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天使之恋散文节选

散文 时间:2019-06-1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夏天的太阳灿烂地照着这个世界,阳光透过树缝在地上烙出点点光斑,支离破碎的,像每个人儿时的那个记不全的梦。钟程拖着个旅行箱包,两条修长的腿交替调动着,走出了医院。他抬头望望天空,又用手拂一下额前的头发,蓦然发现前方有个高贵的身影融在太阳的光圈里。他快步走上前去。

  “……”钟程想叫李怡媚一声妈,可是嘴唇翕动两下,半张着嘴,喉头里发不出半点声音。因为是医院门口,又是正午,周围很少车辆和行人,一点人为的声音都没有;因为没有风树叶都垂着脑袋沉默着,一点自然的声音也没有……总之,四周是哑剧般的寂静。

  李怡媚似乎并不奢望钟程叫她妈妈,她依然雍容地一笑,柔声说:“飞儿,我来接你。”

  “嗯,你现在住在哪里?他另给你一套房子吗?”钟程有点别扭这种没有称呼的说话方式。

  “不,我住宾馆。”李怡媚淡淡地说。脸上那高傲地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那我们回家吧……”

  “我们?回家?”李怡媚轻声重复着,脸上又惊喜又怀疑。

  “回家住吧,……妈。”他终于叫了出来,在他说出这个字的一刹那,钟程觉得原来一直缠住自己心的那个毒蛇一样的东西被撕碎了,他明白了书上的一句话“墙推到了便是桥”。

  “好,好,好……”李怡媚眼里亲着泪光,脸上的神情变化的很复杂,就像她难以言表的心情。

  “走吧。”钟程伸出一只手拉着母亲,大步朝向走去,走进炽热的阳光……

  李怡媚抱着肩在客厅里踱着,眼前的这个家跟十年前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米黄的壁纸,灰蓝色的沙发,紫罗兰颜色的落地灯……她环视着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现在又属于自己的家,鼻子不禁有些发酸:楚峰,你要还活着该有多好!

  “妈,你喝水吧。”钟程递过一杯凉茶。

  “飞儿,这些年……”

  “妈,你能不能叫我钟程,自从爸爸去世,我不想再姓楚,尤其现在,我更不想再叫‘飞儿’。”

  “好好,飞……程儿,其实,我们不该恨允飞儿。”

  “我没有恨她,妈妈,你能不能……”钟程很想知道爸爸和安琪母亲的过去,他希望是父亲不起允飞儿,这样他便可以把因为安琪儿遭受的痛苦当作一种赎罪。

  “你想知道他们的故事?”李怡媚了口唾沫,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妈妈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允飞儿有了很好的工作,你爸爸爸却一直事业不顺,怀才不遇。允飞儿可能开始看不起你父亲,最后嫁给了一个很有钱的人,并且过得甜甜美美,而你爸爸却思念了她一辈子……”说到这里,李怡媚的声音有些颤抖,眼睛也变得泪光莹莹。她很快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温柔的对钟程说:

  “算了,程儿,都过去了,我们不提这些。妈妈今天好高兴,十几年来妈妈从未这么高兴过。你知道吗?一个母亲最快乐的事就是能给自己的孩子幸福,最大的悲哀,就是得不到孩子的爱……李怡媚的这一番话说得两人都极为神伤,屋里的气氛顿时充满了尴尬。

  片刻,李怡媚重新变换话题,并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愉快些:

  “对了,程儿,今天是星期六,妈妈要去看一个同学,你陪妈妈一起去吧?”

  钟程也想调节一下气氛,缓和母子关系。便扬扬眉毛,样子很调皮地说:“带这么儿子去参加同学会,不怕别人说你老?”

  “什么聚会呀,只去拜访一个老同学。”李怡媚也很配合的笑着说,“妈妈有事要求人家帮忙,我们约好在公园见。她也会带她的女儿去,她女儿不在你们学校,叫莫甜。”

  “莫甜?”

  “认识吗?”

  “就算是吧。”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