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读苏轼怀妻词有感

苏轼 时间:2018-01-2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苏轼】

  导语:苏轼的《江城子·记梦》是一首家喻户晓的怀妻词,抒发了诗人苏轼对于妻子的思念的情感。下面是小编分享的读苏轼怀妻词有感,欢迎阅读!

  读苏轼怀妻词有感篇一: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

  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十九岁与十六岁的蕙质兰心的王弗结婚,婚后琴瑟相和,甘苦与共。每当苏轼读书时,她便陪伴在侧,终日不去;苏轼偶有遗忘,她便从旁提醒。可谓苏轼绝佳的贤内助。十年后王弗亡故,归葬于家乡的祖坟。

  这首词是苏轼在密州一次梦见王弗后写的,距王弗之卒又是十年了。“十年生死两茫茫。”生者与死者幽冥永隔,这十年间,东坡因反对王安石的新法,颇受压制,心境悲愤。到密州后,又忙于处理政务,生活困苦。“不思量,自难忘。”恩爱夫妻,一朝相隔成永诀,但即便没有刻意去想起,也即便无暇去想起,年年月月,朝朝暮暮,却未曾有片刻的忘记,这其实是何等深入骨髓的思念啊。“不思量”极似无情,“自难亡”则死生契阔而不曾一日去怀。看似平淡,却出自肺腑,与柳永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这种浓烈浪漫的爱情自不相同。前者是永恒的生死不渝的,后者有可能是短暂的容易消退的。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可是纵有万般思念,也因生死相隔,爱妻永眠于地下,自己浮沉于宦海而无处话凄凉,这心中的无限哀痛,读来凄凉哀婉,伤心断肠。“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尘世的苦难,对爱妻的思念,催人未老先衰啊,才四十岁的人,已是两鬓霜白了,纵使相逢应不识了啊。“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日有所思夜有所想,一夜幽梦回到家乡,往日情景再现,爱妻正坐在窗前梳妆,如梦如幻,似真非真,情态容貌,依稀当年,白天清醒时是“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夜里梦境中,总可诉衷肠了吧,可偏偏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此时无声胜有声”深沉的爱是无需表达,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凝视,彼此就能明了的啊。“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据说苏轼在爱妻坟前植松树万株,明月的夜晚,爱妻的坟前,最是苏轼断肠处啊。

  这种情爱,即使时空相隔,也历久弥坚,死生契阔,不是深入骨髓,又是什么?现代社会那种刚刚在媒体面前秀过恩爱,转瞬离异,反目成仇,互相揭短的情感,在之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吧?

  读苏轼怀妻词有感篇二:

  子的一生常常让人感到有点啼笑皆非,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一段相对安稳适意的生活中,苏东坡的精神状态是非常轻松和愉悦的,但苏东坡也断断不能忘记王弗曾经陪伴自己度过的那些艰难的岁月。王弗在苏东坡的一生中作扮演的角色绝非一个家庭主妇那么简单,在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中曾说:…苏东坡…由气质和自然的爱好所促使,要变成一个隐士。社会、文化、学问、读历史的教训、外在的本分责任,只能隐藏人的本来面目。若把一个人由时间和传统所赋予他的那些虚饰剥除净尽,此人的本相便呈现于你之前了…他偶尔喝醉,甚至常常醉而月夜登城徘徊。这时他成了自然中伟大的顽童——也许造物主根本就希望人是这副面貌的吧。“顽童”,这里林语堂先生固然是在一种嘉许的语气在点评苏东坡的自由性灵,然而苏东坡实际上又何尝不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呢?不谙世事,兴致所至,聪明有余而内敛不足。

  夫人稳健,而丈夫往往不能。丈夫往往急躁,灰心丧气,喜怒无常。高兴了把酒言欢,不高兴了也要大骂天道不公。麻烦的是丈夫有了旷世的才气,就不是发发脾气这么简单了。苏东坡常常会在自己的诗作里流露一些“不合时宜”的论调,自找祸端。由此可见在日常的生活起居、待人接物中,这等人物将是何等的低才。倘若没有一个得体大度、端庄典雅的夫人为丈夫张罗这些“不入眼”俗事,恐怕苏先生不会有几天清闲的日子可过。在密州,他们过着清贫的苦日子,苏东坡对新的税制极为愤怒,孩子们揪着他的衣裳对他喋喋不休。他说:“孩子们真傻!”苏夫人却说:“你才傻!你一天闷坐,有什么好处?好了,我给你弄点酒喝吧。”在一首诗里记这件事时,苏东坡觉得自己很丢脸,这时妻子洗杯子给他热酒。这当然使他很欢喜,他说自己的妻子比诗人刘伶的妻子贤德。因为刘伶的妻子不许丈夫喝酒。苏夫人也是用了好几年的工夫才摸清楚了丈夫的性格,那是多方面的个性,既是乐天达观、随遇而安,有时却又激烈而固执。苏夫人聪明解事,办事圆通。 她是进士的女儿,能读能写,但是并非一个“士”。做妻子的也知道要管家事,要抚养孩子,要过日子。正因为如此,苏东坡的生活中是不能没有一个这样的女人来把握船舵的。只有在妻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下,苏东坡才有更多的闲情逸致去“沐于沂,浴乎舞雩”。也正因为如此,苏夫人也成为苏东坡最为信任、依赖的人,很多事情埋藏在苏东坡的心灵深处,别人大都不知道,而作为苏东坡的妻子王弗一定知道。同过患难、共过生死,几千个日日夜夜的关心和爱护,充满信任的等待和抚慰,王弗给与苏东坡的是所谓“相濡以沫”的质朴而深厚的情感。

