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火车上的三字经百姓故事

三字经 时间:2018-07-1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三字经】

  三叔是村里的能人,不打工不种地,出手却一向阔绰。东子挺羡慕,就向三叔讨教来钱的路子。三叔神秘一笑:“还不是吃铁路?”再没有别的话。

  村子离火车站很近,东子整天没事干,一听这话就动了心,死活要三叔带上他。三叔看看自己这个亲侄子,实在没法拒绝,就说想参加也行,但是要先考核,合格了才可以搭伙干。

  第二天晚上,三叔带东子进了火车站。两人先买了票,不等开始检票,就翻墙进去了。这时,站里停着一列始发的普通列车,门已打开。三叔带东子悄悄上了十八号车厢,给了他一个提包,吩咐他:“这里面有很多小提包,你用这些包占上十个座。这个车厢坐票少,大部分都是站票,你把这十个座卖出一百块钱,就算你合格。”

  东子刚占了十个座,乘客就上来了。人那个多,不多时就把十八号车厢挤了个满满当当。不过那十个座因为有包,谁也不敢去坐。火车一开,坐在不远处的三叔冲东子一努嘴,意思是说,考核开始了,现在看你的啦!

  其实这场考核,考的是东子的脸皮。照三叔的逻辑,想赚大钱,就必须过了良心这一关。一开始东子还真拉不下脸,可这时过来个拄拐杖的老大爷,见他旁边有个放提包的空位,就问:“小伙子,这个座有人吗?”东子低着头说了句:“有人。不过您想坐的话,掏十块钱就让给你。”老大爷一听气得直哆嗦,可再看看自己的腿,还真熬不过这一路,只好掏出十块钱给了东子。

  初战告捷,以后就简单了,东子脸皮一厚,就大张旗鼓卖起了座位。车厢里没座的人实在太多了,眼见有人卖座,虽然生气,但还是有人愿意买。

  就这样,东子卖完了最后一个座,正喜滋滋地数钱,忽然一只大手抓住了他:“有人举报你倒卖座位,现在没收你非法所得!”东子一抬眼就傻了,眼前站着一位乘警!

  这位乘警姓张,年纪不大,相熟的人都喊他小张。小张先查东子的车票,东子还真有票,三叔事先给他买了张十块钱的坐票,这样就不怕查票了。查完车票,小张让东子拿着那一百块,挨个给人家退回去。东子毕竟是初出茅庐,红着脸不停地说对不起,最后到了拄拐杖的老大爷面前,老大爷说:“小伙子,学坏容易学好难啊,以后千万别干这事啦。”

  退完钱,小张又教训他几句,然后去别的车厢查票了。东子看一眼不远处坐着的三叔,只见他面沉似水,明显是相当不满意。东子也没敢过去,心想自己是吃不了这碗饭了。

  东子在过道里站了一会儿,见小张又挤了过来。他以为自己又有麻烦,慌忙头一低,躲到一边。其实小张根本就不是找他,而是顺着车厢看座位号,这一路找,就找到三叔跟前。小张抬眼一看,没错,十八车厢八号是靠窗的。他对三叔说:“对不起,有个小孩子特别想坐这个座位,能让一下吗?您可以暂时坐到餐车去,那里有座。”

  东子一听,耳朵就支棱起来了,他倒要看看三叔怎么应对。只见三叔不慌不忙,从身上掏出车票:“乘警同志,我是有票的。而且,我不喜欢餐车的环境,这个怕不好办呐。”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东子,那意思是说:“学着点!看我怎么给你出气!”

  小张有点急,商量着说:“要不这样,我花钱买这个座位,您看多少钱合适?”东子一听这个乐,心说刚才你还查我倒卖座位,现在你自己也要买座位了。这时就见三叔慢条斯理地说:“这样吧,我也是个好心人,给我一百块钱就成。”东子一听,刚才没收的一百块现在回来了。其实这趟列车只是普通列车,行程也不长,全程票价也不过八十块钱,三叔要一百,是有点狠了。小张还没说话呢,那个拄拐的老大爷说话了:“别给他,让孩子来我这里坐!我不去餐车也不收钱,去过道里待一会儿也没事!”但是,小张最后还是咬咬牙掏出一百块钱说:“这个座我买了!”

