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小说阅读画家与鸭

小说 时间:2018-07-1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小说】

  九月,画家带一群学生在黄岛写生。

  秋高气爽,他认为,人生的风景莫不是在不断的行走中,才最美。写生也是行走中的一种享受,他总能把自己的生活调理得风生水起。

  画家也是大学教授,院长。按说外出的写生课,由任教老师带队就可以了,可他每年都跟着去。五十一岁,年纪一大把,却不显老。没有发福,没有白发,神采奕奕,身上还荡漾着青春时代的气息。这样的人很少见吧?也算“风流倜傥”的人物了。

  这次出来的二十六个学生里,男生才五个。他的身边,通常围坐着好几个女生,她们和他一起画风景。他画山,她们就跟着画山;他画水,她们也模仿水。画家心里甜蜜蜜,自我解嘲:可落到女人堆儿里了。一个“可”字,道出了他的性情。她们是散落在他周围的花朵,他愿意坐在花丛中画画。多少年了,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习惯了风华流转。

  这天黄昏,画家回到房间,把画框搁在窗台上。然后坐下来点了一支烟,狠吸几口,袅袅烟雾吐出了他的心思。打量着眼前的油画: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草木葱茏,一派诗意温馨的风光。

  来之前,他答应给她女儿画一个油画,那个跛脚的小女孩儿,还没见过大海。他说作为孩子十周岁的生日礼物送给她,她一直在电话里喊他“爸爸”。女人离婚也快十年了,他们相好了五年,女人对他很好。可他的心里装不下女人的孩子,无法说服自己软下心接受那个孩子,拖来拖去,一眨眼就五年了。

  这期间他也试着交往了几个女人,但都不如她对他感情真挚。放弃,有点不舍;继续,有些纠结。不过最近好多了,一个崇拜他的年轻漂亮的女子正与他打得火热。他想好了,在送这个画时要与女人坦白,不管她有多伤心,他也不要再回头。

  现在,透过窗户,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群白花花的鸭子。瞧见是写生基地的老板娘,手里挥舞着柳条,扭着丰硕的屁股赶鸭子钻窝。有一只落在后边,一拐一拐地几乎是跳着挪动,她便用柳条抽它,吓得它嘎嘎大叫。他看清它少了一只脚掌,很吃力地跳行。

  他莫名地跑出屋,想劝阻她的行为,说:这鸭少了只掌,你还打它?

  她狠狠地说:被老鼠咬了。一只残鸭,打它也嫌麻烦,改天宰了它!

  他的心紧了一下。

  他看到跛足鸭很吃力地钻了窝,她愤愤地在洞口堵上几块青砖,他还看到第一块砖顶了下鸭屁股。想到它站不稳,肯定就倒了,竟有点难过。

  画家又回到屋里,还没坐稳,手机就来了信息:雄鹰,我是你的小兔,快来吃我吧……

  这是那个火热女子发的。他想了想,还是回复了,说:快了,还有五天。

  其实,他这几天一直很惆怅,也很堵,忽然间没了往日的风轻云淡。一看见那只每天被驱赶着的鸭,内心就一阵悲凉。

  他反复地斟酌对女人要说的话,还有怎么跟那个孩子说,你不要叫我“爸”了,我不是你爸。可是,可是他说不出口。或许这不是他该说的,也没必要说。他只想把这段不短的关系画个圆满的句号,手却有点抖,怎么也画不圆。

  返程倒计时,坐在女人堆儿里画完最后一张画,又是晚霞满天时。他和学生们说笑着回到基地,在大门口就听到了鸭子的叫声,他寻声望去,刚好看见老板娘一手操刀,一手提鸭,正往水管那边走。

  他慌慌张张地追过去,大喊:别杀!我买了。

  说完递给她一张五十元人民币。

  她眉开眼笑,把鸭脖子塞进他手中。

  他抱起它,就像抱起一个小孩。

  那一瞬间,他想起了远方的女人和孩子,眼里泛潮。

  也想起了那个火热女子,他默默对自己说:权当一杯魅惑的烈性酒,在行走的风景中,醉了一回吧。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