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生禖屏风歌》温庭筠

温庭筠 时间:2018-04-1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温庭筠】

  温庭筠的《生禖屏风歌》前段通过景物的描写,暗含作者的怜悯与追思之意;后段用典,表达作者对国家前途的担忧之情。

  生禖屏风歌

  作者:唐·温庭筠

  玉墀暗接昆仑井,井上无人金索冷。

  画壁阴森九子堂,阶前细月铺花影。

  绣屏银鸭香蓊蒙,天上梦归花绕丛。

  宜男漫作后庭草,不似樱桃千子红。

  【注释】

  ①生禖:祈求生子之神。相传高辛氏之世,玄鸟遗卵,娥简吞之而生契,因以玄鸟为媒官,并为立祠,后变媒为禖,以神其事。见《礼记·月令》及郑注。

  ②昆仑井:《吕氏春秋·本味》:“水之美者,三危之露,昆仑之井。”

  ③九子堂:画有九子母神之画堂。相传祀九子母神可得子,见《荆楚岁时记》。

  ④细:全诗校:“一作碎。”

  ⑤银鸭:鸭形香炉。蓊蒙:盛郁貌。

  ⑥宜男草:萱草的别名,古时迷信,以为孕妇佩之则生男。见《风土记》。

  【赏析】

  温庭筠这首诗的用意,詹安泰先生有过很好的说明。他说:至于《生禖屏风歌》,更是以一般太子的典故来反映当时的现实。假如没有庄恪太子事,飞卿一定不会写这样的诗的。《汉书》中有东方朔作皇太子生禖屏风事,枚皋传有“与东方朔作《皇太子生赋》及《立皇子禖祝》”的说法,戾太子传也有“初,上年二十九乃得太子,甚喜,为立禖,使东方朔、枚皋作禖祝”的记载。飞卿正是借旧题来发挥新意的。诗中最后“宜男漫作后庭草,不似樱桃千子红”句,更十分明显地表露出他的用意:宜男之草竟不及樱桃之子,那就是指皇太子反不及其他诸子的怪事。总之,飞卿为庄恪太子所写的诗,有正面的,有侧面的,在温集中,和其他有关系的人物比较起来,还是占有相当分量的。可见这首诗是吊唁庄恪太子的。当与《庄恪太子挽歌词》并读。

  诗八句,分作两段。前段四句,细玩诗意,是此诗当写于太子已死多时,所以字面上用的是“玉墀暗”、“井无人”、“壁阴森”以及“碎月”等,都莫不是暗示太子永久已不在这里了。通过景物的描写,暗寓怜悯与追思之意。

  “玉墀暗”,白玉的阶级,因长时间没有人走,也没有人来洒扫,落满了灰尘,所以显得黯然无色,失去了昔日的光洁。这三个字很富有引伸的意味,说明他过去是经常到东宫走动的。因为太习惯昔日之繁华了,是以这才陡地感到连台阶也较之过去为“暗”了。这“暗”是实情,也是作者心理的反映。仿佛这玉阶也和自己此时的心情一样:“黯然神伤”。这个“暗”,是带有作者感情色彩的。它既寓有人事变迁的感慨,复寄托着久久不能自已之友谊的伤感。此刻一来,顿感冷落。景与情会,故写下这样富有感情的诗。说他“用字精妙,下语镇纸”,从这里就可以看见。

  昆仑井,不必泥求,以为一下从长安跑到了新疆、西藏。只不过是说太子宫中的水井而已。诗人为了使诗写得美,往往用高大、华美的东西来修饰。井是经常要汲水的,正因为东宫没有了人,所以长久也没有人到井边来汲水了,显得那井上辘轳的铁索也因失去了手的温泽而变冷了。这“冷”又是从感情中选炼出来的字眼。温庭筠几乎也扯进太子事件中而掉了脑袋的。他在事后还说过:“寒心畏厚诬”,则这“冷”的感觉亦即“寒心”,故实在不能当一般的修辞轻轻放过。他是以太子和自己的巨大的悲痛以及种种压力凝结而成的。更妙的是,他在这里说的是“玉墀暗接昆仑井”,着一“暗接”,使人想到的不仅是玉阶生尘,从玉阶到水井的路上,也长满了野草蒿蓬,茂盛得连路都看不见了,因而显得是和玉阶“暗接”了起来。常为人所践踏的路尚如此,则整个宫中其他之荒凉就更为可见。七个字,满目的苍凉,无限的感慨,不言而自见。太子之宫尚如此,给人的是一种衰败的不祥之兆,不能不感到为国家的前途而担心。这一联是东宫的外景。

