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关于秋日的浮生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1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依旧会从惨淡的黄昏细雨里走过,看陌生的路人,彼此越来越深沉的眼神。我不知道,那会是哪一个世纪里的长桥行人,曾经念念不忘的心情。

  已经记不清楚了,这是来到城市的第几个春秋。只晓得那一年也是如此刻此行般的细雨霏霏。季节同样的定格在仲秋,那么长,也这么短。

  zoc曾经反复在我面前,叽叽喳喳说过,仲秋这样的节气好,因为只有这样的节气才能给他带来凉爽的感觉。仲秋伊始,秋天算来到,冬天还没有开始。或者只是一场秋雨吧,一场凉意就扑面而来。

  zoc说,人需要清凉的环境。

  清凉的环境zoc喜欢,我对此却缄默,我习惯任何一个季节。安宁,冲动,陌陌上前,我也习惯在任何一个季节里表达出不同寻常的情绪出来。虽然很多感情用现在的想法去回味多半有些神经质。然而,又要怎么去评判呢?

  在那个同样是仲秋的季节里,我看到的环境都是郁郁葱葱的。记得j学校里有无边的红枫晚林,爱好摄影的满是美女。在矮矮的窗台前,看怎样的风景,或者心情,都是件极具韵味的事。

  那些看美女的时间总是乐意的偷偷走过,红枫在叶落的时候,我们几年的求学生涯也行将结束。秋天用一种红色的安静意韵给所有愿意离开和不愿意离开的人,挂上深沉的颜色。

  而若是用秋天的怀念去说又总显忧伤,因为离开的行踪我们也是及早获知的。我们只是不习惯,曾经可能会在一起的好朋友,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陆续分散。

  或者在武侠小说里是有一个叫做“醉生梦死”的地方可以让我们找到似曾相识的影子。那四个江湖奇人用自己的力量行走,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和靠拢,这较之单薄的行者,是有多大的玄妙感觉。

  秋天的开始是在一片枯黄里拉开序幕的,秋天的结束我是记不清了。有一个场景是特别壮观的,那么多的同学,很有默契的在凌晨起床,然后都拉起旅行包,走在宽敞而漆黑的路上。欢声笑语里带着哈欠的声音,青春的脚步,那样开始,然后四散而终。

  所以即便是现在,还是有同学谈起那段走在博学路上的凌晨四十八分的过程。大概也只有我们吧,在一整个学习时间里,被走在城市里的208路公交车带走过一次又一次。

  还好我和zoc是习惯这样的斑驳和流离的,三年的同窗之情教会了我们各自淡定的心情。因而,在看到这座城市最晚和最早的斜阳晨景后,我们还是有那么轻松的心情面对。

  秋日风景的淋漓凌厉在那一年的景致中别有风味,在走过城市的东风大道时,我大概就是记起了,一位叫莹莹的女子,她也是陌陌的守候在这个没有人欢喜的地方。

  莹莹,zoc构成了我所有的求学记忆。秋风飒飒的节气里,他们会像某部张驰的胶片,在城市的一个角落,有序播放。

  故事便是这样开始,在秋天的这个时节慢慢发生。不用多么虚幻的角色去笃定什么,最真实的心情往往就在人的脸上。

  在那一年的很长时间里,我曾反复的怀揣着一个想法,在秋日长桥的无边海岸上,赤足而踏,奔向远方。我以为着长桥,大海,秋日是胸怀,眼界和经验的象征。所以,我要朝那些自己喜爱的方向追去。

  可是在那之后,我渐渐的又在朝着相反的方向行走。秋日,长桥,大海,我在那样的季节依依行到过。秋日的感觉让人苍茫。我终于知道,原来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验之谈者,对着这段浮生,我满心自我的想象。

  在古典的诗文中,享有经验之谈的长者都是找不到面容的。淡妆的是出戏的青衣,浓抹的是入戏的花旦。一段浮生就此在戏台上开始,结束,并被人反复吟诵。

  吟诵的浮生是让人生畏的,他们用改变不了的声音唱起别人的生命。凄惨的秋日舞台上,不用多少美艳的修饰,一句对白,就是最沧海的应答。

  秋日风景的美艳,惊奇,华丽,风伤在秋天的日日夜夜里上演。痴人总说,浮生若梦,在经历过无数的沧海之后,梦也写成了浮生。只是,痴人再也找不到梦了。在光秃秃的路上,苍凉前行。

  这个年头的九月还是从城市的无边缥缈里开始的,秋天的风景,气候,迷离,依旧冉冉而生。关于城市的风华越来越少,关于城市的浮生慢慢聚多。

  城市的浮生看似华丽,然而潜心细究,总会发现,其实最真实的浮生城市却是和某个人,某段感情有关。城市只是中立的,他观望着那些浮生,久久不语。

  受过伤的路人,走过坎坷的女人,风风火火,悠然自得。浮生的故事大概就是和这些人有关。听取一段爱情,怎样在城市发生,结束,永不复苏。

  兴奋的人幸遇爱情,失落的人遗忘爱情,城市,秋日,浮生就此牵绊在一起。听过很多故事,多半是涉世未深的女人遇到男人,纠缠起一段故事,然后故事无疾而终,只留下一个没有结局的爱情和一位需要很久才能痊愈的忧伤女人。

  沉默的女人和城市建筑因而越来越多,没有人料到,究竟需要几生几世才可以忘记,这一世的牵肠挂肚。

  已经不去关注那些天崩地裂的爱情了,不知道是在何时忘记了有个美艳的词语叫做“旷世之恋”,就像不知道何时我知晓它一样。

  辨机僧人和高阳公主的故事据说是以悲剧收场的,在那么美好的唐王朝内,我第一次听到了一个一点也不美好的故事。

  肯定会有那么一位安静的女子,在某座城里等待无处可去的我。我会是骑着马儿走去,披着一身的秋日阳光,那光线不刺眼,不寒冷。我念着浮生若梦的凄凄文字,却始终找寻不到。

  我不是要去寻找,而是应该忘记。

  忘记就忘记吧,忘了就好。

  然而,究竟需要怎样的淡定,才能忘记那段像梦一样的浮尘。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