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对沈石溪动物小说中儿童教育观念的探析

小说 时间:2018-10-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小说】

  【摘 要】 沈石溪的动物小说对动物世界进行了生动的描写和深刻的思考,并蕴含着“美育观”、“生存观”、“生态观”,对儿童成长具有一定的教育作用和意义,因而深受当代儿童读者的喜爱,是广大少年读者了解动物、亲近自然的平台。

  【关键词】 沈石溪;动物小说;儿童教育观念;美育观;生态观

  在云南文学作家群里,有一位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的儿童文学作家――沈石溪。他以优美而生动的语言,通过对动物社会生活和动物心理的描写,展现着动物与动物、动物与人类之间的关系,从动物性与人性的角度表达着他对生命意识的独特理解,对儿童的教育有很大的作用和意义。

  一、沈石溪动物小说中呈现的美育观

  儿童读物是伴随着儿童成长的不可缺少的教育材料。沈石溪的动物故事多发生在美丽而神奇的西双版纳,在一幅幅边陲的自然美景中,讲述一个个在丛林中发生的故事,潜移默化地培养着小读者对大自然、对美好事物的认识、感受和欣赏的能力。尤其在城市化越来越发达的今天,许多儿童很少有机会真正的走进大自然,但沈石溪的动物小说,却让儿童看到了陌生、新奇而神妙的动物世界,“森林里古树参天,野竹丛生,金黄的麂子在草坪上悠闲散步,洁白的鹭鸶在蓝天自由翱翔。那巨大的榕树撑开几十条手臂,像欢迎我们的到来。”[1],儿童被引导进入这自由宽广、美丽而宁静的审美空间。他的《第七条猎狗》、《和乌鸦做邻居》等都能契合儿童的心理,在带给孩子们审美的快乐的同时,提升和丰富着他们的审美感受和审美情趣。

  沈石溪还有许多表现动物世界中父母冒着生命危险给幼崽觅食、保护幼崽的故事,让孩子在接受、明白、领会父母关爱的同时,也学会以感恩之心看待世界。《老鹿王哈克》中母鹿安娜为救即将分娩的小生命,违反了鹿求生的本能保护幼崽。《再被狐狸骗一次》、《红奶羊》、《棕熊的故事》里的公狐狸、公狼黑宝、母熊宁愿牺牲性命也要保护孩子。作品借儿童对动物天然亲近的情感,把他们带进动物世界,以情感的魅力打动感染着他们,这种教育方式远远胜过单纯的说教。

  沈石溪在讴歌母爱的同时,也不忘指陈动物身上的陋习,来警醒阅读者。《单臂猿的末日》借的单臂猿告诫读者:“要想改变自己的境况,要想在竞争激烈的社会生活中赢得成功,要靠自己坚忍不拔的努力,靠自己的实力”;《小气鬼猴的诞生》让儿童明白自私是不好的行为;《板子猴》启迪孩子们:外貌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学会养成勤劳、刻苦的好品德,成功是属于努力的人。作者就这样让儿童读者在阅读故事的过程中,寓教于乐地学习动物主角所具备的传统美德,摈弃陋习,塑造优秀的人格品质。

  二、沈石溪动物小说中呈现的生存教育观

  沈石溪的动物小说是人类现实的艺术化,通过对动物生活、命运和动物间关系的描写,折射出了人类社会,对儿童生存观念的形成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沈石溪毫无掩藏地表露对王者意识的赞扬,并把这种争当强者的意识传达给小读者。《疯羊血顶儿》小羊血顶儿立志长大为母亲报仇,不断改变自己懦弱的性格,最终成了英雄。《混血豺王》中的白眉儿历经波折,血液中的强者意识终被唤醒,并走上了豺王的宝座。这些原始森林中的强者形象,不仅表现了残酷的生存竞争下争当王者的勇敢,同时也表现了对顽强生命力的赞美。让儿童读者从中感悟到生命的艰难,也体会到竞争的残酷,更学会开发自己的潜能,培养积极向上的王者性格。而那些隐含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生存主题的《象冢》、《老鹿王哈克》等,则传达出:必须努力上进成为优秀的人,才能在充满竞争的社会中生存的教育思想。作者在直面剖析动物世界生存的状态中,给读者以一定的警示,只有让自己变得优秀,才能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立足。

