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告别纽约儿童小说

小说 时间:2018-10-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小说】

  美丽的纽约,飘着鹅毛大雪。

  纽约的天气预报很准,说要下大雪,果真鹅毛满天飞了。美国的大雪一点儿也不文静,显得任性而奔放,大片大片的雪花飘下来,看上去跟梨花一样美丽。每朵雪花都是寄给春天的信,约请春天快快到来。

  早晨,谢辽沙起床后一掀窗帘,就惊讶地叫起来:“啊!我的天!多少白色的蝴蝶呀,把天都遮住了。”

  要不是有玻璃挡着,正在外面撒野的大雪就飘进来了。雪是从昨天晚上开始飘的,落在宽阔的时代广场,落在自由女神的身上。华尔街头那头金光闪闪的大铜牛,也快被白雪覆盖了。

  隔着窗玻璃,谢辽沙满脸欣喜地望着外面的大雪,不住地赞叹着:“这雪真白啊,比白面还白,比白俄罗斯还白。”

  谢辽沙幽默地说着,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夸张,还有些顽皮的样子。谢辽沙长着红头发、高鼻梁、黑眼睛,看上去是个十足的美国帅小子。其实,谢辽沙并不是纯种美国人,而是一个中美“合资”的帅气的混血儿。

  他老爸谢金光是中国深圳人,他老妈麦当娜是美国纽约人。一个中国男人和一个美国女人,结婚以后,就生了谢辽沙这个中美“合资”的聪明男孩儿。

  谢辽沙因为是中美“合资”的孩子,他的身份有些特殊,他有美国国籍和中国国籍,是个双重身份的孩子,既是美国公民,也是中国公民,也叫国际公民。

  谢辽沙出生在美国,他会说英语和汉语,英语和汉语都是他的母语。

  谢辽沙虽然会说汉语,但他的汉语没有英语说得好,他的汉语是跟爹地谢金光学的。谢金光说,他要让儿子精通汉语和英语,他对谢辽沙的培养目标是“基础扎实、身心健康、气质高雅、能力综合,具有中国文化根基的国际公民”。谢辽沙生活在一个英语大环境,爹地谢金光虽然教他汉语,但他的汉语并不理想,后来又在一家少儿汉语培训班培训以后,谢辽沙的汉语水平这才大有进步,为这,谢辽沙有些小小的得意,用他的话说,他现在是汉语小灵通了。

  他这个汉语小灵通,第一次跟奶奶通越洋电话时还闹过笑话。

  那是他五岁那年过新年,他没有和爹地妈咪去时代广场看苹果倒计时,因为最早倒计时是在美国纽约开始的,而美国纽约人的绰号叫big apple(大苹果),所以时代广场的倒计时叫苹果倒计时。

  中国人过新年有拜年的习惯,谢金光拨通电话,让儿子谢辽沙给奶奶拜年问好。

  电话通了,谢辽沙拿着电话跟奶奶说:“喂,奶奶吗?祝你新年好!祝你福如东海不流水。不不,错了,我祝你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老松树,又错了,祝你寿比南山不老松!”这些问候的话都是爹地谢金光教他的,他没记牢,所以说得有些乱七八糟,但奶奶还是听明白了那意思,乐得奶奶心花怒放。

  “谢谢宝贝孙子,奶奶也祝你新年好!”奶奶乐呵呵地说,“祝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早点儿长成大小伙子。”

  “谢谢奶奶。”谢辽沙那时还不太明白奶奶这个称呼的含义,突然想喝奶了,就问奶奶,“奶奶是一种什么奶?是牛奶还是羊奶,还是酸奶?”

  奶奶一听乐傻了,笑着说:“奶奶不是牛奶也不是羊奶,更不是酸奶,是世界上最好喝的奶!”

  “你喝奶奶?奶奶没爷爷好喝,你喝爷爷不?”奶奶在那边使劲儿笑。

  谢辽沙一听傻了,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他结结巴巴地说:“我只喝过奶奶,没喝过爷爷,不知道爷爷味道怎样。”

  听了谢辽沙和奶奶的对话,爹地谢金光和妈咪麦当娜差点儿没笑死。

  笑够了,谢金光用手刮着谢辽沙的鹰钩小鼻子,说:“你这个汉语小灵通,我看你是汉语不灵通。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你还要好好学习啊,小总统阁下。”

  谢辽沙的总统阁下的称呼是这样来的,谢辽沙在学校演节目时,演过少年华盛顿,他的理想很远大,他说他长大了,要像华盛顿那样竞选美国总统,就这样,他得了个“校园小总统”的称号。家里人有时也叫他小总统,他也以总统自居,别人喊他小总统,他也答应。有同学问他白宫什么样,他没去过白宫,回答不上来,就乐呵呵地说:“我是白宫未来的总统,我想让它什么样它就什么样。”

  谢辽沙出生在美国,但他很快就要成为深圳的小公民,到深圳上学了,因为爹地的公司在中国深圳开了一家分公司,爹地被派到深圳分公司工作了。

  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只猴子满山走。为了一家人不分开,妈咪麦当娜这个出色的护士,也联系好了深圳的一家医院,要到深圳上班了。

