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诗经·氓》与《美狄亚》中的弃妇形象

诗经 时间:2017-05-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诗经】

  同是弃妇,欧里庇得斯笔下的美狄亚和《诗经・氓》中的女主人公,在对待不公平的命运带给自己的苦痛时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

  “痴情女负心汉”的故事从古至今,不管是中国还是西方都有类似题材。历史上似乎总有那么些女人,当她们的价值被榨干后,会像抹布一样遭到无情丈夫的嫌弃。可是在中西方不同文化背景之下,这两种不同类型的女人有着不同程度的自省意识和反抗斗争。

《诗经·氓》与《美狄亚》中的弃妇形象

  一、《诗经・氓》中的弃妇

  《诗经・氓》中的女子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弃妇形象,可以说是弃妇诗的“源头”。她的形象就是封建社会所要求标准女性的模板:踏实、耐劳、顾家、惟夫是从。少女时代她是一个天真单纯,相信爱情的人。“乘彼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情人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她的心弦,她的泪水与笑颜只与那个男子有关。在以后的漫长时光中,她还记得两人少年时期“总角之宴,言笑晏晏”。男子的甜言蜜语哄得女主人公在男子家世贫穷,没有丰厚的聘礼情况下,甘心为他做牛做马、任劳任怨。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之时,男子与她许下白头偕老的誓言,到了“桑之落矣,其黄而陨”之时,不过成了一句空话而已。最后男子对她“言既遂矣,至于暴矣”,自己落得个“兄弟不知,其笑矣”的下场。但是我们不能把她归并到那些只会在自己的悲惨往事中自怨自艾的弃妇中,她能做到“静言思之,躬自悼矣”,能反思自己的遭遇,并最后勇敢地说出:“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算是对该负心男子的最大控诉。她的反抗就是离开他,从此两不相欠。但是她精神上的觉醒是有限的,“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她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为全家兢兢业业,男子就应该对自己温柔和体贴,说明她的意识中有“等价原则”。但是她没有认识到的是等价原则是在双方都平等的基础上才能实现的,而在传统社会中女子在家中的地位很低,她其实过着类似“半妻半奴”的生活。她把全部的责任归结于男方,而忽视了自身的主观能动性。这毫无疑问是一个温柔善良、有着奉献精神和一定独立意识的女子,她不是一味地忍让,甘心做丈夫的附属品,任人打骂。她思想的产生也与当时文化背景下男女交往相对自由,道德束缚相对较少,女性有一定的空间来思考自己的命运有关。但是从她反抗的方式和态度来看,基本未触及到男性的利益,也没有挑战男性的权威,她的自我反抗只有态度,没有行动,更没有形成社会影响。她的反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妥协,她间接承认了这种不合理现象在当时的合理性。

  二、《美狄亚》中的弃妇

  希腊著名悲剧大师欧里庇得斯在《美狄亚》中塑造了一个敢爱敢恨的美狄亚形象。她的爱和恨就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烈火,“女人总是什么都害怕,走上战场,看见刀兵,总是心惊胆战;可是受了丈夫欺负的时候,就没有别的心比她更毒辣!”①女子总对自己以及深爱的人有一种强大的天生保护欲,而当她们遭到背叛时,那缱绻的爱恋就会以几百倍几千倍的恨意回击到男子的身上。开场的时候,美狄亚的老仆人就万分懊悔地希望一切可以重来,“但愿阿耳戈船从不曾飞过那深蓝的辛普勒伽得斯,飘到科尔喀斯的海岸旁,但愿珀利翁山上的杉树不曾被砍来为那些给珀利阿斯取金羊毛的英雄们制造船桨;那么我的女主人美狄亚便不会狂热地爱上伊阿宋。”②原先她也是一个害羞、善良的神女形象(她是赫卡忒神庙的女祭司,几乎所有时光都是在庙里度过)。她所处的环境是神圣的,成长在这样的环境中,她的性格难免比较单纯,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她的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她又是科奇斯岛会施法术的公主,也是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后裔,高贵又骄傲。但是爱神厄洛斯把一枝痛苦的爱情之箭射向美狄亚后,命运之盘开始朝着既定的轨道行进。为了伊阿宋,她背叛了父亲,杀死了哥哥,用计杀死了篡夺王位的伊阿宋的叔叔。当伊阿宋移情别恋之后,她又杀死了自己的两个稚子和伊阿宋的新欢,让伊阿宋抑郁不得志。她的爱就像一把地狱之火,烧死了别人,也烧伤了自己,“得不到就毁掉”,似狂风骤雨般的愤怒让她在邪路上越走越远。美狄亚是一个理智的女人,她对伊阿宋的复仇是有计划而行之的,她曾说道:“我决不耽误时机,决不抛撇我的孩儿,让他们死在更残忍的手里。”她宁愿把自己珍惜的东西毁掉,也不想让别人染指。从她开始准备复仇,她就为自己找好了后路,她既能让“敌人”活得痛苦,自己却仍能笑看一切。诱使埃勾斯发了盟誓,自己就可全身而退。她的报复是彻底的,她的觉醒是深层次的。难怪老保姆也感叹道:“她很厉害,我敢说,她的敌手同她争斗,决不会轻易就把凯歌高唱。”

