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韦应物《赋得暮雨送李曹》原文赏析及翻译

韦应物 时间:2018-08-0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韦应物】

  赋得暮雨送李曹

  韦应物

  楚江微雨里,建业暮钟时。

  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

  海门深不见,浦树远含滋。

  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

  【诗文解释】

  长江笼罩在细雨中,正是建业寺晚钟敲响的时候。江水茫茫,船在雨中行进得很吃力,天色昏暗,鸟儿也飞得很慢。海门遥远,无法看到,岸边的树,远远望去,带着水汽。怀着无限情意为你送行,泪水像雨丝一样沾湿衣襟。

  译文1:

  长江上笼罩着霏霏细雨,建业城的暮钟声回荡天际。船帆沾湿后沉沉的变的显重了,慢慢行走,归鸟途中缓缓低飞。天边的海门隐没了影迹,江岸的远树湿润了芳枝。此时相送别情无限,泪已沾襟雨又如丝。

  译文2:

  楚地的江面上,细雨蒙蒙。建业古城响起了声声晚钟。江面上,被雨淋湿的船帆显得很沉重。暮色昏冥,鸟儿在雨中飞不快,显得非常缓慢。长江的入海口在很遥远幽深的东方,无法望见。远处江边的树木林淋着暮雨,水气弥漫。看着朋友缓缓远去的帆影,我情意绵绵悠长。流下的眼泪和秋雨的雨丝交织在一起,更加另令人感伤。

  词语解释】

  楚江:指长江。

  建业:指今江苏省南京市。

  重:景象深刻。

  冥冥:高远,深远。

  海门:长江入海处。

  滋:润泽。

  赋得:分题赋诗,分到的什么题目,称为“赋得”。这里分得的题目是“暮雨”,故称“赋得暮雨”。

  暮钟时:敲暮钟的时候。

  漠漠:水气迷茫的样子。

  冥冥:天色昏暗的样子。

  海门:长江入海处,在今江苏省海门市。

  浦:近岸的水面。

  沾襟:打湿衣襟。此处为双关语,兼指雨、泪。

  散丝:指细雨,这里喻流泪。

  含滋:湿润,带着水汽。

  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

  ①漠漠:形容微雨无风,水气密布。

  ②冥冥:形容雨天傍晚暮色苍茫的样子。

  五言律诗《赋得暮雨送李胄》是一首送别诗。

  这两句是说,江上微雨,船帆因为被雨打湿增加了重量;鸟儿飞远了,但飞得很慢,似在依依不舍。“漠漠”衬出微雨无风,“冥冥”写出暮色苍茫。“重”、“迟”二字都指雨,但用意精深,寄寓着诗人的离愁别绪和沉重心情,写得含蓄深沉。宋人陈师道对这两句诗非常赞赏,他说:“余每读苏州(韦应物)‘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之语,未尝不茫然而思,喟然长叹。嗟乎,此余晚泊江西十年前梦耳。”并且让人“图苏州之句于壁,使余隐几静时,神游八极之表耳。”(见《后湖集》)

  【赏析】

  诗人伫立在暮雨中为友人送行,暮雨纷纷好像也饱含着情谊,友人要到遥远的地方,不免惜别难舍。泪水与雨丝同时落下,情与景也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全篇紧扣暮雨二字,以疏淡有致的笔墨,绘出一幅动静相生、富有情味的江上烟雨图,表现诗人对自然景物细致的观察和精微的刻画。全诗自然形象,朴实深远,前后呼应,浑然天成。

  这是一首送别诗。李曹,一作李胄,又作李渭,其人,其事,以及他与韦应物的关系,似已无考;从此诗看,想必两人的交谊颇深。诗中的“楚江”、“建业”,是送别之地。长江自三峡以下至濡须口(在今安徽省境内),古属楚地,所以叫楚江。建业,原名秣陵,三国时吴主孙权迁都于此,改称建业,旧城在今南京市南。

