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诗经》的赏析

诗经 时间:2017-11-16 我要投稿

《诗经二则》的赏析

  《关雎》 译文

《诗经二则》的赏析

  关关雎(jū)鸠(jīu),在河之洲。 雎鸠鸟在河中沙洲,不停地鸣叫。

  窈(yǎo)窕(tiǎo)淑女,君子好逑。 文静美好的姑娘,是男儿的好配偶。

  参差荇(xìng)菜,左右流之。 在船的左右两边捞,长短不齐的水草。

  窈窕淑女,寤(wù)寐(mèi)求之。 文静美好的姑娘,男儿日夜都想她。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思念追求不可得,醒来做梦长相思。

  悠哉(zāi)悠哉,辗(zhǎn)转反侧。 悠悠思念情意切,翻来覆去难入眠。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长短不齐的水草,姑娘左右去摘采。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文静美好的姑娘,弹琴鼓瑟表示亲近。

  参差荇菜,左右芼(mào)之。 长短不齐的水草,姑娘左右去挑选。

  窈窕淑女,钟鼓乐(lè)之。 文静美好的姑娘,敲击钟鼓使她快乐。

  《蒹葭》 译文

  蒹葭(jiān jiā)苍苍,白露为霜。 河畔芦苇碧色苍苍,深秋白露凝结成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那日思夜想的人,就在河水对岸一方。

  溯(sù)洄从之,道阻且长;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道路险阻而又漫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仿佛就在水的中央。

  蒹葭萋(qī qī)萋,白露未晞。 河畔芦苇一片茂盛,清晨露水尚未晒干。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我那魂牵梦绕的人,就在河水对岸一边。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jī);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道路坎坷艰险难攀。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di)。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仿佛就在沙洲中间。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河畔芦苇更为繁茂,清晨白露依然逗留。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sì)。 我那苦苦追求的人,就在河水对岸一头。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道路险阻迂回难走。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zhǐ)。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仿佛就在水中沙洲。

  【作品简介】

  《关雎》出自《诗经?国风?周南》,是《诗经》的首篇,它是反映一个青年对一位容貌美丽姑娘的爱慕和追求,写他求而不得的痛苦和想象求而得之的喜悦。它是我国爱情诗之祖。不仅反映的是令人喜闻乐见的爱情题材,还具有独到的艺术特色。关雎:篇名它是从诗篇中第一句中摘取来的。《诗经》的篇名都是这样产生的。《蒹葭》选自《诗经?国风?秦风》,大约是2500年以前产生在秦地的一首民歌。《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二则》赏析

  【《关雎》赏析】

  此诗言切而意婉,尤其是第三章,男主人公对所思女子真是设想得体贴入微,关怀备至。第一章“窈窕淑女”二句,直往直来,连个小弯儿也不拐。但从第二章起,细节描写增多了,小伙子由于“寤寐思服”,彻夜翻来覆去,睡不踏实,这确是真情流露。越睡不安稳,越是心潮起伏;而人在恋爱时总是好往乐观处想,于是他想到将来结婚时场面多么热闹,婚后感情多么融洽和谐,生活多么美满幸福。这一切遐想,都是从“悠哉悠哉,展转反侧”的失眠中幻化出来的。虽说是主观的一厢情愿,却并非可望而不可即。后来的剧作家代剧中人立言,说“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反嫌说得太露;而《关雎》的作者却以丰富而圆满的想象来填充眼前无可排遣的相思,这真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了。难得的是这乃属于典型的东方式的、我国传统的正常恋爱观,即他所盼望的是同淑女成为夫妇(用“好逑”字样可证),而不仅仅是做为情侣(这同《郑风》里的作品就不同了!),这固然有封建统治阶级的烙印,却也体现了汉民族的传统特色。

  【《蒹葭》赏析】

  此诗三章重叠,各章均可划分为四个层次:

  首二句以蒹葭起兴,展现一幅河上秋色图:深秋清晨,秋水森森,芦苇苍苍,露水盈盈,晶莹似霜。这境界,是在清虚寂寥之中略带凄凉哀婉色彩,因而对诗中所抒写的执著追求、可望难即的爱情,起到了很好的气氛渲染和心境烘托作用。

  三、四句展示诗的中心意象:抒情主人公在河畔徜徉,凝望追寻河对岸的“伊人”。这“伊人”是他日夜思念的意中人。“在水一方”是隔绝不通,意味着追求艰难,造成的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抒情主人公虽望穿秋水、执著追求,但“伊人’都飘渺阻隔。可望难即,故而诗句中荡漾着无可奈何的`心绪和空虚怅惆的情致。

  以下四句是并列的两个层次,分别是对在水一方、可望难即境界的两种不同情景的描述。“溯洄从之,道阻且长”,这是述写逆流追寻时的困境:艰难险阻无穷,征途漫漫无尽,示意终不可达也。“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这是描画顺流追寻时的幻象:行程处处顺畅,伊人时时宛在,然而终不可近也。既逆流,又顺流,百般追寻,执著之意可见;不是困境难达,就是幻象难近,终归不得,怅恫之情愈深。至此,伊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情境得到了具体而充分的展现。

  全诗三章,每章只换几个字,这不仅发挥了重章叠句、反复吟咏、一唱三叹的艺术效果,而且产生了将诗意不断推进的作用。从“白露为霜”到“白露未晞”再到“白露未已”,这是时间的推移,象征着抒情主人公凝望追寻时间之长;从“在水一方”,到“在水之湄”,再到“在水之涘”,从“宛在水中央”,到“宛在水中坻”,再到“宛在水中沚”,这是地点的转换,象征着伊人的飘渺难寻;从“道阻且长”,到“道阻且跻”,再到‘道阻且右”,则是反复渲染追寻过程的艰难,以凸现抒情主人公坚执不已的精神。重章叠句,层层推进,这是《诗经》中的民歌常用的表现方法。诗中还巧妙的运用了如“苍苍”,“、凄凄”,使全文声情兼备。

【《诗经二则》的赏析】相关文章:

1.诗经关雎赏析

2.诗经全文赏析

3.《诗经:溱洧》赏析

4.诗经名篇赏析

5.诗经《还》赏析

6.诗经 关雎赏析

7.诗经氓赏析

8.诗经《北风》赏析

9.诗经佳句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