  “九子堂”是太子的住地。堂绘有九子母,“九子母”女神名,传说能祐人生子。《汉书·成帝纪》:“元帝在太子宫生甲观画堂。”颜师古注:“画堂画九子母。”是以九子堂即是画有九子母的太子宫。九子母原为九子魔母,即佛经中的鬼子母,传说生有五百子,逐日吞食王舍城中的童子,后经独觉佛点化,成为祐人生子之女神。然而壁画给人以阴森的感觉。因为太子不在了,堂内无烛(古时深殿,白日亦燃烛),帷幕又闲张而无人挂起,蛛网尘封,阒然无人,这都给人产生一种阴森的感觉。堂内物品甚多,然而独于此画才突出其阴森,这当然有点明太子住地之意。但诗人不是无所谓而发的,温庭筠与太子李永有极其深厚的友谊,太子永因其母也就是文宗的德妃失宠,晚年被新得意的贤妃杨氏暗害而死。继而是太子永暴死。则这里在飞卿心理上产生阴森的,恐怕还正是壁画上的食人子的九子魔母,更有宫廷内的血腥斗争的恐怖这一层在内。而温庭筠也是因与太子亲近而受到株连、压制的。要不是杨妃很快也被杀,文宗的弟弟武宗继位,温庭筠的世交李德裕执政,恐怕连温庭筠的性命也是难保的了。这就是他一旦见到九子母的壁画时,不能不在心理上感受到蒙在这母子头上的、这因荒凉而产生的、出于政治原因的阴森之恐怖。

  他在太子堂前留连得太久了,出得门来,已是月上西墙,阶前的花影,在闲适的苏东坡看来,竟是如水荇空明,十分超然自适,虽然也可以说它是一种“凄美”。然而在温庭筠的眼里,这时月下花影,却是破碎的构不成美的意象。影随心生,说明他人出来了,而心情还没有从刚才阴森的意境中出来。所以这里的“细月”,一作“碎月”,也不要看成是一般的形容,而是他对于故人、家、国以及个人身世的混合的感觉。是凄凉而破碎的心理写照。

  这四句诗,无一不带感情,使人读来也如同身临其境。没有真挚的爱是写不出这血泪的文字的。刘熙载说得好。他说:“余谓诗或寓义于情而义愈至,或寓情于景而情愈深。此亦《三百五篇》之遗意也。”

  诗至此也就可以完了。然而诗人仿佛从刚才沉痛的心境中醒觉了似的。忽地想到了太子的生,“天上梦归”借用了汉刘邦与薄姬的故事,《汉书》载:“薄姬曰:‘昨夜梦苍龙据妾胸。’上曰:‘此贵征也,吾为汝成之。’遂幸,有身,生文帝。”“绣屏银鸭香蓊濛,天上梦归花绕丛”,写太子的生是在那样的一个温柔乡中,是天赐的宁馨儿,然而,曾几何时,其母被废,宜男花翻为后宫的贱草而被任意践踏了。只是可惜,文宗毕竟不是樱桃树,可以有成熟的“千子”任凭鸟们啄食,没了儿子,最后只好让位于五弟;虽非得已,毕竟还是孽由己作。贤明的太子死了,既然贤能不能得其位,甚至不能保全首领而让这些坏蛋如此猖獗下去,那么《后庭花》的歌声,也将会从这里兴起导致亡国的。最后这一段,看似与前段不相衔接,实际是为太子添上了光彩的一笔。从时间上说,是倒插入的,从思维来说,却正是逻辑的发展。前段是果,后段是因。现在许多电影,正是袭用了这种“闪回”的手法而使人最后完成思想的认识。

  拓展阅读:《咏春幡》(作者:温庭筠)

  咏春幡

  作者:唐·温庭筠

  闲庭见早梅,花影为谁栽。

  碧烟随刃落,蝉鬓觉春来。

  代郡嘶金勒,梵声悲镜台。

  玉钗风不定,香步独徘徊。

  【注释】

  ①春幡:春旗。古俗于立春日悬挂春幡,亦剪彩做成小幡插于头上、挂于树枝。

  ②栽:全诗校:“一作裁。”作裁是。

  ③宋之问《奉和立春日侍宴内出剪彩花应制》:“今年春色早,应是剪刀催。”

  ④代郡:秦汉郡名,治所在今河北蔚县西南。勒:马络头。有嚼口叫勒,无嚼口叫羁。代:全诗校:“一作戊。”

  ⑤梵声:诵经声。全诗校:“一作河阳。”镜台:《世说新语·假谲》载温峤娶从姑之女,以玉镜台一枚下聘。此镜台为温从刘琨北征所得。又《坛经》载神秀作偈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