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诗经·小雅·采薇》的心理描写

诗经 时间:2017-03-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诗经】

  《诗经・小雅・采薇》向来以末章传世,其实整篇诗文丰富而深刻的思想性同样不容忽视,而这种深刻感人的思想性正是通过真实感人的心理独白、心理矛盾斗争的不断渗透逐渐彰显的。

关于《诗经·小雅·采薇》的心理描写

  关于《诗经》中的《小雅・采薇》,清代学者方玉润曾说:“此诗之佳,全在末章,真情实景,感时伤事,别有深情”,又说“末乃言归途景物并回忆来时风光,不禁黯然神伤,绝世文情,千古常新。”(《诗经原始》)

  其实《采薇》一文之所以被吟诵千年,其成就并不完全局限于末章,更主要的原因是全篇诗文熔铸的赤子之心、爱国之情,以及对战争罪恶本质的揭露。而这种丰富深刻的主题却是在矛盾复杂的心理斗争中、真实的人性内心观照中深刻地反映出来的,从而引起后人无限的品味、咀嚼和深思。

  一、《采薇》心理描写的内容

  《采薇》全篇采用倒叙的写作手法,通过一位久戍的战士归途中的思绪和回忆来结构全篇。整个诗篇处处流淌、倾泻着一位九死一生的战士复杂的内心感受,而他那无奈的感叹和万千的思绪也在广阔寂寥的历史时空中飘飞,引发后人无限的感触和深思。

  (一)前三章――忧伤

  作品的前三章从“采薇”一事入手,不仅点题,同时也巧妙、鲜明、深刻地说明久戍在外的士兵有家难归、思乡念亲的无奈、悲哀之情:在一次又一次的采薇菜充饥的过程中,他们深刻地感受到了时光的无情流逝和自己的老去――从军出征时风华正茂,春光旖旎;那个“她”在依依的柳枝下含情脉脉地送行……美好的回忆瞬间从采薇菜的手心划过,就在这怦然心动之际,刺耳的冲锋号角划破了长空,更撕破了战士内心对和平、甜蜜生活的无限向往。

  诗篇以采薇一事起兴,通过薇菜从柔嫩到老壮生长状态的描绘,让千百年间的读者自然而又同一地感受到时间的脉搏、时光的流淌――轻微但却从不间断,悄无声息却稍纵则逝。“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岁月的宝贵是任何一个成年人的深刻感触,而儿女情长是任何一个凡夫俗子的咏叹。因此,作品的前三章连用了两个“忧”――“忧心烈烈”“忧心孔疚”,来叙写戍边战士念人思归的悲伤之情,以及“王事靡”、有家难回的焦急、无奈、痛苦之情。

  (二)四、五两章――豪迈

  四、五两章由“维常之华”兴起,骄傲自豪地表达保家卫国的豪迈之情。

  《采薇》四、五两章以“棠棣花”起兴可谓意味深远。棠棣花用于文学创作最早出自于《诗经・小雅・鹿鸣之什》,诗文中借蓬勃锦簇的棠棣花比喻情深意重的兄弟之情,棠棣花由此成了一个重要的文学意象,即用来象征兄弟情深。同样,《采薇》一诗借棠棣花起兴,一方面鲜明深刻地表达了战友们如兄弟般的团结友爱、情深意重,使读者似乎感受到了几千年前在硝烟弥漫的大周边境上戍边战士上下一心、浴血奋战的兄弟情义和英雄气概;一方面借棠棣花蓬勃开放、锦簇团团的兴盛之貌,引出并暗喻大周强大的军事实力(这里仅描写战马的词就用了三个,“业业”“��”“翼翼”)。这些描绘形象鲜明地展现了大周威武之师、正义之师的强大和不可战胜,深刻地表达了戍边战士保家卫国、抵抗侵略的豪情壮志。

  四、五两章充满了昂扬向上、威武不屈的战斗豪情,在这里似乎一切的苦难、一切的艰难都化为乌有,都可以视而不见,只有风中那猎猎的战旗和视死如归的军魂在祖国的上空高高飘扬。