  沈石溪在创作中还能抓住了动物群居的特点,给我们建构了一个充满和谐、团结友爱的动物乐园。《象警》里,各种动物在大象的保护下愉快的在河里嬉戏,“兔子就在黄鼬面前喝水,马鹿就在红毛豹跟前嬉戏,谁也不提防谁,谁也不躲避谁,好一派和平的景象。”[2]《太阳鸟和眼镜蛇》里,弱小的太阳鸟面对劲敌眼镜蛇的入侵,团结一致、成群结队的合作下把强大的眼镜蛇置于死地。使儿童既感受到动物之间温暖的友谊,又能使以自我为中心的寒冰慢慢融化,从而培养出团结意识。

  三、沈石溪动物小说中呈现的生态教育观

  当今社会,生态保护成为了一个常新的话题,保护生态应从儿童开始抓起。沈石溪用有趣、生动的文字讲述发生在动物与人之间的奇闻趣事,力图让儿童在阅读中了解动物的生活习性,培养儿童与动物、自然的亲和力,帮助儿童建立起与自然和谐相处、保护自然与动物的生态意识。他对在利益面前人类伤害动物的贪婪行为进行揭示,让儿童读者领会到保护生态的重要性。《黑天鹅紫水晶》通过黑天鹅的故事呼吁人类善待动物,停止杀戮;《从非洲来的雌象麦菲》里可恶的捕猎者打乱了雌象麦菲平静、惬意的生活,让它在异族的象群里饱经沧桑、受尽磨难。《斑羚飞渡》中人类为了利益把无辜的斑羚逼到绝壁,斑羚群只能牺牲老斑羚来赢得种群的生存机会。作品以一个个血淋淋的故事教育儿童读者――保护生态、关爱动物也是在保护人类自己。

  四、沈石溪动物小说对儿童想象力的扩展

  儿童的想象力是其创造能力的能源,很多知识的学习或技能的掌握都有赖于儿童有目的的再造想象和创造想象。沈石溪的动物小说带领孩子们走进了一个个陌生而有趣的森林乐园,以动物主角人格化的写作方式引发、扩展和锻炼着儿童们的想象能力。如《狼王梦》中小狼双毛受欺辱的心理:“它无法理解紫岚怎么会变成如此不同狼情的虐待狂。假如它犯了什么过错而遭受惩罚,它尽管也难受,但还能想得通,最使它伤心的是无缘无故被欺凌。”读者跟随小狼双毛的心理变化,而展开自己的想象。沈石溪深深懂得“处于创造状态的儿童,其观察力、想象力和理解力是十分活跃的。”[3]如《鸟奴》写鹩哥水晶球与蛇雕武大的打斗的场面“武大抓着水晶球,顽强地往上拉升……水晶球始终没放弃反抗,还在空中时,就拼命用嘴啄咬武大胸脯,被带进元宝状鸟巢后,更是嘴啄和鸟爪并用……”这惊险紧张而又激烈曲折的情节,充分调动了儿童的想象,从而扩展和丰富了想象空间,培养了儿童的想象力和理解作品的能力。

  总之,沈石溪的动物小说,给儿童构建了一个和谐、纯真的世界,帮助孩子健康全面的成长,扩展儿童的想象力,守护着童心对自然的渴望,引导儿童审美的自然走向,对儿童读者美育观、生存观、生态观的形成有极其重要的教育意义,我们期待着更多的作家像沈石溪一样创作出更多适宜儿童阅读、塑造儿童灵魂的佳作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