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荔枝花开短篇小说

小说 时间:2018-07-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小说】

  认识彩娟是在梧州的古鳯村。

  一

  我受朋友之邀,从东海之滨来到梧州,担任南广高铁梧州段建设总监。监理部的车子把我接到古鳯村,到达古鳯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下了车,我轻轻地敲了几下门,还没有等里面回答就推门进去了。一位身着淡紫衣衫的女子,正坐在电脑前,目光相遇,相互点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女孩当时很拘谨的站了起来,她实在不知道应该和我这个陌生人说什么,我只能竭力保持自己的镇定,并微笑着自我介绍。我还没有说完,她居然就点了点头,然后微微一笑。于是我道了谢坐在办公桌前,她送来一杯茶,柔柔的声音问道:“先生,不好意思,请您说慢一点,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回头看着她,自己也禁不住笑了起来。大概是我的普通话不好,她一句也没听懂。我只得一字一句地说:“我是新来报到的总监。”她也笑了起来,笑的无拘无束。后来她告诉我她叫彩娟,有缘千里来相会,好象这就是天意。

  第二天一早,彩娟说:“古鳯的荔枝很有名气,带你去看荔枝花吧。”正是农历的正月,在家乡,这是最寒冷的时候,大雪纷飞的季节,怎么会有花开?院子外有很多大树,我这是第一次见到荔枝树,树干粗壮,爬满绿绿的苔藓,树冠巨大,像一朵绿色的云。树冠上长满紫红的嫩叶,嫩嫩的枝头开满绒绒的花儿,开得满树满冠,细看花小如豆,细细碎碎、密密麻麻的缀满枝头,一团团,一簇簇,互相攒着,你挨我簇,像云锦似地铺满树冠;带着露珠的荔枝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跳跃,显得分外动人。

  远处山岗上,近处菜园边,整个山村,整个原野,到处都是葱葱郁郁的荔枝树;空气中飘荡着馥郁的花香;一树树盛开的荔枝花,酿出一阵阵醉人的香风。几株木棉夹杂在荔枝林中, “万绿层中一点红”, 更显红艳,更觉妖娆。这一切,融合着荔枝树深处的鸟唱,村子里的鸡啼,水田边的鸭鸣,置身这里,就好像进入了世外桃源。看着荔枝花开,闻着荔枝花香,听着喧闹的鸡啼鸟唱,异乡陌生的感觉顿然消散,心情也像这荔枝花一样芬芳。

  看着眼前荔枝花,朵朵仰起鹅黄色的玉容,荡漾着动人的微笑,我忍不住细看树下的彩娟:典型的广西脸谱,大大的眼睛,略高的颧骨,双眼皮又深又长,眉毛弯弯修长,恰是一弯晓月。身材微胖,但有着很标准的S型身材,看不出她的年龄。一脸浅浅的笑,像极这盛开的荔枝花。

  二

  彩娟说:荔枝花天生就没有花瓣,只有花朵,它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同样开出惊艳芬芳。我听她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多想,也没有细解这话的含义。

  有一天彩娟告诉我,她毕业于广西农业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我不敢相信。一个农大的毕业生怎么会到这儿来呢?

  彩娟喜欢静静地坐在电脑桌前,纤细的手捧着一杯淡淡的绿茶,脸上总挂着岭南女孩特有的微笑,这几乎成了总监办公室中最美的画面。彩娟有时会讲她学生时代的传奇故事。给你描绘她在右江探险、左江漂流、龙母庙旁听涛、讲的有声有色,听者如临其境。总监办里的人们实在不明白,大家一样上过大学,人家彩娟的大学生活就那么精彩。

