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沁园春 题潮阳张许二公庙》文天祥

文天祥 时间:2018-04-1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文天祥】

  文天祥的《沁园春 题潮阳张许二公庙》深蕴儒学思想,是一篇激越雄壮的正气歌,表现出民族的尊严和英雄的志节,文天祥也不愧为中国文化精神的实践者。

  沁园春·题潮阳(1)张许二公庙(2)

  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

  自光岳气分(3),士无全节;君臣义缺(4),谁负(5)刚肠(6)。

  骂贼张巡(7),爱君许远(8),留取声名万古香。

  后来者(9),无二公之操(10),百炼之钢(11)。

  人生翕歘(12)云亡(13)。

  好烈烈轰轰做一场(14)。

  使当时卖国,甘心降虏,受人唾骂,安得流芳。

  古庙(15)幽沉,仪容(16)俨雅(17),枯木寒鸦几夕阳。

  邮亭(18)下,有奸雄过此,仔细思量。

  【注释】

  (1)潮阳:今广东潮阳县西北。

  (2)张许二公庙:张巡,许远,唐代著名爱国将领。

  (3)光岳气分:指时衰世乱、光指日月星。岳指五岳,气为天地正气。

  (4)君臣义缺:指君臣之间欠缺大义。

  (5)负:具有。

  (6)刚肠:指坚贞的节操。

  (7)骂贼张巡:张巡城破被俘后,贼将问巡:“闻公督战,大呼辄凿裂血面,嚼齿皆碎,何至是?”答日:“吾欲气吞逆贼,顾力屈耳。”并骂贼日:“我为君父死,尔附贼,乃犬彘也,安得久!”

  (8)爱君许远:许远任睢阳太守,“开门纳巡,位本在巡上,授之柄而处其下,无所疑忌”;“当其围守时,外无蚍蜉蚁子之援,所欲忠者,国与主耳。”

  (9)后来者:指以后的士大夫。

  (10)操:节操。

  (11)百炼之钢:喻其坚。

  (12)翕歘:音唏嘘,即倏忽,如火光之一现。

  (13)云亡:死去。“云”字无义。

  (14)做一场:干一番事业。

  (15)古庙:即张、许公庙。

  (16)仪容:指张、许两人的塑像。

  (17)俨雅:庄严典雅。

  (18)邮亭:古代设在沿途、供给公家送文书及旅客歇宿的会馆。

  【白话译文】

  做儿子的能死节于孝,做臣子的能死节于忠,那就是死得其所。安史乱起,正气崩解,不见尽忠报国之士,反多无耻降敌之徒,士风不振,大义不存。张巡骂贼寇直到双眼出血,许远温文尔雅爱君能守死节,他们都留下万古芳名。后来的人已经没有他们那样的操守,那种如百炼精钢似的精诚。

  人生短促,转眼生离死别。更应该轰轰烈烈做一番为国为民的事业。如果他们当时甘心投降卖国,则必受人唾骂,以至遗臭万年,又怎么能够流芳百世呢?双庙幽邃深沉,二公塑像庄严典雅。夕阳下寒鸦枯木示万物易衰,而古庙不改。邮亭下,如有奸雄经过,面对先烈,则当仔细思量,反躬自省。

  【创作背景】

  韩愈曾撰写《张中丞传后叙》,表彰张许功烈事。后潮州人为张许建立祠庙,选址县东郊东山山麓。南宋帝昺祥兴元年(1278年),文天祥以少保右丞相兼枢密使驻兵潮阳(今属广东省),特意前往县城东郊进谒后人为纪念张、许二公而修建的双忠庙,并赋此词抒发其为国献身的雄心壮志。

  【赏析】

  这是一首借咏史来抒发爱国情怀的激昂词篇。词中通过咏史,表达了词人在南宋亡国前夕力挽狂澜、视死如归的豪迈情怀。

  “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词一开头便立下了生死的标准:一个为人子、为人臣者,若为尽忠君王、进孝父母而死,则死而无憾,没有什么可怕的。词人开篇从容论死,达观凛然,让人直觉有一股浩然正气扑面而来。

  “自光岳气分,士无全节;君臣义缺,谁负刚肠。骂贼张巡,爱君许远,留取声名万古香。”这几句追叙史事,赞颂张、许二人的崇高气节。自从安史之乱起,天崩地陷,正气荡析殆尽。叛军所向披靡,将领们不顾君臣大义,全没有刚烈之心,纷纷弃城投降。只有大骂逆贼的张公、忠君报国的许公威武不屈,终得留芳千古,令人敬仰。

  “后来者,无二公之操,百炼之钢。”此三句言张、许二公名彪青史,为后世做出了榜样,但后来人却鲜有继其志者,矛头直指南宋的蝇营狗苟之辈。看看今天的朝臣们,哪一个有二公的节操,哪一个像二公那样刚烈不屈,经得住世乱的考验?