  很快,小张就领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过来,坐到了十八厢八号的座位上。小女孩还背着个书包,坐好后她把书包拿下来放在腿上,拿出课本,摆在前面的小桌子上,然后就开始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

  那位拄拐杖的老大爷就坐在旁边,好奇地问小女孩:“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小张乘警是你什么人呢?”

  小女孩合上书本,转动着大眼睛说:“老爷爷,我叫燕燕,张叔叔是我爸爸妈妈的好朋友。我爸爸外出工作,妈妈在厂里加班,没时间送我回家,就让张叔叔送我。明天我就要回家乡参加期末考试了,所以要加紧复习。”

  老大爷又问:“那你为什么要坐这十八厢八号呢?别的座不行吗?”这个问题也是三叔和东子想问的,都认真听起来。

  燕燕说:“因为我家的门牌号是十八巷八号啊。我在外面读书是借读,期末必须回家乡的学校参加考试。夏天我回去参加期末考试的时候,也是坐的这趟车,不过有爸爸妈妈陪着。当时爸爸就坐在这个位子上,抱着我。是他先发现了座位号的秘密,说我家的门牌号和座位号一模一样呢,让我就把这个座位当家。座位是床,小桌是写字台,挂钩是衣架,电视呢,就是窗外的风景。这话把坐对面的妈妈逗得直笑,她说我是一只每年回家两次的小候鸟,有以火车为家的感觉才能习惯。”

  小候鸟?三叔和东子对视一眼,这个称呼倒也贴切。这时小女孩又说:“后来,火车停了好长时间,我在爸爸的怀里睡着了。当我醒来时,爸爸已经不在了,我睡在妈妈的怀里。妈妈说,爸爸接到了厂里的紧急通知,下火车去国外工作了,到现在也没回来。我坐在这个座位上,好像就能看见爸爸当时说话的样子。”说到这里,燕燕的眼神有点黯淡了。老大爷一抬头,看见不远处的小张正看着这里,眼圈微微有点发红。老大爷站起身,走到小张身边,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东子躲在一边,正好能听见他俩说话。

  只见小张擦擦眼角说:“那天下大雨,前方爆发了泥石流,火车只好停在半路等通知。这时我在检查车厢时,一个乘客忽然昏了过去,随车医生怎么都救不醒,我只好打了120。救护车赶来,停在了离火车最近的公路上,但是和火车隔着一条小河。怎么就这么巧,我们都不会水。正发愁怎么过去,燕燕爸爸主动提出来,说他可以背着病人游过去。可是他刚把病人送上岸,一股泥石流突然冲了过来……后来,我们一直瞒着燕燕。这一次,燕燕的妈妈在厂里走不开,就让我送燕燕回家。就几个小时的路程,倒也没什么事。”

  东子把这番话跟三叔说了一遍。还没等他说完,三叔突然变了脸色,猛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走,我们去见小张!”

  面对小张,三叔说出了真相:“燕燕爸爸救的那个人就是我!当时火车走不了,我包里正好有十来包方便面,就想高价卖出去。有人看不过,就跟我打了起来,推推搡搡间老毛病犯了,我就晕了过去……等我醒来已经在医院里了,没有人告诉我是燕燕的爸爸为我丢了命啊!”

  小张摇摇头说:“是燕燕的妈妈不让说,她说你是病人,不能再给你增加负担了。”说完,小张就去别的车厢查票了。三叔自告奋勇,要送燕燕回家。老大爷和东子也围拢过去,继续听燕燕念《三字经》。三叔苦笑一声,对东子说:“东子,我混了一辈子,发现自己还是过不了良心这一关。你以后还是别跟我学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东子点点头,心想,等过了年就出去正正经经找份工作,再也不干这丢人的买卖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