  彩娟其实很大众化,也正因为这样,彩娟极具亲和力。就连知识丰富的的女试验工程师侯工也承认,彩娟的确让人觉得可亲可爱。大家感兴趣的是,这样的女孩子在大学里有没有过恋爱。经过大家几次拷问,彩娟才苦笑着说那时很忙,自己很笨,学习上吃力,自己是丑小鸭,没人和她谈恋爱。说这话时我坐在她对面,看到了她眼中露出不经意的一丝忧伤,我无法猜测她在大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彩娟的家乡在贺州,毕业回家后倒是有人给她介绍对象,但彩娟觉得自己还年轻,应当干一番事业。几个见面的都不太满意,就这样让岁月慢慢地流走。不知什么机缘嫁到了梧州,一直没有找到工作,而且丈夫也没有固定工作,自己通过招聘来到总监办当文秘。

  听过她的讲述,我心里透出一丝惋惜,似乎是为了彩娟,想想而又不是。后来想起,曾经和彩娟聊天,说起她的家乡贺州历史上的名人,彩娟如数家珍,说到周敦颐经典不朽名篇《爱莲说》,说到《爱莲说》中提倡的“出污泥而不染”的品格,说到清末书画家张廷辅,说到民初遗老于式枚,彩娟微笑着问我:“知道贺州现在的人物吗?”,我说:“不知道。”彩娟说我孤陋寡闻,然后指指自己嫣然一笑,当时我也嫣然一笑。现在想想,彩娟把自己当个人物也对。

  三

  在总监办里,大家公认彩娟天资很高,就连一向自负知识面广博的我有时也觉得比不上她。她的最大特点就是学什么都很快,记忆力出乎大家的想象。记得有一次我给监理进行工程地质知识培训,一连讲了五个晚上,她在边上旁听。几天后,她把写的简报给我看,把我吓了一跳,她是个文科生,可以说不可能懂多少工程地质。简报写的有理有据,一些插图数据也准确无误,高深的知识加上她自己的理解,简直成了讲义。这让我很佩服她,彩娟却笑笑说自己不懂工程,写的不好,请我指正。

  彩娟也有被人诋毁的时候。自古“三个女人一台戏,”总监办就有三个女人,一个试验工程师小侯,还有一位炊事员小潘。彩娟和小潘都是本地人,本地的人和事总会把他俩搅在一起。彩娟平时和侯工相处较好,有一天,小潘和侯工吵了架,彩娟好心劝架,小潘却怪彩娟不帮她却帮外人。于是流言满天飞,经过添枝加叶,流言传进两人的家里,小潘的家人找到总监办闹事,经过耐心解释,事情才算平息。

  彩娟写的很多月报、简报得到总公司的好评,并且得到广大监理的喜爱,竟然被一些人认为是在出风头,还说彩娟别有用心。彩娟为此沉默了很久,第一次看到彩娟含着眼泪,我感觉得到她的心痛。我知道她很喜欢荔枝,劝她别再生气:“别生气了,我们去看荔枝吧。”

  院子外荔枝的花已经没有了。荔枝花似乎不愿多停留一刻,便着急地孕育甜美的果实。多么快,树上挂满无数的小果,一串串小果就在风中轻轻地摇摆。天空飘着柔柔的细雨,荔枝树飘落下无数的雨滴,随着雨滴的落地声,隐隐约约听到彩娟地叹息。听着这轻轻地叹息,作为总监,我感到内疚。看看眼前的荔枝树,我不知道昨夜吹落了多少花儿的痛,我不知道那新育的小果,又将面临怎样的风雨。看看眼前的彩娟,我更不知道她夜里会不会哭。

  第二天见到彩娟来上班,仍然和以前一样,气质优雅,光彩照人。

  四

  彩娟的温柔就像荔枝的花香,淡淡的,柔柔的,那是一种清香,渐渐地沁人肺腑。

  岭南的气候我很不习惯,更不适应梧州的气候变化。一觉醒来,满屋子都是水,地板上一层水珠,墙壁上也挂满细小的水珠,被子表面湿漉漉的,就连放在地板上的鞋子也湿漉漉的。太阳刚一出来,我打开所有的窗户,透透气,除除湿。

  彩娟来上班了,轻轻地一笑,然后帮我把被子晾晒在太阳下。又帮我把门窗关上。“在我们梧州,这种天气叫回南天,门窗不能打开,关地越严实越好。”她轻轻地说,我不禁哑然。天湿、地湿、空气湿,荔枝树叶也滴滴答答地落下小雨。在潮湿中,我却越来越上火,鼻子干热的出血,随之咽喉、牙龈都有强烈的不适感。尤其工作忙,休息不够,“热气”一下爆发出来。