  “人生翕歘云亡。好烈烈轰轰做一场。”这两句由二公之事迹宕开一笔,直抒胸臆。人生短暂,转瞬即逝,大丈夫应当轰轰烈烈地干出一番事业,才不枉到这世上走一遭。这两句语短情真,完全相合于词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人生信念。

  “使当时卖国,甘心降虏,受人唾骂,安得流芳。”此四句由上片的赞颂又退一步设想,反说二公,论忠论奸,确立标准,以警醒当朝的卑躬屈膝之徒。如果当时张许二公卖国求荣,甘心投降安史叛军的话,那他们一定会遭到人们的唾骂,怎么能流芳百世?又怎么会有人为之立庙纪念呢?两种选择,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国难当头,该何去何从,不言自明。

  “古庙幽沉,义容俨雅,枯木寒鸦几夕阳。邮亭下,有奸雄过此,仔细思量!”古庙,即潮阳的张巡、许远庙。据《隆庆潮阳县志》,此庙初建于北宋熙宁(1068~1077年)年间,当时已经经历了200多年。前三句描写古庙的具体情景,大有深意。“古庙幽沉”和“枯木寒鸦几夕阳”均是写古庙光线幽暗凄凉,年代久远失修,可塑像却“仪容俨雅”,不改昔日面貌,这是作者对所崇拜的偶像的主观感受,透露出庙宇虽荒凉,但张、许二公之精神将永存之意。以枯木、寒鸦、夕阳等意象来渲染张、许二公庙宇的残破凄凉,借以说明来庙朝拜者的稀少,暗示当代人对张、许二人的死节精神已渐渐淡忘,不再感兴趣了。结尾三句则正告卖国求荣者们:你扪心自问,愧也不愧?把写作本词的用意点了出来。

  此词借咏赞张许二人的品格来表达作者的人生观,词中凝聚着中国文化的精髓。做儿子的要为父母尽孝,做臣子的要为国为君尽忠,为了忠孝,死又何妨?词中洋溢着爱国者的豪情与正气。此词与他的坚贞不屈的爱国业绩一样,可以与日月争光,其精神可以光照万代。

  同时这首词也立下了一面人生的“镜子”。这面“镜子”的价值标准就是“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应当“留取声名万古香”,“好轰轰烈烈做一场”,这面“镜子”的具体稽模就是张巡、许远。每个人在“镜子”面前都要作出自己的回答。当然,那些奸雄更需要以史为鉴,以人为鉴,照照自己。

  拓展阅读:文天祥简介

  文天祥(1236-1283),初名云孙,字天祥,后改字宋瑞,又字履善,号文山。庐陵(今吉安县)人,南宋杰出的民族英雄和爱国诗人,宋理宗宝佑时进士;官至丞相,封信国公。元兵南侵、临安危急时,他在家乡招集义军,坚决抵抗元兵的入侵。后不幸被俘,在拘囚中,大义凛然,终以不屈被害。他晚年的诗词,反映了他坚贞的民族气节和顽强的战斗精神。其词风格慷慨激昂,苍凉悲壮,具有强烈的感染力。着有《文山先生全集》、《文山乐府》、《文山全集》等,流传后世的名篇有《正气歌》《过零丁洋》等。

  文天祥坚贞不屈的爱国精神被后世历代传颂,文天祥写下的“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誓不休”的豪壮爱国诗歌也成为千古名句。2002年12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定出新版《高中历史教学大纲》(试验修订版),以岳飞与文天祥当年是参加“民族战争”(国内民族之间的战争)而非“反抗外敌战争”为理由,不再将他们列为“民族英雄”,只承认戚继光、郑成功等为民族英雄。

  12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新版《高中历史教学大纲》主编余桂元发表观点:“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科学地分析对待我国历史上的民族战争,国内民族之间的战争,是兄弟阋墙,家里打架,基于这一观点,我们只把反对外来侵略的杰出人物如戚继光、郑成功等称为民族英雄,对于岳飞、文天祥这样的杰出人物,我们虽然也肯定他们在反对民族掠夺和民族压迫当中的地位与作用,但并不称之为民族英雄。”并在《青年时报》发表该观点。此言论一出,在因特网上招致一片骂声。文天祥在香港的后人也在记者采访时表示遗憾。更多的人认为从政治的角度抹杀文天祥为民族英雄的定论是对历史的亵渎。 但从2003年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版历史教科书中,文天祥已不再被称为民族英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