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浮生短篇小说

小说 时间:2018-05-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小说】

  曾经有一座桥,她说,剑客,我叫浮生。 ——————引言

  阳春三月,桃花开遍了整座浮城,我看到漫天的烟火,在夜色即将降临的时候,他们会大把大把的从浮城的夜空陨落,沉入水底,沉入一条叫做矮岸的河,那些深沉的灰迹,耀明过后,便会一片片的沉堕,最终成为矮岸河底的一片片黑色的晶石。我站在那座桥上,手握长剑,我想起了师傅的话,师傅说,剑客,你去帮我杀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做浮生。

  我的师傅叫做,寒歌。

  明亮的灯火点燃了这一片片彷徨的夜色,竹伞佳人,酒壶浪人,人说,浮城是一座喧嚣的城池,这里的人际混杂,有来自东瀛的浪人,也有来自塞北的武人,比如说我,我来自穆城,我是一名剑客,师傅告诉我,她说,剑客,你的一生注定与剑相伴。

  八岁的那年,我的父母把我送到了东莱,我没有名字,或者说,应该是我早已忘记,从我接触寒歌的那天起,她就叫我剑客,她很严肃的对待我,像对待一个成年的男子,她认真看着我,瞳孔里溢满了我不解的深意,剑客,你要记住,你注定会成为天下第一的武者。

  东莱纪元三百一十三年,我十岁,寒歌传给我了第一套剑法,“剑客,你要记住,这部剑法叫做绝情,假如你想练成它,就必须陨灭所有的情感”,事实上,我很容易就练成了,我的心里已经是一片荒原,每天到了夜里,我便难以压抑那些苍白的画面,他们在我的心里翻腾,泛滥成海,寒歌说,那是因为你还没做到真正的泯情,东莱纪元三百一十六年,我十三岁,寒歌,告诉我,我的父母在一场战役中,被残忍屠杀了,寒歌的语气平静,“剑客,绝情的最后一重,我将会在三个月后的今天传给你”,她知道的,寒歌她懂我。而这一天是我小师妹,夜陨死去后的第二个周年。

  我记得那天晚上,夜色来得好晚,我看到了启明星的方向,坠落了两颗星辰,他们划着笔直的线条,从我的眼前一闪而过,我爬到了东莱最高的一座山峰,我听着风声尖锐而又刻薄的音调,模糊中,我似乎忆起他们苍老的容颜,我流下一滴泪,仅有一滴,是从左眼的泪腺掉落出来的,后来,直至寒歌死去的那年,我也没有再流一滴泪,所以,寒歌她是对的,她一直认为我会成为一名绝顶的剑客,因为,我注定是一个泯情的男子。

  每年,穆城到了春天,便会盛开一种叫做浮梦的花,他们拥有倾绝的花颜,拥有天下第一的绝香。浮梦被寒歌摘种在我们的住处周围。每年到了浮梦的花期,我便会爬上屋顶,安静的注视着她们,她们倾绝的容颜,在一片片星宇的光耀下,绽放着绝美的容颜,夜色安静的沉落,北风带起那一抹抹安静的花香。不知不觉我想起了小师妹绝美的容颜,我仿佛能听到她在喊我的名字,她说,剑客,来啊,等到东风吹起的时候,来娶我吧。

  寒歌警告过我,她说,剑客,到你二十九岁的时候,来找我,我告诉你浮梦的秘密, 但是之前你一定不要碰到浮梦的花瓣。我一直谨遵寒歌的命令,寒歌说,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剑客,就必须学会服从命令,我想,在这一点上,我一向做得很好。

  那天是,八月十五,也是我即将完满二十岁的那天夜里,寒歌让我去刺杀一个人,她说,剑客,你去帮我杀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做浮生。

  我拔出长剑,我看到那银亮的剑锋上有一股绿色的光耀,寒歌怕我会失手,“剑客,你记得只要一剑,一剑就能制浮生于死地”寒歌在那把长剑上涂了一层叫做短愿的毒药,那是天下最致命的毒,只要沾上一缕毒气,那么你就再无保命的可能了。

  既然步入了剑客这一行,那么无论女人或者男人,你都不能低估了他们的实力,因为只要你稍微的大意,便注定着你的毁灭,对于这件事,又让我想起了我的小师妹,夜陨,那也是我杀掉的第一个人。

  十一岁那年,师傅让我杀掉与我朝夕相处的小师妹,她说,剑客,杀掉她,我说为什么,寒歌用剑锋顶着我的喉咙说,因为如果你不杀掉她,我就会杀掉你,实际上,师傅早已知晓,我在绝情的第二重停留已久,因为我爱上了我的小师妹,她叫,夜陨。