  彩娟说:梧州常年温暖多雨,生活在梧州的人们就很容易生“火气”。因此,梧州民间有喝凉茶消暑祛湿的传统。梧州凉茶至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历史,用多种中草药熬制而成,品种繁多。有清热解毒、祛湿降火的功效。外地人到了梧州总不习惯,喝一杯凉茶就好了,我带你上街喝杯凉茶吧。

  梧州的大街上茶铺多过米铺,凉茶成了梧州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催生了梧州街头凉茶的生意,凉茶生意一年四季都十分的火爆。去街头喝凉茶的人多了,卖凉茶的也自然多了。久而久之,梧州街头的凉茶铺就越开越多,越来越热闹繁荣。凉茶铺面的装修也从原来的简单明快,到现在的典雅豪华。凉茶铺就像一朵朵荔枝花点缀在美丽的梧州街头巷尾,成了梧州一道靓丽的街景。

  在一间茶铺坐下,彩娟帮我点了一杯凉茶,轻轻地尝了一口,全是草药的清苦。彩娟微微一笑:“很苦吗?“我也微微一笑:”还好“。彩娟为我加了一勺蜂蜜,慢慢品尝,不知是蜜的甘甜还是凉茶的回味,留在心中的却是阵阵的甘甜。

  第二天一早,彩娟带来一些青草,她说是药材,指给我看:狮子草、鱼腥草、灯盏草。我只认识鱼腥草。她轻轻洗净,放进锅里加上水,慢慢熬制,说是每天睡前喝上一碗,很快就会好的。看着她每天采来的药材,看着她每天湿漉漉的裤脚,看着她每天慢慢地熬药,看着她轻轻地微笑,我心里觉得似乎从上辈子就欠她很多。

  五

  仅仅在梧州呆了四个月,因有事我辞去总监职务要离开梧州,彩娟正好回了贺州娘家,不忍心告诉彩娟我要离去。谢绝了公司给我买的广州飞往徐州的机票,自己买了一张开往武昌的火车票, 为的是能路过贺州,看一眼贺州,希望能看到那个贺州女孩的身影。车进贺州,铁路两旁风光秀丽,一座座山峰胜景犹如桂林山水,我心里在想,难怪彩娟如此聪慧,原来是沾了秀美山川的灵气。车慢慢停下来,我走下车,茫茫人海,只盼望那个女孩的身影出现。站台上行人匆匆,一个个女孩走过,但都不是她秀美的身影。停车时间飞快的走过,列车慢慢启动,我满怀惆怅地离开了贺州。

  回到故乡很多天以后,彩娟在上发来一条留言:梧州的 桂江流向太平洋,你家乡的汴水也流向太平洋,两水总会有相会的日子。并附上白居易的一首《长相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读到“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时不觉心中有种酸酸的感觉,我不知道何时能再去梧州,更不知道桂江和汴水何时能相会。回了一首白居易的《寄远》:“欲忘忘未得,欲去去无由。两腋不生翅,二毛空满头。坐看新落叶,行上最高楼,瞑色无边际,茫茫尽眼愁。”输完“瞑色无边际,茫茫尽眼愁。”几个字,不禁长叹一声,心情更加惆怅。随后,彩娟又发来几次祝福。以后的日子,就这样和她网上联系,似乎很多话想和她说,却又不知寒暄点什么。一段时间看不到彩娟的闪动,心中的惆怅就会与日俱增,那个温柔淡雅的岭南女子,从此成了我的牵挂。

  想到网上的一句话:“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我珍惜今生的这一次擦肩而过,更珍惜我和她之间的纯洁友谊。

  我想古凤的荔枝又该开花了。终于明白彩娟说过的话:荔枝花天生就没有花瓣,只有花朵,它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同样开出惊艳芬芳。但愿梧州的荔枝花永远惊艳芬芳。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