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分析王维山水田园诗的艺术成就

王维 时间:2018-01-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王维】

  王维是唐代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他擅长将自己独特的生活情趣和佛理融入诗中,借用绘画线条、色彩技法,巧用朴实凝练的语言,采用白描等手法,创作了一首首恬淡秀美的山水田园诗,营构出寂静幽清的意境,表现诗人闲适的生活和恬静的心境,具有很高的艺术和审美价值。

  王维是盛唐著名诗人。他博学多才,既擅长写诗,又通晓音律,还精通绘画、书法。王维的诗现存四百多首,他前期的诗富于进取精神,讥讽权贵纨绔,反映边塞生活,书写游侠意气,多表现人们的英雄气概和爱国热情;后期由于张九龄被贬,王维对现实感到失望,加之中年丧妻和深受佛道影响,先隐居终南山,后在蓝田辋川过着亦官亦隐的生活,“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酬张少府》),并致力于山水田园诗写作。其诗将诗情、画意、禅趣、和谐韵律有机地熔为一炉,意境寂静幽清,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和审美情趣,成为唐代山水田园诗的代表。其艺术成就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分析王维山水田园诗的艺术成就

  一 寂静幽清的意境

  意境是我国古代美学、文学批评的重要范畴,一直是古代艺术家追求的艺术表现的最高境界。明代朱承爵《存馀堂诗话》:“作诗之妙,全在意境融彻。”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王国维所说的“境界”即意境。王维山水田园诗的艺术魅力,就在于无论是描绘秀山丽水,还是摹写茂林修竹、村舍农事,都营构了一个远离尘嚣、空明洁净、物我神会的艺术境界,犹如世外桃源,空寂、幽静。如《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这首诗描绘秋雨初晴的黄昏美景。一场秋雨后,秋山幽净,清爽宜人。皎洁的月光播洒在清新、青翠的松林间,清泉在光滑洁净的溪石上缓缓流淌。在这青松明月之下、翠竹青莲之中,生活着一群无忧无虑、勤劳善良的男女。全诗融山村的自然美和村民的生活美于一体,意境清新、幽静、恬淡、优美,读来心旷神怡,令人神往。

  王维山水田园诗寂静幽清的意境源于他独特的生活经历。他中年丧妻未再娶,生活上清苦孤寂,张九龄罢相,政治上失去依傍而进退两难,对仕途感到厌倦,惟有将心神寄托于山水林泉。“一切景语皆情语”(《人间词话》),王维擅长极其传神地描摹山水田园状貌,并与他闲适的生活、恬静的心境有机地契合,达到物我合一。如《新晴野望》:

  新晴原野旷,极目无氛垢。

  郭门临渡头,村树连溪口。

  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

  农月无闲人,倾家事南亩。

  这首诗描写新晴野外的秀美景色。雨过天晴,原野显得格外空旷开阔,极目所视,没有一丝尘垢,显得特别明净清新。遥遥望见一座小山村的门楼紧靠着溪流的渡口,村中绿树环抱一直伸延到溪边。银白的溪水在麦田外闪动着粼粼波光,青碧的山峰在连绵的群山后傲然挺立。这俨然是一幅层次分明、美妙绝伦的图画,意境清幽秀丽,基调明朗、健康,表现了诗人热爱自然、眷恋田园的情怀。

  王维受母亲影响从小信佛,“退朝之后,焚香独坐,以禅诵为事”(《旧唐书》),因而其意境构建还源于他精通佛理。王维的山水田园诗往往显现幽寂冷清的意境,蕴含着清净、静谧、深远的禅意。正如朱光潜所说:“(王维等三人的)诗专说佛理的极少,但处处都流露一种禅趣。”

