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童话故事《“五棵柏”小屋》

童话 时间:2017-08-2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童话】

  森林看守人沃比努克的看守小屋,坐落在密林深处的一小片空地上。看林人的妻子和两个孩子跟他住在一起。他的两个孩子,一个叫叶尼克,一个叫露申卡。在小房子四周,长着五棵老柏树,浓密的枝叶覆盖在小房子顶上,所以这个看守的地方就叫“五棵柏”。

  住在森林里可真好!要是你们想叫叶尼克和露申卡把他们的小房子搬到农村或者城市里,他们说什么也不会同意。想想看嘛!森林里长着那么多草莓、核桃和蘑 菇夏天天热的时候,身边就有个小湖,你爱在水里游多久就游多久,到了冬天呢,小湖又变成了一个亮晶晶的滑冰场。还有近旁的戈山,那山坡好像是专为你修 的,让你能够坐着小雪从上头往滑……

  看林人特别疼爱叶尼克和露申卡。他每次进城,都不会忘记给他们带回礼品。有时候他到树林里走走,也会给他们带点儿新鲜玩艺儿。

  一天,他去森林里巡查的时候,抓到一只灵巧的小狐狸。

  “喏,这个给你们!”看林人对叶尼克和露申卡说,“你们给这个淘气的小家伙盖一座象样儿的房子,好让他喜欢咱们这儿。”

  哥哥和妹妹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小狐狸住在旧的狗房子里。别看小狐狸毛色发红,可他到底还是他们家那两条狗的亲戚呀——那两条狗叫“盖可托”和“苏旦”,这是两条猎犬,他们住在沃比努克家已经很久了。

  “真可笑!”盖可托不高兴地嘟哝着。“你瞧啊,苏旦,他们把那座好房子给狐狸住了!你瞧,你瞧!他们还用抹布使劲擦洗那房子哪,好像那里头要住进一位 公主似的!你倒是说,咱们不管是热天还是冷天,都得去干活儿——到森林里去跟踪野兽,回到家来呢,还得对这么一个森林里的野东西低声下气!”

  小窝儿安排得舒舒服服,可是那只小狐狸一点儿都不喜欢它。这也许是因为把他结结实实地在漂亮的小房子里了。小狐狸拼命地东突一下,西窜一下,总想挣 脱看林人给他套在脖子上的皮圈儿。盖可托和苏旦这两条狗从远处看着,幸灾乐祸地龇了牙笑。但是叶尼克和露申卡很担心,怕那条小皮带会勒死小狐狸。爸爸安慰 他们说:“别害怕,没事儿!你们的狐狸会很快地安静下来。等到他明白反正他也逃不掉,他就不会那么东奔西窜,那么瞎叫唤了。他会习惯着过日子,跟狗似 的。”

  爸爸说得真对。小狐狸很快就不想挣脱皮带了——反正也没用!慢慢儿地,他有点儿习惯自己的新家了。叶尼克和露申卡想方设法让他囚禁的生活美好些。他们给他吃最好吃的东西,对他特别温和。

  盖可托和苏旦可是气得要命。他们一时还不敢欺负小狐狸,只是因为看林人特别,特别严厉地禁止他们这样干。猎狗是聪明的,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不听主人的话,什么时候不听话就要皮肉受苦。

  两个孩子一有空儿就呆在小狐狸这儿,跟他在一起玩儿好长时间。这个小俘虏很快就对两个孩子习惯了,他在远处一看到两个孩子,就高兴得摇尾巴。

  露申卡这小姑娘特别爱看书。她心想:“要是我爱,那小狐狸一定也爱。”所以小姑娘开始给小狐狸大声念自己的一本新书。这本书是新年时候,圣诞老人送她 的礼物。书里有好多好多有趣的动物故事。当然了,露申卡给自己的红毛儿朋友念得最多的是狐狸的故事。那些狐狸在跟贪婪的狼、愚蠢的熊,甚至跟人打交道的时 候,老是得到胜利。

  在开始的时候,当然啦,小狐狸对露申卡的故事一句也听不懂。可是他总是注意地听,用心听。这么一来,他很快就能弄明白一句半句的。他又继续听,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他能听懂很多了。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你们都知道,比方说,狗是能听懂主人的意思的,他们能分辨出,主人是在夸奖他们,还是相反,在责备他们做错了事。狐狸呢,是狗的亲 戚,而且是近亲,这谁都知道。除了这个,我们讲的这只狐狸,在狐狸里头又是最聪明、最机智的。这么一来,这只狐狸每天听人说话,就听懂了,而且,比哪一条 狗都懂得多。

  这小狐狸听露申卡讲故事,越听越爱听。特别让他喜欢的是那些讲狐狸怎样战胜别的野兽的故事。在那些故事里,狐狸甚至凭着自己的智慧战胜了圣明而威严的 百兽之王——狮子!咱们的这个小狐狸决心下狠劲儿学习,好尽快地成为故事里的那个狐狸。要像他一样聪明,一样狡猾。他努力完成露申卡和叶尼克留给他的作 业。那两个孩子教给他的,都是有用的: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棒或者别的东西,摇布娃娃睡觉,用两条后腿站起来……他们甚至教他着手杖走路。

  看林人看到小狐狸已经完全习惯了自己的新家,就允许两个孩子牵着他去散步,后来就白天完全放开他。小狐狸呢,在院子里训练完,一听到叫他,就回到自己的小房子那儿,乖乖地让两个孩子给他套上皮圈。

  盖可托和苏旦这两条猎狗恶狠狠地看着这一切。当然喽,他们俩尽量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气,好像根本就没注意到狐狸取得的这一切成就。可是,他们心里实在是忌妒极了。

  “看着简直恶心,”盖可托对苏旦说。 “那狐狸拿来木棒儿的时候神气活现!咱们还是个狗崽子的时候,就会这套把戏啦,对不,苏旦?当然啦,那时候咱们是用嘴叼,不是用爪子拿,可这又有什么区 别?咱们没练习用爪子拿,只是因为咱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巡路呀,看家呀……再说,咱们也没那么自高自大,把自己装成个大人物!你瞧着吧,他很快就得对咱 发号施令,跟个主人似的了!可是,他要是办得到,让苍蝇蚊子把我咬死!”

  “那可不!让个长癞的臭狐狸对咱们指手划脚,跟个主人似的,休想!”苏旦咕哝说。“要是有这种事,把我尾巴切掉!我宁可到农村,挨着门要饭去!”

  “先别叫苦,苏旦,这种事还没实现呢。而且,希望它永远不会实现。咱们俩先这样……”盖可托说着,把嘴凑到苏旦的耳朵上,小声地说起来。

  苏旦点点头。两条狗马上行动。他们一齐从窝里跳出来,一边震耳欲聋地汪汪叫着,一边围着看守小屋跑了三周,好象正追赶着一大帮强盗。

  他们俩干完了这一套,带着一种得胜的神气,回到院子里来。可是他们斜着眼睛看看小狐狸,立即气得肚子鼓鼓的,原来小狐狸对他们俩的这次军事行动丝毫也 没理会。他正靠着自己的小房子,舒舒服服地睡着.在那两位大喊大叫地报警的时候,他甚至没想到要站起来,钻进窝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