  夜陨拥有倾城的容颜,尽管她只有十岁,但是无非那种美人所透发出的气息,注定夜陨成年之后,会惊艳穆城,夜陨跟随师傅的时间比我要长,每天夜里我都会跟夜陨爬到穆城最高的山坡,我们看着星光,随意的聊些话题,夜陨说,在她六岁的那年,她的父母因为穆城持续的旱灾,饿死了,我说,夜陨,既然你父母都死了,为什么你活下来了,她安静的看着我笑,然后语气平静的说,“因为,我的父亲一直把他自己身上的肉割下来给我吃,我的父亲,告诉我说,那是老鼠肉,每天都可以找到的,直至,他们死去的那天,我还一直以为那只是老鼠肉”夜陨说,“本来他们是可以活下来的,但是那时候的我只有三岁而已,我的身体虚弱,假如天天啃树根,迟早会死掉的,师傅告诉我我的父母也只能出此下策,父亲的肉割尽了,就割母亲的肉,直至最后寒歌捡到我的那天,他们因为饥饿以及长期失血过多,身体俨然已经是两幅骨架”,夜陨说这些的时候,始终是笑着说的,因为她知道,她的命运将在十岁的那年走向寂灭,这也是寒歌告诉她的。

  我犹记得那天,我把长剑刺入夜陨胸膛的那一刻,她安静的笑着,她始终是那个表情,她喊我,她说,来年,等到浮梦盛开的时候,去山头看一下她,因为她不想死在我的回忆里,我说,夜陨,你放心的走吧,我会带着你的那份,好好的活着的,她安静的走了,我记得她脸上的那片笑靥,就像春天浮梦大把大把盛开的样子,师傅指着我的剑,然后安静的说,剑客,是你害死了她,我没有流泪,但是那种磅礴的忧伤,依然无法抑制的蔓延开来,我强忍着把他们压制下来,夜陨死掉的那个冬天,我练成了绝情第二重。

  那年的穆城下了好大的雪,我的整片视野都是朦胧的白色,就像夜陨白皙的面庞,那般的绝美,而又冰灵,从此以后,我想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女子,师傅说,你最好不要再爱上别的女子了,如果被我发现,我会杀掉她。

  很奇怪的是,那年的浮梦,盛开了整整一年,没有凋谢没有衰败,在那广傲的天际边缘,愿忧鸟发出惨烈的鸣叫,暗淡的天光,从云隙投射而下,没有温度,就像我的世界,一片苍白。

  今天是夜陨的忌日,师傅说,十八年期限已满,今天,她要告诉我浮梦的秘密。

  距离上一次回到穆城,已经一年多了,一年前的今天,我杀掉了浮生。

  我站在那座桥上,手握长剑,浮生是一个女子,她的脸上蒙着黑色纱布,黑色的长发,像一片雾气一样,在空气中剧烈的翻腾,她有一双如墨的眸子,从那里面我仿佛看到了她漆黑如墨的世界,关于她的事情,我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师傅让我杀掉她。

  我想假如她摘下面巾,一定是一个美貌绝伦的女子,我有那种质感,从她开口说话的那一瞬间,开始。“我不会动手的,剑客”

  从我拔刀,到空气因为刀锋而流速变快,然后直至银锋划过浮生的喉咙,这个过程,她始终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浮生,她笑了,因为我的刀锋划过她喉咙的一瞬间,那层纱布便掉落了,她白皙的面庞,以及苍白的唇,还有如墨的瞳孔,那该多么像,那副清澈的容颜,如水的眸子,以及温暖的微笑,她始终在笑,直至她的笑容,凝固在她的生命的最后一瞬,就像夜陨当年。

  时间仿佛在倒流,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夜陨清澈的笑颜,而我面前的这个女子,她说,她叫浮生,她说,我不会动手的,剑客,果然她没有动手。

  矮岸清澈的流溪中荡漾着一层莫名的纹路,那好似绽开的一朵浮梦,那朵浮梦,是我的小师妹,恍惚间,我似乎听到小师妹的吟唱,“你还记得曾经有一个女孩儿,叫夜陨么。”

  八月已过,风的灵魂在午夜的浮城,孤独的流浪着,我站在浮城的城墙上面,看着远空的乌云,如同瘴气一样,流动,肆意而又磅礴,老人们说,曾经有一座叫做浮生的桥,就建在矮岸那条长河附近,他们说,那是一座有灵性的桥,每当到了八月十五的午夜,她便会轻轻的喊一个人的名字,老人们说,只要顺着模糊的风声,就能听到她在喊一个叫做剑客的男子,东莱纪元三十一年,我杀掉了,一个叫做浮生的女子。她唤我的名字,叫,剑客。

