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冬事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1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冬日已久,而今才握起笔来,大抵是怕文字染了冬的萧疏吧?可时光深处,我们终究有所念及。

  一

  北方小城,冬日大多寒冷凛冽。只是小城有山有水,冬日也自不会落寞。路旁的树,虽是早已凋尽繁华,倘若将它与沉郁比附,终究是小看了它。劲节柔韧的枝桠,于风中呼呼作响,冬日便也生动起来。少了初春和盛夏的兵荒马乱,倒显了树的风骨。想来,人生的冬季,也是如此的吧。

  冬如山水泼墨,素简洁净,但有冰雪的地方,却是大不同了。公园和湖面的溜冰场上,人影斑斓,穿梭往复,如潮的嬉笑声中,日子便是欢生生的样子了。

  若是阳光尚好,照得冰面洁白晶莹,亮亮的晃着眼睛。岸边树影人烟,远山素朴深沉,终究有着几分北方的清朗辽阔。若是衬了戴雪的海坨,恐是更有些燕赵磅礴雄健的气韵了。

  而故乡冬日,少有的萧瑟孤寒,反倒生出另一番气象来。

  清晨,群山寂静,炊烟袅袅升起,渐而笼了树木和村庄。有几只鸟从头顶飞过,清脆地鸣叫着,甚是好听。想着若是那年的旧识,该是多么令人欢喜的尘缘啊。天空中,几朵闲云悠悠地飘过,最后去了哪里,竟也不得而知了。山里的日光,淡如白银,清清亮亮,却极其暖人。想来故乡的时光,终是与他乡不同罢,即便冬日,也这般沉静温润,妥帖安详,让人心安。

  小街尽头那个瘦弱的身影,稍一打眼,便知是小脚儿姑母。那颤颤巍巍,摇摇晃晃的样子,难免揪了人心,继而生出些无奈与悲凉来。倒非至亲,只是母亲生命的最后五年,大多是老姑母相伴度过的。无端地竟生出了些老心境,怀念起母亲来。想必,生命里即便再寻常的遇见,一首歌、一帧旧照、甚至一场无辜的落日,亦会教人记起一段光阴以及与光阴有关的故事,还有故事深处,那些流逝的匆匆面影。

  傍晚时分,余晖涂满天边,阡陌沉静,芦花飞白。那条沧桑清寂的小道连着村庄,浅浅淡淡的一缕荒烟,却有种天荒地老的安宁。当灯火渐次燃起,黄晕的光便一点点、一片片铺陈开来,村庄愈发祥和静谧了。只是那年冬日,父亲走了,我的故乡,从此少了一半风光。很早便听闻,故乡的山水,总能惹人平生心事。而今看来,竟是真的了。

  二

  这个冬日依旧很少读书,只过着不紧不慢的日子。大多时候站在窗前,看冬日阳光,斜斜淡淡地挂在枝头,抑或看楼间墙头的枯藤架上落着的麻雀。稍有声响,它们便四散而起,转眼,又飞回落下,叽叽喳喳,那般欢生、讨喜。

  房间的花木,苍翠幽寂,将光阴也映得温婉柔和了。每隔几日,常青藤的顶端,便会有些嫩芽探出头来,嫩嫩的、软软的,似是要生出无限的美好来。而那些绿萝的藤,早已沿着花架爬到了阳光的影子里,那叶子,便愈发青茂古朴,耐看,也耐斟酌了。

  幸福树的叶子偶有凋零,散落在藤条筐里,若不紧着捡拾,几日之后,便碰不得了。那种脆生生的响,总会惹出些悲喜愁伤。终究是个善怀的女子,生死尚未参透。也好,有岁月清嘉,亦有山河浩荡,生命丰饶,倒也算不负时光的谦和与美意了。

  始终以为,有茶、有书、有安宁,便是妥帖安放在心上的三寸日光。洁净的地板上,一只瓢虫慢慢爬过,怡然自得。不知它从哪里来,亦不知是否是秋天的旧识。倏然想到那个幽幽暗暗的傍晚,老人与孩子的身影,被微弱的路灯光映在草地上,昏昏黄黄。风里,只听得孩子懦懦地、细细地问道:“猫怎么会死了呢?它还回来吗?”纵是知非之年,纵是看尽太多繁华如水,却终究被生死扰了心绪,教人不知如何收拾。之于惆怅,我更喜欢哀愁,总感觉惆怅有点像江南的黄梅雨,沉闷冗长,而哀愁却有一种觉醒的滋味。若是懂了“当下即永恒”,是否所遇故事,都不再云水激荡?世间万物确是没有地老天荒,若是无所愧疚,且当得起情深义重,便是最好的修为了吧。

  想来,改变我们的终非时光,而是那些我们在时光里所遇见的故事。

  三

  稀疏的爆竹声,从远处传来,这年也便近了。

  周边的商店或街边的小摊儿,一眼望去,红彤彤的一片。尽是些对联、灯笼、福字之类,浓浓艳艳的,令人有说不出的喜欢。

  离腊月二十四,尚有几日,却已见邻里开始擦窗扫尘了。说起扫尘,确是迎接新春的一件大事呢。

  扫尘又称除陈,因“尘”与“陈”谐音,人们便想借着扫尘,除去旧年里的一切晦气、穷运与脏污,以求来年好运迭来。只是而今的扫尘,倒也简单了许多,擦擦掸掸便过去了。

  可故乡远非如此。

  扫尘的日子,是一定要起大早的。屋子里的瓶瓶罐罐、锅碗瓢盆,凡是搬得动的,都要挪到院子里已收拾好的空地上,连那张熏得黑呼呼的席子,也被父亲拎了出来,搭在门前的木架上。母亲寻了些旧报纸,将水缸、铁桶、大瓷罐一一遮盖起来。父亲便举着捆在长木棍上的笤帚走进屋去……始终记得父亲走出屋时样子,灰灰的脸,黑黑的鼻孔。睫毛上似也挂了些尘,颤颤的,被冬日阳光一照,衬着父亲慈祥的笑,竟有种道不明的暖意。

  用木棍敲打席子,看似简单,我却极不喜欢。手指明明已冻得生疼,却始终不见席子洁净多少。那些瓶瓶罐罐擦拭起来,倒是容易许多,换过几次抹布之后,便干净得几乎放出光来。大多傍晚时分,搬出来的东西,都安安稳稳地归了原处,只是多了不少新岁的意味。

  想来着实有趣,中国人过年,是极其周全和郑重的。每家院子里,都晾着洗好的衣服,层叠罗列,排场却也喧嚣。偶尔往来其中,颇像走在一部草台班子的戏剧里,只是而今的自己却真真地在戏外了。

  纵是内心极喜欢这烟火气息,欢腾腾地有声有色,然而心绪终究不同了。只是有些情,道来不合时宜,暂且放在一边,不与人语罢。

  四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一瞥之下,便有些想念旧友了。好在年节时自有闲暇,又可见面小聚,说些光阴与故事了。即便是些久远的事,又哪怕蒙了灰尘,罩着铁锈,若是摊开来,仍旧值得唏嘘一番,都是可以感动人的。

  人说随得因缘,方谓识趣之人。我倒也极喜欢二三莫逆友,三五知心人的日子。不见时有些微想念,小聚时有不可言说的舒心。其实,无论想念抑或舒心,当都是人间最美的时光了吧。

  那日,友短信予我:“新年即到,希望你的梦里,有你想要的铁马冰河。当然,更想见你,听你说:我过的是我想要的生活!”瞬间红了眼眸。苍茫尘世,他们的好,都能配得上我的想念。

  五

  春将来,人未老,君子意如何?

热门文章