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新婚与旧鬼徐志摩的诗歌

徐志摩 时间:2018-08-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徐志摩】

  新娘

  郎呀,郎,抱着我

  他要把我们拆散;

  我怕这风狂如虎,

  与这冷酷的暴烈的海:

  看呀,那远远的山边,

  松林里有火光炎炎;

  那是为我点着的灯台。

  新郎

  你在我的怀里,我爱,

  准敢来将你侵犯;

  那是北极的星芒灿烂。

  鬼

  跟我来,负心的女,

  回我们家去,回家去

  这是我的话,我的声

  我曾经求你的爱,

  你也曾答我的情,

  来,我们的安乐窝已经落成

  快来同登大海的彼岸。

  新娘

  紧紧的楼住我,我的爱

  他责问我已往的盟约,

  他抓我的手,扼我的腕,

  郎呀,休让他将我剽掠。

  他要剜去你的心头肉,

  我抵抗他的强暴无法:

  他指着那阴森的地狱,

  我心怯他的恫吓:——

  呀,我摆不脱曾经的盟约!

  新郎

  偎着我,闭着你的眼:

  就只你与我,地与天,

  放心,我爱,再没有祸变。

  鬼

  偎着我,跟着我来,

  我是你的保护与引导,

  我不耐烦等着,快来,

  我们的斩床已经安好。

  是呀,新的房与新的床,

  长生不老,我是夫,你是妻,

  乐园在眼前,只要你的眼闭,

  来呀,实现盟约的风光。

  新娘

  饶着我,再说一句话,

  趁我的心血不曾冷,

  趁我的意志不曾败,

  趁我的呼吸不曾凉。

  不要忘记我,我的郎,

  我便负心,你不要无常,

  留给我你的心,我的郎君,

  永葆着情真与思缘;

  在寂寞的冷落的冬夜,

  我的魂许再来临,我的郎君

  新郎

  定一定心,我爱,安你的神

  休教幻梦纠缠你的心灵:

  那有什么变与死,除了安宁

  鬼

  罪孽!脆弱的良心,

  这是人们无聊的收成!

  你将来重复来临,

  只见他的恩情改变,冷淡,

  也让你知道那苦痛与怨恨

  曾经一度刺戟我的心坎;

  只见一个更美而的新人

  占据你的房栊,你的床棂,

  你的恋爱,与他儿女产生:

  那时候你与我,

  在晦盲的昏暮

  颠播,呼号,纵横。

  《希望的埋葬》

  希望,只如今……

  如今只剩些遗骸;

  可怜,我的心……

  却教我如何埋掩?

  希望,我抚摸着

  你惨变的创伤,

  在这冷漠的冬夜

  谁与我商量埋葬?

  埋你在秋林之中,

  幽涧之边,你愿否,

  朝餐泉乐的峥琮

  暮偎着松茵香软?

  我收拾一筐的红叶,

  露凋秋伤的枫叶,

  铺盖在你新坟之上--

  长眠着美丽的希望!

  我唱一支惨淡的歌,

  与秋林的秋声相和;

  滴滴凉露似的清泪,

  洒遍了清冷的新墓!

  我手抱你冷残的衣裳,

  凄怀你生前的经过--

  一个遭不幸的爱母,

  回想一场抚养的辛苦。

  我又舍不得将你埋葬,

  希望,我的生命与光明!

  像那个情疯了的公主,

  紧搂住她爱人的冷尸!

  梦境似的惝恍,

  毕竟是谁存与谁亡?

  是谁在悲唱,希望!

  你,我,是谁替谁埋葬?

  "美是人间不死的光芒,

  不论是生命,或是希望!

  便冷骸也发生命的神光,

  何必问秋林红叶去埋葬?"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