  我看着寒歌苍老的容颜,多年之前她绝美的容颜,已经如同一朵红莲,渐渐的衰败了,风中的寒歌,依旧挺拔的似一把长剑,那般的锋利,而又刻薄。

  最终,寒歌告诉了我,浮梦的秘密,而我的长剑,在她的喉咙间,破锋,她倒下的那一刻,我放肆的笑了,之后忧伤如同一股洪流,渐渐的淹没了我的前生与今世。

  “剑客,跟我来”寒歌的声音在风中抖动,一刻钟前,她还活着。

  我站在那片长满浮梦的山头,寒歌的声音犹如一曲忧伤的琵琶,安静的蔓延进我的心里。“很早很早的从前,就有一个谣传,老人们说,浮梦是一个叫做浮生的女孩儿,她为寻找一个叫做剑客的男人,终日奔波于大荒的各个角落,她不知道,剑客,已经在一场决斗中,死去,有一天,浮梦来到了一座寺庙,寺里的僧人看她的感情炽烈,便告诉了她剑客的秘密,剑客的一生,注定要与长剑为伴,今世与剑客不了的缘,注定成为下一世,纠缠不清的孽,假如你愿剑客终老一生,那么请把你的生命献出来,来世你将成为一片花海,伫立在他出现的地方,不过十一岁前,你会有一片缘,二十一岁以前,你还有另一片缘,你的一生,注定与剑客擦肩,但是假如你能够把你的灵魂祭献出来,那么浮梦将会永生不败。”

  “也就是说你知道,是吧,寒歌”她点了点头,然后苦涩的笑了,寒歌原来你也可以有感情的。“剑客,杀掉我,然后把我葬在浮梦那片花海里,今晚浮生,哦,不对,夜陨,将会与你再次相遇”

  寒歌倒下的时候,开心的笑了,那种微笑,温暖而又明亮,今夜午时,“在矮岸河边的浮生桥上,你会见到,夜陨”那是寒歌留个我的笔迹,他们苍劲而又有力,就像寒歌的一生。

  我再次来到这座叫做浮生的桥上,今生,我似乎跟她有不了的情缘。

  矮岸的河水,清澈见底,那些黑色的晶石,是烟花残留下的躯壳,午夜过后,烟花寂陨,呜咽的长亭向晚,以及流浪的诗人。

  那静如流水的夜色,安静的荡漾在浮城轮廓里。

  “剑客,今夜与我相聚,从此情缘散尽”那片河水,开始荡漾,那一片片微弱的波纹,一片片的散开,最后我看到了夜陨绝美的容颜,或者说,是浮生,夜陨,还有寒歌三个人的面庞。

  “剑客,你可知我便是夜陨”浮生的面庞,安静的流淌于矮岸的中央。

  “剑客,你可知我便是夜陨”寒歌的面庞,微微的闪过。

  “剑客,其实我们都是夜陨”最后夜陨微微的笑了,安静的绽于河面上。

  剑客,前生,我欲与你共度一生,你说,我们尘缘已了,今晚注定有一场生死的厮杀,于是我等你,等尽了一生,后来,我经过一个寺庙,他们说,剑客会与我,在下一世相遇。

  剑客,今生,我本想做一种叫做浮梦的花,安静的守护着你,可是我们尘缘未了,注定这一生我为你,付出所有。

  剑客,到最后我才发现,我连一朵花也做不成,我是你的师父,在你十岁的那年,收养了你,剑客,我是你的小师妹,帮你度过惨淡的年少,剑客,我是浮生,我要祝你泯去最后的那丝情感,剑客,当你的剑锋,划过寒歌的喉咙时,我想我完成了我的使命,这一生,我是三个人,我是一朵花,然后最后我只能化成一座桥,等待着最后与你的一面,剑客,午时过后,将会有一场星雨,她们会带走我,带走前世的我,以及今生的我,而我终究还是连一座桥,也做不成,剑客,好好保重自己,你会成为天下第一的武者。

  那一夜,流星划过矮岸,那座叫做浮生的桥,被陨石砸碎了,最后落于矮岸清澈的流溪里,成为一片石堆。

  据传,江湖最有名的武者,是一个叫做剑客的男子,剑客二十九岁那年,扬名江湖,因为他杀掉了江湖中最厉害的一个武者,他们通常,喊她浮生。

  只不过剑客一生中只杀过三个人,一个人叫做夜陨,一个人叫做寒歌,还有一个人叫做浮生。

  据说剑客将会杀掉最后一个人,就在今夜的矮岸。

  剑客,手举长剑,自刎。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