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长生殿》中杨贵妃的形象

杨玉环 时间:2018-04-1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杨玉环】

  洪升的《长生殿》主要描写了唐玄宗和杨贵妃的凄美爱情故事。那么《长生殿》中杨贵妃的形象是怎样的呢?下面一起来看看!

《长生殿》中杨贵妃的形象

  洪升,清初戏曲家,《长生殿》的创作过程长达十多年,一共改稿三次。洪升在《长生殿例言》中所说,第一稿写于杭州,剧名《沉香亭》,中心是写李白的遭遇,大概在康熙十二年(1673)前完成。第二稿写于举家迁居北京之后,删去了李白的情节,改写为李泌辅佐肃宗中兴,更名《舞霓裳》,写成于康熙十八年(1679)。最后一稿,改为 “专写钗合情缘,以《长生殿》题名”,在康熙二十七年(1688)完成。关于《长生殿》,有人认为作者借用唐代以来脍炙人口的唐明皇、杨贵妃的故事,来抒写历史兴亡。有人认为是单写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洪升在《长生殿自序》中说:“余览白乐天《长恨歌》及元人《秋雨梧桐》剧,辄作数日恶”。由此可见,他深为这些作品所感动,不满意前人给予李、杨的最后结局,他发挥自己的创造性,使之有所发展。

  《长生殿》全剧一共50出,内容丰富,规模宏大。它以李隆基和杨玉环的故事作为主线,并对当时社会、政治进行了全方面的描绘。我不去解析《长生殿》的主题意义,就杨贵妃这一形象进行分析。

  白居易的《长恨歌》是洪升写作《长生殿》的最早依据。当时白居易正在周至任县尉,这首诗是他和友人陈鸿、王质夫同游仙游寺,有感于唐玄宗、杨贵妃的故事而创作的。在白居易的笔下他写道: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从这些描写中,可以看出白居易的情感趋向,他把唐明皇荒于政务归结于杨贵妃的专宠,认为玉环红颜祸国。而在洪升的笔下,杨贵妃不再是一个“具有祸水的红颜女子,她只是一个对真爱那么的执着,并一生追求的女子。

  一、 玉环的真

  杨贵妃在《长生殿》的初次露面是在第二出《定情》中。(丑扮高力士,二宫女执扇引旦扮杨贵妃上)。“恩波自喜从天降,浴罢妆成趋彩仗”,当玉环知道玄宗册封她为贵妃,无限欢喜,她和玄宗见面,反复唱到:惟愿取,恩情美满,地久天长。这句话出现了四次,道出了玉环的最初梦想,他希望玄宗能一天喜欢她,就像玄宗给她的盟誓:朕与妃子偕老之盟,今夕伊始。(袖出钗、盒)特携得金钗、钿盒在此,与卿定情。

  玉环希望自己的爱情“情似坚金,钗不单分盒永完”,但是作为古之帝王,要皇帝专一爱一个人是很难的。如果一个男子无法专一对待一个女子,那么女子会很失落,会嫉妒别的受宠的女子。洪升第一次写玉环的妒是在第六出《傍讶》中:前日万岁爷同杨娘娘游幸曲江,欢天喜地。不想昨日娘娘先自回宫,万岁爷今日才回,圣情十分不悦。这是李、杨的第一次闹别扭。而这一切都是一个真实女子的反应,她容忍不了对方对爱情的不专,所以她才会怄气。

  玉环的第二次妒是在第十八出《夜怨》和第十九出《絮阁》。作者运用两出的的篇幅写玉环的嫉妒和干涉玄宗。第十八出玉环听到丫鬟说皇上已去翠华西阁了。玉环听到丫鬟的打听,“闻言惊颤,伤心痛怎言”。玉环想起昨日还恩爱无比,今日却寂寞空房。她伤心,她不知君心,霎时更变。她无法容忍,竟然第二天擅闯翠华西阁,质问玄宗。其实玉环深知皇恩似天,说变就变,第一次因为嫉妒被玄宗迁出,她知道自己这次这么闹,也许会忍得龙颜大怒。“媚处娇何恨,情深妒亦真”, 洪�正是抛弃了传统观念对妇女之“妒”的指斥,而以对个性的关注和人情的体味为基点,去审视和描绘杨玉环之妒。”因为她的真实,她无法克制自己。

