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极品驸马_小说阅读

小说 时间:2018-07-1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小说】

  暾欲谷走到一旁背对众人,不再说话。

  田归道双眉紧皱表情严肃,问道:“那么请问莫贺达干,你的明确答复是什么?”

  众人都明白,其实暾欲谷的态度已经十分明了,但田归道就是要从他的口中讨得一个准信。

  暾欲谷转过身来,冷冷道:“无论薛绍想要什么,让他自己来取。”

  “他会来的。”田归道站起了身来,脸色异常的严肃与刚强,“带着他的二十万大军。”

  气氛斗然剑拔弩张。

  诚然田归道不希望两国开战,但身为上国使臣,他的态度始终保持着一份强硬。

  “贵使休得恐吓于我。”暾欲谷根本不为所动,淡淡道:“此前突厥尚未起势大唐如日中天之时,裴行俭两次挥师三十万北伐草原,也不过扬汤止沸罢了。如今薛绍想凭二十万军队就灭亡突厥,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更何况他的处境也并不太妙,大周的女皇对他颇为忌惮,朝夕之间都想除之而后快。此间情由,你当我全不知晓吗?”

  “本官在其位谋其职,不问其他。”田归道平静的说道:“本官再问一次,莫贺达干当真是不肯交出王昱吗?”

  暾欲谷正要说话,艾颜斗然站了出来:“且慢!”

  众人一同看向艾颜。

  “议了许久,想必贵使已然疲累。不如暂回驿处歇息,晚些再续如何?”艾颜说道。

  田归道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一声不吭的走了。

  “你也回去,在帐篷里等我。”艾颜又对玄云子道。

  玄云子也走了。

  暾欲谷始终默默的看着,并未阻止。

  “坐下来,我有话同你讲。”艾颜先坐了下去,示意暾欲谷。

  暾欲谷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你我怕是有半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不知今日,有何高见?”

  “若非关乎生死存亡,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哪怕是一眼。”艾颜的表情是完全没有任何表情,例行公事一般的说道:“现在,我希望你这位突厥汗国的莫贺达干能够抛开我们的私人恩怨,认真的谈一谈国事。”

  “可以。”暾欲谷的语气很淡,但也算是一口答应了。

  “我认为。”艾颜的语气变得严肃,表情也很认真,“我们不能交出王昱。无论他曾经是谁,现在他是我们突厥汗国的驸马。如果因为薛绍的逼迫我们就将其交出,这不仅有辱国格还羞辱了骨咄禄可汗在天之灵。并且,这是向薛绍示弱,会更加的壮大其吞并草原的野心。最重要的是,就算我们交出了王昱薛绍一定不会善罢干休,他只会找出别的理由来继续向我挑衅,乃至达到他最终的目的。”

  暾欲谷听完后沉默了片刻,淡淡的说了两字,“赞同。”

  “我知道你信不过我。”艾颜说道,“但是针对王昱一事,我们的态度是统一的。”

  “那无非是因为,王昱对你来说还有价值。”暾欲谷不冷不热的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信不过你。除非,你能证明你自己。”

  “我当然可以。”艾颜说道,“你知道,我为何要将玄云子摒退吗?”

  “难道,你还打算出卖她不成?”暾欲谷冷笑,“她可是你患难与共的挚友,更是你无往不利的智囊。”

  艾颜的脸上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容,轻声道:“在国家与民族的生死存亡面前,任何私情都将变得微不足道。这句话,曾经是你说给我听。”

  戴着面具的暾欲谷动作略僵,转脸看向艾颜,“说吧,你打算怎么做?”

  “有一件事情,她没有告诉我,但是我猜到了。”艾颜说道。

  “何事?”

  艾颜凑近了一些,小声道:“薛绍的嫡长子薛麟玉,如今就隐藏在草原某处。”

  “什么?”暾欲谷声音一沉,“你能确定?”

  “没有十成把握。”艾颜说道,“但我知道,玄云子从黑沙碛口北上,薛讷给她派了一队军士护卫。领队之人,十有**就是薛麟玉。”

  “如何得知?”

  “直觉。”艾颜说道,“还有,薛麟玉托她带给克拉库斯的,一块玉佩。”

  暾欲谷沉默了片刻,“那又如何?”

  “别急。还有一件事。”

  “说。”

  “玄云子,已经怀有身孕。”

  暾欲谷动作再度一滞,“薛绍的骨血?”

  “不然,我为何要提?”艾颜说道,“这件事情,怕是连薛绍本人都不知晓。”

  “有意思。”暾欲谷慢慢的站起了身来,陷入了思考。良久过后,他说道:“诚然这两个人对薛绍来说十分的重要。但是以我对薛绍的了解,这或许并不足以要挟于他。”

  “你说得没错。薛绍就是那种为达目的能够豁出一切,甚至连自己都可以去牺牲的人。”艾颜说道,“若非是有这股子枭雄狠劲,他也不会有今时今日之气象。”

  “那你说这些,又有何意义?”暾欲谷问道,“既然不能利用此二人要挟于薛绍令他改变初衷,你为何又要自做小人出卖玄云子?”