  在深圳有不少中外合资的企业,也有一些中外“合资”的家庭,生一些像谢辽沙这种中外“合资”的孩子是很自然的事儿。

  谢辽沙知道爹地和妈咪要到深圳工作,但什么时候走他不知道,他跟他们说了,他哪儿也不去,就在纽约上学。他觉得纽约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这里有著名的百老汇、华尔街、帝国大厦、格林威治村、中央公园、联合国总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大都会歌剧院等名胜,他舍不得跟它们说拜拜。

  谢辽沙正在欣赏着窗外的大雪,妈咪喊了起来:“谢辽沙,快起床!”

  “我早就起来了。”谢辽沙有些兴高采烈地说,“妈咪,爹地,这雪太美了,我真想写一首诗。”

  “好啊!好啊!”麦当娜说着,拿来一条毛茸茸的兔毛围巾,围在儿子的脖子上。她看看帅气十足的儿子,拍拍他的小脸,说:“宝贝,你就是一个诗意的男孩。我们去欣赏雪景吧,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欣赏纽约的雪景了。”

  “我不围兔毛围巾,我反对屠杀动物。”谢辽沙喊叫着,把围巾扯下来,非常生气地扔在沙发上。

  “妈咪也反对屠杀动物,这是人造兔毛围巾。”麦当娜说着,把围巾重新围在儿子的脖子上,“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欣赏纽约的雪景了,不要浪费时间。”

  “为什么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欣赏纽约的雪景了?”谢辽沙不解地看着妈咪。

  “我们就要去中国深圳了。”

  “我不去中国!”谢辽沙皱了一下眉头,说,“中国没有美国好。”

  “胡说八道!”谢金光进来说,“美国有的,中国都有;美国没有的,中国也有。中国是个地大物博的文明古国,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

  谢辽沙有些不信,说:“美国有第一任总统华盛顿。”

  “中国有文明始祖炎帝黄帝。”

  “美国有蜘蛛侠,中国有吗?”谢辽沙想难住爹地。

  “中国有孙悟空,比蜘蛛侠厉害多了。”谢金光说着,滑稽地做了个猴子挠痒痒的动作,把儿子和妻子都逗笑了。

  “美国有著名的惠特尼峰,4417米。”

  谢金光笑着说:“小菜吧你,喜马拉雅山知道吗?其主峰珠穆朗玛峰,海拔8844.43米,是地球上第一高峰。”

  “那……”谢辽沙歪着脑袋问,“美国有帝国大厦,中国有吗?”

  “中国有万里长城,在太空都能看见。”谢金光自豪地说,“再说了,深圳也有非常宏伟的建筑——地王大厦,在中国大陆排名第三,世界排名第八,同时也是中国最高的钢铁建筑物,仅次于纽约的帝国大厦。”

  “不要打嘴仗了你们。”麦当娜笑着说,“美国和中国都了不起,行了吧。走走!我们快去看雪景吧。”说着,拉着他们就走。

  外面的雪越来越大,大朵大朵的雪花,随着寒风扑面而来,让人有些睁不开眼睛。

  雪花像一群调皮的孩子,钻进谢辽沙的围巾和领口,它们用小舌头把谢辽沙的头发和脖子舔得湿漉漉的。但谢辽沙一点儿也不生气,他把那些美丽的雪花当成他的朋友,很愿意跟它们玩。

  漫天的大雪,给谢辽沙带来好心情。

  “好啊,你说吧。”谢金光说。

  “为什么自由女神老站着?”谢辽沙问。

  “因为站着可以减肥。”麦当娜说。

  “不对。”谢辽沙摇头。

  “她穿着裙子,坐下来怕走光。”谢金光说。

  谢辽沙又摇头:“你们说的都不对,我告诉你们吧,她不能坐下,因为她是雕像,想坐都坐不下。”

  一家人玩了半天,玩得很开心。玩着玩着,麦当娜突然想起什么,说:“我们乘地铁去买东西吧,还有些东西要买。”

  乘地铁的人很多,在地铁行乞的穷人也不少。他们大多是青壮年,黑人白人都有,也有跟谢辽沙年龄不相上下的孩子。他们穿着脏兮兮的棉衣,手里拿个铁皮罐,铁皮罐里有几个硬币,摇得哗哗作响,以引起人们的注意。

  他们一边讨钱,一边大声地诉说着:“可怜一下我这无家可归的人吧,我很痛苦,该死的老天爷又下雪了,我又冷又饿,请给我一些帮助吧,我需要食物和温暖,我三天没吃饱饭了,三天没睡安稳觉了,帮帮我吧。求你了好心人,我相信你们会得到上帝的保佑。”

  任乞丐们怎样诉苦,大多数人都不理睬他们,继续赶路或者躲着他们。

  讨不到钱,乞丐们并不生气,也不追着没完没了地纠缠,他们很文明,识相地走开。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