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诗经》中的自由思想浅析

诗经 时间:2017-12-06 我要投稿

《诗经》中的自由思想浅析

  《诗经》中的自由思想具有丰富的内涵,这些自由思想主要体现在它思想内容中的言论、婚恋、逃离国家暴政等方面。

《诗经》中的自由思想浅析

  一、引言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也是一部反映我国先秦时期人类文明的伟大经典。它的内容十分丰富,从历史、农业、社会矛盾、战争徭役、婚恋等各个方面向我们展示了我们的祖先在先秦时期的生活状况和思想情绪。它自创造初始就带着一些独特的气质,而自由的气息就是其中的一种,《诗经》中的自由思想主要体现在它所表达的思想内容上。

  二、内容中的自由思想

  《诗经》所表现的思想内容中涵盖着自由的气息,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言论自由

  《诗经》中有赞美国君的自由,如《齐风·猗嗟》赞美鲁庄公的仪容之美和射艺之高。又如《秦风·终南》:“终南何有?有条有梅。君子至止,锦衣狐裘。颜如渥丹,其君也哉!”为我们展现了一位威风凛凛、志得意满、盛装美貌的国君形象,面对这样的国君,难怪诗人要发出“其君也哉”、“寿考不忘”的赞叹和祝福了。《小雅》中的《南山有台》、《庭燎》以及《大雅》中从《生民》到《大明》等篇,也带有明显的颂美君王的主观意图。

  《诗经》中除了少数像这样“颂扬上政”的诗篇外,更多的是“怨刺上政”的作品,其中既有贵族、士大夫对国君的讽谏与不满,也有平民百姓对统治者的怨刺和批判。如《召南·小星》:“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主人公是一个小官吏,他奉命出差,日夜兼程,行旅的辛苦不禁使他将自己的命运与朝廷上养尊处优的达官贵人进行对比,埋怨自己的命运不如别人好。诗篇从一人的辛苦引出对苦乐不均的社会现象的不平之鸣,《国风》中与这首诗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一首《邶风·北门》,诗中的主人公也是一名小官,他的公事繁重,然而付出的劳动与得到的报酬极不相称,家人的责备更使他难堪,内外交困的处境,使他长吁短叹,悲愤之余,只好归之于天。《小雅》也有表现类似主题的诗篇,如《四牡》、《绵蛮》、《北山》、《小明》等,这些小官吏对自己命运不公的怨诉表明了当时的人有向统治者表现不满和争取公平待遇的自由。当时的贵族文人不仅有对自己命运的关注,更有对社会现实的担忧,因而写了大量讽喻诗来揭露统治阶级内部的黑暗与腐败,希图对统治者起到劝谏作用,而这些在《小雅》中体现得尤为突出。腐败黑暗现象的出现,与统治者有着密切联系,有些文人敢于秉笔直书,追究执政者的责任。如《节南山》便是一首控诉执政者的诗,诗人对穷凶极恶的太师尹氏表示了无比的愤怒。《十月之交》除了“艳妻”暗指褒姒外,还一连点了七个大臣的姓或字。《小旻》、《小宛》和《巧言》分别讽刺周幽王的倒行逆施及政治腐败、纵酒败德及政治黑暗、听信谗言。以上例子都说明当时的贵族文人有批判和劝谏统治者的自由。

  《诗经》中对执政者更为犀利的言论是下层群众发出来的,主要出现在《国风》里。如《召南·羔羊》:“羔羊之皮,素丝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通过对衙门官吏穿、吃、行三个生活细节的描绘,揭示出衙门官吏过着吸吮人民血汗的奢侈生活。又如《邶风·式微》、《齐风·东方未明》、《唐风·鸨羽》等都是百姓和被奴役者对国家差役繁重、人民无法正常生产生活的沉痛控诉。而《魏风·伐檀》和《魏风·硕鼠》则是对统治者不劳而获和残酷剥削的冷嘲热讽及愤怒斥责。《鄘风·相鼠》:“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这大概是《诗经》里骂人最露骨、最直接、最解恨的一首,它对统治阶级的丑恶行为和腐朽本质作了大胆而无情的抨击,诗人通过鼠之“有”与人之“无”的对照,痛斥统治者连老鼠都不如,无情地撕下了他们的道德伪装,揭穿他们的`丑恶面目之后,发出了“不死何为”、“不死何俟”、“胡不遄死”的强烈诅咒,语气一句比一句激切,蔑视憎恶之情溢于言表。以上诗篇都表明在先秦时期平民百姓有对统治者表示不满、厌恶、控诉及诅咒的自由。在《国风》中还有一些诗篇表现了百姓们有对统治者的淫乱生活发表意见和讽刺的自由。如《邶风·新台》揭露卫宣公将儿子的准新娘截留在新台据为己有的丑行,“新台”愈美,诗中对卫宣公淫昏的讽刺意味愈浓。另有《鄘风·墙有茨》、《鄘风·君子偕老》可看作是《新台》的续篇,讽刺了卫宣公夫人宣姜的荒淫无耻、腐化乱伦。这三首诗淋漓尽致地反映了卫国的宫廷淫乱以及统治者的虚伪性。与此相似,《齐风》中的《南山》、《敝笱》和《载驱》对鲁桓公的夫人文姜和她哥哥齐襄公的乱伦之事进行了批判,诗人对鲁桓公的无用以及文姜、齐襄公的荒邪淫乱都做了无情的讽刺和斥责。而《陈风·株林》:“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匪适株林,从夏南!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真实地记录了陈灵公和孔宁、仪行到夏姬家寻欢,讽刺陈灵公及其两个大臣共同与夏姬私通的荒诞行径。《诗序》:“株林,刺灵公也。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休息焉。”诗中戏谑而讽刺的口吻对统治者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先秦时代的人们在言论上具有相当的自由。

