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满江红 代王夫人作》文天祥

文天祥 时间:2018-04-1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文天祥】

  文天祥的《满江红 代王夫人作》上片写亡国之恨和被掳北行的痛苦。下片抒写对敌人的仇恨和自己坚守节操保持清白的决心。

  满江红·代王夫人作①

  试问琵琶,胡沙外怎生风色。最苦是,姚黄②一朵,移根仙阙。王母欢阑琼宴罢,仙人③泪满金盘侧。听行宫,半夜雨淋铃④,声声歇。彩云散,香尘灭。铜驼恨⑤,那堪说!想男儿慷慨,嚼穿龈血⑥。回首昭阳辞落日,伤心铜雀⑦迎秋月。算妾身,不愿似天家,金瓯缺。

  【注释】

  ①代王夫人作:王夫人名王清惠,宋末被选入宫为昭仪,宋亡被掳往大都。途中驿馆壁题《满江红》传诵中原,文天祥不满意结尾三句:“问嫦娥,于我肯从容,同圆缺。”因以王清惠口气代作一首。

  ②姚黄:名贵的牡丹。

  ③仙人:即金铜仙人。汉武帝在建章宫前铸铜人,手捧盛露盘,魏明帝命人把铜人迁往洛阳,在拆迁时,据说铜人流下泪来。

  ④雨淋铃:唐玄宗在奔蜀途中,听到夜雨淋铃,思念贵妃,分外凄怆,采其声为《雨淋铃》。

  ⑤铜驼恨:晋索靖知天下将乱,指着洛阳宫门的铜驼说:“就要看见你埋在荆棘里”。宫门前的铜驼埋在荆棘里,象征着亡国。

  ⑥嚼穿龈血:唐张巡临战时对敌大呼,经常把牙咬碎,牙龈流血,喷到脸上,说明愤怒已极。

  ⑦铜雀:曹操所建台名。

  【词牌介绍】

  满江红,此调唐人名《上江虹》,以后改今名。《词谱》以柳永“暮雨初秋”词为正格。九十三字。前片四十七字,八句,四仄韵;后片四十六字,十句,五仄韵。用入声韵者居多。格调沉郁激昂,前人用以发抒怀抱,佳作颇多。双调九十三字,前片八句四平韵,后片十句五平韵。本调尚有异名作《念良游》、《伤春曲》。

  【赏析】

  上片写亡国之恨和被掳北行的痛苦。起首二句,以昭君比喻王清惠,她在北行途中,常向琵琶自语叹息:在塞外,除了黄沙还有什么风光!先写塞外的荒凉和她心情的凄怆,然后用名贵牡丹姚黄被人从仙宫里连根挖出,王母娘娘停止瑶池仙宴,汉宫金铜仙人被拆迁而泪满金盘,和唐玄宗在蜀中听到夜雨淋铃而万分感伤等一系列典故,写宋室灭亡,皇室人员被驱北行的惨状。

  下片抒写对敌人的仇恨和自己坚守节操保持清白的决心。先写国破家亡,繁华销尽,男儿已为国捐躯,此恨难消的悲痛心情,同时刻画了包括自己在内的民族英雄的形象。再以昭阳殿、铜雀台日落日出的变化,写改朝易代的惨景。最后表示虽然国土沦丧,无以为家,自己还要坚持操守,保持清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文天祥以民族英雄的胸怀,代王夫人立言,实际上表现了文天祥自己生死不渝的民族气节和顽强斗志。光辉夺目,使人激昂奋发。

  刘熙载在《艺概》中评价文天祥的词:“文文山词,有‘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之意,不知者以为变声,其实乃正之变也,故词当合其人之境地以观之。”

  文天祥的词关注政治,都是有为而发。这首词,是他应和王夫人词中的一首。代作,本意拟作、仿作,但这里主要是翻作的意思。文天祥寓自己的思想于其中翻填新词,校正王清惠的原作在内容上的不妥之处。

  文天祥的代作多引典抒情,却不隐晦难解,而是用简洁的语言表达出丰富的意思。汉武帝时,假托王昭君为公主,远嫁西域乌孙王,令人弹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后来人们用此表达王昭君远嫁匈奴之事。杜甫《咏怀古迹》诗:“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文天祥这首词的开头借“琵琶”故事总指后妃宫女被掳北去。“姚黄”,牡丹中名贵品种,暗指王夫人。“移根仙阙”,离开宋宫,被驱北行,较之公主远嫁,处境惨,悲愁深。“王母”句,西王母瑶池美宴的古代传说,用来指宫中的欢意已消失。

  “仙人”句,以铜仙坠泪的故事,感叹国土沦亡的惨痛。唐代天宝年间,唐玄宗避乱入蜀,在马嵬坡军士哗变被迫缢死杨玉环,后来,在行宫内听到雨声和风吹檐铃声相应,引发心事,即《雨霖铃》曲,“听行宫”两句,这里借此典表述被迫北去途中的悲苦心境。

