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中国古代爱情主题诗歌的发展

诗歌 时间:2017-06-23 我要投稿

中国古代爱情主题诗歌的发展

  中国古代有不少有名的爱情诗歌,那么其相关的特点是怎样的呢,让我们看看它的发展历史吧!

中国古代爱情主题诗歌的发展

  爱情诗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是《诗经》里的有关爱情的诗,如《关雎》《静女》《鸡鸣》等等,它们是爱情诗发展质胜文的时期。这个时期的爱情诗相对来说写的比较单纯、质朴、直白,没有太多华丽辞藻,像是童年时代无邪的诉说。正是质胜过了文便有了“野”的一面,这种“野”突出体现在这时期爱情诗中对爱的表达是不加修饰的,直白的,大胆的,真实的。如《关雎》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赤裸裸地表示出幽娴美善的女子是好的配偶。“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这样心爱的好女子又追求不到,无论是醒着或睡着都充满对女子的思念,想念啊,想念啊,翻来覆去不能入眠。把男子求之不得而又爱的毫无节制真切地表现了出来。为了求得窈窕淑女,琴瑟友之,钟鼓乐之。用琴瑟、钟鼓获取淑女的注意,进而吸引淑女。而且,《关雎》的描写是贴近人类原本经验和初民普世的爱情本质,诗中所体现的“野”正是人类爱情本性的表现。《关雎》是一篇男子追求女子的爱情诗,而《静女》是男子和女子约会的爱情诗,它以一个男青年的口吻,倾诉他赴恋人约会的情况,诗中叙述了他见到女子前后的不同情景,诗歌语言平白质朴,情节简单,约会,赠物,约会后越发喜爱女子所赠之物,睹物思人,情感真挚而朴白。《鸡鸣》则是描述一对平凡夫妻日常生活的诗,诗以夫妻对话的形式展开。描写了一个可爱而上进的贤妻为了生活甘愿放弃美满的夫妻生活而催促丈夫起床干活的小片段,诗中妻子款款,丈夫赖床可爱。既描绘了夫妻情深,又侧面反映了古人日出而作、日暮而息的生活场景。但这时期的爱情诗写得过于朴实和生活化,虽然爱意真切但缺乏深情婉媚。并且这个时期的爱情诗在结构和形式上的一大特点是重章叠唱,重叠的形式加强了语意效果,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民间歌谣化倾向就显得比较明显。相同的句式重复使用,说明诗歌的表达形式比较匮乏单一,爱情诗质胜文,过于赤裸和直白,缺乏典雅之美。

  《古诗十九首》中的爱情诗如《迢迢牵牛星》《行行重行行》,在《迢迢牵牛星》中,从诗歌的修辞技法角度来看,诗中大量叠音词的运用增加了整个诗词的艺术魅力。在短短的十句诗歌中,就有六句用到了叠韵词,如“盈盈”“皎皎”“纤纤”“札札”“脉脉”等叠韵词,其中“盈盈”用到两次,一次形容星空的距离远,一个是形容水的形态,但无论哪一个,都表达出诗人对待爱情的确切不易。另一方面,通过大量叠韵词的运用,在诗歌音韵方面增加了诗歌的音乐美,整首诗歌的句子与句子之间,相互押韵,使诗歌情趣盎然,具有浓郁的抒情性。再如《行行重行行》,这是一首抒发女子对远行丈夫深切思念的诗。诗中的女子与丈夫一别便是“相去万余里,各自天一涯”,随着丈夫远去的时间越来越久,她的思念也就越来越沉重。“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这句诗的意思其实是物都有眷恋乡土的本性,更何况是人呢。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只能在等待中慢慢地消逝美好的年华,其中“衣带日已缓”和“思君令人老”两句写的是久别的相思之情,但诗人并没有直接地叙述相思的苦痛,而是通过“缓”和“老”两个字,让读者从思妇身体和容颜的变化中体味久别深思的彻骨之痛,措辞明白浅显,但内涵却异常丰富而深厚。《古诗十九首》中的爱情诗与《诗经》中的爱情诗已经有所不同,它开始从质向文转变,虽然诗中描写也有生活化的韵味,但已经开始有深情的诗句,文人自我抒情的端倪开始出现,其爱情诗有质朴之处,文饰之处。在形式上摆脱了简单的重章叠唱,爱情诗由民间歌谣化向个人抒情化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