  王维山水诗中常用“空”、“静”、“闲”、“清”、“寂”等字眼来显露禅意。如《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影入深林,复照青苔上。”这首诗描绘傍晚时鹿柴附近的空山深林的幽静。“空山”又“不见人”,这是何等空寂清冷!而这正是诗人要体现的大自然空静之美;后用空山人语、林中夕照衬托幽静,展现寂静幽清的意境。《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这首诗意境“清幽绝俗”(《岘佣说诗》),诗人意在表现“深林”的寂静,以琴声和啸声来衬托,大有“鸟鸣山更幽”之趣,这里远离尘世“人不知”,只有清风明月幽篁相伴,这是何等的清寂!《终南别业》:“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传达出随遇而安的自然和谐、深得物我两忘的禅趣。《辛夷坞》“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辛夷花在幽静的山谷里自开自落、悠然自得。这样一个远离尘嚣的清寂世界,简直就是佛家空无寂灭观念的象征境界。所以胡应麟在《诗薮》中说,《辛夷坞》是“入禅”之作,“读之身世两忘,万念皆寂”。

  二 独具匠心的技巧

  1 “诗中有画”

  王维善于用画家的眼光观察世界,能自觉不自觉地将线条、色彩等绘画技法转用在他的山水田园诗中,读他的诗,如展开一幅错落有致、色彩斑斓的画轴。《河岳英灵集》赞王维“词秀调雅,意新理惬;在泉成珠,着壁成绘;一字一句,皆出常境”,苏轼誉之为“诗中有画”。这些都精辟地概括了王维诗歌的特征。“诗中有画”不惟王维独具而冠之,并成为千载定评,是因王维比其他诗人更胜一筹。如“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都能充分显现这一特点。又如《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诗人选择富有季节特征的景物:苍翠寒山、缓缓秋水、渡头夕阳、墟里炊烟,勾勒出一幅和谐幽静而又富有生机的田园山水画。《渭川田家》选取夕阳西下、牛羊回归、老人倚杖、麦苗吐秀、桑叶稀疏、田夫荷锄等景象,组成一幅怡然自乐的田家晚归图,体现出王维诗歌“诗中有画”的艺术特色。

  王维极善于运用色彩调配,组成绚丽多彩的画面。如《春中田园作》:“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读之如置身阳光明媚的春天,听到了屋上春鸠叽叽喳喳的叫声,看到村边一片片洁白杏花迎春开放。《田园乐》(其六)“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绘形绘色,在分别点明桃、柳后着红、绿色,使桃、柳鲜艳醒目,进而渲染,红艳的花瓣上微带隔夜的雨滴,更显柔和鲜嫩;碧绿的柳丝清晨笼罩在白茫茫的雾霭中,更袅娜迷人。这美景让人犹置身于蓬莱仙境,真是妙不可言!《山中》:“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这幅由白石磷峋的小溪、鲜艳的红叶和无边的浓翠组成的山中冬景,色泽绚丽鲜明,富于诗情画意。

  2 白描手法

  白描主要是用朴素简练的文字描摹形象,不重词藻修饰与渲染烘托。如《终南山》全诗采用白描手法描绘终南山三幅美景,“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写高峻绵远;“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绘云雾缭绕、变幻莫测;“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述辽阔、众壑形态万千。王维的许多山水诗如《新晴野望》、《山居秋暝》、《渭川田家》等,都采用移步换形、一句一景的方式来描摹山水田园,寄托诗人的理想情趣。

  3 虚实相生,动静结合

  虚实结合可使诗的结构更紧凑,形象更鲜明,容量更丰富。如《新晴野望》用“农月无闲人,倾家事南亩”虚写农事,给原本寂静清丽的原野增添了无限生机,让人想到初夏田间活跃的情状,感受到农忙劳动的气氛,与前面描绘雨过天晴野外的美景融为一体,共同构成一幅优美且充满生活气息的画卷。《终南山》“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都是典型的以虚间实、虚实相生的杰作。

  动静结合是指对事物、景物作动态和静态的描写,两者相辅相成,相映成趣。如《萍池》“春池深且广,会待轻舟回”是写静,“靡靡绿萍合,垂杨扫复开”表面写动,实则巧借绿萍的“开”“合”,反衬萍池的幽静。诗句富有生机活力,全靠这以动写静之功。《山居秋暝》:“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动静、视听结合,构成一幅清丽、和谐的秋雨之后的山色图,显得清新、优美、恬静而又有生气。《青溪》:“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一动一静,以动衬静,声色相通,极富意境美。