  文天祥在上阙用沉重的笔调,紧扣“最苦”两字,反复陈述了亡国的痛烈心情。“彩云散,香尘灭。铜驼恨,那堪说。”“彩云散,香尘灭”比喻美好生活的毁灭;“铜驼恨”指南宋之覆亡;“那堪说”表明其悲痛之极,不能卒言。抗御元军、挽救宋室危亡之局的战场上,无数热血将士血战到底。安禄山叛乱时张巡拒守睢阳,抗击安禄山,“每战臶裂,嚼齿皆碎”。这种情境是文天祥所亲历亲知的,以补充王夫人的“妾在深宫那得知”的事实。”用“想”字领起,意境就更充实。

  “回首昭阳离落日,伤心铜雀迎秋月”,“昭阳”、“铜雀”,都是古都城台殿名,这里用来借指南宋宫殿,落日和秋月将光辉洒在故国宫殿上,寄托一种思念的情感。“回首”、“伤心”,借王夫人口气,寓其自己的悲感中。“算妾身、不愿似天家,金瓯缺”,点明文天祥缘何代王清惠作此词的缘由。文天祥改变王清惠原作中消极避祸的思想,要洁身自爱,坚守操节,这实际上文天祥借王夫人之口表达的自勉之词,并与王夫之和众宫娥共勉。

  文天祥的词“气冲斗牛,无一毫毒靡之色”,《词林纪事》,凝聚了他对于生活、情思的感受和他的人格的结晶。读了他的词,让人顿觉忍辱偷生的可耻,和保全气节的光荣。词中蕴含的热情和血泪让读者生出几许激情。

  拓展阅读:文天祥的诗

  文天祥的前期诗歌多为平淡的士大夫之作,内容以山水风光、应酬往来为主。他前期诗歌的成就主要表现在退居文山时写作的一些山水自然诗,写得清新明丽,淡雅玲珑,颇有意境,抒发了他对祖国山河的热爱及徜徉于山水间的乐趣。但其中也有部分诗歌借景抒情,抒发了其忧国忧民的情怀,可以看做是文天祥日后爱国诗词的情感铺垫。

  文天祥的中后期诗歌逐渐转为爱国诗歌创作。从《指南录》开始,文天祥诗词进入了自传式的史诗时代,文天祥将国家和个人命运相结合,跳出了咏怀诗、咏史诗的桎梏,以史诗般的形式,在书写当代和个人的斗争历史中抒发自己的爱国情怀。《指南录》分四卷,第一卷从“自吴门被命入卫”起,至《使北》止,主要写单骑入元营的斗争情况。第二卷从《杜架阁》起,到《沈顾家》止,主要写从临安到镇江一路的所见所闻所感。第三卷从《脱京口》起,到《哭金路分应》止,主要写在江北所遇到的各种艰难险阻。第四卷从《怀杨通州》起,到《自叹》止,主要写的是南归途中和南剑起兵前后的见闻。

  自“单骑见虏”到第二次起兵,是文天祥一生中最复杂多彩的人生经历,他用诗歌的形式去表现这一段“时运不齐,命途多舛”的经历,而这种经历又与风雨飘摇中的家国命运休戚相关,它是诗,又是史;是纪实,又是抒情。令人在文天祥的感怀中深切体味到他满腔的报国热情,又在他的经历中直观地看到急转直下的南宋国运。这种现实性与浪漫性的统一,被运用发挥到极致。

  文山诗“宏衍巨丽,严峻剀切”的特色不仅体现在其非凡创作历程这一内容之中,更体现在其诗歌形象塑造、诗歌风格构筑以及诸多艺术手法运用等具体艺术环节中。文天祥以平生行事和历史演变为线索,用诗歌记录了一生的奋斗足迹和心灵演变过程。随着诗人自身思想、情绪、性格的发展变化,一个鲜明的诗歌抒情主人公的形象逐渐显露出来。史诗式的创作方法使得诗歌具有典型的自传性特征。诗人一生所写的诗篇是以心灵的历程为线索贯穿起来的一个有机整体,在立功、立德与创造业绩的过程中形成了主人公原型,从而塑造出诗人真实的自我形象。

  文天祥“以是心也,为是诗也”,他的作品赋笔直书,论理叙事;或写怀咏物,纵横捭阖;或援古以证今,模范其先人。因此文山是个风格与意境大都“宏衍巨丽,严峻剀切”。清代《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这样来评价文天祥:“文天祥平生大节,照耀古今,而著作亦极雄赡,如长江大河,浩瀚无际。“历代评论家都对文天祥给出了,“宏衍巨丽,严峻剀切”、“雄赡”、“剀直”的评价,可见文天祥诗歌所具有的阳刚之气,而这也正是由于他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