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朗读者观后感第十二期

影视大全 时间:2017-05-1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影视大全】

  青春是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人生是踏上了就回不了头的路,爱情是扔出了就收不回的赌注。

  朗读者观后感第十二期一

  《朗读者》这一季的最后一个主题词是——青春。节目中,17岁的“最青春”朗读者、TFBOYS成员王源将亮相,讲述自己青春进行时的尴尬。节目中,王源坦言自己的成名作《青春修炼手册》原名其实叫《正太修炼手册》,而且唱的时候他完全不懂歌词的意思,他说,“因为当时还是小孩,就当作儿歌来唱。”如今,17岁的王源已经学会处理学习与工作、个人生活与公众形象等很多问题,但在刚刚出道时还是孩子的他,在网络上被不少人攻击,为了发泄他只能关起门来对着空气“回骂”。他将朗诵什么来回望这些过去的烦恼呢?

  冯小刚:

  《红楼梦》曾是童年阴影

  作为中国内地最具代表性的导演,冯小刚在中国的群众基础可谓深厚。关于电影,冯小刚也有着自己的青春故事。出生在北京大院里的冯小刚来说,大院礼堂,是承载了无数青春记忆的地方。冯小刚至今还记得自己看过的第一部电影就是戏曲版《红楼梦》,年幼的他还不理解电影中穿着古装的人在干什么说什么,只觉得十分害怕,甚至看到一半就落荒而逃,于是《红楼梦》也在他童年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郎平:

  奥运会靠流泪释放压力

  里约奥运会后,不少媒体报道了郎平为新一代女排主攻手朱婷缓解压力的细节,而在32年前,同样是主攻得分手的郎平,承受的压力丝毫不弱于朱婷。节目中,谈起这段经历,郎平坦言:“当年的比赛规则还不同,如果主攻一旦发挥不好就失误率很高,所以压力很大,也不敢找队友说,一说大家压力都挺大,所以我那时候去找袁导聊,聊得流眼泪,我是一个特别爱哭的人。”

朗读者观后感第十二期

  朗读者观后感第十二期二

  北京时间5月6日晚,央视《朗读者》迎来第二季最后一期节目。在这场以“青春”为主题的朗读中,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也受邀参与录制和朗读。

  与主持人董卿对话时,郎平将自己运动员生涯刻苦训练以及去年里约奥运会率队攻坚克难的事迹娓娓道来。

  您如果听郎平的述说,也就不难理解她为什么选择勃兰兑斯的作品《人生》来朗读了。

  里约率队摘金,她暴瘦14斤

  去年里约奥运会,郎平熬夜看录像,经常只能吃方便面充饥。“没办法,下一轮的对手很晚才结束比赛。我们的工作相当繁忙,做梦都是比赛的画面。不过吃泡面也没变胖,大家都说我瘦了、脸尖了,结果一称体重,比奥运会前瘦了14斤。”

  尽管运动员时代历经辉煌,但郎平很少向弟子们提及自己的高光时刻,“其实我更多地是屏蔽那段历史,这是为了更好地站在教练的角度思考问题。”

  当年苦练,她曾被球砸到脑震荡

  “胜利了,胜利了,是梦这是梦吗?我只感觉我们场上六个队员是那么默契,那只球那么听话,任我们随心所欲,站在球场的中国队告诉人们,她们无所畏惧。”

  董卿深情读出上世纪80年代郎平写的一段文字,把时针拨回洛杉矶奥运会女排摘金的场景,“当时无论中国的国力还是运动员的身体素质,都跟欧美差一截。”

  郎平则回忆道:“我身高1米84,要搁现在的中国女排肯定找不到位置,但当年在队里是数一数二的。不过,欧美强队又高又壮,我们要请一些男陪练帮忙,他们的扣球又快又重。记得有一次,有个教练站在高台上扣球,前排拦网判断错了,那球啪地打我脸上了。当时我觉得脸不是疼,而是‘爆’了。后来一看,瞳孔都放大了,脑震荡!我现在记忆力不好,可能跟那个球有关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训练枯燥,超负荷……

  但回顾那段青葱岁月,郎平坦言自己是幸运的,“我还打排球,觉得特别幸运。在女排这个集体,遇到这么好教练和队友,女排最辉煌的时候我参与了,我还是主力队员,觉得特别幸福。”

  郎平获赞“场上战神,场下女神”