  “当然大有意义。”艾颜说道,“薛麟玉隐藏在草原某处,一直都在利用薛绍军中的斥侯密语与玄云子保持联系。也就是说,薛绍那边能够得到的军情密报,大多来自他的儿子,薛麟玉。”

  暾欲谷一醒神,“你是说,我们利用玄云子和薛麟玉传递出虚假的军情,引诱薛绍上当?”

  “对。”艾颜说道,“无论将来玄云子如何看待于我,现在我不并不想伤害于她。包括薛麟玉乃至其他人,那都不是我的目标。此刻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并且与你一致。那就是,击败薛绍。”

  暾欲谷用他面具上的两个窟窿对着艾颜,冷冷注视,“听起来,这很真实。”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艾颜慢慢的踱起了步子,悠然道,“你我之间的矛盾,终究只是突厥汗国的家务之事。大敌当前,如果我们不能放下成见同仇敌忾,则汗国危在旦夕。到那时你我怕是连葬身之地都会没有,又何谈争权何谈私怨?”

  “怕是未必。”暾欲谷说道,“薛绍虽具枭雄之姿,但他并不愚蠢。他一定知道幅原辽阔人口众多的草原,是无法通过武力来彻底征服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铲除以我为首的牙帐领袖,重新培植起忠心于他的傀儡牙帐,如此方能达到他征服草原的目的。而你和你的儿子,想必就是他心目当中最理想的人选。”

  “你错了。你根本就一点也不了解薛绍。”艾颜说道,“就算最终他能赢,而且我和克拉库斯也还活着,他也一定不会让我们继续留在草原。”

  暾欲谷沉默了片刻,“总之,我无法信任你。”

  艾颜深吸了一口气,“我会用行动来证明。”

  “怎么讲?”

  艾颜说道:“我会说服默棘连可汗亲自挂帅,让克拉库斯亲自充任先锋,去打一场你意想不到的胜仗。”

  “不可能。”暾欲谷果断否决,“可汗年幼从未领兵,克拉库斯也没有上阵的经验。如此出战风险太大。”

  “大风险,才有大回报。”艾颜说道,“暂且抛开军事不讲,眼前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你必须思量。”

  “什么问题?”

  “眼下薛绍的矛头,直指于你。”艾颜说道,“在草原民众看来,你就是点燃这场战火的元凶。无论你和你的拥趸们面对战争有多么无畏,你也必须相信民心思定,草原的子民是不愿意打仗的。到时如果战事顺利,还自罢了。万一失利,你将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甚至不排除会有人将你的人头交予薛绍,从而平息这场无妄之灾。”

  暾欲谷沉默。这个道理很浅显,他早就想过了。

  艾颜继续道:“但是如果有默棘连可汗的挺身而出,局面将大为改观。到那时你和薛绍两个人的战争,就将变成突厥汗国举国上下万千子民和薛绍之间的战争。一个是孤军奋战,一个是同仇敌忾,你选哪个?”

  “战争,从来都是充满了变数。”暾欲谷仍旧不为所动,淡淡道:“你凭什么就能肯定,那场仗一定会赢?”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绝不会让克拉库斯陪着默棘连一起去冒险。”艾颜说道,“这也是你必须相信我的理由之一。你应该知道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伤害克拉库斯一分一毫。”

  “嗬嗬嗬!”暾欲谷突然大笑起来。

  艾颜脸色一沉,“你为何发笑?”

  “如此精深高明的苦肉计,不是你能想出来的。”暾欲谷不急不忙的道,“这又是你的智囊,玄云子的杰作吧?”

  “话不投机,我言尽如此!”艾颜咬了咬牙,愤恨的瞪着暾欲谷,“想不到大敌当前生死存亡,你堂堂男儿竟然比我还更像一名妇人,徒逞口舌之争全无半分心胸!”

  说罢,艾颜转身就走。

  她走得很急,显然十分愤怒。

  暾欲谷不为所动,只是淡然的注视着她的背影

  走到了帐篷边艾颜突然停住,冷不丁的扔了一句,“我差点忘了,你都已经不再是男儿。难怪如此,阴阳怪气!”

  “!!”

  帐篷的布帘被放下抖动之时,暾欲谷的身体也跟着一起颤抖了几下。

  但是很快,他冷静了下来,暗暗思忖道——

  “苦肉计?”

  “这会是苦肉计吗?”

  “如果不是,这将是绝佳的获胜之机。”

  “如果是……我又何妨,将计就计?”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