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诗经氓赏析

诗经 时间:2018-01-13 我要投稿

诗经氓赏析

  诗经

诗经氓赏析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垣,以望复关。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尔卜尔,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自我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室劳矣。 夙兴夜寐,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则有。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译】

  无知农家小伙子,怀抱布匹来换丝。其实不是真换丝,找此借口谈婚事。

  送你渡过淇水西,到了顿丘情依依。不是我要误佳期,你无媒人失礼仪。

  希望你不要生气,我们以秋天为期。

  登上那堵破土墙,面朝复关凝神望。复关遥远不得见,心里忧伤泪千行。

  情郎忽从复关来,又说又笑喜洋洋。你去卜卦问吉祥,卦象吉祥心欢畅。

  赶着你的车子来,把我财礼往上装。

  桑树叶子未落时,挂满枝头绿萋萋。唉呀那些斑鸠呀,别把桑叶急着吃。

  唉呀年轻姑娘们,别对男人情太痴。男人要是迷恋你,要说放弃也容易。

  女子若是恋男子,要想解脱不好离。

  桑树叶子落下了,又枯又黄任飘零。自从嫁到你家来,三年挨饿受清贫。

  淇水滔滔送我归,车帷溅湿水淋淋。我做妻子没差错,是你奸刁缺德行。

  做人标准你全无,三心二意耍花招。

  婚后三年为你妇,重家务不辞劳。早起晚睡不嫌苦,忙里忙外非一朝。

  你的目的一达到,逐渐对我施凶暴。兄弟不知我处境,个个见我都讥笑。

  静下心来想一想,独自黯然把泪抛。

  白头偕老当年誓,如今未老生怨愁。淇水滔滔终有岸,沼泽虽宽有尽头。

  回想少时多欢聚,说笑之间情悠悠。当年山盟又海誓,哪料反目竟成仇。

  不要再想背盟事,既已恩绝就算了。

  【注释】

  1、氓之蚩蚩:氓,(méng),蚩蚩:老实的样子。

  2、布:货币。一说布匹。

  3、即:靠近。

  4、谋:商量。

  5、顿丘:地名。

  6、愆(qiān):过,误。

  7、将:愿,请。

  8、垣:(guǐ),垣:破颓的墙。

  9、复关:诗中男子的住地。一说返回关来。

  10、卜:用龟甲卜吉凶。

  11、(音诗):用草占吉凶。

  12、体:卜卦之体。

  13、咎言:凶,不吉之言。

  14、贿:财物,嫁妆。

  15、沃若:润泽貌。

  16、鸠:斑鸠。传说斑鸠吃桑葚过多会醉。

  17、耽(chén):沉于爱情。

  18、说:脱。

  19、陨:坠落。

  20、尔:往你家,嫁与你。

  21、食贫:过贫苦生活。

  22、渐:沾湿。

  23、爽:差错。贰:差错。

  24、罔极:没有准则,行为不端。

  25、二三其德:三心二意。

  26、遂:久。

  27、知:智。

  28、(xī):大笑貌。

  29、躬:自己,自身。

  30、淇:淇水。

  31、:当作湿,水名,即河。

  32、(pàn):通畔,岸,水边。

  33、总角:古时儿童两边梳

  【赏

  《氓》与《邶风·谷风》,都可以算作“弃妇词”,但这两位弃妇的“品格”大有不同。《谷风》之女,乃所谓“品格贞一”者,故历来博得经学家的同情。《氓》之女,则所谓“被诱失身”也,因此虽遭弃的`身世与《谷风》同,而同情的一票却颇难得。如今自然不必再存迂腐之见。两诗都是写情、写怨,这情与怨乃各依附了自己的故事,或曰“境遇”,且凭借了这境遇而沉潜浮荡,于是它可以从那么远的地方,递送过来触手可温的情思。就诗的艺术而言,不好断然说它曾经怎样谋篇布局的功夫,但并不很长的篇幅里,讲一个曲曲折折的故事,而每一个情节都站在一个极妥帖的位置,论“三百篇”之“赋”,《氓》总可以归人上乘。

  氓,毛传曰“民”。蚩蚩,毛曰“敦厚之貌”,据韩诗义,则“蚩蚩”者,乃笑之痴也。毛、韩虽义异却不妨互相发明。“抱布贸丝”,而“匪来贸丝,来即我谋”,范处义曰:“从我贸丝,其意非为丝也,即欲谋我为室家耳。是时必有谋昏之言,诗之所不及,不然安得已有从之之意,遂送其去涉淇水之外,至于一成之顿丘。是时必有迫促之言,亦诗之所不及,不然安得遽有‘无良媒’、‘无我怒’、‘秋以为期’之约。”邓翔曰:“‘送子’二句,将落矣,‘匪我’句忽又开,笔乃不直;藏过负约一段情事,此为省笔。‘涉淇’而忽变卦,恐氓生怒,故又慰之、约之。”可知这里多用了省略之笔,而又省略得恰好,正是以说出来的,照应那未说出来的。刘义庆《幽明录》中有故事曰《买粉儿》,略云:“有人家甚富,止有一男,宠恣过常。游市,见一女子美丽,卖胡粉,爱之,无由自达,乃托买粉日往市,得粉便去。初无所言,积渐久,女深疑之。明日复来,问曰:‘君买此粉,将欲何施?’答曰:‘意相爱乐,不敢自达,然恒欲相见,故假此以观姿耳。’女怅然有感,遂相许以私。”后来《聊斋志异》的《阿绣》,开头儿也有相似的情节,乃买扇也。“匪来贸丝,来即我谋”,此中自然藏了故事,虽然没有细节,但八个字已尽曲折_时间的,还有起伏在时间中的喜嗔怨怒。

  “乘彼诡垣”之乘,特有神。王先谦引《说文》“乘,覆也”,曰“凡物相覆谓之乘。《易·屯卦》郑注‘马牡曰乘’,是也。人在垣上,若覆之者,故亦曰乘”。其实“乘彼垣”,意思很清楚,而形象却模糊,但是此处偏偏正是需要这样的效果。王解乘为覆,并没有使形象变得清晰,却由这一注,而见得由“乘”字牵出的许多情味来。亦正如下面的“泣涕涟涟”,王应《诗考》引王逸注《楚辞》引诗作“波涕涟涟”,张慎仪曰此“波”乃讹字也,丁晏则以为是诗云涕下如流泉波涕。推敲起来,“波”字实可存,丁解亦好,好像因此而带出一点儿俏皮,而此节叙事本来是带着俏皮的,这也正是见出性情的地方。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桑之落也,其黄而陨”,多解作女用来比喻自己色衰爱弛,但欧阳修说:“‘桑之沃若’,喻男情意盛时可爱;至‘黄而陨’,又喻男意易得衰落尔。”此解似较诸说为胜,如此,沃若、黄陨之喻,乃是扣合“士也罔极,二三其德”来说,而这也正是一个伤心故事的开端和终结。郑笺“用心专者怨必深”,最是得伤心处,而“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正好可以用着“爱情于女是生命之全书”的意思_倒不是特意引来西人为我说法,只是于此格外感慨古今中外人情之相通。

【诗经氓赏析】相关文章:

1.诗经氓 赏析

2.诗经氓

3.诗经《氓》

4.诗经·氓原文赏析

5.诗经氓全诗赏析

6.诗经氓全文赏析

7.诗经氓原文

8.诗经氓课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