  三、弃妇悲剧的成因

  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女性总是在挣脱男性以及整个社会带给她们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枷锁”。她们的抗争或消极或积极,都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女性自己的“存在感”,发出了自己作为一个“活女人”的呼声。当然,由于各种因素的不同,东西方女性会有不同的反抗方式。

  (一)男权文化的压迫

  男性“不仅表现为理智的拥有者,而且是理智的施予者、分配者,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给予或者剥夺人的理智”。在男权社会中,女性往往属于一批被边缘化的人物,她们往往没有自己的独立意志,依附男性而存在。这也与男性的经济地位有关。进入父系氏族后,男性和女性的地位进行了颠倒,男性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和决定权,与之相反的是女性的社会地位逐渐衰弱。“直到现在,一种基本上男性化的理性和精神在社会和文化的阐释中已经占据了统治地位――不管这种阐释是由男性还是女性做出的……重要的是男性化的理所当然已经形成了我们整个道德史和知识史。”⑥女性都受着男权社会的排挤,她们的地位是附庸,男性和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极为不平等。美狄亚在戏剧刚开场时就有一段自我独白,深刻地揭示了家庭生活中的一个现象:“一个男人同家里的人住得烦恼了,可以到外面去散散他的心里的郁积,不是找朋友,就是找玩耍的人;可是我们女人就只能靠着一个人。他们男人反说我们安处在家中,全然没有生命危险;他们却要拿着长矛上阵:这说法真是荒谬。我宁愿提着盾牌打三次仗,也不愿生一次孩子。”美狄亚真是道出了广大妇女的心声。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管女人嫁得男人好坏,这都是女人的命。这是全社会站在男性的角度,以男性的思维在思考问题,而不是站在中立的角度,更不要说从女性视角审视了。《诗经》中也有类似描述,那已鬓角微白的妇人回想起以前的林林总总和自己的心路历程时,十分诚恳地告诫痴心又天真的女子:“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男人尚且可以从婚姻牢笼的缝隙中逃脱出来,女子却把自己的一切献祭给了婚姻,以至于没有过多的精力从中挣扎出来。男权思想是套在女性身上的枷锁,挣扎而不得解脱。

  (二)个人精神意志

  现代心理学指出,一个正常的完整的人格角色应该有生命、社会、异性审美三个层次,一个完整的人格角色应受到这三方面的制约。⑦然而这三个层次的达成都异常困难,女性要想形成一个完整的人格很不容易。古希腊城邦精神里面有重要的一条就是人本主义,关注自身权益和自由。美狄亚遭受伊阿宋的背叛后,自身权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她的自尊心又极高,所以她采取了极端的复仇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她以牺牲他人的权益作为代价,把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毁灭给伊阿宋看,把所有与他相关的人都杀死,让他生不如死,这本身就是对伊阿宋最残酷的惩罚。而《诗经》产生于商周时期,那时宗法制度已经确立,虽然因为从奴隶制转向封建制,社会有所动荡,也会有许多新思想、新观念,但是妇女的地位早已经从母系社会的“女神”跌落到了女人。作为男权社会的“统治”对象之一,妇女所拥有的权利异常可怜,女性所拥有的最大权利就是服从。个人独立的思想、精神和意识都被剥夺。《诗经・氓》中的女主人公虽然生活在封建社会早期,但是三纲五常的教诲已经深入人心,一个女子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在家从父母,嫁人从丈夫,很难有自己的独立人格。美狄亚也是这样,无论当年多么金发碧眼,自己的聪慧如何被人称颂,但如今只有自己独自舔舐孤独。一些支撑她们完整人格的东西从开始就隐约有崩塌的征兆。等到后来,两位女性被丈夫抛弃,那是女性生命中最可悲的时候。《诗经・氓》中的女主人公虽有自我意识的觉醒,就算曾经与男子耳鬓厮磨,为男子操持家务,还是落得个悲惨下场。她的反抗,还是停留在表面,她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却得不到周围任何人的认同和鼓励,最终也只能自我压抑,在他人的指责和嘲笑中度过一生。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先觉醒者不会作为先驱,而是“异类”,是社会要清除的对象。而美狄亚遇上伊阿宋时,她只能靠奉献一切、牺牲一切来寻求男人的荫庇,就像攀援上绕的凌霄花,一旦男人抽身离去,她就一无所有。如果女性完整的人格一旦失去了支撑,那么她们将会做一些极度可怕的事情。美狄亚就选择了不惜一切代价,不顾一切后果来摧毁那个伤透了她的心的男子。没有了完整的人格,这些可悲的女子就失去了爱的能力,就因为远离了爱,她们的悲剧就不可避免。