  节目中,惠若琪、魏秋月、徐云丽和袁心玥4位女排队员也登台了。董卿让她们每人用一句话说说心中的郎平。

  惠若琪言简意赅,称赞郎导是“场上的战神,场下的女神”。

  魏秋月则说,郎导“有非常小女人的一面”,“去年奥运会我们都要戴驱蚊的手表,郎导用的是Hello Kitty牌子。”

  袁心玥说:“对我们而言,郎导不仅是偶像,还是很好的榜样。”

  徐云丽直言,郎导是“一个能够带给我们希望、光明和力量的人”。

  随后,四朵金花朗读了诗人流沙河的《理想》(节选),谨以此篇献给郎平以及女排的前辈们。

  《理想》(流沙河)|节选

  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

  理想是火,点燃熄灭的灯;

  理想是灯,照亮夜行的路;

  理想是路,引你走到黎明。

  理想是罗盘,给船舶导引方向;

  理想是船舶,载着你出海远行。

  但理想有时候又是海天相吻的弧线,

  可望不可即,折磨着你那进取的心。

  理想使你微笑地观察着生活;

  理想使你倔强地反抗着命运。

  理想使你忘记鬓发早白;

  理想使你头白仍然天真。

  世界上总有人抛弃了理想,

  理想却从来不抛弃任何人。

  给罪人新生,理想是还魂的仙草;

  唤浪子回头,理想是慈爱的母亲。

  理想被玷污了,不必怨恨,

  那是妖魔在考验你的坚贞;

  理想被扒窃了,不必哭泣,

  快去找回来,以后要当心!

  请乘理想之马,挥鞭从此起程,

  路上春色正好,天上太阳正晴。

  郎平深情朗读《人生》

  压轴环节,郎平朗读了丹麦文学家格奥尔格·勃兰兑斯的《人生》,谨以此篇献给一直支持中国女排的人。

  《人生》(勃兰兑斯)|节选

  这里有一座高塔,是所有的人都必须去攀登的。它至多不过有一百来级。

  最初的攀登是容易的,不过很慢。攀登本身没有任何困难,而在每一级上,从塔上的瞭望孔望见的景致都足够赏心悦目。每一件事物都是新的。无论近处或远处的事物都会使你目光依恋流连,而且瞻望前景还有那么多的事物。越往上走,攀登越困难了。

  通常是一个人一年登上一级。当他走完十级登上一个新的平台后,对他的祝贺也就更热烈些。每一次人们都希望他能长久地攀登下去,这希望也就显露出更多的矛盾。

  这样,大多数被称作正常人的一生就如此过去了。

  然而这里还有一个地洞,那些走进去的人都渴望自己挖掘坑道,以便深入到地下。年复一年。

  他们熟悉那地下的世界,在迷宫般的坑道中探索道路,并乐此不疲,甚至忘记了岁月是怎样逝去的。

  这就是他们的一生,他们从事向思想深处发掘的劳动和探索,忘记了现时的各种事件。他们为他们所选择的安静的职业而忙碌,经受着岁月带来的损失和忧伤。当死神临近时,他们会像阿基米德在临死前那样提出的请求:“不要弄乱我画的圆圈。”

  对于那些在一生中永远感到饥渴的人,渴望着征服的人,人生就是这样:专注于攫取更多的领地,得到更宽阔的视野、更充分的经验

  他们是不知足的,不可测的,强有力的。他们保持着青年的全部特征:爱冒险,爱生活,爱争斗,精力充沛,头脑活跃,无论他们多么年老,到死也是年轻的。好像鲑鱼迎着激流,他们天赋的本性就是迎向岁月的激流。

  朗读者观后感第十二期三

  大型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各方好评不断。在2月18日第一期节目播出后,该节目在豆瓣上的评分就已经高达9.0分,在新浪微博热门话题榜上连续两小时排名第一,张梓琳、许渊冲等嘉宾的名字纷纷登上微博热搜,许渊冲先生多部作品也登上当当图书板块热搜榜……《朗读者》收获了观众“零差评”的好口碑,被追捧为“综艺节目的一股清流”。

  将值得尊重的生命与值得关注的文字完美结合

  《朗读者》采用“明星结合素人”的嘉宾阵容,既有著名作家麦家、企业家柳传志、世界小姐张梓琳等人们熟悉的名人,也有来自四川金堂县的周小林、殷洁夫妻俩这样的普通百姓。节目将他们的人生故事与文学佳作相结合,用最平实的情感读出文字背后的价值。

