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圣经故事:以斯帖(续)

圣经 时间:2018-01-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圣经】

  圣经包含许多实用的原则,帮助我们解决生活上的难题,消除忧虑。下文是小编收集的圣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以斯帖(续)122

  以斯帖记4

  一个穿着奇特的人出现在书珊城的街上,这个人里面穿着撕裂的衣服,外面罩着一件参加丧礼才穿的麻衣外袍,头上满是尘土。圣经说这个人“穿麻衣、蒙灰尘。”这个穿着奇特的人缓缓地在市中心穿行,他一边走,一边伤心地哭喊。这人是谁呢?他就是……以斯帖的养父末底改,他听说了国王刚颁布的圣旨。

  末底改走到王宫的大门前站住了,没有进去,因为穿丧服的人不准进宫。片刻,从王宫里出来一个人,手里捧着一套衣服走向末底改。这人是王后以斯帖派来的。

  原来王后的宫女们看到末底改身穿麻衣站在宫门外,她们马上报告以斯帖王后。王后听了大吃一惊,赶紧派人送套衣服给末底改换上。

  可是末底改不肯换衣服,还是继续地哭喊。那人没办法,只好返回报告王后。以斯帖又派了一个侍从去问末底改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身穿麻衣在宫门外大哭大喊。以斯帖对王宫外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末底改把整个事情都原原本本地告诉王后的侍从,末底改还给了那个侍从一份他抄写下来的国王圣旨。

  末底改对那个侍从说:“赶快回去报告王后,请王后去见国王,请国王收回消灭犹太民族的命令。”

  那个侍从匆匆回宫向以斯帖报告了,但很快又折了回来。末底改看着返回的侍从,心中忐忑不安。

  “先生!”那个返回的侍从说:“王后让我告诉你,国王已经有三十天没召见她了。如果她擅自闯入内院去见国王,国王一定会处死她的,除非国王向她伸出金杖表示赦免。”

  毫无疑问地,以斯帖听到那道要消灭整个犹太民族的圣旨后,心中也十分地难过和害怕。但……她不敢向国王求情。以斯帖不想在这么危险的时候暴露自己犹太人的身分。更何况没有国王的命令,擅自闯入内院也是死罪一条。除非国王向擅自闯入的人伸出金杖,那人才能被免于死罪。如果以斯帖没有国王的传召而擅自去见国王,国王会伸出金杖饶她一命吗?……以斯帖心中不敢肯定。

  精品故事网的读者,你大概会问:“金杖?……什么金杖?”金杖就是一个用金子打造的、装饰美丽的手杖,它代表国王至高无上的权力。

  由于以斯帖不知如何是好,她只好把自己的苦衷托侍从转告末底改。末底改知道以斯帖的处境,也知道以斯帖夹在中间为难,但末底改却不赞成以斯帖这种退缩的作法。

  末底改严肃地告诉那个侍从:“麻烦你回去告诉王后,要她知道不要以为她是王后就能免于一死。她也会遭遇与其他犹太人同样的命运。如果以斯帖不肯救犹太人,上帝会用其他方法救犹太人,但是,以斯帖会因此丧生。你回去告诉王后,她必须去见国王,或许上帝让她成为王后就是为了今天的机会。”

  侍从又返回王宫把末底改的这番话传给以斯帖。可是,真要让以斯帖去见国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是生与死的问题。于是,以斯帖跪下向上帝祷告,祈求上帝的帮助。哦!上帝是掌管一切的。以斯帖相信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上帝手中。

  突然,以斯帖下了坚定的决心,她要为她的民族、她的同胞冒这个险。哪怕就是付上生命的代价,她也要去见国王。就算是死,以斯帖也要为拯救自己的同胞而死。

  以斯帖用坚定的语气对侍从说:“你再回去见末底改,叫末底改聚集书珊城中所有的犹太人,为我不吃不喝禁食祷告三天。我和我的宫女也会照样禁食祷告。三天后我就违例去见国王,我若死就死了吧!”

  以斯帖决心这样做,不是因为她莽撞,也不是因为她对死麻木不仁,而是出于对同胞的热爱。她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争取同胞们的生命。以斯帖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托在上帝的手中。

  末底改听了侍从捎出来的话,就按以斯帖的要求去做。末底改召集书珊城所有的犹太人,为以斯帖连续三天向上帝禁食祷告。

  犹太人这样做有用吗……???

  以斯帖记5

  一个身穿华丽朝服的女子穿过王宫的庭院,向亚哈随鲁王所在的大殿走去。这个女子表面上看来很平静,但她的心却紧张得怦怦直跳。当这个女子走到国王看得见她的地方,就停了下来。现在她心情更加紧张,浑身都在颤抖。这个女子是谁呢?……

  精品故事网的读者,你大概已经猜到她是谁了,对不对?……她就是王后以斯帖。自从以斯帖请末底改聚集书珊城内的犹太人为她禁食祷告,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以斯帖按照计划冒险求见国王。

  奇怪?以斯帖为什么要等那么多天才去见国王呢?精品故事网的读者,你的妈妈若向你爸爸要求什么,会害怕吗?当然不会了。不过在以斯帖那个时代,王后和国王的关系可不像你的父母关系那么简单,他们有许多的规矩。

  以斯帖站在国王看得见的地方等待。国王会怎么说呢?……他会不会因为以斯帖没有他的命令擅自闯进大殿,而把以斯帖给杀了呢?以斯帖心里默默地向上帝祷告。

  突然,亚哈随鲁王看到王后以斯帖站在那里,就向以斯帖伸出了手中的金杖。以斯帖快步走上前去用手触摸金杖。以斯帖的性命保住了,亚哈随鲁王饶恕了以斯帖擅自闯入的死罪。

  精品故事网的读者,这一切都是上帝的作为。上帝在暗中掌控事情的发展,是上帝没让亚哈随鲁王对以斯帖发怒。

  亚哈随鲁王和善地对以斯帖说:“王后以斯帖,找我有什么事吗?告诉我你要什么,即使你要王国的一半,我也会赐给你的。”