  (三)生活背景的冲突

  每一个民族,每一种文化总是根据其独特的自然条件发展自我,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独具风貌的民族性格、价值观念,伦理道德以及国家制度。古希腊附近有海域,地区耕地狭小贫瘠,粮食生产不足,这是促使古希腊人进行海外贸易的重要原因。⑧美狄亚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成长,自然而然,眼界相对开放些,所以她对待爱情的态度大胆而又直接。为了能跟伊阿宋走到一起,她做了许多疯狂的事情。而遭到抛弃后,她也不卑不亢,在听了伊阿宋看似为她着想,实则想让她卷铺盖走人的一番话语之后,美狄亚毫不掩饰对伊阿宋的轻蔑。美狄亚作为从一个外乡来的异域者,她其实对伊阿宋所处的地方有太多的不熟悉。有很多人疑惑的美狄亚的复仇为什么没有引起全希腊极大的愤恨,原因就在于希腊地区的开放性、包容性。商业使人口大量流动,人口的流动又改良了人口的素质,不同的思想又在一起融合,这就容易产生对一个事件的是非价值判断不具有统一性,没有一个特定的标准。中国古代的经济基础是小农经济,重农抑商是历代统治者始终贯彻的一项基本政策。中国领土主要在大陆,多高山大川,久而久之,会形成了所谓的大陆文明。大陆文明最突出的特点是具有狭隘性和封闭性。期间建立的宗法家族制度,更将所有中国人都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这像一张无形的大网规范着人们的言行举止,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所有的伦理纲常都包括在内。《诗经・氓》中的女子的性格温顺懦弱与传统文化有着很大的关系。在这样封闭和相对狭隘的观念影响下,该女子只知道嫁人后,丈夫就是自己的天,丈夫只要懂她的心就好,物质条件不重要。从文中还可以看出一点,在婚姻大事上,她还是显得很有礼节,没有好的良媒,在她看来是不能结婚的,可见封建礼制对她影响还是很深的。等到她勇敢地与男子决绝时,兄弟对她的嘲笑,周围人对她的指指点点,可以想象父母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甚至会认为她是个扫把星,这一切都与大陆文化中的狭隘性与封闭性有关,还有深深植根于中国人心间的宗法制、三纲五常等观念对人的影响,即女性只有义务,没有权利。一旦被弃,只能说明她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

  四、结语

  美狄亚和《诗经・氓》中的主人公都是缺爱的女子,她们本身并没有做错社么,但是不公平的命运带给了她们太多的苦痛。“被遗弃”“被抛弃”,这些残忍的字眼无疑时时刻刻提醒着她们悲惨命运。古今中外,以爱情为主题的小说多数以悲剧结尾,男女双方不是站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而是处于对立面。很多情况下是男性通过各种渠道实现自己的价值,而女性则以依附男性为前提而得以形成自身价值。当然最理想的状态应是“男性一元论或女性一元论最终应该为多元论所取代,男女之间的对立和冲突最终应该为对话和理解所取代。男性本位或女性本位的单位文化必定将让位于双性文化,二者的文化话语的互补关系缔造一种新的社会契约”⑨。只有这样的话语机制,双方才能达到较为和谐的境地。当然,笔者个人认为,仅仅是对话和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伴随着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只有双方处于平等的位置上,女性发出的声音才能最大。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