  (三)末章――复杂

  一个九死一生的战士在回归的途中都会想些什么呢?其内心的感情又是怎样的呢?也许一个普通人给出的答案可能是“庆幸、高兴”,但我们这位久戍终归的战士给出的答案却出人意料。

  一“昔”一“今”的时间对比,把战士回忆的内容定格在了当初离家出征的场景和对戍边生活的回忆上。一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似乎让我们感受到了战士出征时对家乡亲人的依依不舍之情,但浓而温暖的春意似乎又渲染出一个即将开赴战场、保家卫国的入伍士兵带着亲人和祖国的期望难以抑制的自豪与喜悦之情。在“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这里不仅蕴涵了与亲人道别的悲伤之情,更蕴涵了保家卫国、视死如归的骄傲和自豪之情。

  一句“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似乎让我们很难感受到一个久戍终归的战士死里逃生的庆幸和即将见到亲人的喜悦,更多的却是悲痛、苍老和难以忘怀、磨灭的战争记忆。这里有对残酷战争的感慨,有对时光流逝、美好不再的叹息,有对死去战友悲痛无比的祭奠与怀念……一幕幕的战争场景在这个久戍终归的战士的脑海中萦绕,却独独没有对将来的期盼之情和希望之音,似乎一切都定格在了过去。因此,接下来的“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一句使末章形成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悲痛之情和沉重感。

  总之,《采薇》末章表达了一位九死一生的战士复杂的心理情感:忆想当年离家出征时的喜悦自豪之情,与亲人的依依惜别之情,以及回家途中的悲伤悲痛之情。

  二、《采薇》心理描写的特点

  从以上对《采薇》各章心理描写内容的分析,可以总结出《采薇》的心理描写有如下特征:

  (一)借景抒情,情景交融

  采薇前三章的忧伤之情,四、五两章的骄傲自豪之情,以及末章的复杂之情,都借助于景色的描写含蓄蕴藉地表达出来:对薇菜生长状态的描写抒发了有家难归的思乡、忧伤之情,对棠棣花兴盛之貌的描写抒发了保家卫国的豪情和对战友的友爱之情,对春天和冬天景色的描写抒发了出征时的喜悦、回归途中的悲痛之情。所以《采薇》整篇的情感描写、内心世界独白都具有借景抒情、情景交融的特点。   (二)矛盾斗争,鲜明对比

  首先,《采薇》前三章和四、五两章形成了鲜明的心理对比。《采薇》前三章的思乡、忧伤之情与四、五两章保家卫国的豪情、战士们团结友爱的激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次,《采薇》末章内有着深刻复杂的心理对比。《采薇》末章的心理对比可以分为三组:

  第一组为“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一句自身形成的心理对比。本句熔铸的自豪喜悦之情和与亲人依依惜别的悲伤之情形成了内在的含蓄蕴藉的情感对比。

  第二组为“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与“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形成的心理对比。一“昔”一“今”,使熔铸于两个不同时空中的人类情感形成了鲜明对比:“昔我往矣”时的豪情万丈、喜悦自豪与“今我来思”时的悲伤不已、悲痛无望形成了鲜明对比。

  至于王夫之先生提到的以乐景写哀情,以哀景写乐情,“哀乐互衬”一说,笔者并不赞同。正如笔者文中所提到的那样,“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一句没有任何的喜悦和庆幸之情,更多的只是悲伤、沉痛,全篇的倒叙式回忆和结尾“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一句都鲜明地说明了战士回归中的这种心理情感,所以在“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这一句中没有“以哀景写乐情”,就是以哀景写哀情。

  第三组为“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一句自身形成的心理矛盾对比。九死一生的回归本应有着无限的喜悦,从战争的捆绑中解脱的身心本应该充满无限的活力,但“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一句却丝毫没有这些感情,反映出来的更多是悲痛、无奈、无望的感情和心理,这本身就是一种内心情感的矛盾对比。

