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陶渊明《诸人共游周家墓柏下》赏析

陶渊明 时间:2017-08-0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陶渊明】

  《诸人共游周家墓柏下》是东晋陶渊明所做的一部五言绝律。

  陶渊明

  今日天气佳,清吹与鸣弹。感彼柏下人,安得不为欢。清歌散新声,绿酒开芳颜。未知明日事,余襟良已殚。

  赏

  这首诗表现了大诗人陶渊明的浪漫情怀和超然胸襟。“感彼柏下人,安得不为欢。”不仅要自己快乐也希望已故之人也欢欣,仿佛不知是阳间还是阴间,也好像忘掉了过去和将来,只有阳间、阴间共同而尽情的欢乐。如果没有浪漫的情怀和超然宽广的胸襟怎么会有这样的幻觉和愿望?“未知明日事,余襟良已殚。”这一句诗与其另一首著名诗篇《游斜川》中“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的诗句相同,都表达了一种“超然物外”志趣,非有超然的胸襟而难为也!

  今天的天气好,吹箫弹琴心舒畅。能够感知到,那松柏下长眠的故人,怎不为之而欢欣?一曲曲清歌散发着一阵阵新声,一杯杯绿酒浇开了一张张笑脸。明天将会发生什么不得而知,今天我确已得到了尽情欢乐!

  鉴赏

  这首诗就内容看,当是渊明归田以后的作品。题目中的“诸人”,有的注本据《晋书·陶潜传》载渊明归田后:“既绝州郡觐谒,其乡亲张野,及周旋人羊松龄、庞遵等,或有酒邀之”,认为可能即是指张、羊、庞等一些人。“周家墓”,据《晋书·周访传》,周访居住寻阳,与渊明的曾祖陶侃友好,把女儿嫁给陶侃的儿子。传文说:“陶侃微时,丁艰,将葬,家中忽失牛而不知所在,遇一老父,谓曰:‘前冈见一牛,眠山中,其地若葬,位极人臣矣。’又指一山云:‘此亦其次,当出二千石。’言讫不见。侃寻牛得之,因葬其处,以所指别山与访。访父死,葬焉,果为刺史,著称宁、益。自访以下,三世为益州四十一年,如其言云。”陶注本,据此而说:“周、陶世姻,此所游,或即家墓也。”这些虽无确指之证,但可供参考。

  这首诗,篇幅简短,内容平凡,但却博得很多人的赞赏,当有其不平凡的所在。说平凡,如“今日天气佳,清吹与鸣弹。”“清歌散新声,绿酒开芳颜。”写在某一天气候很好的日子里,和一些朋友结伴出游,就地开颜欢饮,或唱“清歌”,或吹管乐和弹奏弦乐以助兴。这都是很普通的活动,诗所用的语言也很普通。说不平凡,因为所游是在人家墓地的柏树下,要“为欢”偏又选择这种容易引人伤感的地方。在引人伤感的地方能够“为欢”的人,不是极端麻木不仁的庸夫俗子,应该就是胸怀极端了悟超脱,能勘破俗谛,消除对于死亡的畏惧的高人。渊明并不麻木,他明显地“感彼柏下人”死后长埋地下所显示的人生短促与空虚;并且又从当日时事的变化,从自身的生活或生命的维持看,都有“未知明日事”之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为欢”;还能做到“余襟良已殚”,即能做到胸中郁积尽消,欢情畅竭,当然有其高出于人的不平凡的了悟与超脱。以论对于生死问题的了悟与超脱,在渊明的诗文中,随处可见,如《连雨独饮》:“运生会归尽,终古谓之然。”《五月中和戴主簿》:“既来孰不去,人理固有终。”《神释》:“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挽歌诗》:“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归去来兮辞》:“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这是一种自然运化观、朴素生死观,比起当时“服食求神仙”、追求“神不灭”的士大夫,不知高出多少倍。

  这首诗,就其思想内容言,黄文焕《陶诗义》评:“‘未知明日事,余襟良已殚。’结得渊然。必欲知而后殚,世缘安得了时?未知已殚,以不了了之,直截爽快。”蒋薰《陶渊明诗集》评:“通首言游乐,只第三句一点周墓,何等活动简便。着俗手,则下许多感慨语,自谓洒脱,成粘滞。”王夫之《古诗评选》评:“‘余襟良已殚’五字为风雅柱。”邱嘉穗《东山草堂》陶诗笺评:“此诗尽丘墓生悲旧案,末二句益见素位之乐,虽曾点胸襟,不过尔尔。”都颇中肯。就语言形式言,则它的简短,它的平凡而又不平凡,又正如钟《诗品》所说的:“文体省净,殆无长语;笃意真古,辞兴婉惬。”温汝能《陶诗汇评》所说的:“陶集中此种最高脱,后人未易学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