  虽是送别,却重在写景,全诗紧扣“暮雨”和“送”字着墨。

  首联“楚江微雨里,建业暮钟时”,起句点“雨”,次句点“暮”,直切诗题中的“暮雨”二字。“暮钟时”,即傍晚时分,当时佛寺中早晚都以钟鼓报时,所谓“暮鼓晨钟”。以楚江点“雨”,表明诗人正伫立江边,这就暗切了题中的“送”字。“微雨里”的“里”字,既显示了雨丝缠身之状,又描绘了一个细雨笼罩的压抑场面。这样,后面的帆重、鸟迟这类现象始可出现。这一联,淡淡几笔,便把诗人临江送别的形象勾勒了出来,同时,为二、三联画面的出现,涂上一层灰暗的底色。

  下面诗人继续描摹江上景色:“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海门深不见,浦树远含滋。”

  细雨湿帆,帆湿而重;飞鸟入雨,振翅不速。虽是写景,但“迟”、“重”二字用意精深。下面的“深”和“远”又着意渲染了一种迷蒙暗淡的景色。四句诗,形成了一幅富有情意的画面。从景物状态看,有动,有静;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帆来鸟去为动,但帆重犹不能进,鸟迟似不振翅,这又显出相对的静来;海门、浦树为静,但海门似有波涛奔流,浦树可见水雾缭绕,这又显出相对的动来。从画面设置看,帆行江上,鸟飞空中,显其广阔;海门深,浦树远,显其邃邈。整个画面富有立体感,而且无不笼罩在烟雨薄暮之中,无不染上离愁别绪。

  景的设置,总是以情为转移的,所谓“情哀则景哀,情乐则景乐”(吴乔《围炉诗话》)。诗人总是选取对自己有独特感受的景物入诗。在这首诗里,那冥冥暮色,霏霏烟雨,固然是诗人着力渲染的,以求与自己沉重的心境相吻合,就是那些用来衬托暮雨的景物,也无不寄寓着诗人的匠心,挂牵着诗人的情思。海门是长江的入海处。南京临江不临海,离海门有遥遥之距,海门“不见”,自不待言,何故以此入诗?此处并非实指,而是暗示李曹的东去,就视觉范围而言,即指东边很远的江面,那里似有孤舟漂泊,所以诗人极目而视,神萦魂牵。然而人去帆远,暮色苍苍,目不能及;但见江岸之树,栖身于雨幕之中,不乏空寂之意。无疑这海门、浦树蕴含着诗人怅惘凄戚的感情。诗中不写离舟而写来帆,也自有一番用意。李白的名句“孤帆远影碧空尽”是以离帆入诗的,写出了行人远去的过程,表达了诗人恋恋不舍的感情。此诗只写来帆,则暗示离舟已从视线中消失,而诗人仍久留不归,同时又以来帆的形象来衬托去帆的形象,而对来帆的关注,也就是对去帆的遥念。其间的离情别绪似更含蓄深沉。而那羽湿行迟的去鸟,不也是远去行人的写照吗?

  经过铺写渲染烟雨、暮色、重帆、迟鸟、海门、浦树,连同诗人的情怀,交织起来,形成了浓重的阴沉压抑的氛围。置身其间的诗人,情动于衷,不能自已。猛然,那令人肠断的钟声传入耳鼓,撞击心弦。此时,诗人再也抑止不住自己的感情,不禁潸然泪下,离愁别绪喷涌而出:“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随着情感的迸发,尾联一改含蓄之风,直抒胸臆;又在结句用一个“比”字,把别泪和散丝交融在一起。“散丝”,即雨丝,晋张协《杂诗》有“密雨如散丝”句。这一结,使得情和景“妙合无垠”,“互藏其宅”(王夫之《薑斋诗话》),既增强了情的形象性,又进一步加深了景的感情然彩。从结构上说,以“微雨”起,用“散丝”结,前后呼应;全诗四联,一脉贯通,浑然一体。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