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平凡路上的王勃与我们散文随笔

王勃 时间:2018-08-2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王勃】

  人免不得会遇到不解或忽视,但我们总要证明自己,总要向前迈步。——题记

  长安城中平民百姓欢歌起舞,唐王殿内帝王将相高谈阔论,玄武门前青草野花从杂半点数不尽的荒芜,百越青山说不尽仕途的哀怨。在草色还未彻底变黄之前,王勃孤身离开,前往更加清秀的岭南。大唐在灿烂的朽木上雕刻着的华丽,造就了千万人不再复活的灵魂。他寻着绿色而去,去的路上永远青山绿水;他带着悲哀而去,烧灼了这个世界;他怀着激情而去,即便生死未卜也要勇往直前。这一切,让曾经的句句蔑视变得像一匹白驹,只为追回一个字——空。

  王勃离开长安,来到洪都。他看见了绣闼雕甍在山原与川泽中摆弄舞姿;看见了渔舟与雁阵在寒秋中哭泣着哀嚎;看见了东隅与桑榆之间只隔一条细沟。在一场会聚诸多人才的由有心人可以策划的盛会上,他挥一挥衣袖,研一研浓墨,挥笔龙飞凤舞,一口气,不带走风和云,留一骈文在滕王阁,之后便踏马而走,只留众人惘然。他是赤子,他没有被繁华蒙眼,而是在执着与无奈中,唱响了一支战歌,拉开对虚伪的战争,对西北长安的战争。他就像一个斗士,向不公宣战,向天地呐喊,向别人的无视怒目转身。

  他的这篇骈文是中华民族华丽气盛最后的谢幕,以后的壮阔就像洋火柴,燃不长久。之后的华夏,就放佛陷入了残喘的梦魇里,无尽的汉唐,无尽的重返,无尽的轮回。在这之中,他的心里涌起了火花,这份火花点燃了一场大火,让唐人的诗赋迈向大江东去,浪淘天际。即便沧海桑田,今人却依旧徘徊,换一个空字,得满身的孤独。

  现在的我,伏案疾书,在一场场考试中进化者灵魂;在一次次打击下逐渐沉淀;在一次次激情里,放肆不留遗憾。在匆匆与忙碌中,偶尔休憩时常想起我的父亲和他口里的野史。我家是大槐树人,可惜五百年风雨,家族兴衰,早就没了千人唱万人喝的波澜。父亲讲着野史,我喝着茶,品这其间的味道,任何人都有源,就像大江,没有最初平凡的细细沟流,哪里来的沃野千里?大到历史,小到个人,都终将平凡。我们这些年品了太多茶,看了太多繁杂,察觉了太多的感悟。烦了,一个人出去走走,回味当初的一杯清茶,喝下肚中,咀嚼个个鲜活的历史,终察觉,现在的我,满身的孤独。

  我怕我越长越大,长成了小草。这些年我常不在家,也就没人陪在父亲身边听他讲述野史。伟大的情感永远出自平凡的心怀。我至今依稀记得,他对家族历史的渴望,他对炎黄之根的向往,他对太古传来的钟声的虔诚。可最后我怕我丢失了这一切,真成了一颗小草。我怕我真品不了清茶,品不了人生,品不了父亲口里呢喃的故乡。

  今人激情,朋友间的相互依靠,就像初到异地忽然见到的南山憩客。不管是庐山的,还是黄山的,甩一甩衣袖,两袖清风,便为佳友。饮一壶清酒,叹一叹人生,题一首诗词,拜一拜生辰,即便散了,后日回忆起,心中又痛,却又心怀。太多的曾经没有珍惜,那一个个瞬间,像天上的星光,一眨一眨便逝去了。老友重逢,一桌上高谈阔论,一桌上泪洒千江。不知不觉中,王勃的骈文在我心中飞舞,飞向夜空,带起一片天地。

  今人无奈,本该向前的心,不若然有高山流水,但也同情。前有高山,后有深谷,我也不惧。这山太直,像铜墙铁壁,没有人性!那深谷太浅,到处青面獠牙,深深的哀嚎在人们的心里。那到处挖石头,唱神韵的,灌鸡汤的,都不知,天鹅是会飞的。

  今人悲哀,郁金香如青山绿水,槐树下又青面獠牙。当夜幕降临,王勃的叹息从太古深处的老屋里传来,在黄昏已过,星光攀爬的树枝上,变幻着方式取笑我。多年以后,再也不见那样的事了。漫山遍野的郁金香,一座木屋里,父亲透过星光,讲述的野史穿过茶香而四溢。我眼里涌出的泪花,淡淡郁香扑鼻,身边的茶香依旧,老友的照片斜贴桌角。我伏案读懂龙应台,他们的背影告诉我,不必追。之后,我哭了,哭得泪如雨下,如同悲伤逆流成河,我行走在这大道上,到处是野花野草。心中无限悲欢,却挽不回青春一梦的恍惚。

  今天我又品了王勃,本想多喝些鸡汤来浇灌心中这些年积累的疲惫,却不想在喧闹的人群中,我沉默不住;在无尽的悲伤中,我执着不忍;在对古事的叹寻里,我沉淀狂怒。

  览一遍《滕王阁序》,只记住了帝子长洲;只记住了望长安,目吴会;只记住了,关山难越,只悲我这失落之人。今人本不食人间烟火,而今尝尽了辛酸,读懂了王勃。大唐造就了多少英雄,他们张扬了太多,留给后人的太多,他们让世人永不忘他们。在他们中,独认他,他的悲愤,我又何尝不懂,他的悲愤我也许真的不懂。可怜子安,愿他在我心中的大地上,孤独的行走,永远别让大师们淹没了你。王勃,你当你溺水而亡,也许是对世界最好的控诉。今人不会,今人会向前走,今人会让高山深谷成为明日刻在石碑上的叹息。王勃的文才,写尽了繁华,铺出了一条南下探父的死亡之路,他的骈文,是大唐繁华的前奏在,她的只身离开,身后尾随的,是一个大唐。

  大唐衰势已定,大唐激情已然不在。郡望昌黎一心提倡古文,在韩门弟子的痴望中,一举让骈文纵逝。南北朝以来,士大夫们的四六式在历史中逐渐消没。王勃最后的精彩是骈文发出的最后耀眼的光芒,在此之后,一个民族长长的叹息就此呼之欲出。历史长河中,骈文的呼吸渐渐微弱,在微弱的挣扎后,闭上了双眼,留一口叹息回荡在老屋。南海先生曾移花接木,红极一时。如今在多种文体随着民族服饰一样,在历史这场悲剧,一袭西服,耀武扬威,流淌尽了悲伤。即便这样,我依旧会向前迈步,再心酸也依旧开怀大笑,就像父亲,年龄愈大,压力越沉重,仍旧在木屋里等待着我,待我归家,继续讲述野史。

  骈文衰亡,中国文学依旧;王勃走了,大唐的路依旧;时光已逝,未来的梦依旧。我们每一个人都走在一条平凡的路上,今天我叹了王勃,明天后人又该叹我矫情。时光如白驹过隙,青春似七月流火。平凡中,我好像看到王勃在惊悚中看到的是什么了。

  这是一条平凡的路。在这条路上,无论是伟大还是坎坷,都是这条路上的野花野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