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浅析《诗经》爱情诗的抒情美

诗经 时间:2018-04-1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诗经】

  作为遗留了两千多年的一部巨著,《诗经》里的爱情诗深深吸引和打动着千百年来喜爱它的读者。

浅析《诗经》爱情诗的抒情美

  《诗经》里的爱情诗,采用重章叠句的复沓结构、情境相揉的比兴手法、生动贴切的比喻和大胆的夸张,在抓住细节,刻画人物细腻微妙复杂的心理的同时,使读者感受到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戏剧化的场景之美。这些原始牧歌式的爱情诗,风格多样,秀姿纷呈,是《诗经》中最有美趣、最富魅力的篇章。

  一、重章叠句的音韵美抒写情之绵长炽烈

  重章叠句的复沓结构是《诗经》传统手法之一,看似简单的重复,实际上却是一唱三叹,造成一种回环往复的美,而诗情便在这种回环往复当中得到最完美的体现与抒发。

  以《木瓜》为例: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这首《木瓜》具有极高的重叠复沓程度。前两句一字之差,后两句一模一样。字面意思简单易懂,文字表达简洁到了极点。

  看似简单的重复,表现的却是感情的加深和升华。这种情感重视的是心心相印和精神上的契合,以及希望它能长久永恒的一种美好愿望。诗的主旨就在这样一种反复歌咏的形式下得到深化和升华。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这首《采葛》,内容简单,文字简练。除了表现主人公急切的相思情绪,再无其它内容。有限的内容却容纳了无限的情意,淋漓尽致刻画了恋爱中女子的心理。反复的咏叹,相思的苦楚,等待的煎熬,都在重章叠句的形式中表现得越来越强烈,达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二、比兴手法构成的意境美抒写情之真切动人

  什么是"兴"?孔颖达的解释最得要领,他在《毛诗正义》中说:"'兴'者,起也。取譬引类,起发己心,《诗》文诸举草木鸟兽以见意者,皆'兴'辞也。"所谓"兴",即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这是一种委婉含蓄的表现手法。

  在运用比兴手法创造优美意境增强诗歌情感表现力和感染力方面,《陈风・月出》堪称代表作之一: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

  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

  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这是一位男子月下怀人的爱情诗,在一个皓月当空,银光泻地的美好夜晚,诗中男主人公望月怀人,浮想联翩。皎洁的月光下,恬静优雅的美人亭亭玉立,行动时,袅袅婷婷,婀娜多姿。这样一幅富有诗情画意的月下美人图不由得令男子怦然心动,不能自宁。优美的意境中,浓郁情思流淌于字里行间,给人以莫大的美感。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蒹葭》,诗中,凄清的秋景与感伤怅惘的情绪浑然一体,构成了凄迷恍惚、耐人寻味的艺术境界。这首诗里的景、情、人,已经浑然一体,创造了一个"苍凉凄楚"的艺术境界,诗中的"蒹葭""白露"等具体景物因此成为后代文学作品经常沿用的悲秋怀远的典型物象。

  三、比喻手法体现的修辞美抒写情之凄苦哀婉

  "比"是比喻,比拟,也就是"以彼物比此物"。六朝刘勰总结前人的说法,曾提出解释说:"且何谓为比?盖写物以附意,扬言以切事者也。"意思是说,"比"是举出事物来附着作者的思想感情,用夸大的言词以切合事物的本质。

  《卫风・氓》是弃妇诗的代表作,此诗在描写景物,刻画人物形象时巧妙地运用了"比"的手法。"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以桑树的繁茂,比喻自己的青春年华;"于嗟鸠兮,勿食桑葚",是以鸠食桑葚比喻女子自陷情网的后悔心情,从而揭示出全诗主旨。

  《王风・采葛》用"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来比喻恋人们离别的愁苦和热切的盼望;《周南・汝坟》是一首女子怀人的诗,诗中说"未见君子,叔如调饥",用肚子饿比喻相思之苦,通俗感人。再如《邺风・柏舟》写一个女子对爱情矢志不阿的心情:"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用"非席"、"非石"从反面作比,表示自己决不随人摆布的坚定性格。

  四、心理描写的细腻美抒写情之复杂微妙

  (一)《伯兮》一诗的心理刻画,非常出色。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因为丈夫的远征,女主人公不得不承受分离之苦,丈夫的归来遥遥无期,主人公的痛苦失望显而易见。但是从诗的开头又可以读出,女主人公的骄傲自豪之情:自己的丈夫英武伟岸、勇敢无畏,是国中的豪杰,战场上君王的前锋。因此,女子的感情是痛苦兼有自豪,苦涩中又有所慰藉的一种复杂情绪。

  (二)《将仲子》这首诗,全诗纯为内心独白式的情语构成: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这番对心上人作解释的自白,一个"畏"字,吐露着她对父母的胆战心惊,可怜的女主人公在担心之余,又给了心上人以温言软语的安慰。一边是畏惧和无奈、一边是心疼和不忍。话语絮絮、口角传情,活脱脱勾画出热恋中少女那既温柔痴情、又彷徨疑惧的情态。

  综上所述,《诗经》中的爱情诗,热烈浪漫,清新纯净,表现出对人生命本体的尊崇和对人的个体价值的强烈追求。这支古老的恋歌,在时间的长河里熠熠生辉,散发出永不磨灭的艺术魅力,对后世以爱情为主题的文学作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让人常读常新。爱情是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拜读《诗经》,不禁让我们今天的饮食男女为先民们对爱情大胆率真、热烈追求的那份勇敢而心动。洗净铅华,"见贤思齐",也让今日之爱情脱掉七彩霓裳,回归本真吧。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