  “朗读者,就是朗读的人。朗读是传播文字,而人则是展现生命。将值得尊重的生命和值得关注的文字完美结合,就是我们的《朗读者》。”这是节目制片人、主持人董卿在《朗读者》中的开场白。

  “做《朗读者》,一方面是因为央视作为国家电视台,应该承担起文化传播的职责和使命;另一方面是我个人的兴趣,我对文学很感兴趣,同时对人也很感兴趣。”董卿认为,“从《朗读者》中像是寻找到了其高吻合度,因为这档节目就是把文本和人物结合在一起,让时代背景和个人兴趣同步共鸣。”

  总导演之一田梅认为,真诚是《朗读者》最大的特点。事实证明,“非市场化手段”一样能够赢得收视率与口碑双丰收。当下,艺人参加真人秀综艺的片酬水涨船高是公认的事实,但田梅认为,《朗读者》在邀请嘉宾时更多是靠真诚与情怀而非其他,“很多人是花钱请不来的,比如马云先生,他很愿意参加我们的节目”。

  “节目为观众打开了斑斓的情感世界,情感是人类共通的,它让我们团结在一起。”对于这样一个清新脱俗又平易近人的节目的走红,另一位总导演刘欣并不感到意外,他认为随着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升级,文化类综艺确实迎来了“突围”的时机,“直击观众内心最深处的那份感动,才能引发最大程度的共鸣,做到这点很难,但是却很重要。”

  从文学出发,走向情感和生命体验

  饱含书卷气,是这档综艺的另一显著特征。朱自清在《文学的美》一文中写到:“文字的艺术,材料便是‘人生’。”当一对来自四川的普通夫妇念起《朱生豪情书》中的语句,“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也一定很可爱”,我们很难不被感动;翻译家许渊冲已96岁高龄,却仍坚持每天工作至凌晨三四点,说到动情处,他感慨“生命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而在于你记住了多少日子”,我们心中也很难不起敬意。

  “理学家朱熹说,凡读书需字字读得响亮。朗读是一种学习方法,但更多时候,朗读也是传播思想、传递情感、传承精神的一种手段。通过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成风化人,也正是我们做这个节目的初心。”董卿表示。

  文汇报首席记者王彦谈道:“汉语之雅驯,文化之宽广,情感之丰厚,全都在节目不疾不徐的节奏中渐次打开。”

  为了让《朗读者》能拥有期望中的独特气质,董卿邀请了北京奥运会闭幕式导演陈维亚、作家刘震云、导演陆川等人,一起加入策划,还邀请了著名作家铁凝、王蒙、余秋雨、冯骥才担任文学顾问。在朗读者的选择上,不管公众人物或普通人,唯一的标准是必须具有阅历和感染力,这样才能很好地勾勒出文字所描绘的情感。而至于读什么,节目策划之一的刘震云认为:每个人都有朗读的原动力,他们读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要读这段文字,这段文字会与我们产生怎样的共情。说到底,《朗读者》想做的是从文学出发,走向情感和生命体验,将每个人连接到一起。

  文化类节目未必“冷”

  “我参加《朗读者》,是因为看了第一期以后,闻到了它的气息,这是一个在泛娱乐时代下的反时尚节目。如今我们正缺少这样的节目。”节目嘉宾麦家说,“《朗读者》让你可以感觉到它在向经典致敬,那种庄重性正是时下所需要的东西。”

  目前,每个省会城市的电视台都有一两档自称为“金牌节目”的综艺节目,各地方台也或多或少“跟风入市”,砸钱做综艺、搞真人秀,但真正值得一看的节目却寥寥无几。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发文点评:“如今越来越多没营养的综艺节目占据了市场的主体,而《朗读者》却别具一格,‘慢下来’用朗读做电视,这才是真正稀缺而有价值的电视文化。《朗读者》证明文化类节目未必‘冷’。”

  “其实文化类节目该怎么突围,我觉得首先还是我们期待着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有所改善。”董卿说。《朗读者》节目组除了把这份对精神文化的尊重移植到节目中来,还在节目之外扛起了更多责任。节目组在北京、广州、杭州等城市设置的流动朗读亭引起很大反响。作为节目的一个“强设置”,在刘欣看来这能起到情感上的纽带作用,“走到朗读亭,借助朗读,把我们每个人联系到一起”。而这也是节目贴近性的一种体现,他说:“我觉得很多人都有倾诉情感的欲望,我们只是帮他们找到了一个出口而已。”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