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陶渊明集卷之三诗五言《责子》

陶渊明 时间:2018-01-0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陶渊明】

  引导语:《责子》是晋末宋初诗人陶渊明的一首五言诗,此诗当作于陶渊明四十多岁时,反映了诗人对儿子的殷切期望。诗人以风趣幽默的口吻责备儿子们不求上进,与自己所希望的差距太大;勉励他们能好学奋进,成为良才。下面就是有关这首诗的原文注释翻译,我们一起学习吧。

  [说明]

  这首诗大约作于晋安帝义熙四年(408),陶渊明四十四岁。

  责子,就是责备儿子。诗人以风趣幽默的口吻责备儿子们不求上进,与自己所希望的差距太大;勉励他们能好学奋进,成为良才。其中流露出诗人对爱子们的深厚、真挚的骨肉之情。

  白发被两鬓,肌肤不复实(1)。

  虽有五男儿,总不好纸笔(2)。

  阿舒已二八,懒惰固无匹(3)。

  阿宣行志学,而不爱文术(4)。

  雍端年十三,不识六与七。

  通子垂九龄,但觅梨与栗(5)。

  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6)。

  〔注释〕

  (1)被(pī披):同“披”,覆盖,下垂、鬓(bìn):面颊两旁近耳的头发。肌肤:指身体。实:结实。

  (2)五男儿:陶渊明有五个儿子,大名分别叫俨、俟、份、佚、佟,小名分别叫舒、宣、雍、端、通。这首诗中皆称小名。纸笔:这里代指学习。

  (3)二八:即十六岁。故:同“固”。曾本云,“一作固”。无匹:无人能比。

  (4)行:行将,将近。志学:指十五岁。《论语。为政》:“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后人遂以十五岁为志学之年。文术:指读书、作文之类的事情。

  (5)垂九龄:将近九岁。觅:寻觅,寻找。

  (6)天运:天命,命运。苟:如果。杯中物:指酒。

  〔译文〕

  白发覆垂在两鬓,我身已不再结实。

  身边虽有五男儿,总不喜欢纸与笔。

  阿舒已经十六岁,懒惰无人能相比。

  阿宣快到十五岁,也是无心去学习。

  阿雍阿端年十三,竟然不识六与七。

  通儿年龄近九岁,只知寻找梨与栗。

  天命如果真如此,姑且饮酒莫论理。

  [赏析]

  此诗先说自己老了:“白发被两鬓,肌肤不复实。”这两句写老相写得好,特别是后一句说自己肌肤松弛也不再丰满了,这话少见有人道出。后面是写儿子不中用:“虽有五男儿,总不好纸笔。”总写一笔五个儿子不喜读书,不求上进。下面分写:“阿舒已二八,懒惰故无匹。”阿舒是老大,十六岁了,而懒惰无比。“阿宣行志学,而不爱文术。”阿宣是老二,行将十五岁了,就是不爱学写文章。这里语意双关,到了“志学”的年龄而不志于学。“雍端年十三,不识六与七。”雍、端两个孩子都十三岁了,但不识数,六与七都数不过来。“通子垂九龄,但觅梨与栗。”通子是老五,快九岁了,只知贪吃,不知其它。“垂”与前“行”义同,都是将近的意思。按,这里用了“孔融让梨”的典故。《后汉书·孔融传》注引孔融家传,谓孔融四岁时就知让梨。而阿通九岁了却是如此,可见蠢笨。作者将儿子一一数落了一番后,感到很失望,说“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这两句意思是:假若天意真给了他这些不肖子,那也没有办法,还是喝酒吧。

  这首诗写得很有趣。关于它的用意,后代的两个大诗人有很不相同的理解。一个是杜甫,一个是黄庭坚。杜甫的意见是认为《责子》此诗是在批评儿子不求上进,而黄庭坚予以否认。诗题为“责子”,诗中确实有对诸子责备的意思,作者另有《命子》诗及《与子俨等疏》,对诸子为学、为人是有着严格的要求的。陶渊明虽弃绝仕途,但并不意味着脱离社会、脱离文明、放弃对子女教育的责任,他还有种种常人之情,对子女成器与否的挂虑,就是常情之一。杜甫是从这个意义上理解此诗的。但是,杜甫的理解又未免太认真、太着实了些。批评是有的,但诗的语句是诙谐的,作者不是板着面孔在教训,而是出以戏谑之笔,又显出一种慈祥、爱怜的神情。可以说,儿子的缺点都是被夸大了的,漫画化了的,在叙说中又采用了一些有趣的修辞手法,体现出作者下笔时的那种又好气、又好笑的心情。这是带着笑意的批评,是老人的舐犊情深。这样看来,黄庭坚的体会又是颇为精妙的。

  用诗来描写儿女情态,首见左思《娇女诗》,唐代不少诗人都写有这方面作品,陶渊明起了推波助澜作用。这对诗歌题材的扩大及日常化是有不可低估的意义的。

  [名家点评]

  唐代杜甫《遣兴五首》其三:“陶潜避俗翁,未必能达道。观其著诗集,颇亦恨枯槁。达生岂是足,默识盖不早。有子贤与愚,何其挂怀抱。”

  宋代黄庭坚《书陶渊明责子诗后》:“观渊明此诗想见其人岂弟(同恺悌,和乐安闲的意思)慈祥戏谑可观也。俗人便谓渊明诸子皆不肖而渊明愁叹见于诗耳,可谓痴人前不得说梦也。”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