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罪责续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2-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截至到今天(2007年12月21日),父亲已经去世半个月了,可是我一直都不相信父亲已全然离世的事实。

  那次父亲病重,我回家探望,没过几天,我便又匆匆离家赶了回来,现在想想,悔不当初。当电话的另一边传来妹妹的啜泣声:“哥,父亲去世了……”,我当时都忘记了是否流过泪水?是否在他乡为父亲的离世而哭过?

  一路颠簸之后,踏进熟悉而却又有些陌生的家门,满院狼藉,满目凄凉!父亲的灵堂早已设好,白色*灵棚挂饰随凄冷的寒风摇摆,似乎也在为老父亲的去世而哀鸣……

  父亲走的很安详,只是病痛折磨之后,显得有些消瘦,世人都会走这个过程,可是父亲似乎走的太突然,操劳了一辈子,最终却带着一颗操碎的心去了另一个世界。姐姐和我说:“父亲临终的那一刻,流下了一滴眼泪,虽然意识模糊,可是我知道,父亲在想你……”在生命的尽头,父亲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我没有在身边,没有在身边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

  在父亲脆弱的生命中,我知道还有好多没有完成的事情,可最终,父亲连说都没有说出来,之所以最后安详的离世,是因为在他心里,还有我,我可以做他还没有做完的事情。

  父亲殡葬的那天,漫天飞雪,片刻之间,整个墓地都被皑皑白雪所盖,村里老人说,父亲去的很风光,老天都他批麻戴孝。

  父亲生前,为了生活,为了儿女操劳,没有享福,却溘然长逝,我很想他,不知道父亲在那边生活的好不好?

  我只能做一只孤雁,在人世间为故去的父亲哀鸣。

  希望父亲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