  亚哈随鲁王也明白一定出了什么事,否则以斯帖绝不会冒生命的危险来见他的。

  “陛下!”以斯帖回答说:“请你带哈曼赴我所准备的宴席,我们边吃边谈。”

  以斯帖不想在眼前这种公开的场合向国王说出自己的请求,因为周围站着许多国王的侍从和大臣。和国王吃饭的时候才是说出请求的好时机。

  亚哈随鲁王爽快地答应了:“好!我一定来。”

  以斯帖放心地走了。到目前为止,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完全超过以斯帖所期待的。上帝没有让以斯帖失望,上帝在暗中帮助了她。其实这都是按上帝的计划在进行。

  哈曼接到国王的邀请,叫他马上去赴王后准备的宴席。哈曼听到这个消息,不禁飘飘然。这是多大的面子呀!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与国王和王后一块儿吃饭,其他大臣都没被邀请。哼,那些大臣哪比得上我哈曼!哈曼心里得意自得。

  哈曼一边想,一边兴奋地换衣服。哈曼穿上了他认为最体面的衣服,就匆匆忙忙地出了门。这么重要、光彩的场合,哈曼可不想迟到。

  宴席开始了,国王、王后和哈曼都围坐在桌旁。精品故事网的读者,你可以想象的到桌上的食物对哈曼来说是多么地美味可口。他只顾埋头大吃,并没有注意到王后以斯帖的神色和往常不一样,以斯帖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神情显得有点儿紧张。

  宴席结束后,亚哈随鲁王问以斯帖:“王后以斯帖,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有什么事了吧?你想向我求什么呢?”

  以斯帖却沉默不语。确实,她很难开口向国王说明她心中的请求。……她还是说不出口。

  过了一会儿,以斯帖才怯生生地对国王说:“陛下,请你不要生气。你能不能明天再带哈曼来赴我的宴席?到时我再告诉你。”

  为什么以斯帖还要再拖一天呢?……连以斯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她只觉得现在还不是向国王提要求的时候。

  亚哈随鲁王当时心情很高兴,也就答应了以斯帖的请求,同意第二天再和哈曼来赴以斯帖的宴席。

  哈曼也兴高采烈地告别了国王和王后,他满面春风地走出宫门。坐在宫门外的人看见哈曼都恭敬地起身向他下拜,只有一个人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动也不动。这个人就是末底改。

  哈曼看到末底改这副模样,感到受了极大的冒犯。哈曼一肚子是气,暗骂道:“这个该死的犹太老顽固!”他恨不得上去踢末底改两脚、踩他两脚或是当场把他杀了,好解心中之恨。但是,哈曼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赶快回家。到家后,哈曼在他的妻子和许多朋友面前吹嘘一番他在宫中受到的礼遇。他得意洋洋地向妻子和朋友们述说他在王宫里的点点滴滴,同时大肆炫耀他丰厚的财产和所受的尊荣。他还声称自己是国王和王后最信任的大臣,最后哈曼说:“明天,我和国王还要一起再去赴王后的宴席。”

  讲完这番夸耀自己的话后,哈曼脸上突然露出一丝不快,他想起了那个死硬不向他下跪的末底改。

  哈曼改变语气,气呼呼地说:“有一件事总是扫我的兴,那个该死的犹太佬末底改竟敢对我不敬,只有他不向我下跪。他总是跟我过不去!”说着,说着,哈曼睁大了眼睛,握紧了双拳,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哈曼的妻子听了,劝他说:“你还是想开一点儿吧,不值得对那个卑微的犹太人动这么大的肝火。对付那个叫什么末底改的还不容易,你叫人做一个绞刑架,然后明天再请求国王把末底改挂在绞刑架上处死,这不就结了吗。”

  哈曼听了这话,眼睛一亮,对!就照妻子说的这么办。哈曼连忙叫人做了一个绞刑架。太阳下山前,哈曼家的院子当中就摆了一个很高的绞刑架。这个绞刑架比周围的房子还高许多,离哈曼家大老远就能看到。哈曼故意把绞刑架做得那么高大,是想警告书珊城的百姓,他,哈曼是轻慢不得的。同时,他也想吓唬城里的老百姓,必须向他下拜,否则的话……

  哈曼望着在夕阳余晖照射下的绞刑架,心中想着末底改被挂在上面处死的情景,感到十分的解恨。哈曼巴不得第二天赶快到来,他好在末底改身上发泄积存已久的怒气。哈曼心中暗想:“那个顽固不化的犹太佬,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呢!”

  以斯帖记6

  夜已经很深了,书珊城是那么地宁静安逸,一反白天繁忙热闹的景象。家家户户的灯火都已熄灭,人们悄然地进入了梦乡。

  然而在王宫里头,有一个窗户仍然露出灯光。那是谁的房间呢?……谁那么晚了还没睡呢?……那是亚哈随鲁王的房间。虽然黑夜已深,但亚哈随鲁王却毫无睡意。这是为什么呢?……连亚哈随鲁王自己也不明白。难道亚哈随鲁王睡不着觉是件偶然的事情吗?

  亚哈随鲁王熄灯上床了,但在床上他还是辗转不能成眠。以往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亚哈随鲁王总是叫乐官为他演奏一曲悠扬动听的音乐,帮助他安静下来进入梦乡。但是这一晚,亚哈随鲁王却不想听人奏乐。为什么呢?……连亚哈随鲁王自己也知道。这难道又是偶然的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