  在这首小词中,读不到一句令人感觉“矫情”的话语,词语的运用简练凝重,每一个音节的连接都有着冷涩凝绝之感,犹如声声咽泣,压抑沉重的气氛就在这“幽咽泉流”中弥散开来,让人艰与呼吸,又难以逃避。

  苏东坡用了十年都舍弃不下的,是那种相濡以沫的亲情。他受不了的不是没有了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是失去了伴侣后孤单相吊的寂寞。“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在梦里能够看见的,也全是和逝去妻子往日生活里的琐碎片断。因为在那些琐碎里,凝结着化不去的亲情。在红尘中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执子之手是一种境界,相濡以沫是一种境界,生死相许也是一种境界。在这世上有一种最为凝重、最为浑厚的爱叫相依为命。那是天长日久的渗透,是一种融入了彼此生命中的温暖。

  面对这样的深情,解读都似乎是一种伤害,那是需要在生命里反复吟唱,静夜中不断怀思的乐音。无数的人毫不吝惜地把“绝唱”这个词赠与了这首词,然而,时光流转了千年,我们仿佛又听到了一声相似的叹息,那叹息给予了我们有一篇值得反复玩味的美文,也让我们更深切地领会了苏子心中的创痛,两个文人千年的唱和,诉说着人世间最值得感念的深情。这就是巴金先生所写的《怀念肖珊》和《再忆肖珊》。不再过多的评说什么,我摘录了其中部分段落,聊以共享,这是对《江城子》最深沉的诠释,在这样一个滥情、矫情的年代,我们庆幸还有这样的情感值得我们永远的祭奠:

  她不仅分担了我的痛苦,还给了我不少的安慰和鼓励。…我进了门看到她的面容,满脑子的乌云都消散了。我有什么委屈、牢骚都可以向她尽情倾吐。…她不断地给我安慰,对我表示信任,替我感到不平。…今天回想当时的情景,她那张满是泪痕的脸还历历在我眼前。我多么愿意让她的泪痕消失,笑容在她那憔悴的脸上重现,即使减少我几年的生命来换取我们家庭生活中一个宁静的夜晚,我也心甘情愿!

  她离开我十二年了。十二年,多么长的日日夜夜。每次我回到家门口,眼前就出现一张笑脸,一个亲切的声音向我迎来,可是走进院子,却只见一些高高矮矮的、没有花的绿树。上了台阶,我环顾四周,她最后一次离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我仿佛还站在台阶上等待着车子的驶近,等待着一个人回来。这样长的等待。十二年了。甚至在梦里我也听不见她那清脆的笑声。我记得的只是孩子们捧着她的骨灰盒回家的情景。这骨灰盒起初给放在楼下我的寝室内、床前五斗橱上。

  悲伤没有用。我必须结束那一切梦景。我应当振作起来,哪怕是最后的一次。骨灰盒还放在我的家中,亲爱的面容还印在我的心上,她不会离开我,也从未离开我。做了十年的“牛鬼”,我并不感到孤单。我还有勇气迈步走向我的最终目标——死亡。我的遗物将献给国家,我的骨灰将同她的骨灰搅拌在一起,撒在园中给花树作肥料。

  读苏轼怀妻词有感篇三: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此文一出,近千年来,怀念亲人的文字再无一人能出其右。该词对亲人的默默思念,用凝练的“不思量,自难忘”六个字表达的淋漓尽致。对亲人的那种深入内心的爱,又是用简单的一句话“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完美呈现。是的,情到深处,语言是多余的。深情而又默默的凝视,又岂是言语所能够代替的?

  对亲人的思念,是一杯浓茶,细细品来,有淡淡的苦涩;是一壶烧酒,小口慢咽,有一缕沁喉的麻辣。

  思念亲人,最佳的情境,是午夜独坐,静听雨打芭蕉。不觉中,思念的情绪恰如无形的手,轻轻地拨动心琴上那根最柔软的弦。霎时,悲苦之情犹如浓雾,挥之不去。

  思念亲人,是不需要用语言的,因为思念之情总是埋的很深很深,而语言太过直白。静坐默思就是对亲人最好的思念。正所谓,此种情思谁人知?唯有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矣。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