  (二)婚恋自由

  《诗经》中已有作品明确指出当时男女婚配需要请媒人,照章办事。如《豳风·伐柯》:“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齐风·南山》:“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鞫止?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更说除了要有媒人之外,还要禀告父母。于是很多人认为这个时代的人是没有婚恋自由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能违抗,“女追男”更是不可思议。其实在先秦时期,原始婚俗在一定程度上还存在,有关的要求也并未落实到所有地区,而且这里也主要是说娶妻的形式,我们的祖先在婚恋上仍旧具有较大的自由选择的权利。他们不仅可以“女追男”,甚至有恋爱基础上的性自由,他们的婚恋自由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无论是“男追女”还是“女追男”,在《诗经》中都有体现。《诗经》的第一篇《周南·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男子追求女子,同样表现男子钟情女子的还有《周南·汉广》、《郑风·野有蔓草》、《秦风·蒹葭》、《陈风·宛丘》和《陈风·月出》等诗篇。在《诗经》中,不仅男子可以追求女子,女子也可以追求男子。如《召南·摽有梅》:“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又如《邶风·匏有苦叶》,这两首诗都写了大龄女子急于求婚的热望。在这里,女子大多显得比男子更火辣、热烈、主动,如《郑风·褰裳》:“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思我,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多么狂妄与主动的口吻!诗中女主人公的大胆直率、对爱情的追求及强烈的占有欲望,表现得淋漓尽致。又如《郑风·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虽然换了比较温柔哀怨的口吻,但意思里仍旧透着主动。《诗经》中恋爱双方多是女子主动,这些女子比那些扭扭捏捏故作姿态的女子可爱多了!   这一时期的人们离婚也有相当的自由,如《邶风·谷风》就写了丈夫因境遇改变而喜新厌旧,抛弃糟糠之妻。《卫风·氓》表现的也是同一主题,与《谷风》相比,《氓》中的女子在性格上更加决绝果断,正如末章:“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女子在伤心之余,最终挥下慧剑,洒脱地和男子分手。《诗经》中还有一首表现女子被丈夫休弃以后,仍希望丈夫回心转意的弃妇诗,即《邶风·终风》。不仅男子有抛弃女子的自由,女子也有抛弃男子的自由。如《召南·江有汜》:“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用男子的哀怨口吻讲述自己的女友抛弃自己,而同其他男子结婚的故事

  或许与当时尚存原始婚俗尾巴有关,《诗经》中也有不少篇章反映当时的人们具有相爱基础上的性自由。如《召南·草虫》:“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讲述一个女子在山坡上焦急等待男友,男友出现后与之交合的过程。这说明在原始婚俗向周礼婚俗过渡中的男女青年,有恋爱、性交的自由。又如《召南·野有死麕》:“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诗中描写了一位青年猎人与一位怀春女士的郊野幽会和野合,寥寥几十个字,用一种含蓄的象征笔法将男女主人公的心情与情境表现得活灵活现。而这种以感受为至上的性爱抒情,不正向我们证明了他们在爱情上的自由吗?《毛诗序》:“野有死麕,恶无礼也。天下大乱,强暴相陵,遂成淫风。”在正确把握诗义的同时,把延续到当时的婚俗当成了新发生的淫风。但《野有死麕》是一首反映当时恋爱和性交尚存野合婚遗风的诗,野合在当时是受到认可和允许的,后世人将《诗经》中的此类诗当成淫诗其实非常可笑。《诗经》中还有许多表现青年男女幽会甚至集体约会的诗篇,如《邶风·静女》、《鄘风·桑中》、《王风·丘中有麻》、《郑风·溱洧》等,这些诗反映了我国古代青年男女自由恋爱的幸福生活和他们对爱情的渴望与追求。

  (三)逃离国家暴政的自由

  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人不仅思想上空前活跃,言论、结社、聚徒讲学空前自由,而且在迁徙躲避暴政上,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孔子周游列国是显例,范蠡离越至齐、弃官经商更是脍炙人口的例子,《诗经》中也有一些这样的实例。如《邶风·北风》:“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其虚其邪?既亟只且。”反映卫国政治黑暗混乱,战争不断,人民纷纷相携出逃。读这首诗,我们在感受到危难到来之前卫国人相约躲避的痛苦心情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他们比后人多了一份自由的快意。又如《魏风·硕鼠》大胆道出了对统治阶级暴政的不满,“逝将去女,适彼乐土”更是表决心:如果你再不顾惜我,我将很快躲开你的贪婪残暴之政,去那适心快意的地方。这表明当时的人民,拥有足够的摒弃暴君、选择君王、逃避暴政的自由。这是先秦“民本”特征的表现,这也完全不同于封建时代,君王与民众之间是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

  三、结语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诗经》不愧为远古时代伟大而自由的放歌,它的思想内容内在地凝聚了远古初民追求和执着自由的精神,为我们展示了他们鲜活的生命力!

  当然,《诗经》中所表现出的这些自由思想,是由其特定的政治、文化背景决定的,至于是什么政治、文化背景孕育了《诗经》中的自由思想,那需要另文专门探讨。

【《诗经》中的自由思想浅析】相关文章:

1.浅析诗经中的舞蹈

2.《诗经》的爱情浅析

3.浅析《诗经 关雎》

4.浅析《诗经》中的私人叙事

5.《诗经》中的“花语”

6.诗经中的女子

7.《诗经》中的玉

8.浅析《诗经》中的爱情诗中的情感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