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我看初唐诗的感想

唐诗 时间:2018-06-1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唐诗】

  每逢提起唐诗,大多数人往往会驻足于盛唐之际,颇有兴味儿地品谈起李杜王孟之作,竭尽言辞地赞美,有时还会在惊叹盛世繁华之余感伤起晚唐之风,悲叹盛世一去不返的时代。然而很少会有人将目光停留在初唐诗这个阳光最早照射到的角落,即使了解的也不过是“王杨卢骆”之类,但要知道他们不过是初唐诗的代表之一而已,初唐诗的价值并不仅限于这四人的作品本身,而是他们与其他同时代的诗人们共同创造出的一种新气象—打破了六朝创作遗留的阴霾,于惊叹声中迎来了新时代的黎明。正是初唐诗的出现为而后众多诗人的创作竖清了旗帜,它以激昂进取的时代精神于不经意间抹去了六朝宫体诗中的靡靡之音和虚华之辞。在我看来,初唐诗便是那个时代诗文创作当之无愧的引路人。

  初唐介于朝代更替的一个缓冲地带,免不了要受到前朝之风的影响,因而六朝宫体诗以及后来上官体的创作方式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给初唐诗的创作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六朝盛行的宫体诗以描写女性生活为主,但情感的淡化和内容的浮浅是这类诗的一大缺憾,不免令人产生艳俗之感。如:“杨柳叶纤纤,佳人懒织X。正衣还向镜,迎春试卷帘。摘梅多绕树,觅燕好窥檐。只言逐花草,计较非应嫌。”(萧纲《春归情诗》)。以及“荡子从游宦,思妾守房栊。尘镜朝朝掩,寒衾夜夜空。若非新有悦,何事久西东。知人相忆否,泪尽梦啼中”(萧纶《代秋胡妇闺怨》)。这些诗虽用词华丽,语言精巧,不乏动人之处,但经仔细玩味后也不过是对独守空闺,高楼怀怨一层意思的推衍而已。其本质上缺失了灵魂。因此闻一多先生曾评论宫体诗为“没筋骨”,“没心肝”,“在当时可说是一种不自主的,虚伪的存在,真所谓‘萎靡不振’”(?唐诗杂论.宫体诗的自赎?第10-11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直至后来隋末唐初盛行的“上官体”也不免着眼于表现宫廷生活的浮华,空虚,以至视野狭隘,格调柔靡。

  然而,王杨卢骆以及王绩,刘希夷等诗人的创作的出现使得这种局面有了新的变化,正如闻一多先生描述的那样:“在窒息的阴霾中,四面是细弱的虫吟,虚空而疲倦,忽然一声霹雳,接着的是狂风暴雨!虫吟听不见了,这样便是卢照邻《长安古意》的出现”(《唐诗杂论.宫体诗的自赎》)。自此,宫体诗在四杰笔下由宫廷走向了市井,从台阁移至了江山与塞漠。李泽厚先生曾在《美的历程》中评到:“诗歌随时代的变迁,由宫廷走向生活,六朝宫女的靡靡之音变为青春少年的清新歌唱。”这些清新的歌唱时时萦绕耳畔:赠别诗当以王勃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一句为佳,用词虽少,却彰显着对情感的豁达与豪气;卢照邻的《长安古意》一诗则作为歌颂新时代的篇章,诗中处处流露出欣逢盛世的自豪;而边塞诗歌的创作无疑为初唐诗坛添了一份阳刚之气,“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的豪言,激发了多少文人志士的报国热情,建功立业再次成为诗人们心中的渴盼:“丈夫皆有志,会见立功勋”(《出塞》杨炯),“匈奴今未灭,画地取封侯”(《紫骝马》杨炯),“投笔怀班业,临戎想顾勋。还应雪汉耻,持此报明君”(《宿温城望军营》骆宾王);此外诗人们对豪侠的崇敬之情也随处可见:“刘生气不平,抱剑欲专征。报恩为豪侠,死难在横行。”(《刘生》卢照邻),“满月临弓影,连星入剑端。不学燕丹客,空歌易水寒”(《送郑少府入辽共赋侠客远从戎》骆宾王)。

  除四杰外,初唐诗坛中还有一人,他以孤篇横绝于世,此人便是张若虚,闻一多先生对他评价颇高:“如果说刘希夷是卢骆的狂风暴雨后宁静爽朗的黄昏,张若虚便是风雨后更宁静更爽朗的月夜”(《唐诗杂论。宫体诗的自赎》)。《春江花月夜》可算得上是初唐诗中的一朵奇葩。此诗句句可品,字字可鉴,尤其是“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两句古往今来为人们所称道。就个人而言,也十分喜爱,诗人能用此等绝妙的语言表达对人生哲理的探索与感悟,实属不易。诗中有被宇宙意识升华过的纯洁的爱情,又由爱情辐射出同情心,抒写出一份普世情怀。由此看来闻一多先生说它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一点也不过分。

  在初唐诗坛中,陈子昂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尤其是他的诗歌将初唐诗的清新活力演绎得淋漓尽致。我们能从他笔下的一字一句中体味到朴实又不失刚健,含蓄又不乏自信的妙处,在我看来之后享誉诗坛的李白身上也不乏陈子昂的影子。人们常说天妒英才,大概就是指陈子昂的际遇。因此“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感遇。其一》);“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登幽州台歌》)便成为了诗人抒发胸中的愤懑和对遭遇的感慨。然而这些心情却时常能唤起我们的共鸣。虽然仕途不顺,理想破灭,却成就了新的诗人。

  纵观初唐诗人,大多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他们虽身处盛世之际,却屡遭打击,于宦海中沉浮不定,忍受着有时无命的煎熬,面对同样的困境,他们又拥有共通之处,那便是在挫折面前依旧信心满满,执着于自己最初的理想。正是这种对人生的积极态度和昂扬进取的风貌感染了后来的有志之士,并引领着他们铸就了唐代诗歌艺术的辉煌。我们要牢记这群志气昂扬的少年们,是他们用清新爽朗的歌声唤醒了沉醉于红粉靡音中的诗坛,使之健康而富有生机。总之,读了初唐诗,我感触最深的则是诗人们对未来的憧憬,和青春活力的一面。的确,诗如人生,只要拥有对光明的渴望与信念,我们总有沐浴阳光的一天!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