  三、《采薇》心理描写的作用

  (一)借景抒情的作用

  《采薇》全篇借景抒情,情景交融,这种写作手法创造了含蓄蕴藉的美学意境。

  《采薇》全篇都借助自然之景来抒发内心情感,其最大的价值和益处就是含蓄蕴藉地抒发了久戍在外的士兵内心复杂的情感,让人在无限的想象空间中去咀嚼、品味和深思。毋庸置疑,这就是中国诗歌中“温柔敦厚”美学风格的典型代表,而正是这种含蓄蕴藉的借景抒情方式使《采薇》形成了“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采薇》”的美学意境。

  (二)矛盾对比的心理情感描写的作用

  1.作品前五章。作品前三章和四、五两章形成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感基调(忧伤与豪迈)既不冲突也不相悖,它是久戍在外的士兵内心世界长久斗争和积淀的矛盾但又统一的内心感情。具体说来,《采薇》前三章和四、五两章心理情感的对比主要有以下作用:

  第一,真实深刻地刻画了人性美。《采薇》中对战争的厌烦和思家情绪是人之常情;而保家卫国的豪情壮志也是人类爱家的鲜明体现,因为有大家才会有小家;而为了更多幸福美满家庭的完整而奔赴前线是人类高尚情感和品格的鲜明写照。

  正因为《采薇》中没有一味地抒发爱国的豪情壮志,才使《采薇》更为接近现实,更符合人性,更为深刻感人;而真实的内心独白、矛盾的思绪更吸引了读者去重新感受战士们的平凡和伟大、真实和可爱。

  第二,增强文章的厚重感。《采薇》的主题向来有争议,有人说其中有厌战情绪,也有人认为其中有爱国豪情。笔者认为这两种说法都正确:谁不想安居乐业,所以正常的人都不愿意打仗;但当战争来临时,为了自己的亲人和同胞,义无反顾地投向战场,既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同时也是人性深处善良美好品性的体现。因此,《采薇》中这种矛盾却又统一的主题是最符合人类情感思维的正常产物。同时,也正是文中的这种矛盾心理描写增加了作品的思想意蕴,这里有对人性美的感叹,有对战争的思考,有对儒家“家国”观念的塑造,这就使《采薇》不再是一篇简单的歌功颂德的赞歌,而是成为让人深思和咀嚼的优秀作品,所以《采薇》是现实主义作品的杰出代表。

  2.作品末章。末章自身形成的三组心理对比描写,极大地增强和丰富了《采薇》的思想性、艺术性,进一步完善和巩固了《采薇》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第一,进一步突出了战士的爱国之情和无私伟大的高贵品格。在万物复苏的春天,在人生最美好的季节,年轻的战士们抛弃儿女私情,毅然踏上征程,他们纵然与亲人难舍难分,但保家卫国的豪情让他们义无反顾,视死如归。正是这种哀乐情感的鲜明对比,这种矛盾情感下做出的抉择,凸显了战士们的爱国、无私和伟大。

  第二,深刻揭示了战争的本质,进一步控诉了战争的罪恶。

  离家出征的自豪喜悦与回归途中的悲哀,九死一生之后却反倒悲痛不已,这种种心理情感上的矛盾对比让我们感受到了战争对人类心灵、人类精神家园的巨大摧残和难以抚平的伤害。尤其是诗文中最后一句“莫知我哀”,似乎让我们感受到战争的阴影无处不在。这种欲说还休、欲罢不止的内心悲痛和永远挥之不去的回忆,让我们深刻理解和体味到了战争的罪恶,它使希望不再,它使悲痛永存。而不论战争是正义的还是背道而驰的,它留给人类的创伤都是难以抚平的。

  战争作为人类历史中难以回避的主题,千百年来让芸芸众生深思、深味、感叹不已。但在几千年前,《诗经》中就能出现《采薇》这样描写战争、深刻揭示战争本质的杰出作品,实在是令人惊讶和感叹!《采薇》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都相当深刻,这使其成为后世描摹战争主题文艺作品的楷模,成为流传不衰、脍炙人口的杰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