声,夹着吱吱哑哑的织布声,交错在一起。我懈怠时,她就拿戒尺打我几下,打后又抱着我哭泣,说: 儿啊,你这时候不肯好好学习,叫我怎么去见你父亲! 到了半夜,天气很冷,母亲坐在床上,拉起被子盖住双脚,解开自己衣服用胸口的体温暖我的后背,和我一起吟诵读书;我读得疲倦了,就在母亲怀里睡着了。一会儿,母亲摇摇我,说: 可以醒了! 我张开双眼,看见母亲泪流满面,我也哭起来。歇一下,再叫我读。直到头遍鸡叫,母亲才和我一同睡觉。

  我的母亲姓钟,名叫令嘉,出身于南昌府名门望族,排行第九。她在小时候和几个哥哥一起跟着我外祖父滋生公读书,十八岁嫁给我父亲。那时我父亲四十多岁,性情侠爽,爱结交朋友,喜把财物施舍给别人,散给人家许许多多金钱,使得家里箱柜里东西都一空如洗。家中常常宾客满座,我母亲拿下金玉首饰,换了钱办酒席,席上酒菜丰盛,毫不减色。结婚两年,生下我,家境更加衰落,她经历了穷困的生活,别人都不能忍受的,我母亲却心情坦然没有忧愁的样子。亲戚和同族人,个个赞她贤慧。由于这样,我父亲能再到北方去做官,把我母亲和我寄放外祖父家靠他们生活。

  吾母姓钟氏,名令嘉,出南昌各族,行九。幼与诸兄从先外祖滋生公读书。十八归先府君。时府君年四十余,任侠好客,乐施与,散数千金,囊箧萧然,宾从辄满座。吾母脱簪珥,治酒浆,盘罍间未尝有俭色。越二载,生铨,家益落,历困苦穷乏,人所不能堪者,吾母怡然无愁蹙状,戚党人争贤之。府君由是计复游燕、赵间,而归吾母及铨寄食外祖家。

  我四岁的时候,母亲每天教我《四书》几句。为了我太小,不会拿笔,她就削竹枝成为细丝把它折断,弯成一撇一捺一点一画,拼成一个字,把我抱上膝盖教我认字。一个字认识了,就把它拆掉。每天教我十个字,第二天,叫我拿了竹丝拼成前一天认识的字,直到没有错误才停止。到我六岁时,母亲才叫我拿笔学写字。我外祖父家素来不富裕,经历了几年的灾荒,收成不好,生活格外窘迫。那时候我和年幼的仆役的衣服鞋帽,都是母亲亲手做的。母亲精于纺织刺绣,她所做的绣件、织成品,叫年幼的仆役带到市场上去卖,人们总是抢着要买。所以我和年幼仆役从来衣冠整洁,不破不烂。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