  三 朴实凝练的语言

  1 语言朴实自然,平淡中见神奇

  王维极少用生字僻词,在许多朴实的诗句中用一极富表现力的动词、形容词“点化”,生动、新奇,耐人寻味,令人叹为观止。如《山居秋暝》“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写月光用一“照”字,活现月照松林迷离恍惚的特点,写山泉着一“流”字,活现水石相激飞花溅玉般流淌、�琮和鸣的动态。两动词就使整个诗句妙趣无穷。《使至塞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孤”极言景物的单调,“直”表现“烟”的劲拔。横贯大漠的黄河,给人的感受只有“长”,令人伤感的落日因其“圆”又增添几分亲切和苍茫。王国维称之为“千古壮观”。

  2 巧用典故,画龙点睛

  其诗在描摹秀丽景色后,往往引用古代故事和化用诗句来表达自己的情怀。《青溪》“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暗用东汉严子陵垂钓富春江的典故,不仅表明诗人喜爱青溪,还表露仕途失意自甘淡泊之情,耐人寻味。《渭川田家》“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式微》是《诗经•邶风》中的一篇,诗中咏叹“式微,式微,胡不归?”《山居秋暝》“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这是诗人对《楚辞•招隐士》“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久留”诗意的反用。这些用典都与写景浑然一体,表露诗人眷恋山水、急欲归隐田园的情怀。

  3 偶用叠词和修辞,妙趣横生

  叠词在诗中虽用得不多,但用得高妙,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如“飒飒秋雨中,浅浅石溜泻”(《栾家濑》)、“萋萋芳草春绿,落落长松夏寒”(《田园乐》)。尤为人称道的是《积雨辋川庄作》中“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这两句描绘了广漠田畴、白鹭盘飞、夏日密林、黄鹂和唱等自然景色,“漠漠”道目力所及都是一片片水田,视野迷蒙苍茫;“阴阴”绘夏季蔚然深秀的辋川密林,两种景象互相映衬、配合,把积雨天的辋川山野写得画意盎然。清沈德潜认为:“不知本句之妙,全在‘漠漠’、‘阴阴’,去上二字,乃死句也。”(《唐诗别裁》)

  王维山水田园诗直接摹写山水的情状,偶尔妙用夸张、拟人等修辞手法。如:“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书事》),写得妙趣横生。青苔本是无生命之物,作者用拟人化手法,将它幻化成活泼可爱的孩童,亲昵地依偎到诗人的衣襟上来。这一看似平常实则奇崛的点睛之笔,含蓄地抒发了作者对清幽恬静生活的陶醉之情。

  四 和谐独特的韵律

  王维通晓音律,“性闲韵律,妙能琵琶”(《集异记》)。其诗均具音韵美,无论外在节拍还是内在韵律,都和谐优美,韵味悠长。王维诗中有一种独特的交替押韵方式,即两联中上联的第一分句与下联的第一分句押韵,上联的第二分句与下联的第二分句押韵,这种押韵方式虽不普遍,但别具一格。如《过感化寺昙兴上人山院》前两联“暮持筇竹杖,相待虎溪头。催客闻山响,归房逐水流”中“杖”与“响”、“头”与“流”押韵;《冬日游览》前两联:“步出城东门,试骋千里目。青山横苍林,赤日团平陆”中“门”与“林”、“目”与“陆”押韵;《使至塞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中“直”与“骑”、“圆”与“然”押韵。这种交替押韵方式构成回环往复的音响效果,使诗歌极富音韵美。

  总之,王维的山水田园诗极具艺术魅力,是与他独特的生活感受、多才多艺的素养、匠心独运的艺术表现技巧分不开的,他用生花妙笔营构寂静幽清的意境,显现空寂幽深的禅意,融绘画技法于诗歌创作,“诗中有画”,读其诗犹如置身恬淡幽静的山水之中,加之极具表现力的语言、和谐的韵律,使其诗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