  二、 玉环的美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五记载:初,武惠妃薨,上悼念不已,后宫数千,无当意者。或言寿王妃杨氏之美,绝世无双。上见而悦之,乃令妃自以其意乞为女官,号太真;更为寿王娶左卫郎将韦昭训女。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六记载:甲辰,禄山生日,上及贵妃赐衣服、宝器、酒撰甚厚。后三日,召禄山入禁中,贵妃以锦绣为大襁褓,果禄山,使宫人以财舆舁之。上闻后宫欢笑,问其故,左右以贵妃三日洗禄儿对。上自往观之,喜,赐贵妃洗儿金银钱,复厚赐禄山,尽欢而罢。自是禄山出入宫掖不禁,或与贵妃对食,或通宵不出,颇有丑闻于外,上亦不疑也。

  洪升在《长生殿》中删除了以损害李、杨爱情的一切描写,他删去玉环为寿王之妃的事实,他也不去写玉环和安禄山的传闻。他要把玉环塑造成一个完美的女子。他在《定情》中这样写道玉环和玄宗的开始:昨见宫女杨玉环,德性温和,丰姿秀丽,卜兹吉日,册为贵妃。洪升就这样简单交代了他们的相遇,他从外在和内在两方面全面塑造玉环的美。

  在《春睡》中这样描写玉环:性格温柔,姿容艳丽,漫揩罗袂,泪滴红冰;薄试霞绡,汗流香玉。在《窥浴》中写道:亭亭玉体,宛似浮波菡萏,含露弄娇辉。轻盈臂腕,消香腻。绰约腰身荡碧漪。明霞骨,沁雪肌。一痕酥透双蓓蕾,半点春藏小麝脐。这两段描写出玉环的外貌形体之美,在《舞盘》中从技艺方面写道玉环的美:浑一似天仙 月中飞降。飘然来又往,宛迎风菡萏。举袂向空欲去,乍回身侧度无方。一体态娇难状。……宛若�风回雪,恍如飞燕游龙。玉环舞蹈技艺超群,就像仙女一样迷人。

  通过这些描写,洪升塑造出一个美丽的女子,但是这都是外在之美,他在《埋玉》这出里呈现出一个内外皆美的贵妃。

  当众将士要求玄宗杀贵妃时,贵妃并没有央求皇上救命,反而劝说皇上:事出非常惊诧,已痛兄遭戮,奈臣妾又受波查。是前生,事前生,事已定薄命应折罚。忘吾皇急切抛奴罢。玄宗还是无法割爱,玉环又劝道:臣妾受皇上深恩,杀身难报。今事势危急,望赐自尽,以定军心,陛下得安稳至蜀,妾虽死犹生也。玄宗还是无法让玉环死,他说你若捐生,朕虽有九重之尊,四海之富,要他则甚!宁可国破家忘,决不肯抛舍你也!面对如此尴尬的境地,玉环知道如果她不死,也许事情会有变,她痛心对玄宗说到:陛下虽则恩深,但事已至此。若再留恋,倘玉石俱焚,益增妾罪。望陛下舍妾之身,以保宗社。玉环央求玄宗下旨,她害怕最后殃及皇上,在这里,我们看到是一个为爱而甘愿去死的女子。

  三、玉环之痴

  玉环在死之际,仍然惦记着玄宗,她对力士说:高力士,圣上春秋已高,我死之后,只有你是旧人,能体圣意,须索小心奉侍。她处处为皇上考虑,担心自己走后无人照顾。当她化为鬼魂,仍然念念不忘当年的盟誓:恩已虚,爱已虚,则那长生殿里的誓非虚。就是情可辜,意可辜,则那金钗钿盒的信难辜。

  第三十七出《尸解》中写道玉环内心的思念:只是再寻不到皇上跟前,重逢一面。我想生受深恩,死亦何悔。只是一段情缘,为能终始,此心耿耿,万劫难忘耳。玉环并没有怪罪玄宗在危难之际,抛弃她,而是日日思念如何再见皇上一面。当织女说“你共他两边既恁疼热,况盟言曾共设,怎生他徒地心如铁,马嵬坡便忍将伊负也?”指责皇上的负恩时,玉环极力为皇上辩护:岂是他顿薄劣,想那日遭磨劫,兵刃纵横,社稷阽危,蒙难君王怎护臣妾?妾甘就死,死而无怨,与君何涉!

  洪升通过这几方面的描写,塑造出一个全新的玉环。他对玉环给予肯定和赞美,她不再是一个红颜祸水的代表,而是一个对爱很真很痴的普通女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