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莫言短篇小说《天才》

小说 时间:2017-08-2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小说】

  蒋大志少时,被村里的长、学校里的老师公认为最聪明的孩子。他生着一顆圆溜溜的脑袋,两只漆黑发亮的眼睛,一看模样就知道是个天才。那时候,老师夸奖他,女同学喜欢他,我们他的男同学,总感到他别扭,总是莫名其妙地恨他——现在,我们知道了那种不健康的感情是嫉妒。老师常常骂我们的脑袋是死木疙瘩,利斧劈不开一条缝,要我们向蒋大志学习。我们的一位叫“花猪”的同学反驳老师:蒋大志的脑袋跟我们的脑袋不一样,让我们怎么学?难道让爹娘重新回我们一次炉吗?“花猪”的话把那位外号“狼”的老师逗笑了。“狼”看看蒋大志那顆在一片脑袋中出类拔萃的脑袋,叹一口气,说:是不能学了,你们也无法回炉——出窑的砖,定型了。我们回家把“狼”的话向家长转述了,家长们也只好叹息。

  从此后“狼”便把大部分精力倾注到蒋大志身上,对我们这些蠢材放任自流。蒋大志也不事负“狼”的期望,先是在地区小学生作文比赛中获得一等奖,继而又写了一篇題为(地球是顆大西瓜》的科幻文章,在(小学生科技报>发表了。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成了村里人半个月内的主要话題。蒋大志的爹蒋四亭也兴奋得要命,逢人说不上三句话就扯出儿子的话头来。后来,人们一见他的面,索性劈头便说:老蒋,你这个儿子是怎么做出来的?把秘诀传传,我们也去做个天才。老蒋听不出人们话语中的讥讽之意,反而十分认真地说:哪里有什么秘诀?一样的父精母血,一样的炕东头滚到炕西头,要说有什么,就是这孩子生下来就睁着眼。老蒋还说,如果吃得好一点,蒋大志还要聪明。听话的人说:老蒋,别让你儿子再聪明了,他要再聪明俺那些孩子就该捏死了。

  我明白了蒋大志的聪明与他那颗大脑袋有关后,就开始酝酿一个阴谋。“花猪”是主要的策划者。我们的目的是打坏蒋大志的脑袋,但又不能被“狼”发现。有人提议夜晚把他骗出来,从后脑勺上给他一闷;有人提议放学后躲到胡同里,当面给他一砖头。这些办法都被“花猪”否定了,说这样搞非倒大霉不行。“花猪”想了个办法:拉蒋大志打篮球,用篮球砸他的后脑勺,第一是不破皮不出血,“狼”抓不到把柄;第二可以把事情解释成传球失误。这办法得了我们的一致喝彩。我们说:“花猪”你才是真天才呢,蒋大志会写几篇破作文算什么天才?

  有一天上体育课,“狼”照老例给我们一个篮球,让我们到球场上去胡闹。球场上坑坑洼洼,碎砖烂瓦到处可见,球场边上有一棵槐树,树干上绑一个铁_,就算篮筐。女生们在一起玩跳绳、方、毽子,男生在一起抢篮球,嗷嗷叫着跑了一阵子,“花猪”挤挤眼,我们会意,故意拥挤在一起,把蒋大志推来去,先把他搞得晕头转向,然后,不知是谁冷不防扬起两把浮土大喊着:地雷爆炸了。浮土迷了许多人的眼,当然蒋大志的眼迷得最厉害。我看到篮球传到“花猪”手里,他双手抱球,举到头上,镌足了劲,对着蒋大志的后脑勺子砸过去。砰!篮球反弹回去,蒋大志就地转圈。我们叫着追篮球去了。蒋大志一个人站在IP儿哭。

  后,大家都担心蒋大志向“狼”报告。“花猪”跟我们几个骨干分子订立了攻守同盟。我们等待着“狼”的惩罚,每天上课时都提心吊胆。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们继续蠢笨,蒋大志继续聪明。

  几年之后,我们毕了业,很自然地回家种庄稼做农民,只有蒋大志一个人考到县一中去继续念书。我们与蒋大志拉开了距离,那种奠名其妙地恨人家的感觉无形中消逝了。当我们趁着凌晨水去河里挑水时,经常能碰到蒋大志背着书包、口粮匆匆往学校赶。我们很恭敬地问候他,他也很礼貌地回答。我记得那时他的脸很苍白,神情很郁,走起路来飙飘的,好像脚下没有根基。

  又过了几年,听说他考上了大学,而且还是很名牌的大学。我们听到这消息,一点儿也不感到吃惊。我们感到这是应该发生的事情,蒋大志有那么大、那么圆的脑袋,他不去上大学,这个世界上谁还配上大学呢?

  好像是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夏季,我、“花猪”等人在河堤上守护堤坝。河里水很大,淹没了桥梁,但决堤的危险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坐在河堤上下五子棋玩。蒋大志的爹找到我们,说蒋大志放暑假回来了,被河水隔在了对岸,刚才乡政府摇电话过来,让我们绑几个葫芦渡他过来。我们很爽快地答应了。

  渡他过河后,他穿着一条裤头站在河堤上发抖,周身的皮肤土黄色,一身骨头,显得那头更大。我们不约而同地想起在篮球场上算计他的事,都觉得心里愧愧的。

  “花猪”说:兄弟,当年我打了你一球,原想把你的天才打掉哩。

  他笑着说:真要感谢你那一球呢,你那一球把我打成天才了。

  “花猪”问:哪有这样的事?

  他说:你们等着看吧。

  我问:兄弟,你在大学里学什么呢?

  他说:大学里学不到什么,我正准备退学呢!

  我说:使不得。兄弟,你是咱村多少年来第一个大学生,大家都盼着你成大气候呢。你成了大气候,我们这些同学也跟着沾光。

  他摇摇头,显然是走神了。

  我们听到蒋大志退学回家的消息,都大吃了一惊。多少人想上大学去不了啊!吃惊之后,我们也感到惋惜,像我们这些蠢猪笨驴,在庄户地里土倒粪,原是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命定了。但你蒋大志长了颗那样的脑袋,在庄户地里不是白白糟蹋了吗?我找到几个当年合谋陷害蒋大志的同学,想一起去劝劝他。我们想,书念多了的人,有时也会犯糊涂,他哪里知道庄户地里的厉害?要是真有十八层地狱,庄户地里就是第十八层了!权贵人家的狗,也比我们活得舒坦。

  我们推开他家的栅栏门,一条尖耳朵的小黄狗摇着尾巴欢迎我们。他家的四间瓦屋还算敞亮,满院子向日葵开得正热闹。我们才要喊,他的爹已经出来了。他压低了门问:

  “你们有什么事?

  “花猪”说:

  听说大志兄弟退了大学,我们想来劝他,让他别犯糊涂。

  他爹摇摇头,说:

  我和他娘把嘴唇都磨薄了!这孩子,从小主意大,认准了理儿,十头老牛也拉不回转。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